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三節 培訓班
五百多年前,卡片理論的創始者羅森博格第一次提出卡片理論,並且成功地制作了第一張卡片.從那以後,曆經五百多年的發展,各式各樣的卡片層出不窮.在這之前,原始的卡片雛形大量地存在于各個宗教之中,它們被認為是一種非自然力量.直到現在,一些宗教中依然有著許多技藝極為高超的制卡師和卡修,他們的源頭甚至超過了羅森博格時代,在這方面,他們的傳承更為神秘不為人知.

但正是羅森博格的橫空出世,把卡片系統身上的神秘光環徹底打碎.他系統地研究並闡述了卡片結構,並且發明了許多卡片,像今天的能量卡,它的標准結構便是羅森博格最先提出的.卡片身上籠罩的神秘光環被徹底地打破,卡片學也就成為一門新的學科.

大約三百年前,又一位偉大的制卡師海納梵森特,更是把卡片的發展帶入了黃金時代.而海納梵森特的出生的那一年,恰好是羅森博格正式提出卡片理論那一年之後的兩百年.這兩位五百年里最偉大的制卡師仿佛在用這種方式呼應著.

海納梵森特所在的那個時代,是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在那一百年間,無數卡片被許多天才制卡師發明,海納梵森特作為和羅森博格齊名的大制卡師,由他主導發明的卡片多達九十七種.在那期間,湧現出許多後世聞名的大制卡師,如羅齊,切莫西赫等等.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如今的卡片學早已經和五百年前迥然而異.整個學科變得更細致,分支眾多,研究也愈發深入.

而天攸聯邦的卡片理論隨著摩哈迪域和百淵府正常建交而傳入兩域,兩域傑出之輩迅速吸納,並根據他們本域的特色,發展出適合他們兩域的獨特卡片理論.于是卡片理論體系進一步被補充擴大,而新卡片更是層出不窮.那是一個輝煌燦爛的時代,是一個令無數人為之深深向往的時代.

隨著卡片理論體系的不斷發展,各種稀奇古怪卡片的出現,對卡片種類的劃分也越來越難以劃分.至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權威的劃分方法.

不過,想要知道一張卡片到底是有什麼作用,有一個最直接也是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使用它!

使用卡片就需要用到度儀,巧合的是,度儀也是羅森博格這位卡片理論創始人發明的,而在海納梵森特手上得以完善.如今的度儀雖然越做越精巧,各種輔助作用也越來越多,比如陳暮的度儀上有探照燈,但是它的核心卻依然沒有絲毫變化.

度儀從外表來看,是一個長方形盒子,有三根扣帶,可以把它扣在手臂上.度儀頂端有卡槽,這是用來使用卡片的.一般來說,度儀起碼有兩個卡槽,越高級卡槽的數目便越多.兩個卡槽之中一個是使用能量卡之類的基礎卡,另一個卡槽則插入使用者想使用的卡片.說穿了,度儀便是一個將能量卡和其他卡片聯接起來的裝置,能量卡提供能量激發卡片,從而達到使用的目的.

陳暮的度儀當然不會是什麼高級貨,兩百多歐迪能買到什麼高級貨?度儀這種使用極為廣范的物品陳暮卻少有用到.

毫不猶豫把這張卡片插入度儀上方的插槽之中,挑了一張沒有用過的一星能量卡插到下面的插槽之中.做完這一切的陳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緊接著按下度儀表面的激活鈕.

"滴!"

陳暮突然出現一個半透明的光幕,上面有一行字.

"能量卡不符合規格,請使用三星以上能量卡!"

三星能量卡!居然要三星以上的能量卡!滿臉驚詫的陳暮已經確定,這張卡是一張不折不扣的高級卡.一般來說,卡片越高級,對能量卡的等級要求也越高,能量消耗速度也越快.這點常識陳暮還是有的.

可是陳暮又有些犯難了.三星能量卡他手上沒有,如果想要知道這張卡究竟是張什麼樣的卡的話,那就必須去買張三星能量卡.可是,三星能量卡的價格,可不是個小數目!

一星能量卡的能量容量是一百卡,二星能量卡是一千卡,三星能量卡的容量高達一萬卡.

