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九節 一起來做卡影吧
陳暮搖搖頭:"有段時間沒動過了."他這段時間在努力地消化關于籌卡的基礎理論.

"那你這些天在忙什麼?"雷子仿佛聽到一件不可思議至極的事情,坐了起來,看著陳暮.對這位朋友,他非常了解.他不貪玩,或許說他的腦海之中根本沒有玩這個概念.在雷子的腦海中,陳暮便像個從來不知道疲勞,從來不知道厭倦,一心上進學習幻卡,卻基礎太差的力求上進的好青年.

然而今天他居然聽到陳暮說他有段時間沒有碰幻卡了,這如何叫他不吃驚?

陳暮默然,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

雷子知道,陳暮這個表情,就說明他不想說.如果陳暮不想說,雷子相信,這個世界根本沒人能從他的嘴里撬出一個詞.

"行了,別那一副臭嘴臉,不說拉倒,誰稀罕?那有沒有以前做的?給我看看."雷子故作輕松道.

他們這一對朋友便是如此,自己憤慨的時候便會不由自主地發泄,而一旦對方難受的時候,就算自己再不開心,也絕不會雪上加霜,苦著個臉.

陳暮隨手丟給發雷子一張幻卡:"喏,這張."

"嘿,讓我這個卡影界的實力派人物來鑒定一下你做的幻卡,我可告訴你,我的眼光可是毒得很,到時被我損可別傷心."雷子一邊臭美一邊手忙腳亂地接過陳暮丟過來的幻卡.

"哈,曆史性的時候終于到了……"雷子一邊念叨著一邊笨拙地把幻卡插進自己度儀的卡槽內.

看到雷子笨拙的動作,陳暮有些看不下去了,心下納悶,這家伙以前身手不是挺靈活的嗎?

他不知道,現在的他無論是身體的靈巧,敏捷,力量,還是眼力,和以前相比,判若兩人.所以他才會突然覺得雷子的動作非常的笨拙和不合理.不是雷子變笨了,而他的水平變高了.不過現在的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雷子按下激活按鈕.

突然,一個龐然大物憑空出現,幾乎塞滿了整個房間.是一條龍!一條火龍!它長長的身子盤旋飛舞,那一雙深紅的眼睛深深地盯著他,仿佛要透視到他的內心深處.一股顫栗的寒意,沿著雷子的脊椎骨一直往上爬.

"媽呀!"雷子兩眼一翻,向後一倒,暈了過去.

陳暮些無語地看著暈過去的雷子.他沒想到,一張一星幻卡居然能把一個人嚇暈過去.

走到雷子身邊,把他手上的度儀關上,刷!那只可怖烈焰龍便立即從空氣中消失.

陳暮沒有叫醒雷子,而是坐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可惜沒有清云流水,陳暮感覺有些遺憾.就這樣靜靜地坐著,放任自己的思緒.甯靜沒有憂傷,陳暮看上去就和一根暮頭沒有兩樣.

過了十多分鍾,雷子才悠悠醒來.

他一醒過來,便一個骨碌爬了起來,四下張望,臉上還依稀殘留著幾分恐懼:"木頭,剛才你看到了沒?那是什麼東西?"

"嗯,看到了."陳暮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那是烈焰龍,屬三星戰斗幻卡."

"啊!三星戰斗卡?"雷子臉上的表情頓時呆滯起來,過了十秒,突然偏過頭,傻傻地問:"你什麼時候改去當卡修了?"

"沒有,那是一張一星幻卡,那只烈焰龍只不過是個幻象,沒有殺傷力."陳暮解釋道,不過自己制作出來的幻象居然能把人嚇暈,他還是感到一絲自豪.

"幻象?"雷子一下子愣住了,隨即拼命地搖頭:"不可能,哪有這麼像的幻象?暮頭你就別逗我了,我是做什麼的?是做卡影的!天天接觸的都是一些幻象,是不是幻象我一眼就可以分別.那絕不可能是幻象!"雷子以非常斷然的語氣下結論.

"你啥時成卡修的?還有三星幻卡?那玩意價格可不便宜啊?"雷子一臉疑竇.

陳暮懶得解釋,便走到雷子身邊,重新把他手上的度儀打開.

"你摸就知道了."陳暮丟下一句.

那只栩栩如生的火龍再一次出現.

雷子還是嚇了一跳,不過比起上次,卻要鎮定得多,只是小腿有點點哆嗦.看了陳暮一眼,見陳暮不像是開玩笑,雷子便怯怯卻伸出手去摸這只巨龍.

這一摸卻是摸了個空.

"咦."手上空蕩蕩的感覺讓雷子大吃一驚,果然是幻象.這樣一來,他一直懸起的心也立即放了下來.這一放松,他便對這只烈焰龍幻象開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圍著烈焰龍幻象走來走去,嘴里不時地發出嘖嘖的驚歎聲.

"天吶,太像了!和真的簡直一模一樣!暮頭,沒想到你的技術居然到了這個地步,真嚇了我一跳啊!"雷子非常興奮,嘴里的話根本不停.

對雷子的誇贊,陳暮並不是很在意,嗯地應了一聲便躺在床上.

雷子看了足足有十分鍾,才戀戀不舍地把這張幻卡收起來.轉過臉來,他臉上卻是出奇的喜悅.

"木頭,我有個主意!"在陳暮眼中,雷子完全處于一種亢奮狀態.

陳暮漫聲應道:"什麼主意?"

"不如我們來做卡影吧!"雷子湊過來,一臉期待地看著陳暮.

陳暮仔細地看雷子,見他一臉認真,不像是開玩笑,想了想,才開口:"雷子,我對卡影一

竅不通,做不來."

雷子並不氣餒:"木頭,你的一星幻卡能做到這地步,卡影對你來說只是小問題.我相信,你只要很短的時間便可以學會卡影.它比起你做的一星幻卡的幻象,這個烈焰龍要簡單得多.劇本我來做,推銷也我來做,你只要做卡影就行.我在這里面也混了不短的時間,這里面道道很清楚.木頭,你有這個實力!我也有!我們是最佳搭擋!"雷子的話中透出強烈的自信.

陳暮低著頭思考,自從華叔去世後,他一直沒有找到經濟來源.也許,做卡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