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十一節 健體操?
從未遇過這類危險的陳暮並沒有慌了手腳,他並不是第一次生命遇到危險.幼時流浪,除了饑餓與寒冷,同樣伴隨著許多危險.流浪惡狗對流浪兒來說,同樣是很有可能致命的.還有那些窮凶極惡的人販子,在他們眼中,流浪兒同樣是一塊肥肉.

但是沒有一次危險讓陳暮感到如此束手無策.在他眼中,這張幻卡就是代表著幻卡的最高技藝,高不可攀.對一位剛剛學會一星幻卡的半吊子制卡師,這簡直是只能仰視而不能逾越的存在.這種危險的感覺不僅僅是外在的,而是從心里最深處泛起的.

陳暮迫使自己冷靜下來.他相信,這張卡的制作的目的一定不會是想把使用者困死在幻境之中.因為那樣的話,這里面應該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殺傷性攻擊,而不會是像現在這樣的平和.那只可能是自己沒有找到退出幻境的關鍵點.

自己沒有經過正統的制卡師方面的學習,想利用已學的知識的來解決這個問題顯然不現實.思忖了半天,陳暮決定用一個笨辦法,那就是排除法,一項項排除,反正幻境里的事物並不多.

可是,剛才幻境里面的東西自己幾乎全都碰了啊!明明都沒有反應.那可能會在哪?

虛空,人偶,自己!

陳暮腦海中靈光一閃,對,自己一直忽視了一種可能,那就是自己!整個幻境中,除了虛空和十八個人偶外,還有自己啊!

陳暮的目光落到自己手腕上,猛地一怔,手腕上,自己的度儀赫然可見!幾乎下意識地,陳暮按下了手腕上度儀的激活鈕.

呼,眼前景色一變,陳暮又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間.

兩腿一軟,徹底松一口氣的陳暮一屁股坐到地上.太累了!他現在連一根手指都懶得動彈.

為了嘗試那十八個動作,他的體力就消耗得七七八八,後來更是精神高度緊張.身體和心理都經受了一次嚴峻的考驗.

勞累的陳暮就這樣躺在地板上睡著了.

陳暮又一次被餓醒!餓醒的感覺真是糟糕透了.陳暮很是討厭饑餓的感覺,這大概是他以前流浪留下的陰影.

他不挑食,只要能吃飽.打開鮮食櫃,一股冷氣迎面撲來.鮮食櫃的內部核心是一張能夠制冷的冷氣卡,這樣可以保持食品的新鮮.它的價格低廉,但每個月的能量消耗卻不少.

像鮮食櫃里的冷氣卡,熱力煲的加熱卡等等,這些卡片並不高級,等級只不過一星二星,然而卻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們都可以進行大規模的工業生產,這也使得它們的造價更低.

低級卡片的應用幅射到普通人生活的每個領域.卡片界有兩位大師是毫無爭議的,這就是羅森博格和海納梵森特.羅森博格大師首先提出的卡片理論,並且制作出人類史上第一張能量卡和幻卡.而海納梵森特不僅把羅森博格的幻卡發展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創造了許多種迥異于羅森博格風格的其他卡片.

這兩位大師都攀上卡片世界中的最顛峰.

但在這個世上,卻有一位同樣傑出的人物,他以另一種方式,散發著無比耀眼的光芒,被稱為最接近兩宗師的大師!

這就是羅齊!羅齊高級制卡師的身份,有曆史上那些傑出的制卡師之間,是那麼的黯淡.但就這樣一位制卡師,卻掀起了一場卡片世界里前所未有的革命.他把畢生的的精力都奉獻在如何把卡片和普通人的生活聯系起來.許多原本高不可攀的卡片也就是因為他而走入了普通人的生活.

鮮食櫃,熱力煲,梭車……

他總有著無比充滿智慧的創意,把那些不起眼的一星二星卡片發揮巨大的價值,人們的生活也因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也讓許多生計艱難的低級制卡師大大改善了他們的生活.這也給他帶來了龐大無比的財富,他在經營上也同樣充滿了智慧,他的財富像滾雪球一樣,短短的幾十年間,便已經成為當時整個天攸聯邦最大的富豪.直到現在,羅齊家族依然是整個天攸聯邦屈指可數的豪門.

羅齊是個充滿了爭議的人物,在傳統制卡師的眼中,他是不務正業的典型代表.當時的海納梵森特便譏諷地稱他為"渾身充滿銅臭的家伙".但在許多人眼中,他卻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一個另類的天才.在陳暮眼中便是如此.

打破常規,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嚼著硬面包,坐到桌前,陳暮的目光重新落在那張神秘的卡片上.這張謎一樣的卡片到現在依然是個謎.他想要找到的答案,沒有找到一個.原本以為有了三星能量卡,那這張神秘卡片到底是一張什麼卡就能水落石出,然而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不明所以.

卡片里逼真的幻境,把他與周圍環境的所有聯系都切斷,那仿佛是另一個世界.讓他差點找不到出路,依然給他帶來了強烈無比的震撼.

原來,幻象能做到這個地步!

再想想自己做的幻卡,陳暮更是生出幾分挫敗感.不過這份挫敗感只維持了幾秒,陳暮相信,這樣的幻卡,在今天,能做出來的人也絕對廖廖.隨即而來,是大大的鼓舞.幻卡,天攸聯邦最傳統的卡片,果然厲害!

下意識地嚼著硬面包,陳暮腦海里全是那十八個形態各異的動作.這絕不是什麼攻擊手段,陳暮不是卡修,但是流浪時打架卻是家常便飯,他也是此中老手,所以他一眼便能看出這十八個動作沒有任何攻擊性.

怎麼看這些動作都有點像健體操之類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