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六節 百年星院
生活簡單而又充實.每天都在進步,這種快樂讓陳暮深深為之沉醉.

隨著故事一步步展開,《師士傳說》卡影的售價也被越炒越高.雷子已經不去了拋頭露面了,他把卡影放到自由寄賣市場,然後把風聲傳了出去.得到消息的店主和學員們紛紛跑到自由寄賣市場蹲點守候.這樣一來,安全系數大大提升,想在寄賣市場查到賣主,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件事.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種出售方式可以大幅度提高售價.無論是雷子還是陳暮,都不會嫌自己賺的錢多.

陳暮對感知的操作已經堪稱靈活無比,這樣直接導致他的工作效率大為提升,三百部卡影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完成了,雷子直接驚呼他為制卡機器.

做完卡影後的陳暮又是一頭鑽進了簡單水世界,與水草做斗爭.他如今已經能夠掙脫八根水草的束縛,連他自己都感到驚異的是,他如今的沖刺速度之快,簡直不遜色于獵豹.特別是三米以內的沖刺速度,快若閃電,有時身體甚至比腦子還快.

他的感知范圍已經擴展到四米九,離五米的距離僅有零點一米.但這零點一米卻仿佛遙不可及,始終沒有半分縮短.陳暮經過上次的反省,心態放正,也並不著急.只是一絲不茍地做著脫纏游戲.

既然著急沒有用,那去著急干什麼?把能做的一切都做好,結果自然就是最好的了.假如這樣的話,結果還不能讓自己滿意,那就說明,這個結果是不屬于自己的.

"已經做好了嗎?"王澤問,房間里全是星院的交流生.按照時間來計算,他們應該早就回星院了,但是他們找到東衛學府的管理層,要求延長交流時間.東衛學府自然求之不得,立即應允了.

音塵久推了推眼鏡,點頭:"做好了.已經傳回學校,想必校長已經收到了."旋即他有些遲疑地問:"學長,我們到底在找什麼?或者說,我們在做什麼?說實話,我覺得這個學校實在太普通了,他們的學生實力也太弱了.我們呆在這里,沒有任何價值."

其余幾名學生都露出深有同感的表情,他們在學校中都是佼佼者,做著這樣在他們看來毫無意義的事,心下當然有所不甘.

王澤目光陡地變得銳利起來,沉聲道:"我知道你們心中非常疑惑,但是這不是你們該問的.你們要明白一點,我們不是來游山玩水的."

正在這時,他手上的度儀突然響了,他一看,是校長.剛剛發過去的信息,校長現在就呼叫自己,難道校長有什麼發現嗎?

他深吸一口氣,接通通訊.校長輕聲交待了幾句話,向來沉著的王澤臉上頓時露出狂喜之色.通訊結束後,王澤把從校長那得來的消息告訴音塵久他們.

交流生宿舍頓時傳來一片歡呼聲,從宿舍外走過的東衛學府的學員們偏過頭,露出詫異之色.

方曆3485年,注定是星院大放光彩的一年.以守舊而著稱的星院改變他們的策略,開始走出星院.東衛學府,這個不為人知的學校,卻因為星院而走入人們的視野.

也就是這一年秋天,又一件大事轟動全聯邦,而這次,主角依然是星院.

星院十年來,終于有人從內院走出來.此消息一出,就如一顆重磅炸彈,引起聯邦前所未有的震動.一連十天,所有的新聞都在關注這件事.任何和星院沾上一點邊的集團公司,它們的股票都立即瘋漲.

所有人都知道,沉睡了十年的星院終于覺醒了.

但是消息一放出之後,星院卻忽然一下子低調起來.無論人們怎麼打聽,都無法得知,這個十年來唯一從內院走出的天才是誰.甚至有些人懷疑這個消息是假的,但是星院學生們臉上洋溢的興奮之情,卻證明這件事並不是杜撰.原本在人們心中就神秘非常的星院,也就變得更加神秘起來.

很快,仿佛迫于星院給他們帶來的壓力,六大其余的五座學校紛紛做出回應.無論是一向激進的漠營,還是向來溫和的中達書府和聯邦綜合學府,甚至幾乎和外面隔絕的苦寂寺和霜月寒洲,都做出了一系列的反應.

各種活動層出不窮,但是有一點卻是相同的,那便是高調.

六大之間的角力,其他學校行為出奇地一致,全部都冷眼旁觀,他們還沒有資格去趟這混水.

這次事件,受益最多的卻是東衛學府.本來他們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學校,卻因為星院而被許多人認識,名聲大噪.

不過這對于陳暮和雷子來說,完全沒有任何意義.陳暮一心鑽進簡單水世界中,而雷子,也正在為《師士傳說》的下一集劇本而頭痛.雷子雖然玩世不恭,但是做劇本時卻是一絲不茍.

陳暮全身纏滿水草,活脫脫一個綠棕子.這已經是最後一關了,附近幾乎所有的水草都纏了過來.巨大的纏力緊緊地包裹著他,這樣情形,不要說想掙脫了,便是想彎一個手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最後一關,陳暮已經失敗了三百五十二次.但是就是剛才那一次,他差一點便掙脫了.誰知在最後關頭,一口氣散了,功虧一簣.

他休息了半個小時,養足力氣.他將進行最後一關的第三百五十三次挑戰.

雙腳站定,身體微微弓起,但是由于身上的水草太多,所以根本看不到他背脊弓起的弧線.

腳下猛然間發力,驟然向前一沖,整個人眼看要一頭栽到地上.忽然間,陳暮上半身向上一彈,像昂起的蛇頭,腰背卻向後一折.

陳暮的腰和背脊就像充滿了彈力的彈簧,柔軟得不可思議.他的雙腳依然穩穩紮進沙中,雙腿前屈,腰背向後仰,無比地怪異.而這一沖一緩之間,水草的力量頓時被削弱不少,而陳暮也終于獲得一絲空間.

悶哼一聲,陳暮向後彎的腰背仿若被向後扳至極致的彈簧,突然間放手,閃電般向前方彈去.

一弓一屈一彈,驟然間的爆發力極為驚人,而與此同時,陳暮的雙腿也同時發力.水草哪里還束縛得住?大部分水草就這樣硬生生被陳暮掙脫,而接著像游魚一樣怪異一扭,纏在身上僅剩的幾根水草也被掙脫.

這刹那間爆發的力量實在太猛,陳暮也無法控制身形,整個人像箭一樣躥出去,一頭紮進沙層中.

還沒等他把腦袋從沙層中拔出來,那個蒼老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