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天子 第六十六章 農夫、山莊、有點田

閑的眉尖皺了起來,他看著陰影中的那個人,遲疑片道:“你怎麼高興成這副模樣了?雖然我們見面少,但還真有些不習慣。”

黑影里的刀客微微躬身,笑著說道:“我一直都是這樣輕佻的一個人,還請小范大人見諒。”

“輕佻?”范閑皺著眉頭說道:“難怪當年因為貪玩惹出了那麼大的簍子,宮里指名要除你。”

刀客面色一凜,正色說道:“全虧尚書大人,我才能活到今天。”

范閑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想到了一些別的事情,別的人。

大東山一役,百余名虎衛全數喪生,皇帝陛下借著四顧劍手中的劍,異常冷血無情地清洗掉虎衛,也把范建藏在皇族內部最大的助力一掃而光,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態度和心志,逼得范建不得不提前退出京都這塊凶險地。

但是范尚書自幼與皇帝陛下一起長大,在朝中經營多年,甚至暗中替李氏皇族訓練虎衛這麼久,自然留了些隱手。

此時范閑眼前的黑衣刀客,便是其中之一。這位黑衣刀客,當年也曾經是虎衛中的一屬,只不過後來假死,成為了黑暗之中的范建的嫡系下屬,暗中替范府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甚至包括了監視宮里伸出來的觸腳。

在京都叛亂中,范閑冒著大險對慶余堂下手,范建在他的身後冷眼注視,替他收拾殘局,當時出手的,便是以黑衣刀客為首的范府暗中力量。直到那一天為止,范閑才真正地接觸到了父親最後的這批實力。

“你也知道大東山上的事情。”范閑看著那名刀客。問道:“如今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虎衛活著?”

“尚書大人手下,還有二十一個。”黑衣刀客笑著說道:“如果大宗師都死乾淨了,咱們這些人還是有些用處地。”

范閑以往只和高達那七個滿臉木然的虎衛打交道,一時間還真不習慣這個黑衣刀客的說話語氣,苦笑一聲說道:“且不提這個,說回先前的事情,忽然間要提這麼多銀子,難道父親就不擔心國朝之中有人猜到什麼?”

黑衣刀客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如他一樣。輕聲笑著問道:“少爺最近的膽子似乎也大了許多,尚書大人傳來消息,您就真的開始准備調錢,甚至不惜向孫家和熊家伸手,難道……您就不怕朝廷察覺什麼?”

此言一出,范閑陷入了沉默之中,黑衣刀客也沒有繼續開口追問。京都叛亂之後的這三年里,范閑在魚腸處暗中進行的事業,做的極其小意,不求有功。但求無縫,進展著實有些太慢。

但是范閑不得不這樣做。而且他遠在澹州的父親大人,似乎也對他這種謹慎表示了贊同——畢竟皇帝陛下當位,誰都不敢冒險去挑弄什麼,萬一事泄,只能是個血火相加地場景。

只不過到了今日,似乎范閑和范建這父子倆,同時開始加快了步伐。范閑的心里清楚,父親之所以加快步伐,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心開始漸漸向那個方向漂移。

黑衣刀客接下來的這句話,也證實了范閑的猜測。

“少爺將來如果要做些什麼事情。不要忘了我。”黑衣刀客笑著說道:“對于殺進皇宮,我也是很感興趣的。”

范閑唇角微翹,說道:“我很感興趣的是,你是打算替自己的家人複仇。還是想替死在大東山上的那些同僚複仇?”

“有什麼區別嗎?”

“確實沒有什麼區別,對于你來說,對于那些藏在黑暗中的虎衛來說。皇帝陛下從來沒有把你們當成人看,你們不把他當君主看,也是很正常地事情。”范閑微微垂下眼簾,輕聲說道:“但問題在于,你就當著本官的面前這樣說,難道不怕本官真地殺了你?你應該很清楚皇帝陛下與我之間的關系。”

黑衣刀客平靜說道:“我更清楚你和尚書大人之間的關系。”

“很矛盾啊。”范閑笑著歎了口氣,說道:“你們是一批很有力量的刀客,但你們又是一群很危險的人物,連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你們,所以我認為,你最好還是留在父親的身邊,包括你身旁的那些黑暗虎衛,都一樣,不要試圖參合到我的事情當中來。”

黑衣刀客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失望之色。

“父親才能控制住你們,而我要把所有地事情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我不可能用你們。”范閑漸漸斂去笑容,平靜說道:“我有我自己的力量,你們的任何只有一點,務必保證父親地安全,你只要做到了這點,讓我沒有後顧之憂,我或許能達成你和你兄弟們的目標。”

黑衣刀客沉默了下來。

沉默維持了許久,范閑喝了一口身旁的冷茶,下意識里縮起了兩只腿,抱膝坐在了椅子上,這個姿式並不怎麼漂亮,但卻讓他有些安全感。

便是這一刹那,他想起了二皇子。看著身前地黑衣刀客,他又想起了高達,想起了因為皇帝陛下的謀斷而流血犧牲的無辜人們,他甚至想起了陳萍萍,想起了曾在京都皇宮門前割了秦恒咽喉的荊戈。

有些日子沒有看見荊戈了。范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亮光,想到陳萍萍暗底里做了這麼多事,從死亡的邊緣拉過來了很多人,而父親其實這些年暗底下也做著差不多的事情。

這兩位當年的老戰友並沒有怎麼通過氣,但所選擇的方式都是極為一樣,大概他們都清楚,只有真正感受過生死的人們,才有勇氣站在這個世界上,反抗一切施加在他們身上的壓力。只有渡過了生死大劫的人們,才能在皇權的光輝照耀下,依然勇敢甚至驕傲狂戾地挺直身子站立

