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二節 晶瑩如梭
陳暮的心中充滿了激動,這是他制作的第一張戰斗卡,也是迄今為止的第一張三星卡片.整個制過程出乎意料地順利,都讓他產生了幾分這到底是不是在做夢的不真實感.

制作三星卡片對制卡師的感知要求很高,按照現在標准的等制劃分,起碼要求四級以上的感知.

自己已經過了四級?陳暮有些不敢相信.四級是個坎,無論是制卡師還是卡修,四級都是第一個坎.通過了四級,也就意味著,你再也不是新手了.

陳暮自己感覺,在整個制作過程中,他並沒有因為感知的問題有覺得有絲毫滯礙之處.

感知的問題很快被他拋到一邊,他一臉迷醉地注視著自己手上的這張脫尾梭卡.精確複雜的構紋在陳暮細膩流暢的筆觸下,有如一幅精美絕倫工筆畫,嚴謹而生動.

這是到目前為止,自己最成功的一件作品.

足足摩挲了十分鍾,陳暮才把脫尾梭卡放入自己的度儀內,度儀內的早就放置了一張三星能量卡.

這可不是那張烈焰龍的幻象卡,這是一張真正的三星戰斗卡!

在腦子里過了一遍神秘卡片里關于脫尾梭卡的介紹和使用技巧,這些東西在他的腦海中都是滾瓜爛熟.陳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一下按下了激活鈕.

自己終于踏出了這一步!

陳暮來不用感慨,他把感知小心地附著在度儀上.

無論哪一種戰斗卡,只要處于激活狀態,它本身的結構就會讓它釋放出某個形態能量體.這個能量體的威力是固定的,但是那些實力出眾的卡修,會對能量體的進行改造,使它們的結構更加完善,威力也更加巨大.

不同的卡修對能量的理解不同,做出的改造也各不相同,這也就形成了個卡修的不同流派.

陳暮抬起右手,一股淡淡的白色光芒從度儀中緩緩流出,片刻間便覆蓋包裹住他的整個手掌.

心下一動,陳暮把房間內的燈關.昏暗的房間里,這股白色光芒更加清晰,它們就像粘稠的液體一樣,在他的手上緩緩流動.

他能感受到這種流動,這股能量是溫和而沒有破壞力的.他的手被這股能量包裹卻沒有任何不適感.

仔細地體會了片刻,陳暮小心翼翼地觸動了度儀內的脫尾梭卡.

滋滋輕響,原本均勻分布在他整個手掌的能量開始他的食指彙聚!如此眾多的能量彙聚在他的食指上,光芒有如實質般.能量在脫尾梭卡的控制下開始發生變化,它漸漸變得透明起來,但更加實質化,看上陳暮的食指上好像套著一根透明的水晶梭管一般.

看上去越美麗,往往越致命,沒由來的,陳暮突然想到這句話.這根看上去晶瑩剔透的能量管,正在做著極高速的旋轉,這種旋轉速度之快,甚至他的感知都無法給他一個大概的數值.

它的旋轉速度越來越快,按照神秘卡片里關于脫尾梭卡的介紹,它的旋轉速度越快,威力也將越大.但是同時,如果它的旋轉速度越快,它也會越危險.一旦它的旋轉速度達到了使用者感知控制的臨界點,那它將會在你的手指頭上爆炸.

那麼恭喜你,你的整個手掌會炸得連骨頭都不剩.這並不是個溫和無害的游戲.

陳暮可不敢讓它再加速下去,那太危險了.

右手食指朝牆壁虛點,那根水晶般的能量管就如同離弦之箭,疾射而出.

嗚嗚嗚,脫尾梭在空氣中飛行是一種奇特的嘯聲,低沉帶著幾分顫音.

砰!牆上留下一個手指頭大小的洞,完全洞穿!陳暮連忙跑到洞前,湊上去看,那支脫尾梭早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仔細觀察牆上留下的這個小洞,卻看得陳暮心驚肉跳,洞內壁光滑得就像打磨過一樣.

把手指伸進去,大小剛剛吻和.

乖乖,這要打在人身上,那還不射個對穿?陳暮已經暗下決心,在沒有到操縱隨心的地步,一定不能用這個和別人打架.

回憶剛才的過程,陳暮才發現,自己的感知在整個程中並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這應該是自己的熟練度的問題,能量從整個手掌彙聚到食指而形成透明的能量管,這個過程太快了,快到他根本來不及反應,更不要說用感知做出結構上的調整.

看來自己要多多練習才行,陳暮心想.不過去哪里練習還真讓他有些犯難了,在家里肯定是不行,去野外又太危險.雖然手上有了一張戰斗卡,但他還沒有狂妄到認為自己一個人已經有能力到野外活動.

那到哪里去訓練?陳暮忽然靈光一閃,心下便有了主意.

左亭衣剛從父親書房出來,父親很關注王澤他們的行蹤.雖然王澤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還不清楚,但是左亭衣已經判斷出,他們的目標是在野外.

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和星院相比,左家大概只能算個不入流的勢力.但是在東商衛城,他們卻有著最強大的實力.他們在這里經營了幾百年,關系網絡錯綜複雜,可謂根深蒂固.

左天霖立即召集大批人,他們偽裝成普通的卡修冒險者,組成一個個小隊,開始向東商衛城野外的各個方向搜索.

左家從來沒想過虎口奪食,偌大的星院,可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但是他們卻想從中分一杯羹.

左亭衣正准備回到自己房間,忽然遇到了梅達.

左亭衣連忙行禮:"老師,您怎麼來了?"梅達是一位高級制卡師,他的學識淵博,同時也是左亭衣的私人教師,極受左亭衣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