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二節 神秘卡片
陳暮心下一動,手指靈活地從其中抽出一張一星能量卡,把它放到自己面前仔細端詳.

從表面的構紋來看,這張一星能量卡並無出奇之處,它使用的是現在使用最廣泛的巴克斯結構,也是最普通的結構.然而,陳暮還是覺察出這張卡片的一絲異樣.

重量這張卡比一般一星能量要重上少許.制作了幾萬張一星能量卡,陳暮對一星能量卡的重量早就爛熟于胸.無論它采用的是何種結構,只要它是一星能量卡,它的卡重便不會超出某個特定的范圍.

很顯然,這張卡的重量並不在這個范圍.

閉上眼,食指和拇指輕輕地這張一星能量卡的卡面上摩挲著,陳暮仔細地感受著它表面微微凸起的構紋.

構紋過淺,虛浮無力,這種感覺……這種感覺……陳暮皺眉回憶著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想到了……陳暮雙眼驟然一亮就像畫在某種較淺的材質上後的結果!

可是不對啊,陳暮心中不由升起更大的疑惑.從手感上來看,這張一星能量卡的材質極硬,手感厚重,按照一般規律來說,刻畫在上面的構紋應該質感更強才對.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真是奇怪!

再仔細檢查了一遍手上的能量卡,陳暮還是沒有發現什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個奇特的現象.構紋沒有任何錯誤,而且從筆觸的流暢和優美來看,這絕對是大師級的水准.即使自己做了三年的一星能量卡,但是以自己的功力,也沒辦法畫出如此優美的線條.

這也更讓陳暮疑惑了.大師級一星能量卡,這種說法本身就有些奇怪,哪位制卡大師會去制作一星級量卡?如果手上是一張五星能量卡,反而陳暮會覺得更加正常一些.

想了想,陳暮便把這張有些奇怪的卡和剛才自己發現的那張新結構的一星級量卡放在一起.

終于完成工作的葉重長舒一口氣.

一直全神貫注工作,他現在覺得有些疲憊.

"這兩張卡我帶走了."陳暮朝小黑揚了揚手上的兩張一星能量卡.

"沒問題,沒問題."小黑笑咪咪地說,他今天的收獲可不少,陳暮今天幫他找到了五張沒用完的能量卡,他的嘴都快笑歪了.

在小黑心里,陳暮這個家伙是頗有些古怪的.看他的穿著,一看就知道是窮人家孩子.像這類窮人家孩子,對每一點可以節約的地方都絕不會放過.自己手中的這些沒有用完的能量卡,在他們眼中可是一大筆錢啊!陳暮卻奇怪地對這些沒有用完的能量卡並不上心,反而對那些一星能量卡大感興趣,而且還都是用完的能量卡.

當然,這些只會在他心里想想,他還巴不得這樣.倘若陳暮要是正常的話,那自己的手上的這些能量卡可就落不到自己手上了,這可都是錢啊!

一邊在心中自我陶醉著當初他的先見之明,一邊笑咪咪地送走陳暮.

回到家中,已經是晚上十點.胡亂吃了點東西,陳暮便迫不及待把今天得到的兩張能量卡取出來研究.

第一張一星能量卡就讓陳暮眼前一亮.

這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結構,繁複構紋由淡藍色線條組成,布滿整張卡面.這張一星能量卡撲克牌大小,材質帶有一絲柔性,卡面光滑,但是如果仔細撫摸的話,能感受到凸起的構紋.

普通人看到這樣複雜的圖案,只怕會覺得頭昏眼花,不知從何下手.

陳暮卻看得兩眼放光.三年來,他每天都要面對類似的花紋,雖然結構和眼前的不同,但是複雜程度卻是不相上下.那十二種新結構也給他積攢了不少經驗.

要推敲一種卡片的構紋結構的話,一定要找到它的起筆點,也就是它第一筆的落點.然後循著線條脈絡不斷深入,才會比較容易理解.

一星能量卡雖然複雜,但是在所有的卡片里,卻是最簡單的一種.不過即使這樣,直到三個小時後,陳暮才真正的弄懂了它每一筆的作用.不過要想做出同樣一張一星能量卡,他還需要大量的練習.但是他放棄了這個意圖,大量的練習就意味著大量的消耗,起碼到現在,他雖然略有儲蓄,還並不足以讓他如此揮霍.

最重要的是,他已經計算過,這種新結構的一星能量卡的成本比起他現在制作的那種,在成本上還要略高一點.花大量的金錢去練習一種對自己沒有任何意義的新結構,並不是他的作風.但是這張能量卡還是有值得借鑒的地方,一個回形壓縮結構,也許可以融入自己的能量卡結構之中.

陳暮思忖著,手指卻不由自主從另一張一星能量卡上滑過.他的目光落在第二張剛剛獲得的能量卡上.

這張一星能量卡的畫法沒有任何出奇之處,它是現在流傳最廣使用最多的標准的一星能量卡畫法.然而引起陳暮注意的卻是這張卡卡面的筆畫.

線條優美流暢,筆調極為純熟,每個轉折弧線都圓潤飽滿,大師級手筆.

這張卡看上去頗為陳舊,一看就是頗有些年頭,想必是哪位大師早期的作品.但是最先引起葉重注意的卻並不是這兩點,而是它的重量和厚度.

這張陳舊的一星能量卡比普通能量卡要重十分之一.一星能量卡的重量本身就非常小,就算十分之一也難以察覺.但是陳暮制作的一星能量卡實在太多,所以在他第一次拿起這張一星能量卡時他就感覺出來了.厚度也是如此,這張一星能量卡的厚度要比普通一星能量卡厚一些.

