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七節 第一部卡影(2)
咬緊牙,雙目圓睜,平日里平和冷靜的眼睛已經是一片赤紅,陳暮竭力調動最後一絲感知,手上的動作卻有如拂面輕風,柔和無比.

一個輕巧的鉤線,筆尖帶起一道奇妙無比的極細弧線,泛著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光.緊接著手腕一轉,驟然發力,一個充滿了力量的按捺.陳暮最後一絲感知,也隨著這充滿力量的一按,注入到卡片上.

整張卡面突然光芒暴漲,原本只是泛著微光的卡面倏地一亮,緊接著恢複如常,這張卡片也變成了一張看不出半點特別之處的幻卡.只有那最後一下光芒暴漲在陳暮的虹膜上留下亮麗的殘影.

陳暮一下子癱在靠椅上,他渾身濕透,鼻息粗重,眼中卻閃動著喜悅.

成功了!他成功了!

雖然過程非常驚險,但是他還是成功了!

這張幻卡是他所制作的最複雜的幻卡,感知的消耗遠超乎他的意料,不過他還是成功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喜悅塞滿了他的胸膛.

有些發軟的手拿起這張幻卡,雖然卡面的圖案他早就爛熟于胸,但是他依然感受到這張卡片所代表的神秘和力量.

這一整天陳暮都處在一個極度興奮的狀態之中.他不停地把這張卡片放入度儀里一次又一次地觀看,百看不厭.

不過第二天,已經冷靜下來的陳暮卻不得不思考昨天遇到的情況.他知道,昨天之所以能成功,運氣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今天叫他重新制作,他只有五成的把握能成功.

五成,這個概率實在太低,這也意味著極其驚人的損耗.可偏偏現在他和雷子無法負擔這些損耗.

忽然想到自己制作的那張烈焰龍幻卡,論起精美程度遠超過這張幻卡,然而自己制作得卻要輕松得多.這是為什麼呢?按照常理,那張烈焰龍幻卡的難度更高,但是事實卻恰恰相反.他記得很清楚,自己在制作烈焰龍卡時雖然也遇到了一點小問題,但是總的來說,還是相當從容的.

仔細一分析,他才恍然.這卡影雖然對幻像的要求簡單,但是對動態要求卻非常高,所以自己制作起來才那麼費勁.

動態……動態……

陳暮陷入沉思,右手手指下意識地叩擊桌面.

猛地,陳暮忽然想到神秘卡片幻境里演繹的另一種卡片——籌卡.關于籌卡的相關知識,他只是匆匆瀏覽一下,淺嘗輒止,他的精力都放在幻卡上面.但是里面一句話給他留下了頗深的印象——所謂籌,即動態計算.

就是這句話,在剛才像電火般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他隱隱感覺到,這種他從未聽說過的籌卡也許能解決這個難題.

這個突然的發現令陳暮精神為之一振,他毫不猶豫地立即進入卡片幻境.

陳暮這一進去就是兩天一夜,當他從神秘卡片的幻境中退出來時,眼眶深陷,嘴唇干裂,渾身軟綿綿的提不起一絲力氣.兩天一夜滴水未進,他的精神反而不見絲毫萎靡,眼中綻放的光芒就像剛剛撿到了什麼稀世珍寶一般.

亢奮,精神上的亢奮,他恨不得馬上開始工作.不過糟糕的身體狀況卻讓他不得不先進食和休息.

雖然是休息,他的大腦依然沒有停止.高速運轉的大腦在拼命地消化這些天從幻境中的收獲,嘴里下意識地吞噬著面包.

沒有人能夠知道陳暮這一刻的喜悅,這種喜悅比起當年學會制作能量卡更為強烈.當初他年幼,見識有限,並不明白學會制作能量卡會對自己的生活產生多大的影響.現在的他,卻很清楚這種喚作"籌卡"的卡片將會讓自己的未來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接下來的三天里,陳暮一頭紮進工作中.對外事不聞不問,就是雷子過來,也被他轟出去了.

現在他的眼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新的構想.

洪濤看著身邊的同學,再看看那幾名星院學生,心下不禁感慨,在學校果然就是大學校啊!東衛學府的學生們基本上都是步行,而星院的學生則是不疾不緩地在半空中緩緩飛行.

洪濤雖然也可以飛行,但是自問做不到這幾名星院學生這般從容.飛行需要用到氣流卡,像市面上能買到的梭車,它的最基本核心也就是氣流卡.梭車本身的結構能讓它們很輕松的升空飛行,但是人的身體形狀並不適合飛行.所以想單憑氣流卡便能飛行,需要非常高超的操控技巧,氣流卡越高級,它所釋放的氣流也越猛烈,相應的,它的操控難度會急劇上升.不僅如此,飛行還需要極強的平衡性.

東衛學府的學生一般使用的都是輕卡,輕卡是氣流卡的簡化版,它能產生一定的向下氣流,減輕體重對雙腿的負荷.它使用起來很方便,也很簡單,可以大大提高步行的速度,節省體力.

不過,一般高手都不屑于使用這種卡片.高級氣流卡產生的推力是非常強大的,他們的飛行速度甚至可以超過梭車,而且遠比梭車要靈活.

洪濤一眼看出這些星院的學生所用的氣流卡最起碼都是三星以上,以他的水平,也可以使用三星氣流卡,但還不夠嫻熟.東衛學府的學生一臉羨慕地看著星院的學生,眼下的情景倒是讓那些帶隊的老師頗不是滋味.

年輕人的性情之中總難免會有幾分好強,雖然明知對方遠勝于他們,他們還是鼓足力氣地前進.眾人前進的速度立即大為提升,帶隊的老師見狀,也不阻止.

很快,便要進入危險區域.直到這時,帶隊老師才命令所有人停下來休息,恢複一下體力.東衛學府的學生隊伍之中,大部分人都在喘氣,剛才發力狂奔對他們體力的消耗頗大,卡修在體力方面沒有什麼太大的優勢.

反觀星院的學生,個個一臉從容,呼吸絲毫不亂.

盡管覺得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但是這些帶隊老師還是很清楚前方的危險,無論如何,他們需要保證這些學員的安全.

星院學生中有一名戴著眼鏡的學生忽然偏過頭,右手倏地抬起,五指虛張.

一道半個巴掌大小的月白色波刃憑空出現在他掌上方,如同一彎月鉤,眼鏡後一道寒芒閃過,那名學生右手輕輕向前一送.

那道彎月波刃像突然間失去了束縛,如同離弦之箭,撕裂空氣發出清越的輕嘯,朝離他們大約三百米遠的一處灌木叢中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