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天子 第七十章 意志 即是王道

東夷城。

城外山丘之下泛著慘黃色的草廬一如過往那般安靜。沒有劍光。沒有劍風。沒有劍刃破空之聲,只是一片安靜。此時已經是深春近暑時節,熾熱地日頭照拂在大陸的東邊海洋之上,蒸起無數水蒸氣,讓整座東夷城都陷入了濕熱之中。好在海風常年不歇,可以稍去煩悶。

自從三年前大東山一役後,劍廬弟子們練劍的地方便搬到了外間。沒有人敢打擾廬院深處劍聖大人的養傷。所以此時廬內才會顯得如此安靜,空氣中彌漫著的無形水氣,隨著日頭地沉淪而變冷,向地面沉降,緩緩地依附到那些劍刃鋼鐵廢片之上,蘊成些許水滴。

夕陽漸下。紅色的淡光映照在劍廬深處,映照在那個大坑之中,將無數把劍上的水滴映照的清清楚楚,滲進血紅之色,就像是血水一般。

不知從哪里飛來了幾只鳥蠅。好奇地圍著劍坑飛行著,發著嗡嗡地令人厭惡地聲音,這些生靈並不知道這座坑,坑里的劍。在天下代表著怎樣的地位。怎樣的名聲,它們只是本能的盯著那些劍枝上的紅色水滴,在心里疑惑無比,為什麼這些血水沒有一絲可喜的腥味?

天氣很熱。所以劍塚里的天然冰煞之氣也淡了許多,這些鳥蠅才能有足夠地勇氣在此處飛舞,然而在劍塚旁邊那個幽暗地屋中。卻有著與外界環境大相逕庭的冰寒。或許是這間房屋常年沒有見光的緣故。或許是床上躺著的那位大宗師身體漸漸趨向死亡,而發出來的一種令人心悸的冰寒。

屋子里沒有鳥蠅,沒有蜘蛛,沒有網。也沒有蚊子敢去叮那寒著厚被地人一口,但是在雪白地牆壁一角。卻有一只約小指甲大小地長腿蚊子,死死地盯著被中的那個人。

長腿蚊子在瑟瑟發抖,透明地翅膀時不時撫弄一下自己漸漸干枯的身體。提醒自己還存活著,兩只長腿也顯得格外無力。整個身軀都泛著一種不健康地褐黃色。看上去就像是汁水全無,快要成殼。

它沒有飛走,是因為它在這個草廬里面沒有發現一個可以吸食血液地對象,草廬里地人們好像都有奇怪地法力,只要靠近他們地身體,都被一層無形的屏障擋回來,震死。

只有床上這個要死的人身上沒有那種能力,可是長腿蚊子依然不敢飛下去。因為它感覺到這個要死的人身上有一股寒意,在這大熱地天里。冷得它快要煎熬不住。

可它還在熬,因為它知道那個人要死了。再厲害的人,只要死了,都會變成血水。腐肉。它需要血水。外面的那些鳥蠅兄弟們需要腐肉,厚厚地棉被下面,四顧劍渾身冰冷。不停發著抖。每一次抖動都帶動著他胸腹處那道傷口撕裂一般的疼痛。三年前被慶帝王道一拳擊中。一只臂膀被葉流云生生撕下。一個多月前又被影子在胸上刺了兩劍。即便費介種下的毒物已經僵死了他的所有傷處,可是生機已無。

按道理來講。他早就應該死了。可是他沒有死,他只是睜著雙眼。木然地盯著屋內雪白地牆壁,盯著那一角里上地長腿蚊子。看著那個蚊子發抖。在煎熬。在等待那個蚊子熬不住。從牆上摔下來。

大宗師的這雙眼睛里地情緒很淡然,很平靜,似乎早已經看透了人世間地一切。包括生命的最末一段。生與死之間地大恐懼。

這雙眼睛里,沒有一絲當初劍斬一百虎衛地暴戾殺意。沒有一絲屠府時地血腥劍意,也沒有一絲沖天而起。不屈不撓地戰意,甚至連很多年前大青樹下盯著螞蟻搬家時的趣意也沒有。有的只是平靜,以及那只干枯地黃褐色地在發抖的長腿蚊子的影子。

臨死地四顧劍不肯死。因為他在等一個人。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外間稍顯溫暖地暮光透了進來,也將那個年青人的影子長長的投射到地上。

四顧劍沒有去耗損自己最後地生命看他一眼。也沒有開口說什麼,他知道對方既然趕了回來,自然會告訴自己一些自己想聽的事情。

范閑從京都離開,轉向滑州,再潛行至十家村。連日辛苦趕路,終于在東夷城外與監察院的隊伍會合,他沒有耽擱一點時間,便趕到了劍廬,在云之瀾有些漠然地目光中推門而入。推門再入。再推門而入,連過三重門,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來到了四顧劍的身邊。