一星能量卡的統一零售價是一百一十歐迪,也就是說,平均一卡能量一點一歐迪.二星能量卡的價格是一千兩百五十歐迪,平均下來,一卡能量需要一點二五歐迪.三星能量卡的售價則高達一萬五千歐迪,平均下來,一點能量需要一點五歐迪.

這也是為什麼一星能量卡的使用范圍最廣了,畢竟這個世界上,窮人還是最多的.

這三年來,他平時省吃儉用,沒日沒夜的工作,全部身家才八萬歐迪.要一下子拿出一萬五千歐迪,讓他非常猶豫.從小經曆過流浪的生活,他比一般人對金錢更為看重,因為他知道,這是生活的最基礎.

猶豫了半天,理智最終戰勝沖動,陳暮決定把它放一段時間再說.那兩張貼在卡上的薄膜他也沒扔掉,而是收藏起來.

日子重新又恢複了平靜,只是陳暮多了個習慣,每天他都會情不自禁地把這張卡放到手中的把玩,每一次端詳這張卡片,他都會沉浸在那複雜完美的構紋之中.

但是生活要繼續,這段時間他也不是一無所成,他成功地把另一張不同結構的一星能量卡之中的回形壓縮結構設置進自己的結構之中,這讓他制作一星能量卡的成本再一次下降了兩歐迪.也就是說,他現在每天的收入比以前要多五十歐迪.

可以說,他現在的制作的一星能量卡的結構和標准結構已經有不小的區別,但是如果不仔細看,很難看出來.可是,又有誰會仔細去研究剛買來的一星能量卡呢?

上次華叔給他的那張聽課證被他取了出來,按照日期,就是今天.

培訓班就在東衛學府旁的一座大樓里開辦的,原本陳暮以為總不會有多少人來參加,沒想到走進這教室,卻發現里面一片嘈雜.里面坐的都是少男少女,年輕人在一起自然很快被打成一片,打笑嘻罵,三五成堆,玩得不亦樂乎.

陳暮隨便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多年的流浪生活,讓陳暮對察顏觀色頗有一套心得.匆匆掃一眼,他便心下了然,這些人的家境只怕都屬普通.想想也是,如果家里有錢,又怎麼會把自己的兒女送到這樣低級的培訓班呢?要送也送到東衛學府去.

遙望著窗外僅一牆之隔的東衛學府,從這個位置,東衛學府的操場一覽無遺.整齊乾淨的制服,洋溢著自信的微笑,彬彬有禮的彼此問候,東衛學府學員的風貌令人眼前一亮.

莫名地,陳暮覺得有幾分不舒服,心下悄然升起一絲苦澀.收回自己的目光,陳暮呆坐半晌,回過神來不禁啞然失笑.

自己這是怎麼了?三年前,只怕自己做夢也想不到能過上這樣的生活,如今,自己還有什麼不滿足呢?心下暗自告誡自己,一定要知足,自己已經非常幸運了!

想通這一點的陳暮重新又把目光投到東衛學府,目光中仍然帶著淡淡的羨慕,但是卻異常的平和.

正在這時,授課老師走進教室,教室立即安靜下來.

講課的老師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叫賈明.長相一般,但是嘴皮子非常利索.一開始便說了一大堆,說什麼他是東衛學府的賈梓凌教授的直系弟子,和東衛學府是合作伙伴關系,大家學成之後,屆時找工作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云云.不番吹噓鼓動,直把下面那幫學員聽得兩眼放光.

陳暮卻聽得皺起眉頭,從小流浪的生活,讓他洞悉世情,遠不是這些少女少男可以相比.在他看來,這個講師像騙子遠遠多過像制卡師.

這番吹噓花了整整半個上午的時間.

半個上午的時間卻讓陳暮大失所望,這個賈明完全是照本宣科.三年來,陳暮一直在自學,翻看的各種基礎書籍不下百十本,許多都是滾瓜爛熟.他甚至知道賈明現在照著念是各個學府通用的是零四版王京編撰的《卡片理論基礎概論》.

這本書他翻過不下十遍,但是由于他的基礎太差,很多地方還是有些不明所以.

很快他便集中精神聽講.

************************************************************************************

開始發力!下午還有一節!大家把手上的所有票票像光一般投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