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節 感知
有時陳暮也會想起抽屜里那張有如星空般瀚海複雜的線黑底卡片,只是一想到三星能量卡高達一萬五千歐迪的售價,他的心立時便冷了下來.每天把玩一會這張神秘複雜的卡片已經成為他的習慣,現在,那張卡片被他隨手放在桌上.

對那張銀線黑底卡片陳暮充滿了好奇心,可是他還是忍住,沒有去購買三星能量卡.他這樣做,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才做出的決定.除了三星能量卡這個因素之外,他自身的因素才是他做出這個決定的根本原因.

他基礎很差,非常差,差到連普通的低級制卡師都不如.如果現在去把時間花在這張卡片上,對他本身的發展並沒有多大幫助.地基不牢,越往上走越危險,也會越走越窄.他並不懂大道理,倒是童年的流浪生活,這樣樸素的道理他還是明白.

這些天來,他一直沉浸在飛速進步的快感之中.多年的積累,他從未停止過思考,雖然因為一些不知從何解開的關鍵問題阻礙了他的進步.而當這些塞子拔掉之後,那種傾泄而下的快感,簡直無以倫比.

他認為自己已經可以開始嘗試制作一星幻卡了.

幻卡是天攸聯邦的傳統強項.當初卡片理論的創始人羅森博格最擅長的卡片便是幻卡.幻卡的初級階段是虛影,高級階段是擬物.初級幻卡的作用其實沒有什麼大用,它們只能放出一些幻像,這些幻像雖然逼真,但是其實只是一種影像,無法對人產生傷害,有經驗的人一眼便能看出來.

高級幻卡的威力卻是相當可怕.它能夠把能量卡的能量激發出來,通過特殊的排列組合,模擬成物體,是高端武器的代表,更是卡修們專用武器.這樣的幻卡,便被稱為幻技卡.一般來說,普通人所說的幻卡都基本指低級幻卡.

幻卡的制作和能量卡有很大的不同.能量卡只要制卡師理解了它的結構,並且繪卡的技巧足夠的話,便可以制作.但是幻卡卻不同,它需要制卡師有一定的感知.所謂的感知,是制卡師和能量之間的溝通力.

能量,物性,便是制卡師所需要掌握的最核心的本領.

感知可以通過特殊的方法來提升,這也是每一位制卡師的必修課.在現在的制卡師考核內,感知便是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能力之一,它有著極為嚴格的等級劃分.

當然,感知並不是只有制卡師才需要.有些職業,比如卡修,也就是卡片的專業使用者,他們也同樣對感知有著相當的要求.

其實在卡片體系發展初期,也就是羅森博格那個時代,並沒有卡修這個職業.那時的制卡師作為卡片的制作者,也是對卡片最為熟悉的人,他們對如何使用卡片,如何操縱卡片同樣是得心應手.這個時代最多的是卡師,他們是同時兼修制卡和卡技.

直到三百年前的海納梵森特時代,制卡師的數量經過兩百多年的發展,種類和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可觀的數字,這也使得更多的卡片能夠流通到制卡師以外的人們手中.隨著卡片體系變得越來越複雜,制卡師所需要學習的知識比起羅森博格那個時代要多得多,制卡師便開始逐漸專注于研究和學習.

也是從那時開始,衍生出一個新的職業卡修.他們是使用卡片的專業人員,由于他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進如何最大限度發揮卡片威力之中,他們使用卡片遠比那些制卡師要厲害.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既學習制卡,又會使用卡片的制卡師往往在兩個方面都無法取得好的成就.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職業的區分越來越涇渭分明.

不過這其中也有另類,比如海納梵森特.他既是一位天才制卡師,但是同時也那個時代最頂級的卡修之一.他也成為有記載的最後一名卡師.

在現代,制卡師和卡修對于感知的鍛煉是有著不同側重點的.制卡師大多側重于對能量的感知,而卡修則是側重于對能量的控制.

訓練感知的方法有許多種,但是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需要媒介,媒介的不同將直接影響感知的特性.感知的特性又將直接制卡師制作出來的卡片.而卡片的性質又將直接對使用卡片的卡修產生影響.所以在許多地方,一些流派之中,制卡師和卡修往往共存,這些卡修使用本流派的卡片,由于修行的是同種感知,他們往往能發揮出這張卡片的最大威力.比如赫赫有名的苦寂寺,他們制作的各種心卡,不是苦寂寺出身,幾乎無法使用,就算能用也無法發揮出卡片的最大的威力.

相較于制卡師,卡修的數量更多.制卡師的尊貴當然不用多說,但是前提是,你起碼得混到中高級以上.相較于制卡師,卡修的適應性則要好得多,私人保鏢,探險者,雇傭軍……另外,像精于控制水梭卡的卡修,便可以自如地在水底活動,他們是海底探查勘查的最佳人選.而擅長控制探測卡的的卡修,不僅是各地治安的必備人員,也是每支探險隊里必備人員.

卡的種類五花八門,而作為使用者的卡修也是千奇百怪.

××××××××××××××××××××××××××××××××××××××××××××

今天第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