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四節 小混混也有大力量(3)
阿拉貢的那位保鏢心下歎息,這次他們要輸了.對付像這樣的小混混,他一個人便對付幾十個也是輕松自如.然而沒想到,這次決定這場爭斗勝利的最終因素,卻落在這兩個混混身上.

陳暮有些興奮有些吃驚,他可以感受到這次打架和以往的不同.那種對力量操縱由心的感覺,無比的清晰.

讓他覺得吃驚卻是另一件事.

在他剛剛揮出木椅的一瞬間,對方的動作在他眼中,緩慢得就像慢動作一樣.他幾乎不用思索,便可以輕易擊中那剛那個倒黴的學生.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很強烈,但是就像它來得突然,去得也毫無征兆,僅僅一眨眼的功夫,陳暮眼前的世界又恢複如常.

如果不是考慮到這里是學府,而那家伙是學生而不是小混混的話,剛才那一下陳暮便會要了他的命!

現實的殘酷他和雷子早就領教過,千萬不要給對方任何一點機會,這一點,在外面混過的人都知道.

似乎,這幾天對身的鍛煉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陳暮有些疑惑,也有些不確定.因為他可以感受到他對力量的操控更加准確,也更加自如.換作以前,那才那一下他是絕對沒辦法做到如此干脆利落.

那突然變得緩慢的世界,盡管只有短短的一刹那,但是陳暮已經深深為之迷醉.

他很興奮,沒有絲毫畏懼.他現在希望這些人能夠撲過來,能讓自己再一次進入那個神奇的世界.

阿拉貢看到陳暮和雷子的眼神,眼中一絲恐懼之意一閃而逝.

這兩個人和左亭衣不同.

他和左亭衣無論發生再大的沖突,兩人的身體都是不會受到傷害的,他們損失的只會是手下的力量,這也是東衛學府的潛規則之一.上次傳言他被曾欣儀的哥哥弄到警備司里去受到哪種哪種虐待之類,完全是子烏虛有,他只是被曾欣儀的哥哥警告了一番而已.

這大概便是公子哥之間的沖突特點.

在他們長大之後他們可能成為生死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在現在,他們還沒有完全獨立之前,他們卻需要保持克制,這是整個天攸聯邦上層社會的特點.

從來沒有人給他帶來現在的感覺.他相信,只要再過幾分鍾,其他人如果都揍趴了或跑了的話,那兩個狠鬼會毫不猶豫地把椅子朝自己拍來.自己的那位保鏢,他的目光不由望去,隨即他便不抱什麼希望了,那位保鏢和洪濤兩人現在就像兩只公雞,互相瞪著眼.

一想到剛才倒下的那位仁兄,他現在還在地上痛苦地掙紮著,身子弓得像蝦米,淒慘的嚎叫一直沒有停息,阿拉貢的心里就一陣抽緊.

阿拉貢艱難地吞了吞口水,額頭已經布滿汗水.

好漢不吃眼前虧,他迅速在心中權衡著.風紀處雖然可怕,其實自己除了丟面子之外,並不會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但在這里就不同了,他的目光隨著陳暮手上的暮椅晃動!

仔細看兩人,一個穿得花里胡哨,身上那些光燦燦的玩意全都是廉價貨,但是從這人眼中閃動的靈動光芒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個相當機靈的人.而另一個看上卻更是平凡普通,普通的身高,普通的著裝,在阿拉貢這種享受生活的人眼中,這種著裝簡直是粗糙無比.就是在相貌方面,也沒有任何起眼地方,丟進人群之中,便再也找不到.

但就這樣一個再普通不過,放在平時阿拉貢絕不會多看一眼的人,此時卻讓他生出幾分恐懼之意,他感覺,這個人他看不透.這在他身上,是極少發生的.出身商賈之家的他,對察言觀色有著極佳的天賦,而且耳濡目染之下,頗精于此道,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他今天遇到一個他看不透的人.

他決定暫時地妥協.

"好,我去風紀處."阿拉貢的話讓他身邊的那一幫玩友們齊齊長松一口氣.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陳暮和雷子最先離開,沒有人敢阻攔他們.左亭衣想叫住他們,但是看兩人完全不打一個招呼便離開,他和洪濤的臉色有些難看.

左亭衣和洪濤的臉色自然不在陳暮的考慮范圍之內.本來雷子倒是想和他們打個招呼,畢竟瞎子也看得出,這倆人在東衛學府也是那種相當有勢力的人.今日這份並肩作戰的情誼足以讓雙方成為朋友,這對他們以後的發展頗有好處.

不過看了陳暮一眼,他還是沒有開腔,心里其實還是頗為遺憾的.

很快,雷子便把這點點遺憾拋之腦後,興奮道:"嘿,今天打得真爽,欺負軟蛋的感覺,真好!"不過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有些奇怪地問:"木頭,你今天吃錯藥了?怎麼想起管這份閑事?這可不你的風格哦."

"那女的幫過我一個忙."陳暮的回答很簡單.

"啊."雷子一驚,頓時來了興趣:"我說吶,你一向不管閑事,今天怎麼出手了.來,說說,嘿嘿,那小妞幫了你什麼忙?不過我看人家好像不認識你啊,連個招呼都沒跟你打."

"是制卡方面的."陳暮把那天的情形說了一遍.

"嗯.那今天是應該的."雷子恍然大悟.

從小流浪的他們深知人世冷暖,一向以來,很少能遇到別人的幫助.所以對別人的幫助,他們也異常珍惜.雖然這次別人只不過是無意中幫了陳暮的一個忙,但是陳暮卻覺得應該給別人回報,所以在今天才義無返顧地站了出來.他們沒有想過自己的幫助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他們覺得自己的應該站出來,所以就挺身而出.正是這種樸素的心理,才讓陳暮做出這個行為.

也許在普通人看來,這有些可笑.但和陳暮有過同樣遭遇的雷子,卻能理解.

這件事對陳暮和雷子來說,只不過是件小插曲.只是兩人交手的情景不時會在陳暮的腦海中浮現.至于那女人,人情既還,大家就互不相欠了,這便是他們為人處世的方式.不貪求,不奢望,先活著,至于恩怨,有能力回報則必報,沒能力就放在心中.

他們不知道,在這段時間,阿拉貢,左亭衣已經把學校翻了個遍,結果還是沒有找到兩人.

陳暮和雷子正在拼命地制作卡影.這不僅包含著雷子的理想,同樣還包含著陳暮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