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四節 入癡
從最初的健體操到後來的一星幻卡制作演示,這兩者在他看來沒有任何聯系.

從未有過強烈的好奇心縈繞在陳暮的心頭,他想弄明白,弄明白這張充滿謎團的卡片所有的秘密,最起碼,也要知道這張卡片最終目的是什麼吧.

有了這張卡片里教程的指導,幻卡的制作陳暮的進步神速.教程里所說的卡片方面的知識令陳暮大開眼界.拋開訓練和制作能量卡的時間,其余時間里,他都沉浸在神秘卡片的神奇幻境之中.

而其余的時間,則花觀察周邊的事物上.教程教的永遠是理論知識,想要提高,還需要大量的實踐經驗.觀察,便是第一步.所謂似真似幻,假如連真的物像都沒概念,那如何能做到這一點.而做到這一點,恰恰便需要大量且細致的觀察.

這是制作低級幻卡所必須積累的.

這也給他帶了嚴重的後遺症,比如啃面包時,總會情不自禁地盯著手上的面包發呆六七分鍾,等回過神來,肚子已經餓得快抽筋.

一旦他仔細觀察某件事物,便極易陷入長時間呆滯之中,也就是所謂的入神.每當這個時候,他的反應便會變得極為遲鈍,周圍的一切都仿佛和他隔絕起來.

有一次去雷子那,兩人一邊聊天一邊一臉珍惜地喝著清水流云.喝著喝著,陳暮便突然沒了聲音.雷子喊他半天都沒反應,只見他盯著手上的杯子,兀自在那發呆.以為陳暮出了什麼事的雷子嚇得小臉煞白煞白.

制卡師是一門極為燒錢的職業,這是這個職業的特點,因為每學習一種卡片,都需要制卡師進行大量的實踐.陳暮手頭上的錢並不多,容不得他像那些富家子弟那樣去燒.他只好平時多觀察,准備得充分些,制作幻卡時才能減少消耗.除了第一次去碰幻境中的那張藍卡外,陳暮再也沒有碰那所謂的"籌卡"的制作教程.開玩笑,光眼下的知識都足以讓他消化好久了.

貪多嚼不爛,陳暮對自己,一向克制.

陳暮對每一次實際制作幻卡的機會都極為珍惜和重視,每一次事先做的方案的他都經過數十遍的修改.每個細節,他都不會放過.只有在一切都思慮妥當,他才會動手.如此慎重小心的架勢,如果被人看到了,絕對想不到他制作的只不過是區區一張一二星的幻卡.

不過事實證明,陳暮的方法是行之有效的.如今他制作出來的幻卡釋放的幻象能做到極為逼真的地步.不過他還不滿足,每次當他想到那張神秘卡片里的那幾乎可以稱之為恐怖的幻象時,他心中的那絲絲驕傲立即不翼而飛.

一二星幻卡的幻象當然無法和高級幻卡的幻象相提並論,這一點他是知道的.兩者之前的區別並不是色彩光暗形態方面的差異,而是虛象和實體之間的區別.這就不屬于他能力范圍之內了.

不過既然這方面無法做工作,那自己便在逼真程度上下功夫.

他打算給華叔做一個幻卡廣告牌.

一想起華叔,他心中就有些發沉.華叔的身體眼見著日漸變差,咳嗽也越來越厲害,氣色也是一天不如一天.這段時間,華叔的小店陳暮也跑得愈發勤了,有時還會陪華叔打理一下小店,聊聊天.不過陳暮向來拙于言辭,大多時候都是華叔在說,他在聽.

陳暮一直想送給華叔一塊幻卡廣告牌,一張完美的沒有瑕的廣告牌,他一直沒有動手,他感覺自己實力還不夠,這也是促使他這段時間以來進步神速的原因之一.

不過這段時間的進步讓他覺得是時候了,他心中還有一層深藏的擔憂,那就是華叔的身體.所以他才下了這個決定.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前段時間里,他的動態幻象幻卡的制作終于取得了突破.這個難題,困擾了他相當長的時間.

釋放動態幻象的幻卡在結構和靜態幻卡相比,只多了一個回形結構.但是只要是制卡師,都知道動態幻卡的制作難度比靜態幻卡要高得多.這一點最直觀的表現便是在價格上,動態幻卡廣告牌的售價是靜態幻卡的三倍不止.

如何讓幻象動起來,流暢而自然地動起來,這是非常考驗新手的一個難題.

比如一張幻卡釋放的影像是一個瀑布,許多新手做出的幻象就像沒煮熟的銀絲掛面.而要真正做到逼真,那就需要許多細節,水流動時的波紋和褶皺,濺起的漫天水花,空氣中彌漫的小水霧等等.經驗豐富的制卡師才能好好地完成這一切,而許多高級制卡師在這一點上,還不如那些專門制作動態幻卡的低級制卡師.

在卡片界,有一句很有名的話細節決定結果.

這是水磨功夫,容不得半點做假.

不過陳暮很有耐心,這一點和他童年的遭遇有著相當的關系,一位流浪兒,倘若沒有足夠耐心的話,想獲得食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像他這種能在長期流浪生活下存活下來的流浪界"高手",耐心更是足夠得令人發指.

觀察,長時間的觀察,他都不會覺得枯燥.

他的進步很快,快得令他自己都有點吃驚,他第一次懷疑他是不是在制卡方面其實蠻有天賦的.

鷹飛兔走,風動水流,朝陽晚夕……

他制作出來的動態幻卡無一不是生動異常.他做得最像的動態幻卡卻並不是這些,而是忙碌匆忙的行人,夜晚游蕩的貓狗……這些童年時的景象已經深深地烙在他的腦海之中,幾乎不用思索他便可以把它表現出來,這也成為他寶貴的財富之一.

今天,他打算給華叔制作幻卡廣告牌.不過,因為第一次制作幻卡廣告牌,沒有任何經驗的陳暮打算去街頭逛逛,見識一下別人的幻卡廣告牌是怎樣一副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