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一節 以卡為生
刀片一般的筆尖輕輕地在一張青灰色的卡片上滑過.藍色的纖細線條流暢地從筆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藍色的線條不斷增多,漸漸,一個繁複玄奧的圖案隨著筆尖的滑動而不斷變得更加完美.

陳暮的眼神專注地盯著這張卡片,呼吸輕緩,仿佛生怕驚動了什麼.仔細看的話就可以發現,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終都完全沒有挪動分毫,動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靈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無骨.筆尖輕輕一轉,一個優雅的弧線出現在卡片上.突然筆尖重重一頓,一改剛才的輕靈,緊接著猛地一個鋒側鉤,筆鉤如刀鋒!卡片上的圖案驟然一亮,隨即迅速黯淡下去,恢複如常.

陳暮隨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動作嫻熟自然,看不出有絲毫滯礙之處.完成這張卡片他的臉上依然專注如故,他現在才完成十五張,離今天的任務還有十張的差額.他現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級的能量卡,作為最低級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圍最廣,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這時,房間突然一片黑暗.

"該死,能量又用完了!"陳暮嘟囔幾句,左手隨手從卡片堆里抽出一張能量卡,隨即在右腕上輕輕一按,右手腕佩帶的度儀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幫助下,陳暮小心翼翼走到牆角,房間里實在太雜亂,他可不想碰翻什麼東西.房間角落的牆壁上有一處方形儀表,儀表下有一處插槽,陳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儀表的插槽中.

能量卡剛一插入卡槽,房間便恢複光明.儀表上顯示出數字一百.沒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來今天的任務又要多加一張了.回到桌前的陳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來源都依靠這種最紙級的卡片.從三年前他學會了制作這種能量卡之後,每天二十五張的工作量他從未有一天中斷過.

陳暮的房間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擺放著一張半舊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還比較乾淨以外,房間其他地方到處堆放著堆積如山的雜物.這些雜物也是五花八門,成堆的舊書,散放的各種原料.

在這個簡陋的地方,陳暮整整住了三年.這里是聯邦政府專門提供的救濟房,像這樣的一個小房間,每個月只需要交納一百五十歐迪便可以入住.對于像陳暮這樣的窮人來說,實在沒有比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況在他看來,自己這樣已經算得比較不錯了,他甚至見過全家四口擠在同樣大小的房間里.

下午五點,陳暮終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張能量卡.仔細地數了數卡片的數量,連著數了兩遍,確定數目沒有錯誤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裝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

走上街道,夜色已經漸漸濃重起來.斑斕的燈光在夜色中令人流連,天空上不時飛過的梭車尾部噴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豔麗軌跡.陳暮略略收緊外衣,仰臉看了看天.寒氣漸重,看來冬天快來了吧.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時間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筆消耗了,陳暮在心中盤算著.

從東衛學府的後門前經過,這條路陳暮已經走過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結伴進進出出的學員,他的心里還是忍不住會升起一種莫名的情緒.整了整心緒,陳暮朝學府旁的一間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東衛雜貨店"在東衛學府周圍,同樣名字的類似小店,起碼有不下二十家.這家小店三年里,陳暮每天都會光顧,風雨無阻,從未間斷過.只不過他到這里並不是買東西,相反,他是來賣東西的.

他一進門,店主便注意到,招呼著:"阿暮來了啊!"

"嗯,華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聲.店主華叔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老人,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無法掩飾的痕跡.細密的皺紋,半白的花發,架著一副老花鏡.

"這是今天的貨."陳暮小心地從懷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疊能量卡,遞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張."

華叔接過陳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沒看隨手放到貨架上,笑著說:"幸虧有阿暮你天天送卡來,要不我這里貨源都要短缺了."

陳暮微微一笑,卻沒有接腔,他知道華叔這話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價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況這里位于東衛學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賣二十五張能量卡?

華叔也知道陳暮的脾氣,也不廢話,直接問:"阿暮是需要現金還是轉賬?""轉賬."陳暮干脆地回答,說完便把早已經准備好的一張淡綠色迪卡遞到華叔面前.結算完的陳暮朝華叔道別之後便欲轉身離開.

華叔突然叫住陳暮:"阿暮等一下."

陳暮停下腳步,轉身略帶驚訝地看著華叔:"還有事嗎?華叔."

