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四十節 享受痛苦
感知的鍛煉方法"

這個標題讓陳暮刹那間像被閃電擊中,呆若木雞.感知!天啊!是感知的鍛煉方法!陳暮感覺自己像被狂喜一下子吞沒,鋪天蓋地的幸福把他緊緊包圍.

他的手不自禁地微微哆嗦,大腦里一片亂哄哄,就像突然一下腦子里有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嗡嗡作響.

不知道多久,陳暮才感覺自己像從夢中漸漸退了出來.但是腳下軟綿綿就像踩在云端,他忍不住在心下自嘲幾句,自己果然還是沒見過世面的菜鳥啊.

其實也難怪陳暮會如此狂喜,自從他學會了制作一星幻卡,感知便成為束縛他最大瓶頸.可惜,不要說市面上流傳的都是低級貨,便是這些低級貨里面稍好一些的,那價格也不是他能承受的.

整個天攸聯邦最先進的鍛煉方法,都在六大學府手上,陳暮自忖沒那個天賦能考上六大.至于其他一些小流派,雖然手上也有一些不錯的鍛煉方法,但哪個不是視若珍寶?要不非嫡親弟子不傳,要不就是要交納極為高昂的學費方會傳授.

便是東衛學府的招牌"二段呼吸法",也不是每個學生都能學習的.

竭力地理了理有些混亂的腦子,陳暮開始逐字逐句地閱讀上面的信息.

只看了開頭兩句,陳暮就知道,這上面所記載的方法比起自己以前買的大路貨要高級不知道多少倍.

他如饑似渴,甚至可以說貪婪地閱讀上面的每個字.此時,所有的東西都被他拋之腦後,便是水中不時傳來的壓力他也渾若不覺.

這套感知鍛煉方法,陳暮一直到閱讀完整篇都沒有找到.湮滅在曆史的無名方法,這個噱頭還真是不錯,陳暮心想.

光幕上記載的鍛煉感知方法非常奇特,當然,陳暮也沒有見過其他的方法,他之所以認為奇特,是因為這種感知是需要在水中鍛煉.完整地瀏覽了一遍,以他淺薄的知識,也明白面前的這套方法,絕對和溫和扯不上半點關系.

水下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環境,在水下,人的身體需承受各個方向的壓力.而這壓力會隨著深度的下降急劇增大.而且在水下,受到水的影響,人的行動會變得非常遲緩.而這種方法便是利用在水下的嚴苛環境,激發人的潛能.

一般而言,鍛煉感知需要安靜的環境,但是在簡單水世界里,各種激流回蕩,想保持靜止狀態,那是件極為困難的事.

鍛煉感知都需要一個媒介,比如陳暮以前使用的媒介就是他親手制作的一星能量卡.但是在這套感知鍛煉方法里,媒介卻是水,便是把陳暮緊緊包圍的水!

以壓力為刺激,以水為媒,輔之以獨特的呼吸,這便是這套鍛煉方法的核心所在.

如此暴烈的方法,倘若是他人,說不定還會猶豫一會,但陳暮卻沒有絲毫遲疑.這種程度的危險,比起能獲得的回報,在他看來,簡直微不足道.便是在外面當小混混,喪命的可能性也比這大得多.

不過陳暮並不是莽撞之人,他仔細地閱讀了所有的注意事項才開始.

然而,鍛煉並不是一帆風順,陳暮第一次居然以失敗而告終.好在在他的經曆中,這只能算平常,他從來沒想到自己天賦過人.他現在所有的技巧和知識,全都是他從無數失敗中獲得的.

他已經習慣了失敗,習慣于在失敗中尋找規律.

三天的時間,他花了整整三天,才找到感覺.水下的世界,他實在太陌生了,想在這樣的環境下保持心地的靜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個名叫"簡單水世界"的模擬環境的晶瑩剔透下,無時無刻地有著各種暗流湧動,想在里面保持身形都不是容易的事,更不用說和能量進行溝通.

感知,在所有人的認知中,都是充滿了神奇的.只有擁有感知,才能和能量進行溝通,而那些感知強大的人,他們甚至能夠控制能量的形態結構.

初始能量無定形,這是整個卡片體系中最基本的理論.

像能量卡,它的能量來源是卡墨里面的那些蘊含能量的物質.利用感知和卡片的結構,把這些能量物質里面所蘊含的能量激發出來.能量卡輸出的能量是最原始的能量,它們沒有固定結構,狀態穩定.一星能量卡的結構最簡單,所以不需要感知的介入,但是二星以上的能量卡,都需要感知來介入,從而使之達到契合.

越是高級的卡片,對感知的要求越高,這種要求不僅僅是強度上的,而且對感知的操縱精度也是如此.這也是為什麼中高級卡片到目前為止,無法實現大規模工業生產的根本原因之一.

卡片到了卡修手上,他們能把這些無定形的原始能量進行排列組合,組成各種不同的能量形態.這樣的能量,有的溫和,有的暴烈,有的尖銳,有的熾熱……

這便演化成如今的各個卡修流派.

有三樣東西始終貫穿于整個卡片體系中,那便是能量,感知,結構.

從這里也可以看得出,感知的重要性,無論是制卡師還是卡修,都離不開它.

悠長的呼吸,陳暮心頭一片甯靜,僅有的一點感知被他一點點散發出去,他就感覺得自己被一股淡淡的白光包裹著.

忽然一陣暗流襲來,感知一蕩,險些把陳暮與感知那細微的聯系扯碎.他需要費盡所有的力量,小心翼翼才能控制自己的感知不被這些暗流攪亂.這些暗流也頗為古怪,像是知道陳暮的上限一般,每次的力量恰恰是陳暮感覺最難受的位置.

說實話,這是一種折磨.陳暮一直覺得自己的意志堅韌,但是還是被折磨得差不多快吐血.這直接導致他每次進入水世界之前,都要深呼吸,緊著咬牙切齒地給自己打氣,那架勢,就像接下來是一場戰爭一般.

捱,是一種痛苦,那就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