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三十八節 雷子的猜測
甩了甩腦袋,陳暮讓自己不去想這些.

陳暮並不知道,自己殺死的那個究竟是誰,有著怎樣的背景,他也不想知道.

但是這件事,卻在東商衛城引起軒然大波.東衛學府的學生竟然橫死街頭,這種事情還發生在星院前來交流的時間里,這如何不讓東商衛城政府高層勃然大怒?東衛學府更是人心惶惶,校方對學員的出入立即做出了嚴格的限制.

這其中,背負壓力最大的卻是東商衛城的警備司.然而他們卻犯難了,整個現場沒有留下任何一丁點的線索.最關鍵的是,這名學員身上的東西一件沒少,就連他掛在脖子上價值八十多萬歐迪的紅星石墜都依然如故.這顯然不是為了劫財.

至于仇殺的話,這讓警備司更加為難,他們這時才發現,這家伙在學校里為非作歹,壞事干了不知道多少,仇人沒有上百也有幾十.而偏偏其中一些人的身份背景同樣不簡單,他們也不敢伸手過長.

而且死者的傷痕也非常奇怪,從死者脖子上的掐痕可以看出來,他應該是被扼著脖子被砸在牆面腦殼破碎而亡.死者生前還曾使用了戰斗卡藍光箭,這樣看來,對方應該是一名實力高超,身強力壯的人.人的頭骨極為堅硬,想砸碎,需要相當大的力氣.

在警備司開展的全城排查中,臉色微微蒼白,看上去帶著幾分孱弱,長相斯文的陳暮第一輪就被排除在外.

卡影《師士傳說》的銷售情況之好,令陳暮和雷子都大感振奮.由于學校對學生外出做出了嚴格的限制,大多數學員只能老老實實地呆在校園里.無奈之下,他們便只好找東西來打發時間.《師士傳說》一開始只在女生間流傳,後來偶爾一次傳到男生手上.

男生們立即被里面浩瀚的星空,絢爛的戰斗,還有一架架千奇百怪名叫光甲的大鐵人所征服.《師士》卡影熱潮立即有如暴風般橫掃整個東衛學府.便是連星院的這些學生,也對《師士》卡影喜愛異常.附近幾家店面,每天差不多被擠爆,可是還是很難買得到.一時之間,擁有一套《師士傳說》卡影便成了他們炫耀的利器.而木雷之名,在東衛學府可以稱處上極具影響力.

也不是沒有人把主意打到這制卡人向上,然而沒想到那賣卡的人極為精明,滑溜異常,每次他們都逮不著.而那些店主,也同樣是一問三不知.

面對如此熱銷,陳暮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制作卡影上,以他們的能力,還不足以去花錢讓工廠來替自己生產卡影.陳暮還並不知道,他制作出來的卡影在現有的條件下,根本無法大規模的工業生產.

不過他的熟練度已經極高,對自己少得可憐的感知的使用也越來越得心應手.看著偌大的市場,倆人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而無法滿足市場的需求.好在兩人的心態頗好,抱著多賺一套是一套的心理,倒也可以算得上滿足.

當陳暮完成三百套,他再也累得動不了.兩人一合計,決定第一集收工,錢,永遠是賺不完的.三百套,可足以讓他們大賺一筆了.

《師士傳說》第一集的內容比《邂逅》要多許多,在價格也要貴不少,一套為兩萬歐迪.這樣的售價,比起市面上的一些其他卡影要貴上不少.這也是雷子的意見,既然滿足不了市場的需要,那干脆提高價格,把它塑造成一個精品.

陳暮對這些一竅不通,他只知道,兩人能夠賺到的錢更多了.雖然成本略有增長,但平均下來,一套的純利潤大概在一萬兩千左右.三百套下來,兩人能夠賺到三百六十萬歐迪,這筆錢,都足以讓他們在主城買一套房子了.

拋除下一集的首批成本八十萬,陳暮可以分到一百四十萬.

雷子忽然想到一件事:"木頭,你上次的錢好像花完了吧."

"花完了."

雷子不禁翻了翻白眼:"我記得你以前花錢挺省的啊,現在咋這麼猛?"他皺了皺眉頭:"你全花在制卡上面了?"

見陳暮點頭,他不由苦口婆心勸道:"我說木頭,你應該考慮存些錢,以後買房子泡妞娶老婆可都要錢的.哈哈,你想想,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娶一個老婆,過過小日子多不錯啊!這可不是我們一直夢想的生活麼?"

陳暮默不作聲,沒有說話.如果……如果在沒有那張神秘卡片之前,自己的理想和雷子沒有什麼差別.

可是……

雷子看到陳暮的表情,便有幾分明白了,坐直身子,輕歎一聲:"哎,隨你,你和我也不一樣.以你現在的制卡水平,想找一份工作也是件很簡單的事.不過我建議你還是稍稍存些錢,卡影我們只怕做不長."

"為什麼?"陳暮抬起頭,疑惑地問.

雷子冷笑兩聲,平日里的輕浮一掃而空:"木頭你沒在這個圈子里呆過,不知道這里傾壓得多厲害.我為什麼把卡影一直只賣東衛學府?嘿嘿,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市場對我們來說足夠了.另一方面,我是不希望引起那些大的卡影公司的注意."

陳暮的神情也開始凝重起來,他知道,雷子平日里雖然看上去顛三倒四的,但其實為人極為聰明.

"現在他們是還不知道.假如他們知道了,嘿嘿,他們會想一切辦法來對付我們.木頭,你不清楚你的技術是多先進,嘿嘿,三十張幻卡能壓縮到十張.我們就成了他們眼中的香餑餑,到時候我們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路就是歸他們所用,另一條路呢,再找家更大的靠山.這兩條路你會選哪條?"雷子轉過臉問陳暮.

"都不選!"陳暮的回答很平靜,但很堅定.心下卻有幾分疑惑,難道籌卡的技術不是使用很廣泛嗎?

"哈哈!我們果然是兄弟!"雷子大笑:"我也不會選.嘿,那幫人,我算是看透了.所以我打算做完《師士》就收手.這套卡影賺的錢,也夠我們花銷了."

陳暮這才明白雷子為什麼就連出去出售卡影都如此小心了.

這一刻,兩人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