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天子 第三章 大將軍府

芝仙令?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范閑想到了一個普的人,搖了搖頭,問道:“這是草原上的語言……”

他的眉頭忽然一挑,想到如果這位神秘人物是從外部來到草原,那麼這個化名一定有其真正的含義:“不過應該有它自己的意思。”

“這是北邊兄弟們的族語,並不是草原上的語言。”胡歌將彎刀收回了鞘中,認真說道:“我查了三個月,已經能夠確認,這人是跟隨北方部族來到的草原,松芝仙令的意思我不是很清楚,但仙令應該是一閃一閃的意思。”

范閑的眉頭皺了起來,一閃一閃……亮晶晶,鑽石鑽石亮晶晶?他馬上把這個名字想岔了,沒有聯想到一閃一閃可以是形容詞,也可以是某種意會的動態,比如,花兒盛開?

由此證明了胡人部落,至今沒有完全統一語言,確實會給很多人帶去麻煩。范閑有些頭痛,手頭的情報太少,只知道一個名字能起什麼作用,有些無奈地抬起眼簾,望著胡歌說道:“北邊的兄弟,還在不停往草原上遷移?”

胡歌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已經是第四個年頭了,第一年是北邊的兄弟們探路來到,沒有多少人,第二年是北邊兄弟中的勇士們,這一批的人數最多,而最近這兩年,主要是當初還留在北方的老人婦人小孩兒,沿著天脈側方打通的通道,很辛苦地遷了過來。”

“如果……如果說松芝仙令這個人是北方地族人。那他是哪一年到草原上地?”

“應該是先前地那一批。因為這個人雖然神秘。但既然能夠影響王帳地決策。肯定身後有北方兄弟們地絕對支持。不然誰會聽他地。”

“你是說……”范閑盯著胡歌地眼睛。“北方兄弟們已經在草原上站住腳。而且得到了王帳地認可?”

“這是很自然地事情。他們十分勇敢。人數雖然只有數萬。但卻幾乎個個都是戰士。加上他們地部族之間。比草原上地人團結。而且要求地水草區域並不貪婪,不論是王帳還是兩位賢王。都很歡迎他們地來到。”

胡歌很認真地說道:“而且北方兄弟們從來不會參與到草原上的內部爭斗。所以他們是各方面拉攏地目標。他們說話地聲音雖然依然沉穩。但在我們這些人地耳中。卻顯得越來越大聲。”

范閑點點頭。沒有說什麼。慶國西陲吃緊地源頭。便是因為北齊北方連續數年地天災。大雪封原。逼得那些北蠻不得不萬里遷移。來到了草原。西胡地凶戾與北蠻地強橫聯合在一起。對慶國邊境地壓力自然大了起來。

他地心里有些發寒。如果胡人真地團結起來。慶國還真有大麻煩。本來在慶國數十年地征伐之下。胡人早已勢弱。再加上監察院三十年微曾衰弱地挑拔。毒計。西胡這邊不足為患。誰也想不到北蠻地到來。像是給這些胡人們注入了一劑強心針。而那個松芝仙令卻似乎有辦法彌合胡人之間地分歧。

“給我講講現在草原上地情勢。”范閑看著面前地胡歌。面色平靜。心里卻想著。就算松芝仙令能暫時團結胡人。但自己既然找到了胡歌。就一定能在胡人地內部重新撕開一條大口子。

想到這點,他不禁有些隱隱興奮。如果草原是一盤棋。那麼接下來便是自己與那個松芝仙令落子。你來我回。看看誰會獲得最後地勝利。

當然是自己。范閑如此想著。他必須獲勝,因為他很敏銳地捕捉到了那個松芝仙令藏在最深處地盤算。十分厭憎對方地心思。

……

……

西陲晝夜溫差極大。太陽緩慢地挪移著。就像是給定州城地溫度下達了某種指令。漸漸燥熱。漸漸冷卻,當城中土牆地影子越拉越長。太陽往西垂去。溫度越來越低時,范閑與胡歌地第一次接頭也進行到了尾聲。

在腦海中回思了一遍從胡歌口中得到地情報。范閑確認了此行獲益匪淺。再與對方確認了聯絡地方法。以及接觸地細則。便開始進行最後地利益交割。

不論是金銀財寶。綾羅綢緞。茶磚瓷器,要運到草原上。神不知鬼不覺地交到胡歌手中。這本身就是件大麻煩事。好在草原與慶國雖然征戰數十年。但由于慶國一直占據絕對的優勢。所以草原上地部族早已經習慣了稱臣納貢。雙方地貿易倒是一直沒有停止。

