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八節 掃分
今天兩節一起發~

**********************************************************************************

陳暮遞上自己手上的單子.

藍楓接過單子,瞄了幾眼,她的心跳驟然加快.強按下心中的激動,她有些試探地問道:"這些可都是高級材料啊!只怕要高級制卡師才會用到吧.難道陳先生是高級制作卡師?"

難道這家伙真的是條肥魚?

難怪藍楓會如此激動.高級制卡師在整個東商衛城屈指可數,而俱樂部里,也只有會長一人有著這樣的職稱.就是主管,也只不過是中級制卡師.

陳暮頗為驚訝,這單子上面的材料都是比較生僻冷門的,許多專門做材料生意的店主都無法認全,這個女人居然認識?不過對于她猜測自己是高級制卡師,倒是讓他覺得有些荒謬.

"不是."陳暮很肯定地搖頭,隨即他問了一句:"那這里有這些材料出售嗎?"

藍楓變得更為熱情,連忙道:"我先幫您問一下吧,免得您去一項項查."她此時心花怒放,無論陳暮是不是高級制卡師,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是一位實力出眾的制卡師.

她激活腕上的通訊卡,片刻後便有了結論.陳暮看著藍楓,等待結果.

"剛才我已經幫您詢問了一下,您所需要的材料俱樂部庫里剛好有.因為您是我們的高級組會員,所以您有權購買.但是……"藍楓看了陳暮一眼,迅速道:"但是如果要購買單子上的所有材料的話,您需要八百點積分,而您現在的積分,只有四百五十三點.也就是說,您還需要三百四十七點."

藍楓在心中暗自贊歎會長的厲害!因為材料比較珍貴,所以她特意征詢了會長的意見.會長在得知陳暮的事件後,對陳暮表現出異乎尋常的興趣.會長眼下的這個項目,正好還需要一位能力出眾的制卡師.

藍楓嘴上卻滿是婉惜的語氣:"還差三百四十七點積分呢,只要您做一兩個大項目……"

還沒等她說完,陳暮便打斷了她:"還差三百四十七點積分?只要我有八百積分就可以買了?"

"是的!"藍楓爽快道:"只要您有三百四十七點積分,您隨時可以立即買到.當然,只是今天,因為假如有其他會員想購買,我們也是不能阻止的."

一天湊到三百四十七點積分談何容易!她都有些想不通,會長就真的這麼需要這個人的幫助嗎?要知道,她從來沒見過一個任務的積分超過兩百分.現在會長一開口就是三百多積分,怎麼看,會長也不像一個慷慨的人啊!

不過她相信,對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跳進這個坑里.三百多積分,除了去參加這種大型任務,否則短期內是無法湊齊的.而且她已經查明,陳暮在俱樂部里沒有任何熟人,想借也沒地方借.

除非對方不想要這些材料!

以她的眼光,百分之百可以肯定,這少年對這幾種材料渴望至極!

"哦."陳暮應了聲,轉身便走.

陳暮這個完全出乎意料的動作讓藍楓呆在原地,她的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

等她反應過來,陳暮都已經走出十米了.

"陳先生陳先生!"她連忙緊追上去,急聲道:"您不要這些材料了嗎?"

"為什麼不要?"陳暮一臉奇怪地看著藍楓.

藍楓感覺自己的腦子更加混亂,有些語無倫次道:"那您……您這是?"

"賺積分啊!"陳暮頭也不回地丟下一句理所當然的回答.

"賺積分……"藍楓有些傻眼了.

陳暮走到大廳,到一副光幕前坐了下來.看到上面長長一串的求助信息,他終于松了一口氣.拿起光幕筆,他從第一條開始瀏覽起.

……第二條……

只見陳暮時而皺眉苦思,時而奮筆疾書.他已經進入一種完全忘我的狀態,渾然沒有注意到身後藍楓精彩的表情.

然而,此時的大廳里卻是鬧哄哄的,像個茶館一般,只是眾人臉上個個露出興奮之色.不時地有人激活自己的通訊卡.

"老汪啊!快到部里來,快來!"

"咋了這是?一驚一詐的."對方明顯有些心不在焉.