這大概就是四顧劍所說地心志問題,與本身地修為地境界高低無關。只有這種人。才能夠去做真正地大事,比如面前地黑衣刀客。比如戴著銀色面具的荊戈。

“你回去說,銀子的問題我會盡快解決,但是要從錢莊里地紙。變成魚腸需要的養分,這件事情本身就極為困難。”范閑看著黑衣刀客,極為謹慎說道:“我擔心自己的身邊有宮里的眼線,所以這次來渭州。才會覓關嫵媚當影子,如果內廷或者是刑部、都察院查覺到什麼,也只有會猜疑到這一層。所以你也要小心一些,不要被人盯上了。”

“問題是少爺你來見關嫵媚,為地也是替魚腸籌銀。”黑衣刀客難得地皺起了眉頭。“如果對方從這邊查下去怎麼辦?”

“我和你。就像是懸崖的那岸。永遠單線聯系,就算有人要查。頂多也是查到我。再也查不下去,至于銀錢的流動走向,前一部分在帳上地過程,自然有父親留在江南的戶部老官處理,至于後一部分的轉換……”范閑微微低頭。似乎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困難,緩緩說道:“我能處理一部分,然後就看東夷城那邊怎麼樣,如果能有外洋入貨。應該能把速度加快許多。”

“那我便走了。”黑衣刀客雖然感覺范閑應該說地話沒有說完。但也知道自己必須走了,拱手一禮說道:“只是這三年里。我一直有件很好奇地事情。”

范閑抬起眼看著他。笑著說道:“什麼事兒?”

“為什麼要叫魚腸?”

沉默很久之後,范閑說道:“魚腸是一把劍。是一個叫做專諸地人用的劍,是一把藏在魚腹之中地劍,這把劍可能永遠藏在魚腹之中,永遠不會見到天日,但是一旦破腹而出,就一定會刺進某個人地胸膛。”

“你就是一把魚腸,荊戈也曾經是一把魚腸,我身邊的影子也是一把魚腸。”范閑微笑說道:“只不過你們都已經開始見天日了,只有我的魚腸還要藏著。”



——————————————————

范閑在渭州住了一夜,與關嫵媚就集銀之事商討了一番。夏棲飛此時人在蘇州,是無論如何趕不過來了,他也只好通過關嫵媚的口,提醒那位新明家的主人。這件事情地干系重大。第二天的時候,嶺南熊家和泉州孫家派出的代表就趕到了渭州,范閑只是隱在暗處看了看。確認了這兩家巨賈可能持有的態度,便放下了心來。

新明家用地借口確實很實在,雖然北方還沒有什麼消息傳來,但是孫熊兩家總不會相信,夏棲飛會在這件事情欺騙自己,因為這種欺騙任何好處沒有。

商賈之間地互相借貸,其實關鍵還是要考慮對方的償還能力。在孫熊兩家看來,就算北齊朝廷因為東夷城地事情,開始大力打擊明家行北地走私事宜,但是明家的身後如今是小范大人,有內庫源源不斷地貨物做為保障,始終還是一個金窩子,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存在還不出來錢的情況。

在確認這筆銀子能夠到帳之後,范閑又暗中讓關嫵媚通知夏棲飛,讓他在華園里宴請楊繼美,這位江南頭號鹽商,想必宅子里應該藏了不少銀子,而夏棲飛向他借銀子,難度估計也不會太大。

如果楊繼美一個人也籌不出來,他自然會發動江南的鹽商來幫忙。不得不說,范閑在江南一地熬了兩三年,確實打下了一個堅實無比的基礎,只要表面上沒有去觸動朝廷的根基,他完全有能力將江南商場的力量集結起來。而這筆力量,著實有些駭人,能夠在短時間內籌出這麼多銀子,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這些事情花了范閑一整天的時間,在暮時,他離開了渭州城,消失在了血一般的顏色之中,從這天起,不止他在江南的這些下屬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連監察院和啟年小組地親信,也完全失去了他的蹤跡。

一位在監察院里浸淫了一生的年輕九品高手,刻意喬裝上路,完全有能力避過所有人的注視。就這樣,范閑消失了。

……

……

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大陸內腹地春意都已經深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時,一個風塵仆仆的身影,出現在了北齊與東夷城交界處地一處大山坳外。

這個地方很偏僻,但是交通並不如何落後,因為這是很多年前舊商路的一個中轉點,只不過廢棄了許久,早已經消失在了地圖上,也從很多人的心中消失。

從大山的外面看去,此地一片安靜,偶有犬吠雞鳴相聞,陌上有農夫行走,此時夜已經漸深了,偶爾出現的農夫卻似乎根本不需要一點***,便能看清腳下微濕泥濘的田壟。

那個身影悄悄地與這些農夫擦身而過,往著山里行去。

往大山里行去的道路顯得蜿蜒了起來,就像是一條繞來繞去的魚腸一樣。那個風塵仆仆的身影往山里一直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衣衫帶下露水,布鞋踩斷枯枝,終于爬了半山腰。本來眼前還是一片荒蕪山村,一轉頭,卻見***點點,滿山莊園,無數透著股新鮮味道的建築,就像是神跡一般,出現在山谷之中。

那個身影扔下了手中的竹棍,看著腳下山腹里這些***,不知為何,覺得心里十分感動,以至于雙眼都快濕潤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這片隱藏在農莊之後,隱藏在桃花源中的景象,消耗了自己多少的精神金錢,不知有多少人在為之付出努力。就像在山前他曾經遇到的那些農夫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