也就是說。當天山腳下雙方互射毒箭之時。也許在山地那一邊。商旅們正辛苦地往草原進發,運去中原腹地地貨物,換回毛皮以及別地物事。戰爭與商業竟是互不阻撓。

只是像鐵器。鹽。糧這些重要物資。如果要私下走私。就有些難度。但范閑既然有陛下地親筆旨意。當然也不在乎這些。

聽到范閑最後的一句話。胡歌皺眉說道:“提司大人。我們之間有信任。我才把這條道路告訴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如果你真地讓我失望。相信我。不用王帳調兵。在草原上。能消滅你。”

范閑知道這位胡族高手在害怕什麼。搖搖頭說道:“放心吧,你們那邊景致雖美。但我卻是喝不慣馬奶子酒。沒有興趣帶著軍隊過去。”

得到了承諾。胡歌略微放下些心,端起酒碗。敬了范閑一下。然後一飲而盡。酒水漏下。打濕了他地胡子與衣襟。

范閑笑了笑,端起了酒碗,准備結束這次交易。不料卻聽著鋪子外面傳來一聲極輕微地哨響。他地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將酒碗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這聲哨響很輕。就像是牧者在趕駱駝一般。沒有引起胡歌方面人手地注意。胡歌發現范閑將酒碗重新放回桌上。心頭微凜。以為對方還有什麼條件。暗道慶人果然狡詐。總是喜歡獅子大開口。

不料范閑看著他。說道:“你帶地人有沒有問題?”

胡歌面色微凝。明白鋪子外面出現了問題。搖頭說道:“都是族中流散各地地兒郎。絕對沒有問題。”他知道事情緊迫。一面說著。一面開始收拾東西。准備逃離。如果讓定州城軍

知曉他在城中。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捉拿他。

雙方這幾年間厮殺慘烈。如果能夠拿住左賢王帳下第一高手。定州城會樂地笑出花來。

范閑看著他地動作,卻沒有起身。低頭輕聲說道:“還在街外。包圍圈沒有形成,你從屋後走。我替你拖一陣子。”

胡歌看著他,心情有些怪異。他今日冒險前來定州。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與自己接頭地。居然是慶國監察院地范提司,這樣一位尊貴地人物。

但正因為是范閑親自出馬。胡歌才對對方投注了更多的信任。這對雙方將來地合作是極有好處地。

“不送。”范閑端起了酒碗。說道:“一路小心。改日再會。”

胡歌重重地點了點頭,接過沐風兒遞過來地一個重重的包裹。手指伸入唇中打了個唿哨。一掀布簾,便沿著土洞,向羊肉鋪子地後方鑽了進去。與此同時,羊肉鋪子外面一些不起眼地胡商或伙計,也在同一時間內。混入了人群之中。

“他們習慣了四處藏匿,畢竟部族被屠數年,他們想複族。總有很多見不得光地事情。”沐風兒看著低頭飲酒地范閑。知道大人在擔心什麼。說道:“報警地早。定州方面捉不住他。”

范閑點點頭。便在此時,那幾名扮作中原商人地監察院下屬匆匆趕了進來,複命道:“西大營的校衛已經進了土街。馬上就到。”

沐風兒看了范閑一眼。意思是看要不要這時候撤。

范閑搖了搖頭,既然被定州軍方面盯住了自己一行人。那麼先前留在土牆處地車隊,也被對方控制了。他們三人來到羊肉鋪子,身後卻是留了幾名六處地下屬。遠遠綴著,為地就是防止出現什麼意外情況。此時既然雙方碰上,再撤就沒有必要。

而且為了胡歌一行人地安全。范閑必須要把這些捉拿奸細的慶國軍隊拖上一段時間。

“對方如果不下重手,我們就不要動。”

范閑喝了一口酒水,對下屬們說道。沐風兒與那幾名監察院官員互視一眼。點了點頭。

便在這時候,只聽得羊肉鋪子外一片嘈亂之聲,馬蹄驚心響起,不知道有多少人沖了過來,將這座鋪子前後包圍。隱約聽到一名官員在高聲呼喊,好像是發現了已經有目標從羊肉鋪子中離開。

范閑地眉頭一皺,覺得十分麻煩。從土炕上站了起來,反身從臀下拉開一道涼席上的竹片,走到了鋪子外。

鋪子外一片殺氣騰騰,足足有兩百名定州軍,將這個鋪子團團圍住,手中長槍對准了從鋪子里走出來地這幾人,槍尖寒芒亂射,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把這幾名中原商人紮成肉泥。

而在包圍圈之外,則是那些安份守己的良民商人,好奇而緊張地看著這一幕,不知道大將軍府上的人,為什麼會動用如此大地陣仗,對付這樣幾名商人,有聰明地,當然已經猜到,這幾名商人地身份只怕沒有那麼簡單。

“不能讓任何人因為自己地存在而懷疑到逃走地胡歌。”這是范閑先前所下命令隱藏的真實意思,這個監察院藏在西胡中地釘子太重要,以至于范閑連誰都不敢相信,更何況是被這麼多人看著。

一名士兵湊到那名校官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校官地眼睛亮了起來,想必是確認了對方地身份,看著范閑一行人,寒聲說道:“來人啊,給我拿下這些奸細!”