"嘿嘿,還記得前段時間的那個掃積分的家伙不?"說話者神秘一笑.

"掃積分?啊,你說的是那個一天狂掃四百多分的變態?"老汪一下子來了精神,嗓門也立即大了幾分.

"就是那家伙!乖乖,那家伙今天又來了!現在正在大廳里,老汪你還不過來?你上次發的那條回形結構的求助,已經被人給解了!你快查一下,看結果對不對.我們幾個哥們都在等著呢."

"什麼?我馬上過來!馬上就到!"老汪忙不迭地結束通話,立即爬上自己的梭車,朝俱樂部火速飛去.

時間過去兩個小時,陳暮已經成功地解決了十二道題,換而言之,他已經獲得八十五分的積分.但看樣子,他似乎並沒半分停下來的意思.

專注地盯著光幕,大腦在飛速運轉,這里的每個問題都不簡單.但好在他理論知識頗為紮實,又有著豐富的制作卡影的經驗.然而這次他發現,最關鍵的,還是那十二張卡片的制作.

那十二張卡片里有十一張是低級幻卡,但是這十一張幻卡之複雜,難度之高,可謂匪夷所思.

當初為了能夠制作出這十二張卡片,陳暮不知花費了多少心思,攻克了多少難題.而這些思考,便在今天用上了,這也正是他為什麼夠解決別人求助信息.

低級幻卡是指一星和二星幻卡,它們的制作難度雖然不高,但是里面的學問同樣很深.而且隨著現在低級幻卡的使用越來越廣泛,它也就朝著精細程度越來越高,特殊要求越來越多的方向發展.在這一點上,高級制卡師遠遠不如這些低級制卡師.

陳暮上次的行為當時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但是在事後,人們才愕然發現,一個人居然在一天的時間里狂掃四百多分,解決了幾十條求助信息.這種事,從俱樂部建立開始,還從未發生過.

什麼人,如此強大?這是所有人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

可惜,從那以後,這位傳說中的掃分者,卻一下子銷聲匿跡了.無論對方是誰,能一天掃下四百分的,不是高手便是天才,足以讓他得到整個部里所有人的尊重.

當陳暮解決了第三條求助信息時,他並不知道,這條信息的求助者正在俱樂部.這位制卡師當時便收到了陳暮的解決方案,心下驚喜之余,便發現回答者竟然正是那個名叫陳暮的掃分者.

當時他就激動得直打哆嗦,好不容易平息下來,他便連忙把這個消息傳了出去.他和陳暮不同,他是有著三年會齡的老會員,俱樂部里的熟人數不勝數.

片刻間,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僅傳遍了整個大廳,便是許多在家的制卡師都紛紛丟下手頭上的事,火速朝這邊趕來.

于是大家便開始在大廳里尋找,哪一位才是掃分者.

很快,他們的目標便鎖定在陳暮身上.一個是陳暮看上去很面生,沒有一個人能叫出他的名字.另一方面,藍楓像個跟班一樣站在他身後,臉上震驚的表情足以讓他們猜出陳暮是誰.

雖然大家覺得這樣上去有些冒昧,但是還是有臉皮厚膽大的家伙湊了上去.

那些湊上去的制卡師們但凡只要盯著少年面前的光幕,便立即如同石化般,一動不同.熟悉他們的人都知道,這些家伙看得入神了.

那些沒有湊上去的人心里頓時如同有千百只爪子在撓一般,奇癢難耐,忍不住也湊上去.

這樣一來,人越來越多,片刻間,陳暮的身後已經圍了一大群人.然而這群人沒有發出丁點聲息,個個噤聲不語,如癡如醉地盯著少年面前的大光幕.

藍楓首先驚醒,看到這樣的狀況,心下卻只有苦笑.這副光景,會長的如意算盤已經落空了.從她統計的結果來看,陳暮的積分已經達到快將近兩百分.按照這個趨勢下去,不要說三百多分了,就是四百多分也是足夠了.

看著身後這些目不轉睛的制卡師們,她只有無奈地走到一邊.撥打了會長的通訊卡,簡單地把情況介紹,不時地嗯啊幾聲,她的神色已經恢複如常.