這才是這張卡引起陳暮的注意力的最大原因.一星能量卡是最早出現的卡片,也是使用最多的卡片,它的規范標准早就在創始之初便擬定了.一直到現在,所謂的標准結構和標准材料,和它創始之初都並沒有什麼區別.

一張大師制作的一星能量卡,怎麼會有這樣差異?

難道……

陳暮很自然地聯想到材質方面,難道這位不知名的大師找到一星能量卡的新材料?為了生計,陳暮一直致力于如何降低一星能量卡的成本,這張一星能量卡引起了他強烈的興趣.

把能量儀中的能量卡取出來,房間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猶豫了一下,陳暮咬咬牙,把手上那張奇怪的一星能量卡插入家中的能量儀中.

咦,不亮!房間還是一片黑暗,沒有一絲亮光.

陳暮一愣,怎麼可能不亮?

不可能!這是陳暮腦海中蹦出的第一個念頭.這張卡片上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跡,而且能量消耗殆盡的能量卡陳暮一眼便能分辨得出.他敢保證,這張能量卡雖然陳舊,卻是一張從未使用過的能量卡.

而且這張卡片上的結構完美無缺,沒有任何錯誤,比起陳暮自己制作的一星能量卡都要出色許多.這樣一張能量卡,斷然沒有損壞的道理.

但是現在實情卻是它真的無法提供任何一丁點能量.

重新把自己的能量卡插入能量儀中,房間又恢複一片光亮.能量儀沒壞,這一點外因立即被他排除在外.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燈光下,陳暮仔細端詳這張能量卡.

手摩挲著卡片,一個猜測突然從陳暮的腦海中升起,難道這本身就是一張廢卡?

一位大師會制作一張廢的一星級能量卡?這種可能性不大吧,陳暮沉吟.

仔細地排除一項項因素,結構畫法正確,沒有使用過的痕跡,沒有能量損耗的跡象,卻無法提供能量.

材質?陳暮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那略厚的手感,越想越覺得可能和材質有關.

陳暮把卡側面放在光下,細看之下,果然被他發現了奇特之處.不到一毫米厚的卡側,卻有兩條顏色極淺的分界線.原來這張卡居然是由三種材質粘合而成,由于三種材質的顏色非常接近,不放到眼前細看,很難發現.

失敗的實驗品?看來這是最大的可能了.許多年前,一位大師想對一星能量卡做出改進,而且最終以失敗告終,而這張失敗的實驗品卻不知怎麼流傳下來,恰巧被陳暮發現.

這貌似是最可能的一種推測.

陳暮心下有些失望,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張廢卡便毫無價值.

手指下意識地輕輕在卡片邊緣摩挲,忽然,手指感覺有異.

陳暮連忙重新把卡片放到眼前,不知道是不是年代太久,卡片的邊緣已經開始剝落.原本已經對這張廢卡失去興趣的陳暮突然有幾分好奇.如果真的和自己的推測吻合的話,那當年這位大師一定是認為這三種材質粘合起來,可以改進一星能量卡.陳暮對自己的水平可是有著清醒的認識,他的水平恐怕連普通的初學者都不如,他從未接受過任何制卡方面正規學習.

但是他同樣有著屬于自己的自信,那就是一星能量卡!從一開始,他便一直只研究一星能量卡,他對一星能量卡實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從上次對一星能量卡做出微調之後,到現在始終沒有任何突破.今天這張卡片卻給了他另一個啟發,既然結構方面沒法突破,那為什麼不在材質方面試試?

既然動了這個心思,陳暮對這張實驗卡片的材質便有了幾分興趣.這張實驗卡雖然是廢品,但無疑是出自大師手筆,各方面的知識當然不是自己能比擬的.正是因為心中存了這分借鑒之心,陳暮才打算仔細研究下這粘合在一起的三層材質.

小心翼翼揭開那層已經開始剝落的外層薄膜,陳暮忍不住心下感慨,無論再堅固的材質,在歲月的侵蝕之下,也難保昔日的光彩.

當陳暮把表面的這層薄膜完全揭開後,突然間,他完全呆住了,死死盯著這張卡片,如遭雷殛,呆若木泥!

如黑夜一般的黑色卡面,數以千百計的銀線纖細如發絲,像蛛網般布滿整張卡面,看似雜亂無章,但是隨意一個細小的部分,便可以從其中發現曼妙的弧形轉折,嚴謹的結構,複雜得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嵌套.

銀線條雖然細如發絲,肉眼分辨都有些費力.看上去卻仿若有如人體的毛細血管,令人產生一種銀液在緩緩流動的錯覺.

這是什麼?卡片麼?

陳暮無意識地喃喃自語,他的大腦完全陷入一種半停滯狀態.

足足過了十分鍾,他才從這種混沌狀態中恢複過來.使勁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花眼.

自己的推測完全偏離了方向.什麼失敗實驗品啊,這明明是一張經過偽裝處理的卡片.以陳暮有限的見識,自然不認識這到底是什麼卡片.事實上,這張卡片的複雜程度遠遠超過了陳暮的認知,如此精細的線條,如此高超的制作工藝,都是他從沒見過的,甚至連想也沒想過.

在收購站,那些高級卡片他也不是沒見過,盡管都是一些廢棄品,但是如此複雜如此精細的卡片卻是他從未見過的.

這到底是張什麼卡片?陳暮的好奇心空前高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