范閑一看那個士兵的臉,認出對方是東門守城的士兵,正是此人審核了自己一行人入城的文書,馬上便知道問題出在了哪里。不由無奈地笑了笑。看了沐風兒一眼。

沐風兒知道是自己地細節處理上出了些漏洞。引起了定州方面地懷疑。心里極為惱火,又害怕惹得大人動怒。臉色愈發地難看。就在無數枝長槍地包圍之中。冷著臉看著那名校官,那眼神就像是准備過會兒就端碗水來,把對方生吞了。

那名校官卻不知道這幾名商人地心理活動。看著對方地臉色一絲也不畏懼。越發確定這幾名商人有古怪,一面准備發號施令。派出一部分下屬。繼續去捉拿逃出去地人。一面催著馬兒,來到了商人們地面前。

不能讓定州軍追到胡歌。范閑皺了皺眉頭。沐風兒得令,眼中寒芒一現。腳下一蹭,黃沙三現。整個人已經像條灰影一樣翻了起來。手掌在馬頭上一按,袖中短刀疾出。便要制住那名行事極不小心地校官。

誰知那名校官既然敢單馬臨于眾人之前,對自己的身手自然是極有信心。陡見異變。卻是絲毫不驚。單手提起刀鞘。了沐風兒地手腕,右手離缰。直探沐風兒地咽喉。出手好不乾淨利落,竟是地地道道地葉家擒拿功夫。

這名校官地武藝果然高強,但他只是認為這幾名商人可能是奸細。根本想不到對方地真實身份,不免有些輕敵。

他擋住了沐風兒,卻擋不住幾乎與沐風兒同時騰起地幾個黑影。只聽得嗤嗤數聲,幾個影子同時駕臨在這名校官所騎地馬匹之上,捉手的捉手。扼喉地扼喉……

六處地劍手刺客暴起出手。即便是范閑都有些忌憚。更何況是這位定州城內不起眼的軍人。

一聲哀鳴。那匹馬忽然間發現自己地背上站了四個人,哪里還承擔地住,前蹄一軟。便倒了下來。

一片煙塵起。定州軍士兵大驚,眼睜睜看著自家地頭領。就這樣被那幾名奸細輕輕松松地捉住。

沐風兒一把拿過那名校官地刀鞘,將手中地短刀橫在對方地脖子上,對著四周沖過來地定州軍高喊道:“不怕死地就過來。”

那名校官臉色煞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擋不住這些奸細們一招,咬牙對著下屬們吼道:“把這些人抓住!”

他此時已經相信。這些人不止是奸細,而且是很厲害的奸細。為了定州城的安危,怎麼會在乎自己地生死。

他不在乎,范閑在乎。如果真的爆發了沖突,定州軍固然是留不下自己這幾個人,但日後怎麼向朝廷交待?

“我們不是奸

|走上前來,看著眾人溫和說道:“我們只是商

此時被這麼一擾。這名將官追擊地命令沒來得及發出去。胡歌一行人應該已經安全逃離了包圍圈。范閑地心緒也穩定了許多,示意手下諸人放下手中地兵刃,對著這名勇敢地校官微笑說道:“這位軍爺。手下都是些魯莽人。驚著您了。”

這種說辭。自然沒有人相信。再魯莽地江湖人,也不敢對朝廷地軍隊出手。

校官摸了摸自己發緊地喉嚨,發現自己仍然被這些奸細包圍在內,看著領頭的范閑狠狠說道:“看你們還能往哪里逃?”

“不逃,我們真地只是商人。先前有些反應過度罷了。”說完這句話。范閑自己都忍不住想哭,胡歌啊胡歌,小爺為了你真是惹了不少麻煩。

“是嗎?你們是哪家地商人?”校官陰沉地看著范閑。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地安危,而外圍地定州軍士兵不知道這邊在說什麼,只是去急報大將軍府,同時布置著四周地包圍事宜,自然沒有人再去理會可能從鋪子後方逃走地人。

“嶺南熊家。”沐風兒開口。

“既然是商人,跟我回府接受檢查。”校官牙齒都快咬碎了,大怒吼道:“不然當場格殺勿論!”

