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六節 第一部卡影(1)
東商衛城位了東行區的邊緣,城外便是荒野.東衛學府每過段時間,便會組織學生進入野外進行實戰方面的訓練.不過為了保證學生的安全,會有大量的老師隨行.雖然他們並不會深入荒野,但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險,校方規定了嚴格的保護措施.

這次因為星院的幾名學生想參加這次的實戰訓練,但是由于沒有事先准備,所以隨行的老師不夠.但是偏偏這幾位星院的學生非常堅持,這也讓東衛學府方面有些兩難.如果星院的學生在東衛學府出了什麼危險,那後果是不可想像的.所以左亭衣趕緊跑過來和王澤商量,希望他能約束這幾名星院的學生.

王澤立即明白左亭衣的意思,他微微一笑,淡然道:"學弟就不用為他們擔心了.早在出來之前,校長就有交待,他們如果出了什麼事情,自然有我校一力承擔.本校的學生,多少有些自保之道,這方面倒是不用擔心."

語氣雖然淡,但話語里面卻透著毋庸置疑的自信.左亭衣一怔,雖然也釋然,人家畢竟是星院學生,怎麼可能沒兩把刷子.

點點頭,左亭衣便向王澤告辭,去做雙方協商工作.

看著左亭衣遠去的背影,王澤卻有些出神,他這次負責整個交流團的事宜,肩上責任重大.環顧四周,神色變得有些複雜,但旋即,神情重新恢複平靜.

一想起自己的母校的昔日的輝煌和如今的沒落,王澤就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在沸騰,心中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把事情辦好.

一覺醒來,陳暮覺得神清氣爽,吃了點東西他便開始整理桌上的草稿.

沒過多久,雷子也悠悠醒來.

"醒了."陳暮頭沒抬,手上在整理草稿.

雷子嗯地應了一聲,站了起來伸個懶腰,散漫地呻吟了兩聲,他才轉過頭來:"木頭,我們是不是今天去買材料?"

"嗯,我正想和你說這件事."

商店外,雷子的臉色鐵青,臉上肌肉抽搐,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這簡直是搶錢啊!"他一臉肉疼地著自己手上所剩無幾的歐迪.

陳暮沒有理會雷子,他現在完全沉浸在一種滿足之中.手上提著的袋子里全都是卡材和調制卡墨的原料,他還從沒有擁有過如此眾多的原料.

回到家中,陳暮便把雷子趕了出去.制作卡片的時候他需要安靜,而想要雷子安靜,和要啞巴開口說話難度相當.

看著面前堆積如山的材料,陳暮骨子里突然迸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情.雖然他手頭上都只是一些初積原料,但這並不妨礙他對卡片制作的熱情.

陳暮沒有立即制作,雖然整個故事的細節已經深深烙進他的心里,但是他需要把故事的細節轉換成卡片上的每個細節.而且他手頭上的材料並不富足,能少失誤一次就節約很多錢.

陳暮從來沒有認為過自己在制作卡片比起其他人更有天份,但是有一點,他覺得自己比起其他人做得更出色.

那就是他足夠勤奮!為了節約,他不得不得拼命地在腦海中推出卡片上的結構.這樣不僅可以節約大量資金,也可以讓制卡師對片結構更進熟悉.

這只是准備工作.

點辰石,羅心汁,配上相同劑量的墨藍漿,使用微火稍煮十分鍾,直到點辰石完全溶解,調制出來的卡墨略顯黏稠,用攪攔棒攪動時會泛著一圈又一圈的亮藍色波紋,有一股辛辣味,直嗆鼻子.現在的陳暮看起來,不像制卡師,反而更像那些小說中的巫師.

這個名叫《邂逅》的故事陳暮已經爛熟于胸.

沒有等卡墨冷卻,他飛快取過一張空白卡片,右手拈起一支斜刃筆,輕輕醮上一點卡墨.沒有任何猶豫,斜刃筆就落在空白卡片上.

筆走龍蛇,如同行云流水,中間沒有哪怕一秒的停頓.還帶著幾分熱量的卡墨沿著筆尖,落在空白卡片上,在陳木感知的控制下,泛著輕微的白光.

陳暮目光專注,臉上神情一絲不茍.

這是陳暮從神秘卡片的幻鏡學會的.制作幻卡時,如果趁著卡墨熱的時候就開始畫的話,筆調會非常的柔和流暢,而卡墨和卡面的契合度會越高,制作出來的幻卡效果有著絕佳的效果.

但是,卡墨從完成到冷卻,大概只有兩分鍾.也就是說陳暮必須在兩分鍾內完成整張卡片的制作,這也是陳木為什麼要對整張卡片上的結構做一遍又一遍的推算.

這張卡片上結構的每個細節,他都早就爛熟于胸.而那只已經畫過無數張一星能量卡的手穩定得就像最精密的儀器,沒有一丁點誤差.

和他那可以稱得上千錘百煉的手相比,陳暮對感知的運用要差得多.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到現在為止,沒有出現任何紕漏.

一朵看上去像薔薇花一樣的圖案,隨著筆尖的一點點延伸,而變得越來越複雜,構成圖案的每根線條泛著微光,一閃一閃,像在呼吸一樣.

陳暮臉上的神情還是那樣專注,那樣一絲不苟,但是額頭微微沁出的汗珠卻可以看得出,這並不是件輕松的工作.

即使已經做了許多准備,但他還是忽略了一個極為致命的問題.那就是感知的運用!他一直把心思用在如何熟悉它的結構上,卻在這個問題疏忽了.

他的呼吸開始有些紊亂了,運用感知是相當耗費心神的,特別是對他這種感知並不高,而且運用也不多的人來說.現在,他感到越來越吃力.雖然筆尖傳來的感覺還是那麼流暢,雖然所有的結構可以輕易而清晰地浮現在他的腦海,但是他已經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卡面上的圖案的光芒開始一點點變得黯淡.

如果圖案上的光芒在卡片還沒有完成時消失,那這張卡就徹底地變廢了.

額頭青筋暴起,粗重的鼻息灼熱無比,汗珠也從剛才的小水露變成了溪水.唯一沒有發生變化的只有陳暮手上的那支筆.

空蕩蕩的感知讓陳暮非常不舒服,但是他已經沒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