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一節 數秒一小時
雷子的《師士傳說》第二集的劇本終于完成了,這也就意味著陳暮必須每天把絕大多數時間用來制作卡影.

雖然不知道這張神秘卡片里面所記載的感知鍛煉方法到底有多高級,但是陳暮已經明顯感到這些天來自己的感知在突飛猛進.

這張卡片究竟是什麼來曆?這始終是橫在陳暮心頭最大的一個問題.這種神奇的感知鍛煉方法上面連名字都沒有,只是簡簡單單地寫著:感知鍛煉方法.

感知的提升,所帶來的最大好處便是,每天他可以制作更多的幻卡.如今他每天的產量已經翻番,這還僅僅是他用新感知鍛煉方法一個月便達到的效果,這如何不叫他喜出望外?

有了實際效果的鼓勵,他的訓練也愈發用心起來.即使在制作卡影的時候,他也每天堅持訓練.

《師士傳說》第二集的卡影銷售情況非常良好,由于市場依然供不應求,雷子再一次提高了價格.除了制作卡影外,在這件事上,陳暮並沒有花費什麼心思,幾乎連關注都懶得關注.他所有的心思全都花在感知的訓練上.

由于感知的提升,陳暮不需要借助籌的結構,便能做出符合要求的一星幻卡卡影.兩人一合計,決定還是采用傳統的制卡結構.雖然這樣成本會上升,但是更安全,免得被人盯上可就麻煩了.

在這篇感知訓練方法上,第一階段便是要求能夠把感知發散至體處五米才合格,而陳暮現在只能做到三米.

第一階段的訓練並不複雜,但是極為考驗人的意志.對于這階段的訓練方法,陳暮暗中給了它一個名號:極限訓練法.

每次訓練,倘若沒有到極限的話,基本就沒有什麼效果.這是一種沒有半點取巧的余地的訓練.

從根本上來說,感知是人精神衍生的一種奇妙能力.所以這樣極限鍛煉帶來的結果是,每次訓練完,腦子里都是鑽心的痛.神經像被扯得極薄極薄的鼓面,周圍稍有風吹草動,在陳暮腦中,都是如同轟嗚一般的巨響.

這種情況下,不要說做其他的,便是連睡都睡不著.只有等它慢慢自然恢複,這段時間,正好一個小時.對陳暮來說,這簡直有如地獄般的一小時.除了捱,他再也沒有想到其他的方法.

這一個小時里,陳暮基本上是數著秒過的.

說起來也奇怪,這訓練後遺症時間拿捏之准,就像打著表一樣.陳暮也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他也已經習慣了.這張神秘卡片給他帶來的無法解釋的地方實在太多.比如他制作的十二張卡片,按理說,里面的十一張幻卡只不過是一星幻卡,可為什麼這個"簡單水世界"並不只是虛像呢?

每當遇到無法解釋的問題,陳暮也只有暗暗記在心里.他清楚,只是自己的知識水平還沒有到.

輕輕地舒展一下筋骨,健體操他每天依然堅持做,好東西要堅持不懈才行.

正在這時,雷子回來了.看到陳暮正在做著奇奇怪怪的動作,他早已經見怪不怪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他揚了揚手上的東西問.

"低級幻卡俱樂部,木頭,有沒有興趣?"

陳暮沒搭理他,眼下這個動作雖然比起以前要熟練得多,但全憑一口氣,一說話,這氣就懈了,反而容易受傷.

一板一眼地做著健體操,正眼也沒瞧雷子一眼,更別說答腔了.雷子倒也不以為忤,倘若陳暮開口說話了,他估計才會被嚇一跳.

一套做完,陳暮全身微汗,卻是舒服至極.接過雷子手上的東西,一邊看一邊問:"低級幻卡俱爾部?做什麼的?"

雷子坐正身子,收起玩笑:"這個俱樂部我還是聽說過.我覺得對你比較有用,在街上看到他們正好在吸納會員,就順手給你捎了一張申請單."

"怎麼說?"陳暮好奇地問.雷子平日里雖然沒個正形,但在大事上,卻是極為認真謹慎.而且在社會閱曆方面,雷子更是比自己有強得多,他覺得有用的,那十有八九真的有用.

雷子解釋道:"低級幻卡俱樂部曆史並不算長,大概只有五年左右.但是在卡影圈里面卻是非常有名.他們吸納的會員,全部都是擅長制作低級幻卡,不乏高手.低級幻卡一般都用在卡影和廣告上面,據我所知,這個俱爾部的一些成員是比較有名的幻卡廣告師和卡影制作者.他們會定期進行交流,不光是會交流他們的心得,而且還會交流一個行業內的信息."

他抬頭看了一眼陳暮,見他在認真聽,便繼續道:"雖然我對制卡不熟,但是我還是覺得要多多和別人交流.這樣對你的制卡水平會有很大的幫助."

"況且"雷子補充了一句:"以你的實力,想在這里面站穩腳跟很容易.以後你總要生活,這也是條出路.多條路子,也不是件壞事."

點點頭,示意贊同雷子的說法,陳暮問:"怎麼加入?"

"你做一張一星幻卡就是了,要不就干脆拿你那張烈焰龍幻卡送去也行.不過,也不要做得太招人注意了.惹出什麼麻煩就不好了."雷子提醒陳暮.

"哦,那還是重新做一張吧."

說做就做,陳暮立即動手.片刻之後,他便完成了一張新的一星幻卡.這張幻卡能釋放一條金魚的幻像,極為逼真細膩,金魚流動的姿態鮮活而又充滿了靈性.這張幻卡特意沒有使用籌的結構,自從上次雷子和他說的那番話,陳暮對這一點尤其注意.

雷子則幫陳暮把那張申請加入的單子填好,連同那張金魚幻卡一起寄了出去.

左亭衣最近很忙,這次學校出了這麼大的事,上面對風紀處的要求也就嚴格得多.被殺的老那名學生平時一直跟著阿拉貢混,突然橫死街頭,阿拉貢那幫家伙人人自危.他們利用他們所有的力量在追查這件事,奈何沒有半點進展.

更這名被殺的學生,平日里的壞事也做得太多,仇人無數,想查都讓人無從下手.

不過好在受這件事的影響,學校里的那些平日里個個囂張無比的家伙個個都安靜下來.左亭衣的注意力從而也能放在王澤他們身上.

王澤他們最近頻繁外出,洪濤經常被他們拉去做向導.洪濤是卡修,對附近的地形比起左亭衣來更為熟悉.

從洪濤嘴里,左亭衣總能很輕易地就問出他們每次去的地方.

他也愈發肯定父親的推測沒有錯,他們果然是有所圖謀!地圖上,東商衛城周圍的一圈,甚至都被紅色的區域覆蓋.這紅色區域便是王澤他們每次去過的地方,這些紅色區域幾乎把東商衛城完全包圍住.

王澤他們幾乎把東商衛城周圍全都打探了一番.

他們到底想干嘛?左亭衣心中充滿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