華叔從抽屜中取出一張鵝黃色的紙箋,笑咪咪地看著陳暮:"差點有件事忘了.這是一張制卡師培訓班的聽課證,是昨天進貨時經銷商附送的.放在我這里也是廢紙一張,阿暮你拿去吧."

看著一臉慈詳的華叔,陳暮心中不禁一陣感動.他知道眼前的這位老人這些年來對自己的幫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陳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對他來說也同樣是遙不可及.

三年前,他剛學會制作能量卡,到處去兜售,卻鮮有人問津,沒有商家願意收購.一星級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們更願意一次大批量進貨.而陳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張,對于商家來說,這只是一個連零頭都算不上的小數目.

幸運的是,他遇到了華叔.華叔同意收購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張卡的收購價是一百零三歐迪,比起市場上能量卡的批發價要低兩歐迪.盡管如此,陳暮依然對華叔感激無比.

四年前,陳暮還是一個居無定所的流浪兒.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師,一位已經奄奄一息的制卡師.他用自己積累了五個月的存糧來換取這位制卡師的壽命,延長七天的壽命.在這七天里,他學會了一項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師死後沒有給他留下任何遺物,陳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位制卡師叫什麼名字,不過他的命運也從此開始發生了變化.

他花了一年的時間盡最大努力做短工,這期間他做了六種不同的短工,這一年,他十二歲.也在這一年里,他終于有了一筆小小的積蓄,一千歐迪.這一千歐迪,他全部買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師曾經告訴過他,一張一星級能量卡在市面的批發價是一百零五歐迪,統一零售價是一百一十歐迪,而它的成本僅需要九十八歐迪.

一星級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師都會制作,然而這其中的差價知道的人卻並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幾乎沒人會打這方面的主意.一星級能量卡是最簡單的卡片之一,它已經完全能實現工業生產.而就算是一位大師級的制卡師,一天也最多不過能做二三十張能量卡,產量實在小得可憐.況且對于制卡師來說,通過差額賺的這點錢,掉在地上他們都懶得去撿.但是對于陳暮來說,這些錢,足以使他吃飽飯.

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張,幾乎虧本了兩百歐迪,然而這卻讓他看到希望.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在推銷能量卡的時候,卻受到阻礙.商家們對于他手上少得可憐的幾張能量卡完全沒有一點興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沒有吃飯,在晚上八點的時候他踏進了華叔的店.進店的時候他的雙腿都有些發抖,整天滴米未進的他幾乎都快到了昏迷的邊緣.

一百零三歐迪的價格雖然比一百零五的批發價要低,但是陳暮卻覺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悅包圍.賣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買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錢全部買了能量卡的原料.

從那以後,陳暮的生活終于穩定下來.

每天二十五張能量卡,他沒有一天中斷.

這一過,就是三年.這三年里,他只做一種卡一星級能量卡.在第二年,他已經能把成本控制在九十七歐迪.雖然只是一歐迪的差別,但是對他來說,卻是極大的鼓勵.在制作能量卡之余,他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研究如何降低成本上.

終于在第三年,能量卡的成本被他控制在九十五歐迪,每張能量卡他能贏利八歐迪,他每天的收入穩定在兩百歐迪,這在三年前,是他完全不敢想像的數字.每個月六千歐迪的收入已經讓他可以過上普通的生活,但是他還是一如既往地住在每個月只需要一百五十歐迪的救濟房內.

回過神來的陳暮朝華叔笑笑:"謝謝華叔!"接過那張聽課證,小心地把它放入懷中的卡包內.

培訓班,特別是制卡師的培訓班,是在當下最泛濫的幾種培訓班之一.它們往往打著無比華麗的廣告,比如這張聽課證上就說什麼"東衛學府承認學曆""東衛學府資深高級制卡師權威親講"云云,其實里面究竟是什麼里子陳暮一清二楚.承辦這期培訓班的機構和東衛學府僅有那麼一點關系便是這個機構每次都要給東衛學府交上一筆費用,來作為他們維持這種名義上"聯合舉辦"的代價.

陳暮還是打算去聽聽培訓班里究竟講些什麼.制卡是最艱深的學問之一,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自學,然而收效甚微.直到去年的時候,他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基礎實在太差,十多年的流浪生活,他沒有接受過任何文化教育.