他看著厚厚棉被外露出的四顧劍的頭顱,這才發現,這位劍聖大宗師的身軀確實極為瘦弱,縱使蓋了三床棉被。依然是極小的一段,從而顯得他的頭顱格外碩大。

到了這副田地,四顧劍居然還沒有死,這個事實讓范閑感到暗自心驚,他看著那張蒼老而冷漠的面容,開口說道:“不漱華池形還滅壞。當引天泉灌己身……”

沒有說什麼慶國皇帝陛下地意旨。沒有商量東夷城地將來,沒有講述心中地秘密,范閑在第一時間內。將自己從小修行地無名功訣,就這樣一句一句。清清楚楚,無比慷慨地背了出來。

無名功訣共分上下兩卷。范閑此生二十余年也只修了上卷。下卷雖也背地滾瓜爛熟。但卻是一點進益也沒有,這些文字在他的腦海里如同是刻上去一般,根本不會淡忘,此時在四顧劍的床前背出,攏共也只花了數息時間。

他不用考慮四顧劍能不能聽懂。能不能記住。因為對方哪怕要死了,但畢竟也是一位大宗師。

隨著范閑的話語。四顧劍的目光漸漸從牆角處的那只蚊子身上收了回來,不知是盯著眼前的何處空間。淡漠地眼神變得銳利起來。凝聚如一只劍,劍身漸漸放光。發亮。熾熱無比。

范閑的嘴唇閉上。然後沉默而安靜地等在一旁。

不用他開口解釋,四顧劍自然也能從這些精妙地句子。匪夷所思,異常粗暴的行氣運功法門中聽出來,他所背頌地心法。正是慶帝一脈地霸道真訣。

四顧劍的眼睛隨著范閑地頌讀。漸漸亮到了極點。隨著范閑地住嘴。而淡了下來。

“怎麼修下半卷?”范閑低頭恭敬問道。

“不能。”四顧劍地聲音極其微弱,極其沙啞。回答地卻是極其堅決。

范閑並不如何失望,繼續平靜問道:“可是陛下他修了下半卷,是為王道。”

“霸道的極致便是王道?”不知道是不是在臨死之前,終于知曉了慶帝的功法秘密,四顧劍的精神比先前要好了許多。說話地聲音也漸漸流暢了起來。微嘲說道:“霸道到了頂端還是霸道。莫非你家皇帝還真以為能有什麼實質地變化

“可是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范閑低頭說道:“陛下修了下半卷。我想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而且這會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

四顧劍陷入了沉默,淡淡地目光漸漸現出了微微疑惑。最後卻旋即化為一種了解萬物後地笑意。輕聲說道:“肉身地經脈總是有極限的。即便是你這個小怪物,可是總有極限。”

“所以大青樹下。城主府中,您教我應該以心意為先。人地肉身總有極限心念意志卻沒有界限。”范閑接道。

“霸道啊……”四顧劍咳了兩聲,冰冷地身體在棉被下發著抖,沒有誰比這位大宗師更了解,再如何能夠超凡入聖地人物,一旦生機被破,肉體崩壞,其實和一個普通人也差不多。

“如果真能超越人體地極限。”四顧劍緩緩閉上眼睛,開始在腦中演算當初在大東山上的一幕幕。

雨水降臨在山頂,那一指點破雨水。點至苦荷地眉心,于須臾間度了半湖之水進去。生生撐破了苦荷國師的氣海肉囊。

就是那一指!

四顧劍猛地睜開雙眼,眼瞳急劇縮小。最後縮成劍尖一般地一個小黑點,用極其緩慢的語速說道:“一指度半湖。沒有人能用這麼快地速度度出真元。因為人體的經脈修行到最終。再如何粗宏,卻依然是有限制地。”

范閑當時不在山上。也不知道四顧劍的心里在想些什麼,有些聽不明白這句話,暗想每個人修習武學,提升境界。都是在實與勢二字上打轉。勢便是所謂技藝,如今又要加上四顧劍所授地心意二字,可是實之一字。卻是實實在在地個人修為。無論是一般修行者地氣海丹田,還是自己的兩個周天。腰後雪山。總要有所根基,然後依循經脈而行。

人體有經脈。自然要受經脈地限制。他覺得四顧劍這句話像是廢話……然而。范閑漸漸意識到四顧劍在說什麼。臉色微微變了起來。

四顧劍那雙如寒芒一般地幽深眼眸里,滲出了極其複雜地情緒,這些情緒在最後變成了無比濃厚地嘲諷之意。再配上他唇角艱難擠出來地那絲翹紋。顯得十分刻薄鄙夷。

一陣低沉而怪異的笑聲從四顧劍地枯唇內響了起來,顯得格外刺耳。不知道他是在笑慶國皇帝。還是在笑自己,抑或是笑范閑不自量力,居然想學到無名功訣地後半卷。

他平靜地看著范閑。一字一句說道:“慶帝體內。沒有經脈。”

雖已從先前四顧劍地話里猜到了少許,可是驟聽此言,范閑地腦海依然如遭雷擊,嗡的一下響了起來,震驚之余,盡是不解。皇帝老子地體內沒有經脈?可是沒有經脈的人怎麼活下來!

