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八節 雷子的委屈
我需要推薦票!多謝!

************************************************************

六大學府之一的星院突然宣布與東衛學府進行學生交流活動.這個消息在不大的東商衛城可是不折不扣的大新聞.

星院是誰?那可是堂堂六大學府之一,它的曆史比起現在名聲最高的聯邦綜合大學堂還要悠久得多,它的創始人是和卡片理論之父並肩的海納梵森特……

星院以前的每一點輝煌都被挖掘出來,一時間,仿佛星院成了東商衛城所有居民的驕傲.

東衛學府也因此水漲船高,學生們個個走路都挺直腰板,精神抖擻.

星院來到東衛學府的目的也是被大家討論得最多的話題.曾幾何時,在普通人眼中只能仰視的星院,如今居然來到東衛學府,許多東商衛城的居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都是嗤之以鼻,直言是假消息.

東商衛城的環境仿佛一夜之間變得乾淨整齊起來,街道上再也見不到垃圾,見不到流浪兒.到處是粉刷牆壁的工人,這是市長親自下達的命令.

東衛學府的游人數量更是激增,許多人非常好奇,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學校到底是哪里受到星院的青睞的呢?就在星院公布這個消息之後的一個星期里,東衛學府收到的其他學校交流信函就多達上百封.

陳暮自然不知道這些,他已經有相當時間沒有出門了.不過就算他知道,他大概也不會認為這和自己有任何一丁點的關系吧.

每天一如既往地訓練,學習.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也不想知道,他只是不想自己停下來.

在這種帶著幾分自虐式的訓練學習之下,他的水平進步得相當快.

陳暮覺得自己像做了一個夢,一個好像很長又好像很短的夢,一下從夢中醒來的他卻對自己感覺有些陌生了.

他渾身仿佛充滿了力量.他現在能輕而易舉地用單手舉起以前兩只手才能提起的重物.除此之外,他的感知也變得靈敏許多,爆發力,柔韌性全面上升.相較而言,他身上的肌肉反而增漲得並不多.

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的身體已經柔軟到幾乎可以任意彎曲的地步,這讓他想起了雜技團里的那些雜技演員.她們柔軟的身體甚至能夠在狹窄的管子里一點點挪移轉向.不過那都是十二三歲的女孩,女孩天生便在柔軟性方面比男孩出色,而在這個年齡段又正是她們身體最柔軟的時期.

可是自己呢?已經到了十六歲,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當然,在陳暮眼中,男孩和男人是沒有什麼區別的,起碼對他來說是這樣的.

雖然這方面的訓練陳暮有著極為驚人的進步,但是他的心情依然帶著些許灰色.這些進步並不能給他帶來什麼驚喜.現在的他,似乎對什麼都失去了好奇心,除了那張神秘的卡片.

他還只是一味地訓練學習,機械地,帶著幾分習慣性的.但是他的大腦已經開始恢複思考了.但是他不是思考什麼人生意義之類,這對他來說太遙遠.其實華叔的死對他來說影響很大,他有時也會不由自主地蹦出一些感慨,不過很快,他便把這些他認為多余的情緒排除在大腦之外.

死亡的人已經死亡,活著的人們還依然要活下去.

生活是現實的,他不習慣摻進那些所謂人生意義的思考于其中.他現在想的則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那就是生活.

華叔去世了,對陳暮來說,不僅是一個關心他的人永遠的離開了他.還意味著從今之後,他制作的一星能量卡要尋找新的買家.這是一個大問題,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所有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幻影,都是不現實的.他必須盡快解決這個問題.

正在這時,雷子來了.

雷子一進來,便直直地倒在陳暮的床上,嘴里不停地抱怨:"哎,真舒服啊,累死我了.暮頭,你這破床好像變舒服了."

陳暮沒理會他,起身給他倒了杯水:"今天怎麼來了?"

"想你了唄."雷子不著邊際地瞎扯,旋即苦著臉,沒頭沒臉地突然蹦出一句感慨:"這年頭,求生活還真是他媽的不容易."

一聽這話,陳暮便知道,這家伙十有八九是受了什麼委屈,或者吃了什麼苦頭,到他這來傾訴的.他明白自己該怎麼做,那就是什麼都不做,靜靜地聽.

果然,雷子霍地坐了起來,一臉憤世嫉俗的表情:"木頭,你說,這他媽的個麼世道,老子累死累活地花了多少力氣,那個死鬼居然一聲不吭把功勞全占去了,嘿,人模狗樣的,還什麼總監呢!"

在雷子激憤的敘述中,陳暮終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雷子年輕而又肯吃苦,進入卡影這一行,很快便熟悉了其中脈絡.由于讀過幾年書,再加上人本身就聰明,他便開始嘗試自己寫劇本.而他的這種上進行為被總監發現,總監大加贊賞,誇贊了他一番,並當場許諾,只要他能夠做出一個好本子,便把他提升為正式編劇.

有了盼頭的雷子日夜苦思,費盡了心血,終于做了一個讓他自己感到滿意的本子.把他交給總監過目,總監也大為驚喜,隨即當場拍板,根據這個本子開始制作.

看到自己的心血得到了重視,雷子比誰都開心.他也比誰都期待卡影的出現,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等卡影做完之後,並且已經進入市場.他才發現,卡影的編劇上寫的居然是那位總監的名字.他當場如遭雷擊,半天回不過神來.

當他氣憤地找到總監時,總監只是冷笑地丟給他五萬歐迪,絕口不提把他提升為正式編劇的事.並且揚言,如果他在外面胡說八道,他將被逐出公司.

讓雷子感到又驕傲又氣悶的是,這部卡影迅速躥紅,短短的兩周之內,已經高踞銷售榜的頭名.而那位總監也憑借著這部卡影成為卡影界炙手可熱的人物.

雷子的所有怒火和力氣也仿佛隨著講述的結束而被抽空,頹然地重新倒在床上.陳暮靜靜地聽著,並沒有任何表示.其實無論是他還是雷子,所見過的比這件事不公平的事情多得多,只是這個劇本里傾注了雷子太多的心血,所以他才會那麼激動.但理智上,他和陳暮,從來沒有認為這個世上會存著真正的公平.

"你的幻卡學習得怎麼樣了?"過了半天,雷子才有氣無力地問陳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