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三節 小混混也有大力量(2)
看到阿拉貢的行為,左亭衣平靜道:"看來,你是想想試試了."

"嘿,左兄大名自然如雷灌耳,不過小弟可不想去風紀處,這次也只好得罪了."阿拉貢皮笑肉不笑道.

左亭衣沒有說什麼,只是退後一步,臉上依然平靜不動聲色,只是眸之中森寒之意一閃而逝.

洪濤現在也是有苦難說,阿拉貢身邊有一個極為厲害的家伙,絕不比自己弱.剛才那一番交手,洪濤就知道碰到高手了.卡修都要鍛煉感知,越是厲害的卡修感知同樣也越高,這也使得他們對同類有著異乎尋常的直覺和敏感.而像苦寂寺出來的卡修,在這方面據說更是驚世駭俗,他們只需看一眼,便可以對對方的實力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苦寂寺的學員數量在六大學府里是最少的,一般極少能遇到,所以這傳言真假難辨.但是阿拉貢身邊的那名卡修,卻給洪濤帶來了極為強烈的危險的感覺.剛才雙方的碰撞雖然只不過只有一下,但是這已經足以讓他做出判斷.

但也正因為如此,他也沒有精力去照顧其他人.左亭衣他倒不擔心,在這個學校大概還沒有人敢讓他受到皮肉傷吧.他相信,阿拉貢的膽子雖然大,卻也深知其中利害.所以左亭衣他是絕不會去動.洪濤擔心的是教室里的兩名學生和曼思盈.

雖然最厲害的那名卡修被自己纏住了,但是阿拉貢旁邊的眾紈绔們也是人多勢眾.而這兩名陌生的學生一看那體格,只怕武力值就高不到哪里去.

陳暮上前一步,把曼思盈護在身後,另一只手已經抓住一個板凳.

雷子心領神會,不動聲色,手上也抓起一個椅子.

流浪兒的世界是殘酷的,能活到現在的,倘若還沒打過架,那簡直是天方夜譚.不管是單挑還是群毆,兩人也早就見慣場面.街頭混混,小流氓,這些都是兩人以前曾經的對手.在這方面,兩人可是經驗豐富.

兩人一抓起起椅子,一股凶悍之氣便勃然而發.

雷子咬著嘴唇,面目開始變得猙獰起來.陳暮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眼中的寒氣也同樣四溢.

根本不需要招呼,兩人的配合默契無比.

先下手為強!

在混混之間的打斗之中,根本不會有什麼場面話之類.陳暮操起手上的椅子,突然發力!

砰,這一下奇准無比地打在一個人頭上.

木制的椅子刹那間支離破碎,只剩下陳暮手上的一支腿了,無數碎片四下飛散.被擊中的那人哪里想到對方根本不給他說狠話的機會,突然襲擊,毫無防備之下,這一下挨了個結結實實.

頭上血花迸射,那人慘叫一聲,兩眼一翻,便向後一倒.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雷子不甘示弱,呼地一下,掄起手上椅子.

啪!又一聲悶響,伴隨著一聲慘叫,一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臉上便像開了醬油鋪一般,五顏六色,捂著面孔,痛苦地在地上掙紮.

除了陳暮和雷子,在場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便是左亭衣,喉頭也忍不住骨碌吞了吞口水.他們之間向來比拼的家庭背景,比的是彼此之間的財力,打架從來也是手下去做,哪里見過這樣血腥狠辣的場面?

只見那群人齊齊後退一步.

與此同時,陳暮身後驟然響起一個女子的尖叫,幾乎把大家的耳膜刺破.曼思盈驚恐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反觀陳暮和雷子,不為所動,倆人好整以暇,扔掉手中的斷腿,各自重新抓起一把椅子.

雷子心中很不屑,這幫人看上去人多勢眾,沒想到都是一幫雛.他如果知道這群人之中有一個揮揮手便可以把他倆滅了的卡修的話,他絕對會面無人色地拉著陳暮落荒而逃.

他倆深得打架要領,此時表情愈發表現平靜,就像干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這也讓那阿拉貢那幫人感覺這兩人的狠辣,心里頓時膽怯了.

"怎麼?沒人上了?"雷子揚了揚眉,右手提起暮椅,重重地頓在桌子上.咚!這一下,更是把那群人嚇了一跳.

這兩個人是瘋子!在場所有人心里無不是如是想,一想到他們剛剛下手之狠,特別是那個被拍中臉部的公子哥,感同身受,幾乎每個人似乎都感覺自己臉上奇癢無比,用手抓了抓,才發現全是汗珠.

陳暮沒說什麼,只是向前走了一步.

刷,阿拉貢那幫人齊齊向後退了一步,唯一沒退的便只有那位卡修.他此時並沒有看這陳暮和雷子兩人一眼,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洪濤身上.在他眼中,這兩個人明顯只不過是街頭小混混的手段,真正危險的是洪濤!

他才是最應該值得關注的人!

這名卡修現在有些後悔了,因為看不透洪濤的深淺,他剛才並沒有用全力,這反而讓他們這一方陷入被動之中.在他看來,對方最大的力量只不過是洪濤,在他的牽制下,洪濤斷然不敢輕易出手.這樣一來,他們人多勢眾,可謂占盡優勢.

然而他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一大幫人,對付兩個小混混居然還完全處于下風.

果然是一幫膿包!

他現在也無計可施,和洪濤一樣,他同樣不敢輕易出手,剛才兩一番交手,他便已經知道,對方絕不比自己差.兩人如果開打,他無法把能量控制在小范圍內,能量之間碰撞形成的余波對他和洪濤都無法造成傷害,但是他的小主人,可就無法幸免于難了.

他此時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洪濤身上,無力再去針對其他人.

陳暮兩人出手的狠辣同樣讓他大吃一驚.他保護少爺已經不是一天了,對東衛學府也算得上了如指掌,對這些學生同樣知之甚深.平日里他所見到的那些學生比試起來,也是畏手畏腳,生怕把同學弄傷,又怕自己受傷.這一點老早他便在心中暗自嗤之以鼻,他這種經曆真正戰斗的人知道,這樣的花拳繡腿,一旦真正遇到危險,是沒有半點作用.

他還是第一次在東衛學府里見到出手如此狠辣的學生.最讓他動容的卻是兩人眉宇之間的那股剽悍之氣,這絕對要經曆不少陣仗才能形成.

陳暮已經開始在拆手上的木椅了.在剛才的動手過程中,他感覺這暮椅並不是很好用.

左腳踩在椅面上,雙手用力一扳.啪,椅子的靠背便和椅面分離,陳暮試了試,滿意地點點頭.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他雙手的力量比起以前要大得多.

這個行為讓那些原本就有些緊張的眾人更是臉色一變,這群人之間,有不少公子哥已經兩腿開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