對于一個沒有絲毫基礎的少年來說,想要自學以艱深晦澀而著稱的制卡學,自然難上加難.然而他對自己的智商卻沒有絲毫懷疑,能在一個星期之內只憑記憶力便能學會制作一星級能量卡,當年那位制卡師就曾盛贊他的天份.

從那以後,他便放下這個對他來說暫時過高的目標,而開始轉向最基礎的理論學習.每天不管工作有多累,他都會抽出時間來學習這些枯燥的知識.

告別華叔後,陳暮沿著一個小巷朝南走.今天是周六,他還有一項工作.

穿過兩條街,走了大約二十分鍾,他來到一處二手廢舊卡片收購站.

"嘿,伙計,來了!"和他打招是一個長得黑瘦黑瘦的光頭,他叫小黑.他也是這家收購站的主人.每到周六周日晚上,陳暮都會到這里打三個小時的短工.

陳暮朝小黑微微點頭,只是臉上依稀還有幾分木然.

對陳暮這副嘴臉,小黑早已經習以為常.當初陳暮來這里要求打短工的時候,小黑本來是拒絕的.這家收購站從他父親開始,就一直是一個人打理,到了他手上,也同樣一直是他自己打理.

雇人?小黑可付不起那工錢.

不過當陳暮說他不要工錢後,小黑終于還是答應了.當然,陳暮還是有報酬的,一般陳暮都會選幾張廢舊卡片帶走,作為他的工錢.有時陳暮還會從這些廢物堆里挑出幾張沒有用完的能量卡,小黑算了一筆帳,每個月,他在這上面節省的費用就是一大筆.只是對于沉默寡言的陳暮,他不免生出幾分好奇,這家伙怎麼知道這些卡里還有剩余能量呢?

不過自那以後,他每次見到陳暮都是眉開眼笑.

陳暮蹲下,開始對堆放的廢舊卡片進行分類.卡片的種類有許多,有能量卡,有物品卡,有擬物卡,甚至有些還有一些比較少見的植物卡動物卡.不過這里的卡片無一例外全都是沒用的,葉重所要做的便是把這些卡片分門別類.

工作進行得很快,看得出來,他對這項工作非常熟悉.

陳暮手腕一翻,朝小黑拋過去一張卡:"喏,這張卡還能用一陣子."這張二星級的能量卡里面起碼還有一半的能量,陳暮都想不明白這張卡原來的主人為什麼會這麼浪費.二星級能量卡的容量是一千,也就是說,里面還有差不多五百的能量.

"嘿嘿,多謝小陳哥!"小黑看著手上的二星能量卡,眉眼都笑開了.屁顛屁顛跑到測能儀前,把卡片插了進去,當看到上面亮起的"523"數字時,小黑笑得五官都差不多擠成一團了.

陳暮沒有理會,他一心一意地進行著翻揀.雖然這里面也會出現一些廢舊的中級卡片,比如三星四星的卡片,出現的概率還是頗高的.但是對他來說,卻沒有什麼價值.他現在唯一感興趣的便是一星級能量卡.

三年的制作生涯,讓他對這種最普通最低級的卡片有自己的理解.一星能量卡的制作方法並不只有一種,陳暮就已經從這種收集了十二種不同結構的一星能量卡.這些結構各異的一星能量卡給陳暮的啟發頗大,正因為他借鑒了這些卡片的一些技巧,才成功把制作一星能量卡的成本降低地到九十五歐迪.不過這樣的好運可不會每天都有,到現在為止,他也只不過收集到十二張而已.

不過今天的運氣似乎不錯.

看了手上這張一星能量卡,從表面的構紋來看,他是一種陳暮從未遇到過另一種新結構的一星能量卡.

他把這張能量卡放在一邊,繼續埋頭進行翻揀.一星能量卡的數量實在太多,但陳暮不厭其煩地一張張檢查.他的速度極快,幾乎只要手從這些一星能量卡上輕輕撫過便可以知道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這一切,都來源于他對一星能量卡的熟悉.這種熟悉是三年來不間斷地制作而留下來的,他不用看,單憑手感便可以判斷這張卡片到底是不是一星能量卡,是不是自己所見過的結構.他對它們實在太熟悉,以至于它們的每個細節.

從卡片邊緣掠過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

這張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