“後半卷依然走地是霸道之勢,你若要繼續練下去,只有經脈爆裂,死翹翹一個下場。就算你運氣好。也只能變成一個終生的殘廢。”四顧劍看著范閑,冷漠說道:“可是如果不把經脈撐破,下半卷里那些運氣法門。你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些所趨所向。本就不是正常地路子,你再練五十年,也沒有用處。”

范閑深深呼吸數次。強行壓下心頭地震驚,他當然知道四顧劍的分析是對地。早在數年之前,他就已經把霸道真氣練到了頂端。當時地他已經踏入了九品地門檻。正是意氣風發之時。在京都府衙之外,拳破謝必安一劍,誰知竟惹得體內真氣激蕩暴裂。將自己地經脈震地七損八傷。

極其辛苦地治好傷勢。結果在懸空廟後。一場追殺,與影子殺地性起之時,體內的隱患再暴。他終于被影子失手刺成重傷。

霸道功訣練到最後地大隱患。范閑遇到過兩次,更准確地說。當他還是個孩童時。費介老師就已經察覺到了他將來必然會遇到地大危險。所以才會給他留下那顆大紅藥丸。

那顆大紅藥丸最後是送入了太後地唇中。但是范閑知道這只不過是自己運氣好。所以才會在兩次真氣破限。經脈大損之後活了下來。

他依靠地是海棠朵朵的救命之恩。依靠的是北齊天一道秘不外傳的自然功法。在江南,他用天一道地自然真氣修補了許久,才治好了經脈上地損傷。直至最後兩股性質完全不同的真氣同時修至大成,在體內兩個周天各自運行。相輔相依,他才真正地遠離了真氣暴體地大危險。離開了這個自幼一直伴隨著自己的陰影。

然而今天從四顧劍的口里得到證實,要想修下半卷,就必須要任由真氣暴體。將體內所有地經脈震成粉碎。范閑一思及此。臉色便變律慘白起來,僵臥床上。難食難語。這種日子根本不是人過地,而且體內經脈盡碎。人怎麼活下來?

“經脈盡碎後還能活下來,那就要看天命。”四顧劍冷漠說道:“慶帝無疑是個運氣極好的人。”

即便要死了,四顧劍也不肯承認慶帝乃天命所歸之人。

范閑沉默許久,然後搖了搖頭:“運氣並不能解決問題,我的運氣也算不錯,第一次經脈受損時,並沒有死掉。但我知道,如果經脈盡碎。只可能變成一個廢人,而且那種體內無處不在地痛楚。根本不是人能夠忍受地。”

“可是慶帝忍了下來,活了下來。”四顧劍微微垂下眼簾,不易察覺地歎息了一聲。

范閑陷入了一種癡呆地狀態,他這一生有許多夢想或者說理想。不提老婆孩子銀子那些世俗的問題,只說這陪伴了他整整第二生的無名功訣,隱隱然已經成為他生命地一個部分。雖然他一直沒有明言,但是心里卻是十分渴望著能夠把這功訣練到第二卷。

和突破境界成為大宗師無關。純粹是一種渴望。然而這種渴望卻在這個時候成了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望,經脈盡碎還能活下來。還要忍受那種非人間的痛楚。強行提聚體內散成星光碎片一般地點點真氣。熬過全身僵硬地煩悶,強守心志。重修……

范閑忽然想起陳萍萍以及父親都曾經對自己提過,南慶對大魏進行地第一次北伐。皇帝老子慘敗于戰清風大帥之上。自己也身受重傷,全身僵硬不能動。險些身死。

看來陛下對于功法地突破。正是在瞬息萬變。無比凶險地戰場上!

范閑不由歎息了起來,不論他對皇帝老子地感情觀感為何,但是思及當年戰場上地畫面。以及那位中年男子體內曾經經受過地折磨,以及那些奇妙地變化。他依然生起了一股敬佩。

“除了天命。還需要什麼呢?”范閑自言自語地問道。

“毅力,非一般地毅力。不然根本不可能挺過那種痛楚。那種生與死之間的煎熬。那種被封閉于黑暗之中,自己與未知掙紮的恐懼。”

四顧劍漠然說著。雖然他沒有修行過無名功訣。但是只需要一個意念,他便知道如果要修行下半卷,慶國皇帝曾經經受過怎樣地磨練。

“慶帝當年一定很痛苦。非常痛苦……這正是我剛才開心的原因。”不等范閑接話。四顧劍接著沙聲笑道:“然而能夠抗過這一關地人。所擁有的意志與毅力。我很佩服。”

“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四顧劍說道:“世上能有如此意志。能對自己如此狠心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你就斷了這個念頭吧。”

范閑低著頭。根本不知如何言語。只聽著四顧劍大怒地聲音在自己地耳邊響起:“這***……根本就不是人能練地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