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五節 幻卡廣告
要見識幻卡廣告牌,最好的去處便是東商衛城最繁華商業街金街.

金街是東商衛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它在東商衛城建立之初便已經存在,現在金街也成為整個城市的商業中心.金街高樓林立,人流如梭,店面遍地,幾乎所有最頂級的商家在這里都有他們的店鋪.想要去考察幻卡,這是個再合適不過的地方.

這里無論再小的商店都有幻卡廣告牌,特別到了夜晚,幻卡廣告牌散發出來的美麗光芒讓這里仿佛童話里的世界.金街夜景,無論是當地人,還是外地游客,都非常喜歡.

不過仔細想了想,陳暮卻愕然發現,自己似乎是第一次來金街.

金街作為本地招牌之一,是不允許流浪者和乞丐進入的.而後來的時間,陳暮一直醉心研究卡片,消費逛街從來不在他的時間計劃之內.

好多人!

這是陳暮進入金街的第一感覺,人潮湧湧,走路一定要小心,否則是很容易撞到別人.這讓他有點不習慣.

不過他很快把注意力放到周圍店面的幻卡廣告牌上.

豐乳細腰肥臀,明眸皓齒紅唇,欲說還休勾人眼神.令人陳暮有些不解的是,他看到最多的廣告牌的幻象居然是美女.這些美女或亭亭而立,或彎腰做出請的姿勢,只是若隱若現的乳溝配合誘惑的神情,著實撩人.

他甚至看到不少行人從這些美女幻象旁走過時,手總是會有意無意地從美女幻象胸部穿過.

陳暮無語.難道現在流行這個?

一直向前走,遇到那些美女幻卡廣告陳暮都一看而過.不過他很快發現,越是大商家,它的幻卡廣告做得越有創意,越精良.

比如他現在看的這個幻卡廣告牌.它釋放出的幻象非常大,有兩層樓那麼高.

陳暮呆呆地站在這家商場的門口,仰著臉目不轉睛地看著廣告牌釋放出來的幻象,渾然忘我.

城市的夜空向下望去,林立的高樓燈火輝煌.

一個面色冷峻的黑衣男子,站立在一座高樓的最頂端,漠然向前方望去.

陰暗街道角落,一位瞎子似乎若有所察地抬頭,空洞的眼睛直指空無一物的天邊.

月光灑滿房間,一位穿著棕色緊身皮裝的女子,正在輕柔地擦拭著手上的卡片,卻突然抬起頭.

一張張或成熟或稚嫩,或美麗或丑陋的面孔,不斷地閃現.

而音樂此時也驟然緊張起來.天空上向下看去,一條條黑影不斷地在高樓之間跳躍,這些人身手無一不是敏捷至極.臉上卻無一不是神色凝重,而配樂密集的鼓點此時更是讓人的心驟然揪緊.

人越來越多,這些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飛快地奔跑.!

一種陳暮從未聽過的野獸的咆哮,渾厚的嘯聲,聲震四野.仿佛為了響應這聲咆哮,震天的野獸鳴叫如同一股巨浪,撲面而來.

城外,遍野的野獸像洪水一般瘋狂地迎面撲來.

那些竭力奔跑的人們速度更快了幾分.

終于,雙方碰撞在一起!

熾熱的火龍,清冷的月形波刃,燦爛的流星雨……

它們一個接一個地出現在這處空間,色彩光暗的變化複雜不定,令人眼花繚亂.激烈地碰撞,激蕩起無數光芒碎星,照亮了這個夜晚.戰斗激烈得幾乎令人窒息.

黑衣男子四周,一只熾熱的火龍環繞飛舞,他的每次攻擊力大勢沉,有時還會伴隨著爆炸聲,此時的他就像一尊戰神.

而穿著棕色緊身皮裝的女子敏捷靈巧地閃躲著野獸的攻擊,同時雙手不斷劃出的青白色月形波刃,每擊必中,端得帥氣無比.

瞎子柱著竹杖,幽靈一樣在獸群之間穿梭,每一次竹杖輕輕敲在地面,在他的身後就會憑空出現數百個光點,竹杖再一次輕輕敲下,這些光點便會呼嘯著朝某個方向飛去,洞穿野獸,在夜空中留下長長的光尾,有如流星雨.

……

毫無疑問,戰斗最終是人類的取勝.最後的特寫卻在這些英雄手上度儀內卡片上,這家店的店標雙環卡店.

實在太眩麗奪目!

陳暮忍不住心下贊歎不已.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幻卡廣告牌的級別並不是很高,也只有兩星.但是它的內容卻極為豐富,而且幻象中的人物和建築都極為逼真.最讓人值得稱道的是它的那些特技的視覺沖突非常強烈.

這是個非常成功幻卡廣告牌,很有吸引力!

陳暮可以猜得出來,像這樣的幻卡廣告牌,價格一定非常昂貴.這個幻卡廣告牌雖然級別不是很高,但是它的制作難度相當高.它的內容很豐富,一張二星幻卡是絕對容納不了這麼多的內容.它至少包含了五張幻卡,但是它在銜接上天衣無縫,不是制卡師,是很難看得出來.

這個世上果然是能人輩出啊!二星幻卡能做到如此地步,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起碼陳暮就知道自己離這一步相差很遠.這一回,也算是長了見識.

雙環卡店的售卡員很奇怪.門口的那人,居然在門口站了半個小時,他似乎在看幻卡廣告牌.這塊幻卡廣告牌是兩年前花費巨資做的,當時一放出來就轟動整個東商衛城.現在想起當年的盛況,她心里還充滿了驕傲.每天門口都圍了一圈又一圈的人,都是為了看這個廣告.也是從那一年,店里的營業額立即以驚人的速度開始遞增.

但是不管再好的廣告,一旦放了兩年,大家也就對它失去了興趣.漸漸,看這則廣告的人越來越少,而到現在根本不會有.上面本來打算換一塊幻卡廣告牌,可是當年制作這份幻卡廣告牌的制卡師已經故去,他們也找了幾位其他的著名制卡師,但是效果都遠遠不如這張,所以也就一直沒有替換.那小姐感慨的是,現在居然還有人對這塊幻卡廣告牌產生興趣,真是稀有動物啊.

過了一會,那名奇怪的少年還是呆看著幻卡廣告牌,售卡小姐覺得門口有人這樣站著時間過長的話,會影響生意的,她打算主動出擊.

"您好,請問您需要買什麼嗎?"

陳暮驚醒,回過神來,搖搖頭:"不需要."他明白售卡小姐的意思,沒說什麼,轉身便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