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三十七節 受傷
二十五米!

陳暮一直護著臉的右手忽然按向系在左腕度儀上的激活鈕.

轟!

一條深紅色的火焰巨龍突然出現在那名男子和陳暮之間,碩大無比的龍頭幾乎貼著那名男子的臉龐.深紅的雙眼卻是冰一般寒冷,仿佛鑽進人的心里,層層翻湧的火焰組成的身體盤旋著.他似乎感到了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勢,幾乎壓得他不能動彈.

天啊!這是什麼?那名男子的臉上的血色驟然褪得一干二淨,眸子里泛起驚恐之色.

他認出來了,眼前這個龐然大物是三星戰斗卡烈焰龍的高級擬態——赤瞳焰龍.

還沒有等他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突然一只手從龍頭的火焰中伸出來,扼住他的脖子,他只覺脖子上一緊,那只手就像鐵箍一般,他幾乎不能呼吸.

他茫然地看著一個人影從赤瞳焰龍的龍頭里走出來,緩緩向他貼近.這不是剛才被自己打得狼狽不堪的小混混嗎?

倏地,那只可怖的赤瞳焰龍憑空消失,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還沒等他反應,脖子上猛地突然一股大力傳來,推得腦袋向後一仰,咚地一聲悶響,後腦傳來的劇痛如同潮水般把他淹沒.

看著已經昏迷的倒在地上的對手,陳暮眼中沒有絲毫憐憫之情,他知道,剛才如果不是自己反應正確,極有可能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這個時代,混亂無處不在.生活在最底層的陳暮對這有著極深刻的體會,除非你是富豪權貴,否則沒有人會把你的生死放在心上.東商衛城的治安已經算不錯了,但是這里的警備司也依然形同虛設.

陳暮眼中的暴戾漸漸消退,再看看手上的這人,已經沒有氣息了.心下微微一驚,自己的力量應該沒有這麼大才對.仔細一看,這家伙後腦剛才和牆壁接觸已經撞碎.

也許情急之下,自己的力量比起平時要大吧,陳暮如是想.

盡管剛剛手上沾了一條人命,陳暮卻並不害怕.童年流浪時代,他經曆大小各種斗毆,有所死傷是件太正常的事.剛才對方完全不顧他的性命,眼下他心里也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稍稍對現場做了一些處理,至于這人身上的東西,陳暮一件未動.他知道,貪小便宜只會留下線索,這種事情他見過很多次.

雖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但陳暮並不慌亂.在整個處理的過程,他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一直等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乾淨,特別是自己的血跡,他才滿意地離開.

他並不知道這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家的後台是什麼.但是假如這樣死了,是覺得查不出來的.如果沒死,那更麻煩,只怕他家會動用所有的力量來挖出自己.

陳暮對自己有著非常清醒的認識,自己只是一個小混混,對方隨便拔一根汗毛都比自己粗.如果真的那樣的話,那他可不會有一點活路.

小心地把手臂上的傷口包紮了一下,用衣服斜搭在肩膀上.值得慶幸的是,他出小巷子出來沒有遇到一個人.他沒有馬上回家,而是在外面晃蕩了一圈,再回到家中.

雷子看到陳暮就嚷:"我還以為你早就到家了,沒想到居然是我先到."等他看到陳暮的臉色和打扮,頓時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木頭,這是怎麼了?"

陳暮臉色有些蒼白,若無其事:"遇到一點小麻煩."

雷子鼻子抽動了一下,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你受傷了?"揭開陳暮搭在左肩上的衣服,里面果然已經被被血跡染得透濕.

"遇到硬茬子了?"雷子小心地把陳暮包紮傷口的布料揭下來,傷口需重新清理,否則後果很嚴重.好在倆人打架受傷經驗豐富,對如何處理傷口可謂極熟.

在沒有麻藥的狀況下,清洗傷口是件很痛苦的事.陳暮嘴唇緊閉,咬牙硬是一聲不吭,黃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面色更加蒼白.

佩服地看了一眼陳暮,雷子手上的動作更快了幾分.如果是他受傷的話,只怕慘嚎聲無近可聞.在雷子心中,陳暮有時就像木頭一樣,生冷硬氣.

綁了新的繃帶,而那些沾血的衣物雷子一把火燒了,沒有留下一丁點痕跡.

"估計你得休養一陣子了,最近要少出門."雷子沉吟:"材料我去買."他熟知陳暮的脾氣,他絕對不會是甘于束手被欺負的人,估計對方比他更慘.

陳暮點點頭,嗯了一聲,他的確需躲避一段時間的風聲.

"師士傳說好像賣得不錯."陳暮忽然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忍不住道.

"嘿,那是當然."一談起卡影,雷子就興奮起來,一臉得意:"你也不看是誰做的.嘿,你不知道,今天我一去那些店里,頓時被那些店主圍住了.個個恨不得把我手上的卡影全都盤下,嘿,我只好一家分一些.我們需要加快制作了,嘿,這次可真是會大賺一筆啊!"

不過旋即雷子的表情有些遲疑:"木頭,你的傷……"

陳暮搖搖頭:"沒關系,右手就夠了."

"身體最重要,卡影我們不會只做這一部,錢是賺不完的."雷子忍不住勸了一句.

"嗯,我知道."陳暮點頭,他突然想到了那張神秘卡片,心下卻是陡地熱了起來.如果不是他一直練習那套健體操,只怕今天必定會交待在那里.

今天自己爆發出來的力量,現在想起來就連他自己也感到有一絲驚訝.

不過仔細想想,卻發現這次自己能活下來,運氣占最大的功勞.假如對方的經驗再豐富一點點,假如自己沒有練習健體操,假如自己今天沒有帶那張烈焰龍的幻卡……

結果可能完全相反.

卡修,果然厲害啊!今天自己遇到的那個家伙純粹是一個菜鳥,但就這樣,自己也受了重創.

可惜,卡修對他來說太遙遠太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