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二節 小混混也有大力量(1)
那個充滿了陽光的日子,東衛學府的草地,從他身後傳入耳中的那個聲音.也就是這個聲音,點醒了他在制作一星幻卡上的困惑.盡管神秘卡片里關于那一點的講解更加詳細深刻,但是這個聲音陳暮還是記得非常清楚.

他的目光驀地轉向那個方向.

阿拉貢周圍的一群人紛紛拽拽地站起來,不懷好意地看著曼思盈.

這一下,教室里本來就走了一半的人,就只剩下零星的幾個.

也正在這時,阿拉貢身邊有人注意到最後一排的左亭衣和洪濤,頓時臉色大變,慌忙扯了扯阿拉貢.

阿拉貢也注意到了左亭衣,臉色也是一變.左亭衣的威名他從一進校聽說過,所以一直以來,他也避免和他產生沖突.沒想到,到底是遇到了.

啪,響亮的合上書本的聲音.

左亭衣站了起來,面無表情:"我是風紀處左亭衣,你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校規守則第一十七條,第四十九條,第一百四十二條,違反了三天前的《東衛學府臨時管理條例》的第一條,第九條,第三十二條.情節嚴重,請各位跟我去風紀處一趟吧."

眾人臉色不禁齊齊為之一變,左亭衣的凶名在整個東衛學府那可是人盡皆知.

阿拉貢臉色有些難看,但懾于左亭衣的凶名,依然客氣道:"左兄,這樣就誇張了吧,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用不了這麼認真吧."

左亭衣沒有理會,臉上依然還是一副面無表情:"不用廢話了,跟我去風紀處吧."

陳暮一旁的雷子扯了扯陳暮身服,使了個眼色,示意離開.兩個人見慣了的這些場面,自然知道這個時候還是明哲保身來得保險些.而且他們也犯不著趟這圈渾水,反正在雷子看來,這兩邊大概都不是什麼好人.

陳暮如同木頭一樣沒動,這讓雷子大吃一驚.這家伙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以他所知,陳暮絕不會什麼充滿了俠義精神的人.如果一個人過了幾年像他們童年那般的生活,還充滿了俠義精神,在雷子看來,那不是傻子便是一個野心家.偏偏他和陳暮都不是.但是今天陳暮一反常態,倒是把雷子弄糊塗了.不過既然陳暮不動,雷子也自然跟他同進退.這一點根本不用思考,無論是雷子還是陳暮,都會做到.

阿拉貢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他怎麼也沒想到,左亭衣居然這麼一點面子也不給.而且很明顯,左亭衣是沖著自己來的.他在學校橫行慣了,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非常給左亭衣面子.

"這麼說,左同學是不打算給我這個面子了?"阿拉貢臉色冷了下來,語氣也開始陰森起來.幾乎在他話音剛落,他身邊圍著的那些走狗們紛紛站了起來,神色不善.

"喲,看來這年頭還愣有膽大不怕死的啊,嘿嘿."洪濤慢悠悠地站了起來,陰陽怪氣地調侃著.而他的左手,看似隨意地撫摸著右腕的度儀.緊接著不忘嘲笑一下左亭衣:"我說亭衣,人家根本不買你的帳,你做人現在已經失敗到這地步?"

洪濤在學校也是一位名人,當然,論起名聲自然是無法和左亭衣這樣的變態相比,而且他的名聲是緣于他的實力.作為東衛學府卡修系的領軍人物,他的實力,深不可測,據說已經能和一些職業卡修相提並論.

現在看來果然傳言不虛.

在阿拉貢身邊的一位卡修,看到洪濤左手的姿勢,臉色微微一變,神色變得凝重起來.這家伙的年齡起碼超過三十歲,一看就不是學生,十有八九是阿拉貢他老爸也深知自己的寶貝兒子在外面容易惹事生非,所以派了一個得力保鏢保護.這種情況在那些公子哥大小姐身邊也是習以為常,學校對這種情況大多也保持緘默.

洪濤似笑非笑地看著那名卡修,他的左手指間,兩條火紅色的小龍在歡快地游走.這兩條小龍只有拇指粗細,身上鱗片清晰可見.

那名卡修顯然對這兩只小龍非常忌憚,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他身旁浮起七個螢綠色光點,如同七只螢火蟲飄浮在他身旁.

陳暮還是第一次真正見到卡修對戰,心下大為好奇.洪濤手上的小龍應該是自己制作的那張火焰龍的縮小版吧,而那名卡修身旁的五彩光點,只有七個,遠不如那廣告里的瞎子那般一揮手便是一蓬五彩流星雨.

倏地,洪濤目光一閃,左手食指屈指一彈,一條小龍電躥而出.

好快!旁觀的陳暮心下一驚,他的反應速度因為練習了健體操的緣故,比起以前要快許多,但是面對這樣的速度,他自忖自己是絕對躲不過.

那名卡修也不是弱者,三個光點朝那條小龍疾射而去,半空中拖曳長長的光尾,在陳暮的虹膜上留下驚豔的三道光痕.

啪!極脆的爆音驟然刺生眾人耳朵生疼.就在兩者碰撞處,能量湮滅釋放出強烈的沖擊波.

陳暮就感覺被人推了一把,險些有些站不穩.教室里其他人更不用說,東倒西歪的.

不過兩人沒繼續動手的意思,局面又重新恢複到對峙中.

看著這場他不理解的戰斗,陳暮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之色.

且不說兩人之間的對峙,這空落落里的教室,陳暮和雷子兩人便顯得異常紮眼.

"這兩位朋友看上去似乎挺面生的,不知是哪個系的高手?"阿拉貢忽然轉過臉對陳暮和雷子微笑道.雖然不知道這兩個家伙的深淺,不過這個時候,少一個敵人便多一分勝算.

陳暮沒有說話,像沒有聽到一樣,雷子也緊緊閉上嘴巴.

阿拉貢的臉上的笑意立即斂去,這下他真的怒了.如果說左亭衣和洪濤不買他的賬,他倒覺得很正常,沒什麼了不起,畢竟人家赫赫凶名擺在那.可這兩家伙,光看穿著,就知道家里沒什麼背景,居然也敢在他面前充英雄,這叫他如何不恚怒異常?

朝旁邊的兩個的手下使了個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