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七節 遲來的廣告牌
星院作為天攸聯邦六大學府之一,有著悠久的曆史,而它的創始者更是鼎鼎大名,他便是海納梵森特.正因為如此,這些年雖然星院沒落,但它始終沒有掉出六大學府的行列,不過已經名列末底.

星院的式微,和他們有體制有著直接的關系.

星院有內院和外院之分,每年到了特定的時間,學校便會從外院中挑選一些成績和天賦都很優秀的學生進入內院學習.內院才是星院最核心的所在,每一位能從星內院出來的人,無論是制卡師還是卡修,都無一不是在曆史上留下了重重一筆的人物.

但是星院內院不僅進入條件極為嚴格,而且想出來也同樣不容易.已經有整整十年沒有人能從星院內院出來了,這也是讓星院這些年來沒落的最主要原因.而六大學府的其他五個學府,不用說如日中天的聯邦綜合大學堂,便是學生稀少的苦寂寺每過兩三年,必定會出現一兩位驚才絕豔的人物.

唯獨星院已經整整十年沒有一個人能從內院走出來.

星院這些年的場面都是靠那些外院的學生撐起來的,才勉強苦苦支撐眼前這個尷尬的局面.

不過也由此可見,星院就算是外院的學生比起一般學校的學生,還是要強大一些的.所以左亭衣才有此一說,頓時把一向眼高于頂的好友說得訕訕不已.

為華叔制作的這張幻卡廣告牌終于在今天完成,這距離陳暮去金街的那天已經有七天了.

最終的成品陳暮還是頗為滿意的.

由千云樹樹皮經過特殊鞣制而成的卡身呈現半透明的白色,半個巴掌大小的卡身上,幽青的構紋形成優美而複雜的圖案.陳暮的筆力已經頗具火候,線條流暢自如.

一朵一人高的幽青蘭,翠綠的葉,亭亭修長的花莖,嫩白帶一些奶白色花朵,微微搖擺.蘭花的花朵每過十秒便會噴出一些彩色碎光,碎光象水霧一樣地變換,流光溢彩,逐漸變幻成"華叔雜貨店"五個光字.

在夜晚,這朵幽青蘭才會綻放出它所有的光彩.

五天的時間里,陳暮除了這塊幽青蘭的幻卡廣告之外,他還制作了另一張幻卡.

這張幻卡是仿照那天在雙環卡店看到那塊精彩絕倫的幻卡廣告而制作的.不過由于陳暮的水平和那塊幻卡的制作作者相差太遠,他現在還無法仿制出那麼複雜的幻卡廣告.

陳暮的這塊幻卡仿照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在那塊幻卡釋放影像中,冷峻的黑衣男子身邊圍繞的火龍引起了陳暮的興趣.

炫麗而熾熱,代表著強大和力量.這是三星幻卡烈焰龍卡,屬于中級戰斗卡.這條火龍完全由能量模擬而成,在卡修的操控下,它不僅能散發驚人的熱量,還帶有爆炸的屬性,靈活並且威力強大.是許多戰斗卡修的最愛.

陳暮仿制的這張幻卡便和烈焰龍卡有關,但它只是一張一星幻卡.換而言之,這並不是一張真正的烈焰龍卡,而是一張烈焰龍幻像卡.這張幻卡能釋放出一個極為逼真的赤焰龍的幻像,但這個幻象只不過是由光線組成,不具備任何殺傷力.

但不得不說,陳暮制作的這張幻卡釋放的烈焰龍的幻象太逼真了!

栩栩如生的烈焰龍,一層層火焰翻湧形成的似真似幻的身體,一旦釋放出來,它會在天空盤旋飛舞,不時帶起一蓬蓬深紅色的火星,便似要擇人而噬,聲勢駭人至極.

雙環卡店的那則廣告給陳暮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想過幻象居然能做到如此複雜.這張烈焰龍幻像卡是陳暮一時沖動下的產物.

不過這件事也讓他明白了一點,自己的水平離制作雙五卡店那則廣告的制卡師究竟有多大的距離.

帶上給華叔的廣告幻卡,陳暮心情又變得好了些.在他平淡的生活中,想要完成的事情非常少,這便是其中一件.今天也終于完成了,腦海里浮現出華叔見到這張廣告幻卡釋放出的幻象廣告時驚喜的表情,他心中就充滿了期待.

他幾乎是一路小跑到華叔的雜貨店.

緊閉的大門讓陳暮的心中咯噔一下,突然升起幾分不詳的預感.

他連忙跑到周圍的店家,找到一位店主,急切問:"你好,隔壁的華叔今天怎麼沒開門?"

"誰知道,他已經好幾天沒來了!"店主抬頭瞥了一眼陳暮,輕描淡寫回答.

陳暮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從這以後,幾乎每天他都會去趟華叔的雜貨店,然而每次都是失望而歸,華叔的店自從關閉之後,便再也沒有打開.

他也嘗試去向周圍的店主打聽華叔的住處,但是卻沒有一個店主知道.

陳暮知道,華叔有可能終于走到了最後一步.其實在華叔不斷咳嗽的時候,他就隱隱有這樣一種預感.

這讓他在相當的時間內處在一種感傷的情緒之中.

幾年的安穩生活,讓他對死亡已經有些陌生了.

華叔的去世去陳暮的刺激很大,他自己也說不清這是一種怎樣的刺激.但是他拼命地了練習,練習從那張神秘幻卡里學會的那套"健體操"和制作幻卡.這次的練習是一種和以前練習完全不同的狀態.

沒日沒夜地訓練,他完全忘了時間.每天都做到疲倦欲死的地步,但他依然不停,帶著一分自虐式的苦訓,他不想讓自己有任何一點余暇.他害怕,害怕想到華叔,害怕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

他要令自己忙碌起來!

除了購買日常必需品之外,他足不出戶.每天不停地練習健體操,不斷地練習制作幻卡,他開始接觸到關于籌卡方面的知識.但僅僅是接觸,盡管只是基礎,但是籌卡的艱深還是令他感到非常吃力.

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全新的,他從未想象過的領域.

就在陳暮艱苦訓練的這段時間,東商衛城發生了一件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