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三節 梅達
梅達看上去大約六十多歲,臉上布滿皺紋,發須皆白,一雙眼睛略顯渾濁,但是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和藹可親.一身寬松隨意的衣服,和左亭衣他們的正裝反差頗大.

"是亭衣啊,最近還好嗎?"梅達笑呵呵地對左亭衣道:"你父親非要讓我來這里住一段時間,我也沒辦法."梅達和左天霖認識已經有二十多年,兩人的關系已經超過了一般的朋友.梅達對左亭衣非常喜愛,從小便傾囊相授,從不藏私.

"太好了!那我又可以聆聽您的教誨了!"左亭衣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梅達爽朗一笑,隨即關心地問:"你最近的學業怎麼樣?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學業方面沒有什麼問題."左亭衣忽然想到了那套被稱為"儀器殺手"的卡影《邂逅》,他連忙道:"但是我這次得到了幾張很奇怪的卡片,我利用所有的儀器想對它進行分析.奇怪的是,無論什麼分析儀,只要一分析這幾張卡片,便會報廢."

"哦,還有這種事?"梅達饒有興趣道:"那幾張卡片還在嗎?給我看看."

左亭衣連忙把梅達帶到自己制卡室.

梅達仔細地觀察《邂逅》卡影的這些一星幻卡,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直到他放下來,左亭衣才敢開口問:"老師,您看出什麼端倪沒有?"

"這些一星幻卡里面有一些很特別的結構,我現在還無法做出准確的判斷."梅達非常謹慎道.左亭衣對自己的老師也非常了解,但凡是老師用上這種語氣,那就說明,老師也不肯定.

"你那些損壞的儀器呢?"梅達突然問.

左亭衣指著角落:"在那里."

"呵呵,看樣子,這些一星幻卡的破壞力果然強大啊!"梅達捋著胡須笑著說.

左亭衣也笑著道:"我們學校也有一些同學遭殃了."隨即把他們如何想著破解這張幻卡開始,到後來每個人要賠兩百萬的事情說了一遍.再說到後來,妹妹因為他弄壞了卡影和他鬧了一次.

梅達聽得哈哈大笑.

"我先看看這些儀器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左亭衣不解的表情,梅達解釋道:"既然我們現在無法使用儀器來分析它,那我們可以分析下儀器,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它們被損壞,我們就可以推測,這種幻卡到底釋放是什麼樣的傷害."

左亭衣立即明白了老師的意思,心下頓時大為佩服,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

當然,折儀器這種苦力活還是需要左亭衣來做的.梅達不斷地指點左亭衣需要注意的地方,並且向他解釋各個部件在儀器里發揮的作用,這也讓左亭衣受益匪淺.

龐大的分析儀就這樣被一點點肢解了,而它最核心的那張探測卡已經到了梅達的手上.


這張探測卡有一半已經燒焦,這讓它看上去面目全非.梅達把這張探測卡放到眼前,一邊仔細觀察一邊向他心愛的弟子解釋:"這張探測卡的卡身是用白汶礦粉末和定岩粉末混和後,加入紅星蛇的皮革中分解的高強纖維,最終在冷月膠中壓制成形.這種卡片的質地非常堅硬,附合性好,而且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耐高溫."

"那它怎麼還會燒成這樣?"左亭衣一臉不解.

梅達呵呵一笑:"所謂耐高溫,只是一個相對而言的概念.如果溫度超過了它的臨界點,它還是一樣會燒焦."

"您的意思是說,它產生的溫度超過了它的臨界點?"

"對!"梅達接著道:"這張探測卡如何制作我雖然並不太清楚,但是它的原理我還是略知一二.它會釋放出大量細微能量進入到需要分析的卡片,然後從反饋的能量最終得知這張卡片的結構.這是現在絕大多數分析儀的原理."

看到左亭衣崇拜的目光,梅達啞然失笑:"呵呵,這些原理並不算深奧,只要你的閱讀面再廣一些就很容易知道.不過你現在還年輕,這些駁雜的東西現在並不適合你."

左亭衣臉上露出郝然的神情.

梅達的目光重新回到這張燒焦的探測卡,嘴里喃喃:"這張卡之所以會燒焦,那一定是它的溫度超過了臨界值.可是,它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溫度才會升高呢?"

看到老師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左亭衣也不敢打擾.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梅達才從思索中回過神來,雙眼逐漸恢複清明.看到左亭衣關切的目光,梅達搖了搖頭,自嘲道:"人老了,精神也不濟了.我現在也想不明白這里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等我慢慢去想吧,什麼時候有結果了我再告訴你."

左亭衣心下暗自後悔,自己不該把這個問題給老師的.他不由委婉勸道:"老師,這個問題先丟一邊吧,您什麼時候有時間,再去想吧."

"呵呵,放心好了,我雖然老了,但離死還早得很,你不要太擔心."梅達笑著說.

等把梅達老師送回房後,左亭衣卻思忖起來.梅達老師不僅是一位高級制卡師,而且他的學識和見識,都遠超一般高級制卡師.連他都無法得出結論的卡片,怎麼會讓他沒有一點想法?

難道是一個新的流派嗎?還是什麼人有了創新?

想了半天,也得不出一個結論.左亭衣忽然猛拍自己的腦袋,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去查一下這套卡影的制卡師呢.只要能找到人,那不是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嗎?既然能買到卡影,那以左家在這里的實力,想挖出這位制卡師,他還是有著絕對的把握的.

他立即找來管家,把這個問題交給他.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辦好了.

他對這位能制作出這樣厲害卡片的家伙充滿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