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七節 木頭,向前走吧!
"脫纏游戲完成,獎勵:脫尾梭卡制作及操作技巧."

脫尾梭卡,三星戰斗卡,能釋放出旋轉能量梭,它的尾部會不斷地消散化作動力,從而使得它的飛行速度越來越快,威力強大,所以叫脫尾梭.

陳暮眼前浮現那天在東衛學府教室里,那兩人之間的戰斗時絢爛的畫面.心中陡地一熱,一個念頭無可遏制地從心底最深處冒出來,自己能不能成為一名卡修呢?

這個念頭一經冒起,便再也無法抹去.

脫尾梭卡的制作方法上面羅列得非常詳細,仔細考量了一番,陳暮確認自己能夠完成這張卡片的制作.

可現在的問題是,到底做還是不做?

三星卡片雖然只比二星卡片高一個級別,但是在造價上,卻是翻了幾番也不止.而戰斗卡比起普通卡片來,要昂貴得多.三星戰斗卡,雖然只是最低級的戰斗卡片,但是價格依然令人咋舌.

陳暮花費了半天時間計算,最終得出結論,假如自己要制作這張脫尾梭卡的話,這段時間的所有收入幾乎都要投進去,自己將只剩下兩萬歐迪的余額.

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陳暮還從來沒有一口氣花過這麼多錢.他實在想不通,難道卡修們都這麼有錢嗎?一張三星幻卡就要兩百多萬歐迪,那有多少人能成為卡修?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猶豫,一旦決定制作的話,那可就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了.

做還是不做?

陳暮心中在激烈地掙紮著.一連三天,他都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雷子很快察覺到陳暮的異樣,不由關切地問:"木頭,你咋了?最近怎麼老感覺你心神不甯的?是不是生病了?有哪不舒服?"

陳暮沉默了一會,不答反問:"雷子,你說,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的一個選擇,不是必要的選擇,要花掉你身上所有的錢,你會怎麼辦?"

"選擇?"雷子狐疑地看著陳暮:"你又有什麼打算了?"

陳暮沉默不語.

看到陳暮這個表情,雷子就知道他不想說.想了想,雷子問:"這個選擇會不會改變你的人生?就是說,對你很重要嗎?是你的理想嗎?"

"應該是吧."陳暮有些遲疑,理想……對他來說,仿佛有點遙遠.以前他的理想便是能過得好一點,現在生活好起來,自己的理想是什麼呢?

"那就做!"雷子斬釘截鐵回答.

陳暮一愣,他沒想到雷子會這麼肯定地回答.

雷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緩緩道:"木頭,我們都是小人物,能吃飽,能有地住,就已經滿足了.如果這是我們以前的理想,那我們實現了."

陳暮認真地聽.

"人是需要理想的.木頭,沒有什麼可猶豫的,就算失敗了.會比以前更差嗎?會比我們沒做卡影之前更差嗎?更何況,卡影我們還在做.我們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們靠自己努力獲得的,就算是從頭開始,我們也不畏懼!我們不再是以前那兩個為吃飯犯愁的窮小子了,現在的我們,賠得起!"

"木頭,向前走吧!"

"嗯!"陳暮迷茫的眼睛重新恢複清明,重重地點頭.

一旦決定,那便雷厲風行.陳暮沒有猶豫,按照單子上的材料,一樣一樣地購買.他還專門跑了卡店,才發現普通的三星戰斗卡的售價只不過三五十萬.可這脫尾梭卡,光成本便有兩百多萬,這也讓陳暮對它充滿了期待.

錢也如同流水般花出去,換回一大堆材料,但是陳暮卻遇到一個難題.

有幾樣材料,居然買不到.這個問題讓陳暮很是難以理解,三星戰斗卡的原料怎麼可能買不到?不要說三星了,便是四星五星,也應該買得到才對.

可是陳暮跑遍了整個東商衛城的每家材料店,但是無一例外地找不到這幾樣材料.這讓陳暮有些傻眼了,如果沒這幾樣材料,那自己花了巨款買回來的那些材料便白買了.

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低級幻卡俱樂部,那里不是有交易區嗎?陳暮打算去那里碰碰運氣.

陳暮剛剛踏進大廳,正閑著的藍楓便發現了.她眼前一亮,這少年可是主管要求她重點關注的對象.

臉上帶著職業化的微笑,她湊了上去打招呼:"陳先生很久沒來啊."

"嗯."陳暮應了聲.

"上次雙向會的邀請函陳先生沒有收到嗎?沒見到您,可真是讓許多人很失望呢."藍楓裝著不經意地笑著說.

"邀請函?"陳暮一愣:"不是你們送錯了嗎?你們高級組不是要積分四百分嗎?"

藍楓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僵硬,她覺得無語了.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她臉上勉強擠出幾分笑容:"陳先生真是幽默啊!您上次因為成功解決了一些求助信息,獲得的積分已經超過四百分了.您那時已經升月了高級組會員."

"哦."陳暮這才恍然,不過腳下沒停,直接朝交易區去.

藍楓見狀,連忙跟上:"陳先生這次來是……"

"買東西!"陳暮沒回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該死的,你就不能走慢些麼?老娘快跟不上了!藍楓跟在他身後,一陣小跑,心下咬牙切齒地咒罵,嘴里卻帶著甜甜的味道:"陳先生想買什麼?高級組會員的擁有很高的購買權限哦!"

這句話終于吸引了陳暮的注意:"啊,那就太好了!"腳下更快了幾分,那模樣,恨不得馬上沖到交易區.

藍楓心下罵得更歡,腳下卻無奈地只有緊跟不舍,一連串啪嗒啪嗒高跟鞋敲擊地面聲密集如雨.

陳暮終于到了交易區,帶著幾分茫然地看著四周,這里他第一次來.在他身後,藍楓雙手扶住雙膝,大口大口喘氣.

"陳先生想買什麼呢?"終于平息下來的藍楓看到陳暮茫然的表情,噗哧一下笑了,剛才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