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十一節 阿拉貢
方想需要大家的支持!今天還有兩更!有推薦票的朋友還請不吝出手~謝謝

**************************************************************************

洪濤歪著身子坐在最後一排,看了一眼在自己身旁坐得筆直的左亭衣,驚詫道:"我說,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卡影了?"

"喜歡?"左亭衣搖搖頭:"我不喜歡."

"但我看你看得很投入嘛."洪濤一臉奇怪地表情.

正襟端坐的左亭衣淡淡道:"做事情不能只做表面功夫,但是表面功夫做不好,那這個事也十有八九做不好."

"虛偽!"洪濤鄙視道,隨即打了個哈欠:"反正我是乏了.我說,你沒事拉我來看什麼卡影,你要喜歡自己去買一部不就是了,用得了到這里來湊熱鬧?"

"我們看問題不能只看表面……"

洪濤趕緊打斷他,不耐煩道:"重點,說重點."

"我是為她來的."左亭衣神色自若.

"她?哪個她?"洪濤一臉不解.

左亭衣朝教室角落看了一眼:"曼思盈."

洪濤一臉石化的表情,足了過過了半分鍾才回過神來,像聽到了什麼爆炸性新聞:"曼思盈?我的天!你啥時和她勾搭上了?我說亭衣,你這就不對了,你可把我瞞得好苦啊,一點風聲都沒透.不過你這石人是什麼開竅的?……"

左亭衣沒有理會洪濤,而是自顧說:"我聽說,阿拉貢最近在打她的主意."

一句話便把洪濤噎住了,過了半天,才遲遲艾艾問:"你怎麼知道?"

洪濤突然發現左亭衣看自己的眼神便像是看一個傻瓜一樣,他才醒悟過來自己這個問題問得是多麼愚蠢.左亭衣是學校風紀處的僅有兩名學生之一,手上掌握著實權,消息極為靈通.整個學校里除了八卦黨總頭目曾頎怡之外,大概就數他的耳目最靈了.

"這關你什麼事?"洪濤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好友,上下打量了一眼:"你怎麼看也不像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

啪,正襟端坐的左亭衣把手上捧的一本厚如磚頭的《卡片理論綜述》合攏,殺氣凜然道:"根據校方最新決定,為了迎接星院方面的交流團的到來,嚴禁校內有任何不和諧事件發生.本人忝為東衛學府風紀處要員,更是不能坐視旁觀."

在洪濤愕然的表情下,左亭衣隨即補充了一句:"重點是,這方面學校把它攤給我負責."他的表情有些無奈,不過迅速重新恢複如常:"鑒于阿拉貢同學最近的高活躍度,我決定親自對該事件進行跟蹤處理."

"搞了半天,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洪濤有些索然無味:"這種無聊的事,那你拉我來干嘛?"

左亭衣淡淡地瞥了洪濤一眼,吐出兩個字:"打手."

東衛學府的學風自由,學校對學生平時幾乎沒有什麼約束力.而學府里的學生,非富即貴,校方也得罪不起.所以對學生之間的糾紛,大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最終還是學生自己解決.就算出了什麼事,學生也不會把事情歸罪到學校頭上.這也導致校內的治安很是問題.

左亭衣之所以能夠進入風紀處,一方面固然因為他深受教師喜愛,另一方面和他後面強硬的家庭背景也是有著直接的關系.風紀處本來就是一個得罪人的去處,而左亭衣只是一個制卡師,本身的武力值就無限接近于零.

不過他也是個狠辣的人物,回到家中親自從老爸那要來五位極厲害的卡修,出奇的是他一向溫和的老爸對這事卻是全力支持.領著五名高級卡修,重新殺回學校的左亭衣開始對校風進行大力整頓,以鐵血手段開始整治.幾乎當時學校里所有不聽話的硬角色都受到嚴厲的打擊.其中不乏一些公子哥,只是這些公子哥本身後台不如他家硬,而手下更是沒有能與左亭衣麾下的五名卡修抗衡的人物.

一時之間,東衛學府的風氣為之一清,校方大喜,更是全力支持左亭衣.

也正是這段傳奇的經曆,奠定了左亭衣在東衛學府赫赫凶名.從那以後,那些紈绔子弟見到他無不是如同老鼠見到貓,就算是風紀處的那些老師對他也是頗為忌憚.左亭衣也不需要再借助五名高級卡的威懾力.

風紀處的另一名學生便是曾欣儀,只是這位女孩對風紀處的工作沒有任何興趣,而是對八卦極度熱衷.

阿拉貢是校內有名的紈绔子弟,行跡極為頑劣.但由于家中富甲一方,甚少有人能與之抗衡.而他也向來乖巧,一般來說,凡是校里的硬茬子他從來不去碰.學校有兩種人是不能碰的,一種是背景比他硬,另一種便是本身實力出眾,比如洪濤.

他專門欺負那些家中沒什麼背景,普通小康之家出來的學生,比如曼思盈.在他身邊聚集著一群和他差不多的富家子弟,這些人無一不是典型的紈绔子弟.

在這種敏感的時候,校方可不願出現任何負面消息.所以左亭衣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便采取了行動.碰巧的是,他們正好坐在陳暮和雷子後面.

教室前面突然傳來一聲女子的尖叫:"你們干嘛!流氓!"

緊接著傳來一群調笑聲.

"嘿喲,美女,話可不能亂說哎,流氓?我們流氓你哪了?"

一個無賴兼油腔滑調的聲音接腔,在他周圍,傳來一陣肆無忌憚的笑聲.這個說話的便是阿拉貢.阿拉貢圓頭圓臉,看再加上一個圓滾滾的肚子,粗矮的雙腿,整個人便有如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球體組成的人形.一雙小眼睛怎麼看怎麼猥瑣.

"你……"女孩氣得臉刷地通紅,不知道說什麼.

這個變故也打斷了教室里的平靜,許多學生在看到鬧事的人後,立即知趣地離開了教室.

陳暮卻有些愣住了.

這個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