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三節 到底是什麼卡?
陳暮沒想到雷子居然能混進卡影公司,不過想想也釋然,這家伙處事向來靈活,一張嘴也是能說會道.編劇什麼的,陳暮可是不懂,不過他對雷子的實力還是有比較有信心的.

"怎麼穿成這樣?"上下打量了雷子一眼,陳暮有些不解地問.

雷子嘿嘿一笑,大言不慚道:"咱現在也算是搞藝術的人了,這可是圈子里最流行的風格."

旋即把腦袋湊到陳暮跟前悄聲道:"沒辦法,不穿成這樣都不好意思和別人打招呼."

"你最近怎麼樣?"雷子問陳暮.

"還和以前一樣."陳暮覺得自己的生活和以前沒有任何區別.

"好了好了,不和你聊了,我現在要去公司了.過段時間來我家,我那還剩下三瓶清云流水."見面匆匆,分別亦匆匆.

清云流水是一種青色果酒,味道很淡,陳暮和雷子都非常喜歡.這種酒價格不菲,雷子家中剩下的幾瓶還是他養父母在時買的,一直存留到現在.也只有在陳暮過去的時候雷子才會把它取出來.

陳暮的生活開始重新變得簡單起來.不過在他眼中,生活大概一直沒有發生變化吧.每天堅持練習"健體操",制作能量卡以維持生計,而制作幻卡的時間都被他放到仔細觀察揣摩上.天天制作幻卡來練手,他可沒有那麼多錢來燒.不過他還是有著不少收獲,比如物體各部分光暗的變化,如何才能讓制作出來的幻象立體感更強等等,他已經摸到了門徑.

一切都很順利,唯一出乎他意料的便是"健體操",這十八個動作花費了他整整三個月的時間,這還是在每天都堅持練習四個小時左右的前提下.

不過付出總有回報.

如今陳暮的身體極為柔軟,他的手,腿,腰全都充滿了柔韌性,可以做出許多怪異無比的姿勢.這種柔軟並不是像面一樣的軟,而是鋼絲一般,軟中帶硬,力量同樣大幅度增長.

打量著鏡中的自己,赤裸的上半身雖然並不是肌肉賁張,但是極為勻稱,而且只要他稍稍e用力,潛伏的肌肉便如崩緊的鋼弦,錚然露出.

這便是他這段時間的練習成果.這幅身體讓陳暮大為滿意,他也沒想到十八個動作對身體的塑造有著如此驚人的效果.眼前鏡中自己的身段就讓他覺得辛苦這麼久值得.他對身材相貌並不在意,那玩意不能當飯吃.但是對健康卻十分看重,而且他可以明顯感到,這副身體對力量的控制比以前更得心應手.這一點,他在制作能量卡時感覺非常明顯,他的手更加穩定,更加靈巧.十八個動作之中,有三個動作是專門鍛煉手指的靈巧.

"健體操"以後要天天鍛煉.陳暮如是想.

現在自己可以輕松地一口氣完成十八個動作,那也就到了重新進入那張神秘卡片里幻境的時機了.

自次上次驚險地從幻境中退出來之後,陳暮便再也沒激活過那張神秘卡.

按下激活按鈕,陳暮再一次進入那個黑暗的茫茫虛空之中.

十八個人偶依然在做著和上次同樣的動作.

帶著幾分期待,幾分好奇,陳暮深深地吸一口氣.

他的身體開始動了!

陳暮的身體如同蛇一般,一個接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隨著他肢體的不斷變化而變化,每當他完成一個動作,便有一個人偶變暗.

這一套"健體操"他早就熟練得不能再熟,這一路做下來,行云流水般,一個接一個,沒有絲毫停頓滯礙.

做完所有十八個動作,陳暮氣息稍稍有些喘.盡管已經非常熟練,但是這套動作的運動量還是相當的大.

接下來會發什麼呢?陳暮充滿了好奇.

十八個人偶全都暗了下來,陳暮期待已久的變化終于發生了!

兩張卡片!在陳暮的面前飄浮著兩張卡片,一張淡藍色,另一色卻是橘黃色.它們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憑空飄浮在虛空之中.

有了第一次經驗的陳暮並不害怕,他很好奇地嘗試著觸碰其中之一.他觸碰的是那張橘黃色的卡片.卡片籠罩在淡淡的橘黃色光團之中,柔和而溫暖.

就在陳暮的手指觸碰到橘黃色卡片的一瞬間,卡片倏地分裂成兩張卡片.每張橘黃的卡片上有一個數字編號,恰好是一和二.

陳暮精神一振,大感興趣,手指立即觸摸到編號為一的橘黃卡片.

"一星幻卡制作……"

這張橘黃色卡片是完整的一星卡片制作教程,每個步驟和細節都有影像,動態影像的演繹令陳暮這個半吊子制卡師如獲至寶!

如果說那十八個動作只是令他覺得好奇的話,這個一星幻卡的教程對他來說,無異于無價之寶.

太逼真了!所有的細節都和真實情況完全一樣,這張幻卡所釋放出來的每個影像的逼真程度都足以令人瞠目結舌.

他的心神剛從這令人震驚的炫麗像中脫離出來,緊接著就被幻像演繹的"教程"牢牢吸引!他如饑似渴,甚至帶著幾分貪婪地死死盯著正在不斷變化的動態幻像.這個世上,有什麼比眼前的東西更能吸引他?

一直以來,他都是苦苦獨自摸索,沒有人指導的痛苦只他最清楚.如今有這樣一個機會,他又怎麼會放棄?他甚至擔心萬一這動態幻像只有放一遍,自己要一不小心漏掉什麼,那可不後悔死?

編號為一的卡片里面所蘊含的信息量大大超乎他的意料.里面不僅有著完整的一星幻卡教程,還有許多制作一星幻卡的竅門.這些小竅門令陳暮欣喜若狂,這些小竅門足以讓他制作出來的一星幻卡提高一個水平.

這個世界果然充滿了愛啊!陳暮下意識地喃喃.

直到陳暮從卡片的幻像中退出來,他還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發蒙.

橘黃色的兩張卡片都是一星幻卡相關的知識,而幻境中那張淡藍色卡片也同樣是一類卡片制作教程,但是這種卡片陳暮卻從未聽說過,它叫籌卡.

陳暮也不以為異,他沒聽說過的卡片實在太多了.

晚上,他終于恢複冷靜.他現在對一個問題很好奇:這張卡片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從最初的健體操到後來的一星幻卡制作演示,這兩者在他看來沒有任何聯系.

從未有過強烈的好奇心縈繞在陳暮的心頭,他想弄明白,弄明白這張充滿謎團的卡片所有的秘密,最起碼,也要知道這張卡片最終目的是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