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三十九節 十二卡片的簡單水世界
從這天開始,雷子要忙著《師士傳說》卡影第二集的劇本,這也終于給陳暮一段休息的時間.

十二張卡片,他完成了三張,剩下的還有九張,這其中還有一張籌卡.果然,使用得越多,就越熟練啊.他如今的感知雖然沒有出現明顯的增漲,但是在運用上,卻是不可同時而語.

剩下的七張一星幻卡並沒有費陳暮太多的時間便順利完成,

如今只剩下最後一張卡片,這是一張專門的籌卡.

不得不說,籌卡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卡片.籌卡只在和其他卡片一起使用,單獨的籌卡沒完全沒有價值的.它就像一個人的大腦,起著最核心作用,但是單獨放出來,卻沒有什麼作用.

這是陳暮第次嘗試制作一張專門的籌卡.只有當他真正開始制作的時候,才明白"籌"是一門何等深奧的學問.之前的十一張一星幻卡已經讓他覺得非常複雜,但是當他面對這張籌卡結構時,才明白兩者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當然,這和他更熟悉幻卡,籌卡相對陌生不無關系.

在整個制作過程,陳暮進入神秘卡片重新學習籌卡基礎知識的次數不下二十次.

遇到一個問題沒有辦法解決,他便只有進入神秘卡片里尋找相關的知識內容.甚至有些問題他連答案都難以找到,只好但凡是看到相似的,有可能是的,全都一股腦揪出來仔細琢磨.

陳暮感覺自己就像在進行一場戰爭,而眼前,便是一個個自己需要攻破的堡壘.一開始,當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陳暮苦惱得差點連自己的頭皮都抓破.到後來,他能靜下心,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去突破它,充滿耐心,不急不燥.

二十個沒日沒夜的推敲計算,陳暮終于完成了這張籌卡.

在他面前,一張純黑色的卡片安靜地躺在桌面,整張卡面漆黑無光,像仿佛經過了磨砂處理一般.這是亞光液浸泡後得到的效果,這種價格昂貴的液體,花掉了陳暮整整十萬歐迪,它們一般只用于三星以上中級卡片的制作.

鈍黑色的卡面上,亮黑光滑的構紋閃動著令人迷醉的光芒,這些構紋非常平整,放在眼前,光滑可鑒人.

這張籌卡一制作完成,陳暮便喜愛得不得了.藝術家對藝術品的眼光和審美和平常人總是不大一術,在這一點,同樣適用于制卡師對于卡面的喜愛.

手上拿著十二張卡片,陳暮進入了神秘卡片的幻境.

十二張幻卡的界面出現在陳暮的眼前,這十二張卡片飄浮在他面前,個個黯淡無光.

陳暮按順序把十二張卡片依次放到面前這些灰暗的卡片位置處,每當他放上去一張,那張灰暗的卡片便陡然綻放出一團光芒,緊接它們便會由灰暗變得明亮,不停地在陳暮面前緩緩旋轉.

陳暮知道,這些明亮卡片再也不是虛像,而是他剛剛放進去的真實卡片.

這令他不由再次贊歎這張神秘卡片的神奇,它釋放的幻象似真似幻,可是他現在已經完全分不清周圍的幻象到底是真是幻.

陳暮有些緊張.看來自己的猜測並沒有錯誤,只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隨著十二張卡片全部放完,陳暮的心也陡地跳到嗓子眼.

沒有眩目的光芒,沒有驚人的聲勢,一切發生得都是那麼迅速,那麼悄無聲息.眨眼前,陳暮就像突然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向他包圍,這種感覺幾乎令他窒息.忽然一股緩緩,但充沛的力量傳來,他登時站不穩,就像被人推了一把,猛地向前踉蹌幾步.

這是……

傻傻地看著眼前,陳暮驚呆了.

水!自己居然在水里!在他身邊,無數箭魚游來游去,仿佛就當他是空氣.它們游姿曼妙,時而呼嘯成群,時而如雪團崩散.

只是這箭魚……也太丑了點吧!陳暮心下不由抹了把冷汗,自己太過于注意這些箭魚的參數去了,對它們外形沒有下什麼功夫,這也導致這些箭魚個個長得極丑,個個扁平如梭,三角形魚頭,三角形魚身,三角形魚鰭,三角形魚尾……

這些箭魚就活脫脫是由不同大小的三角形拼裝而成.做卡影的人,把箭魚做到這份上,陳暮心下也不由大慚.

"歡迎來到簡單水世界!"

陳暮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蒼老的聲音,他明白,他成功了!他成功地進入了這張神秘的卡片的下一個環節.

水世界,原來是水世界!看到周圍透明卻又無時無刻不透過來澹澹壓力的如水晶般透明晶瑩的環境,陳暮這才恍然大悟.他這才明白,那些參數古怪的幻卡究竟是做何用的.

真是個有如童話般的世界啊!水草像發絲般在水中緩緩飄動,成群的箭魚頑皮地嬉戲,形狀千奇百怪的水底礁石,礁石上躺著著的奶白色巨蚌……

即使明知是幻象,但陳暮還是禁不住為自己創造的這個世界而感動.

小小地陶醉了一會,陳暮就恢複清醒.他清得很,這張神秘卡片的制作者,一定不會無聊得只是為了制作一個水環境.而且他記得很清楚,剛才那個蒼老的聲音說的是:"歡迎來到簡單水世界".簡單水世界,這個說法就不得不讓他有幾分琢磨了.既然有簡單水世界,那是不是相應的有複雜水世界呢?

眼下還不得而知,但陳暮相信,一切都不會如此簡單.他現在對這張神秘卡片的制作者已經是崇拜得五體投地.這些出神入化的技藝在他眼中,就像高不可攀的星辰一樣,是那麼的神秘,是那麼的迷人.

環顧四周,陳暮在尋找到突破口.他非常好奇,這次會是什麼呢?新的健體操?還是新的卡片制作方法?

正在此時,忽然礁石的奶白色巨蚌緩緩張開,露出一道細縫,里面射出一束光芒.光束在陳暮面前凝成一個光點,緊接著一點點向四周散開,演化作一面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