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五節 脫纏游戲
說實話,脫纏游戲一點都不好玩.這個游戲對爆發力的要求很高,只有爆發力強勁,才能在猛然間掙脫水草的纏繞.可問題關鍵是,這是在水里,不要說發力了,便是想站穩身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陳暮很懷疑,這卡片的制作者是不是故意提獎勵兩個字來誘惑人的.否則的話,這麼單調的游戲,只怕沒幾個人能堅持下去.

一遍遍地沖刺,對體力的消耗非常巨大.幾個來回,他已經累得氣喘籲籲.這還是他練習了健體操身體素質大幅度提高才有這樣的成果,換作以前,便是最低級的兩根水草他都掙不脫.

這水草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非常牢固,韌性極強.

費了三天,費盡力氣的陳暮終于掙脫了兩根水草.他終于找到了一點感覺,在水里,要像魚兒一樣扭動身體,可以大大地降低在水中的阻力.正是得益于這個發現,他才能掙脫兩根水草的束縛.

這個小小的發現也令陳暮有些興奮.他不停地嘗試做出各種怪異的姿勢,來感覺自己在水中阻力的變化.

在整個嘗試過程中,陳暮發現,發揮最大作用的居然是感知.這個發現令他很吃驚,如果不是在感知訓練中,要求把感知發散在身體周圍,他是斷然想不到這種方法.

他現在深刻體會到這種方式的好處,他可以察覺到周圍水流的一些細小變化.

他便是根據細小變化才領悟到在水中發力的技巧,從而掙脫水草的纏繞.

不過他的興奮並沒有持續多久,當四根水草纏繞上他的時候,無論他怎麼發力,都無法掙脫水草.好在只要他坐著不動十分鍾,水草便會自然脫落.要不然,呼吸都是個問題.

不得以,陳暮只能讓自己的感知對水流的變化觀察得更細,嘗試更多的動作,加大自己的爆發力.每天除了訓練感知,他都在與這些水草做斗爭.

如此枯燥的游戲,陳暮一直堅持著.每一丁點的發現,都會讓他更加振奮,更加努力.

正在他與水草做斗爭的時候,他收到了俱樂部的邀請函,邀請他參加下周的什麼雙向會.

當看到這份邀請函時,雷子大吃一驚,看外星人一樣看著陳暮:"有沒有搞錯?沒有這麼快吧!高級組雙向會……木頭,不要告訴我你居然是個什麼狗屁天才!"

"天才?我像嗎?"陳暮很無辜地看了雷子一眼.

"那倒是.說起像,我好像更像一點."雷子點點頭表示贊同:"不過你去了一次就混進高級組了?這也著實有些太強悍了吧!"

"會不會是發錯了?"陳暮聽雷子這樣一說,也覺得有些疑惑.

雷子點頭,深以為然:"我也覺得,這種可能性最大.高級組可是要貢獻度四百分以上,你有嗎?"

陳暮搖頭:"沒有."自己會員卡上的貢獻值還是零呢,不用拿出來,他也記得很清楚.

"那就是搞錯了."雷子很是肯定道,接著以一種可憐的表情看著陳暮,語調誇張道:"木頭,你要是去了,別人和你說,對不起,先生,我們搞錯了.然後你灰溜溜地回來.嘖嘖,多沒面子啊!"

"有道理!"陳暮想了想,很是深沉下了個結論.隨手把這邀請函丟進垃圾桶里,接著轉身回到房間繼續和水草作斗爭.

"這年頭,這些人做事也太不認真了,這種錯誤也犯?"雷子喃喃自語,也轉身進入房間,和他的《師士傳說》劇本去斗爭了.

低級幻卡俱樂部高級組雙向會,短發女子站在面門口,神情帶著幾分焦急.

"怎麼還沒來呢?難道邀請函沒有送到?"她喃喃道,高級組的雙向會在東商衛城可是有著相當的影響力,還從來沒有人主動不參加的經曆.

低級制卡師就算做得再好,待遇比起中高級幻卡師還是差得遠.他們和商業之間的聯系更為密切,而俱樂部便是充當這中間紐帶的作用.

"楓姐,他還沒來嗎?"一個長得頗賊的家伙湊到短發女子身後,鼻子還朝短發女子雪白的粉頸嗅了嗅.

短發女子瞪了這家伙一眼:"安小游,你找死是吧,姑奶奶的豆腐你也敢吃?"

安小游嘿嘿一笑:"鳳姐這話說得,您天生麗質,哪個男人會不動心.我這純屬本能反應,呃,就是那身體快過想法,不小心超車了!嘿嘿!"

他搓了搓手,帶著幾分疑惑嘿聲說:"楓姐,你不會耍我吧,那個叫陳暮的家伙今天真的會來?"

"應該會吧."藍楓語氣也有幾分不確定.

"那就好那就好!"安小游一張小臉興奮得有些通紅,咂咂嘴巴道:"這哥們實在太強了.他怎麼就能想到把度儀綁在帽子和眼鏡這個簡單又絕妙的主意呢?我可得好好會會這個高手!"

藍楓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就你?人家可是一天狂掃四百分,咱們俱樂部開辦以來,這還都是頭一遭呢!你去,給人家提鞋?"

安小游的表情呆滯,結結巴巴語無倫次道:"一天……一天……狂掃四百分……"

"怎麼?不相信?"藍楓表情也有些古怪:"哼,告訴你,這可是我親自去核對的."說完拍拍目瞪口呆的安小游肩膀,故意打擊他:"你趁著還年輕,去拜人家為師吧"

四根水草,依然沒有獎勵.不過現在陳暮已經不去想獎勵了,他感覺自己的收獲比什麼獎勵都實在.水中發力技巧,感知的運用,都是這麼奇妙迷人.

而最令人稱奇的是,這種全新的感知利用方式居然會刺激感知的成長.陳暮停滯良久的感知,出現了一絲細微的增漲.

盡管只有很細微的一絲,也足以讓陳暮投入全部的熱情到與水草的斗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