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三節 低級?
原來是切莫西赫大師的作品,陳暮心下恍然.這氣勢,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難得有機會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大師的作品,陳暮不由更加用心地觀摩.不過很顯然,星辰學這樣深奧的學問,自然不是他這等小白所能領略了.

看了片刻後,眼花了,無奈之下陳暮只有放棄.

那位短發小姐看上去對陳暮的反應很是習慣,輕輕一笑,也不打擾,直等陳暮揉眼睛才開口:"請出示您的會員卡好嗎?"

"哦."陳暮連忙掏出自己那張會員卡.

接過之後掃了一眼,她臉上露出職業的微笑:"想必您是第一次來,需要我為您介紹一下嗎?"

"好."陳暮點點頭,毫不客氣.

這位小姐側身,伸出右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們一邊參觀,我一邊向您介紹吧."這位小姐稍稍停頓了一下,接著道:"這是您的會員卡,里面會有您的信息.您可以選擇去檔案科完善您的各項信息,比如您的外貌,這樣一來,別人將無法使用您的這張會員卡.當然,這並不是必須的,如果您不願意,它並不影響您的使用.

本俱樂部的宗旨是,充分挖掘低級幻卡的各項用途,使之能夠更廣泛地應用到我們的生活之中.為此,我們采取了積分制.您會員卡的右上角的數字,顯示了您的貢獻值,也就是積分.獲得積分的途徑有很多,俱樂部會定期地發放一些公益項目,它們的報酬並不高,但是您可以獲得相應的積分.

比如這次我們便與一所學校合作,幫助他們制作教學幻卡.這個項目因為屬于公益性質,所以您無法獲得金錢上的報酬,但是我們有積分獎勵.當然,材料由我們提供.

有許多其他俱樂部的成員,當他們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時,他們會發布求助信息.如果您能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便會獲得他們提供的積分報酬.一般來說,求助信息的積分報酬會比較高,但同樣,它們的難度也比較大.

假如您遇到了難題,一時無法解決,也可以采取同樣的方式求助.

當然,也有一些其他獲得積分的途徑,但並不常見,比如您獲得了制卡方面的某項大獎,我們同樣會視該獎項的影響力,而送給您相應額度的積分.

在這里,每個月都會出售一些比較稀少的材料或者卡片,只能用積分來購買.這也是俱樂部對您熱心參與俱樂部內事宜的一種回報.

一般來說,每個星期我們都會定期舉行交流會,您可以自由選擇參加與否.每次參加可以獲得少量的積分.在這里,你會遇到許多志同道合的制卡師,您可以和他們交流制卡方面心得.

當然,如果您有什麼奇思妙,卻苦于沒有資金的話,俱樂部會給您提供幫助.我們有專門的審查組,當我們確定您的方案合理,具有可操作性的話,我們將會以合作的方式提供資金上的幫助."

這位短發小姐滔滔不絕地介紹,把從來沒接觸這方面陳暮說得一愣一愣.

等陳暮進入大廳之後,呆住了.

空曠的大廳里人並不多,但是面積卻是極大,儼然就是一個小廣場一般.

但是讓陳暮呆住的卻並不是這個空曠的大廳,而是大廳里處閃動的光幕,和光幕上不斷地浮動的字幕幻象.

當整個大廳,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千塊半透明彩色光幕時,那種沖擊感,絕對可以讓人一下子蒙了.

看到陳暮呆滯的表情,短發小姐輕輕一笑,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表情了.這種布局,大概只有會長那樣瘋狂的人才能想得出來吧.

不過她還沒有忘記自己的本職工作,介紹道:"這些光幕是這里的信息窗,您可以在這里找到您感興趣的信息.那些求助信息,也會在這上面滾動播放.這些光幕采用的是非常先進的技術——雙向幻卡技術,使用光幕旁的專用筆,可以在光幕上輸入內容,從而實現信息雙向傳導.

整個在大廳分為三大塊,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信息發布區.

除此之外,還有展示區,那里會有最新的幻卡產品的展示.這次我們展出的是三十多款幻卡游戲機,這種構思令人驚奇,我們已經開始著手推向市場.我個人相信,它們將會很快風靡整個天攸聯邦."

她的話里充滿了自豪.

"另外一個區是交易區,那里出售各種材料,卡片,一般材料和卡片都可以使用歐迪購買,但是對于一些比較稀少珍貴的,只能用積分來購買.如果您有什麼作品,也可以到這里來寄賣.這里也是唯一個對非會員開放的區域."

"您可以隨意瀏覽,四處逛逛,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我一直在星辰演化廳.現在,我可能要失陪一會."短發小姐臉上始終掛著職業的笑容.

呆呆地看著偌大的大廳,五顏六色大小各異的光幕,還有飄浮在半空中,半透明的幻象,陳暮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

走到最近的一處光幕前,陳暮仔細觀看上面緩緩滾動播放的字幕.

"如何利用低級幻卡,改變人的局部特征,以達到對方視覺發生錯覺……"

隨意一看,陳暮便被這個構思吸引了.

這個構思非常有趣,它是想利用幻象對臉部輪廓和一些細小的地方做出改變,從而達到改頭換臉的效果.比如利用幻象,在眼眶處增添一些陰影,使之給人微微內陷的感覺.或者把鼻子上加一些肉色幻象,使之看起來更高挺.如果做得巧妙一些,會給人完全不是同一個人的感覺.

陳暮簡直為這個構思歎為觀止,這年頭,果然是什麼樣的強人都有啊!

但是現在這個想法卻遇到了一個難題:如何讓幻象始終緊貼臉部.

因為構思者發現,無論他如何改動,只要稍微一動,這些幻象便容易晃動錯位.

看了一下提出的時間,居然是一個剛剛提出的構思.陳暮想了想,便不假思索地在光幕上寫下自己的答案:把度儀綁在眼鏡或者帽子上.

這句話一閃一閃,緊接著光幕提醒陳暮輸入他的會員卡的編號.等陳暮輸入會員卡編號後,這些輸入答案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