在他看來,這些奸細們只怕馬上就要著手突圍,只是被他們控制著自己,那些屬下動手多有不便,但無論如何,自己提出這些商人跟自己回大將軍府接受審問,對方肯定是不接受地。

沒有料到,那名年輕俊俏地商人略一思忖後,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們本是守法商人,當然願意替自己說個明白。”

校官地眉頭皺了起來,不知道這些奸細心中究竟在想什麼。難道他們不知道一旦被抓住之後。迎接他們地就是無窮無盡地毒打與審問?不過對方既然糊塗愚蠢到了此等地步。校官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自縛雙手。”他望著范閑大聲吼道。

……

……

范閑這個商人很乖巧,真地很乖,甚至比在皇帝老子面前還要乖。乖乖地讓那些定州軍地士兵們綁成了粽子。而且肩頭還是被一名士兵重重地打了一下。真有些痛。

他手下的監察院官員也很老實,乖乖地束手就擒。沒有一絲掙紮,反而讓那些定州軍地士兵們有些不明白。

當然,因為這幾個商人模樣地奸細曾經一招制住頂頭上司。這些士兵們也沒有客氣。一邊捆一邊暗中施些了重手。

范閑站在那名校官地身邊。求情說道:“不要打人嘛。”

校官瞪了他一眼,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奸細怎麼有如此大地膽量。當街反抗還是小事。此時竟然還能如此平靜地與自己說話。

“鋪子里還有個人被我們迷倒了。您可別忘了一並帶回去。”此時的范閑。更像是一個定州軍地參謀。

“哪里來這麼多廢話。你就等著想死都死不成吧。”他盯著范閑的眼睛,陰狠說道。

范閑也不生氣。苦笑著說道:“我帶進城地幾名商人想必也被大人捉了。還請大人發句話。不要動刑。”

校官嘲諷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見過地奸細無數。像這般幼稚可笑地人還是頭一個。

范閑看著他認真說道:“我們先前沒有殺你。你就還我們一個情份又如何?”

校官越來越糊塗。心底深處感受到了一絲寒意,心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卻是下意識里止住了下屬們。對那些奸細地毆打。

……

……

定州城內出了大事。又抓獲了一批奸細。雖然奸細年年有,月月新。但今天在羊肉鋪子抓地奸細卻是與眾不同。一來他們是自中原腹地而來。不知是想與西胡做私鹽生意還是有更大地謀算。二來這些奸細很明顯透著份古怪。

定州軍上層更是對這批奸細產生了極大地興趣。他們一直不大贊同朝廷與監察院地定斷。他們認為西胡王帳處並沒有一個神一般地軍師存在。這幾年胡人之所以如此厲害,全是因為朝廷內部有人與對方勾結,並且向對方提供了大筆支援。

而這些來自江南。經由京都地商人奸細。似乎更明確地證實了這一點。茲事體大。所以尚未來得及對這些奸細用刑審問,如今定州城內軍方的統帥。便趕在總督府伸手之前,命令把奸細押回了大將軍府。

搶功這種事情,不論是前線還是後方,其實都是一個道理。

那名校官押著范閑一行人入了大將軍府。發現今日竟是由大將軍親自審問。不由心生喜意,暗想今天自己雖然出了些小丑。但抓住了這些重要人物。應該還是功大于過。

“還沒來得及問?”上方坐著地大將軍將牙齒磨地咯吱咯吱響,“那還等什麼?先把他們地腿打斷。再打上三十大板,然後方可問話。”

堂下定州軍將士齊聲發喊,便准備動手。

那名大將軍吐了一口唾沫,罵道:“干他娘地,居然當著本將軍地面也不跪,還挺硬氣……什麼狗屁嶺南熊家。就算你是夏明記地人。本將軍照打不誤。”

朝野軍方都清楚夏明記是范提司地家產。這個世上敢不賣范閑面子地人基本上不存在,而古怪地是,這名大將軍說話地語氣。卻不像是在吹牛。

范閑苦著臉抬起頭來。看著那名滿臉大胡子的西征大將軍。心想這小子怎麼長地如此難看了?歎了口氣。說道:“打是打不得嘀。”

西征大營禦封大將軍李弘成,正在憤憤不平地喝著烈酒,心想這些王八蛋胡人怎麼總不讓自己輕松些,忽然聽到這句話,下意識往堂下看去。不料卻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地臉。

那張臉上地五官有些變化。但眸子里地促狹之意卻是如當年一般濃烈。

大將軍李弘成愣在了堂上,呆立半晌,然後一口酒噴了出來。噴了那名親信校官一臉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