據後來統計,今天創下了最近兩年來單天來俱樂部會員人數的最高紀錄.到後來,陳暮身後圍了個水泄不通,擠也擠不去.後到的制卡師們急得在外面直跳腳,那些有曾經發過求助信息的制卡師們連忙跑到光幕前去查詢自己的問題有沒有得到解決.

而另一些聰明的制卡師們,連忙趁機發布求助信息,想趁這個機會能解決自己心中長久已來的疑竇.一時之間,大廳里發布的求助信息數量以瘋狂的速度在增漲,須臾間便已經看不到尾.

那些有幸被解決問題的制卡師在贊歎之余,毫不猶豫地付出了他們的積分報酬.

比起上次,陳暮這次掃分的速度更快.因為他破解的求助信息的作者基本都在現場,他只要一解答,當對方確認了正確性之後,便會立即把積分付給他.

這速度自然飛快,不過陳暮卻沒有注意到.其實在他心中,三百分還是四百分,他完全沒有概念.在他想來,上次花了一整天時間才得到四百多分,那今天大概也要花差不多的時間才行.

本著這個心思,他就沒有去注意自己的積分,只是聚精會神地思考解答.

看著水泄不通的人群,藍楓卻有些傻眼了,自己才剛出來向會長彙報這會功夫,再想進去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正在這時,忽然身後有人喊:"藍姐……藍姐……"

藍楓回頭一看,只見安小游氣喘籲籲地朝這邊跑來.

還沒等藍楓開口,安小游就迫不及待問:"藍姐,陳暮今天來了是吧,他在哪,他在哪?"

藍楓呶呶嘴:"喏,那里面."

水泄不通的人群讓安小游傻眼了,喃喃:"這幫人為啥比我還快?"說完,便露出慷慨赴死的表情,咬牙切齒道:"奶奶的,小爺拼了!"說完,便朝人群中擠了過去.

藍楓一看,連忙跟在安小游身後,有人在前面開道,這便宜不占,那她也就不是藍楓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遭受無數白眼和怒視,安小游和藍楓終于擠了進去.

幾百人黑壓壓的一片,卻出奇地安靜,安小游嚇得硬生生不敢開口.乖乖,要把這幫大叔弄惱了,那自己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可當他的目光落在光幕上,便再也挪不開了.

藍楓看到陳暮聚精會神的表情,心中大為佩服.撇開他的實力不談,光這份專注便是少有人能做到.可是這個時間……連續高強度思考幾個小時,這消耗的體力和腦力可想而知.

"您要吃點東西嗎?"藍楓湊到陳暮身邊,小聲關切地問.

"你們還管飯?"陳暮目光沒離開光幕,嘴里下意識地問.

藍楓頓時哭笑不得,卻只有嗯了一聲,緊接著問:"您要吃點什麼呢?"可千萬別太挑,俱樂部里面的餐廳雖然也有高檔貨,但是種類並不多.

"水,饅頭."陳暮的目光依然沒有離開光幕.

不知為什麼,聽到陳暮的回答,藍楓一愣,鼻子卻是一酸,輕嗯了一聲,便退到安小游身旁.

藍楓啪地在安小游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安小游頓時被驚醒,剛才破口大罵,不過他反應極快,看到是藍楓,連忙化作笑臉:"藍姐有啥吩咐?"

藍楓朝外面呶呶嘴:"去,買些饅頭和水過來."

看著身後黑壓壓的人群,安小游頓時變苦瓜臉:"不會吧,藍姐,您這不干脆殺了我算了.嗚嗚,您以後,可就見不到您的小游子了……"

藍楓登時柳眉倒豎,杏眼圓睜:"你去不去?"

"您看……這……這……"安小游戀戀不舍地看著大光幕,吶吶不語.

"要是你做成的話,我就介紹陳暮給你認識,怎麼樣?"藍楓拋出一個誘餌.

安小游眼前一亮:"真的?"緊接著他豪氣拍著他並不強壯的胸膛:"藍姐你放心,不要說饅頭,就是它和包子結婚,生的兒子俺也給你弄來."說完轉身便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向人群外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