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殿前歡 第八十九章 雷雨(上)


天蒙蒙亮,云漸漸彙攏到京都的正上方,將蒙蒙的亮也轉成了昏昏的黑。皇宮後方那片雜亂的建築群里,正在休息的太監宮女們還在睡夢中翻著身子,然而這其中有些人早就已經醒了。

洪竹強打著精神,一記一記拍著自己的耳光,想用這樣的動作來讓自己保持鎮定。他今天沒有在東宮當值,所以沒有被那些太監和侍衛們殺死滅口,然而就算住在浣衣坊的院子里,他依然感到害怕,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要面臨的是什麼。

院外忽然傳來一陣聲音,雖然沒有驚醒那些睡夢中的人,卻嚇得洪繡一下子沖到了窗邊,袖子里的手緊緊握著一柄范閑贈給他防身用的喂毒匕首,時刻准備著與那些來滅口的人拼個你死我活。

如果拼了,自然也難逃死路,可是如果不拼就束手就擒,內心像讀書人一樣倔耿的小洪公公是怎麼也不干的。

他的手在發抖,耳朵貼在門上,聽著院外的聲音,不時有慘哼與哭號聲響起,只是那些聲音只響得幾瞬,便馬上消失。

他的臉無比慘白,知道外面有人在殺人,浣衣坊這一片地方住著的太監宮女,基本上都是服侍東宮與廣信宮的下人,洪竹當然心知肚明,外面發生的一切是為了什麼,他握緊了匕首,緊張地咬著嘴唇,以至于嘴唇破了條小口都沒有注意到。

不知道那些人什麼時候來殺自己。

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拼死一個人。

洪竹緊張地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

……

然而不知道過了多久,仍然沒有人來叩響洪竹的院門,漸漸浣衣坊里的動靜也消失了,院外回複一片平靜。

洪竹咽了口略帶腥味地唾沫。緊張地從門縫里往外觀看,發現外面已經沒有人。他想推門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然而他的身體早已被恐懼變得僵硬了起來,半晌挪不動步子。

他蹲下揉了揉腳腕,鼓足所有的勇氣,推門走到浣衣坊的街上,有些失神地四處觀看著,發現不遠處那些小太監宮女們的住所大門緊閉,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他走到一個院子外,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推。

門沒有閂上。一推即開。

洪竹看著眼前的院子,臉上的慘白之色更濃。就連嘴唇都開始泛著青光。

他沒有看到滿院的尸體,但是他看到了不起眼角落里的幾灘血跡。而且這個院子已經空了,沒有一個人存在。

想必其它的院子里也是這樣,這些院子里地太監宮女們都已經被陛下下旨殺死,就連尸體也在凌晨前黑暗掩護下,被拖到了某些隱秘的地方燒掉。

陛下地手,果然血腥。

……

……

洪竹有些癡傻地退出那間空無一人的小院,站在了浣衣坊無人地小巷中。他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沒來殺死自己。一種劫後余生的感動和害怕在他的心中交織著,讓他整個身體抖了起來。

咔的一聲!

天上層層烏云的深處亮過一道明光。轉瞬即逝,雷聲轟隆隆的傳遍了京都以及京都四野的鄉村,緊接著大風一起。無數地雨點,便在風雷地陪伴下往地面上灑落。

洪竹在大雨中站立著,任由雨水沖刷著自己的臉,打濕自己單薄地衣裳,許久之後他才回過神來,緊緊握著像救命稻草一樣的匕首,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緊閉木門,再也不敢打開——

“父皇,這是為什麼!”太子用一種平日里極難見到地憤怒,怒視著自己的父親,大聲吼叫道:“為什麼!”

慶國皇帝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盯著皇後那張失魂落魄的臉龐,將雙手負在身後,緩緩低下頭,將臉貼在了皇後的臉旁。

皇後的身體無來由一震,看著這個自己最熟悉,最愛也是最恨的中年男子靠近了自己,看清楚了他身上那件黑邊金黃輝映的龍袍,看清楚了龍袍上金線的紋路,嗅到了對方身上的味道,卻是看不清楚這名男子臉上的表情,看不清楚那表情下面隱著的心情。

很多年過去了,皇後其實一直都沒有看清楚皇帝。

她的身體又抖了一下,很明顯,這位皇後對于皇帝陛下,從骨子深處感到畏懼。

皇帝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教出來的好兒子。”

皇後一下怔住了,她根本就不清楚為什麼今天會出現清宮這樣可怕的事情,此時聽皇帝一說,才知道原來和太子有關,可是太子最近如此安穩本分,能惹出什麼事來呢?尤其是聽到皇帝說的這句話,一種女性獨有的情緒讓皇後激動了起來,尖著聲音嚷道:“我的兒子?難道不是你的兒子?”

回答皇後的是啪的一聲脆響,皇帝緩緩收回手掌,看著面前捂著臉頰,不可置信看著自己的皇後,冷漠說道:“如果你不想朕廢後,就不要在這里大吼大叫。”

話語雖然輕柔,卻挾著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峻之意。

皇後的眼中閃過一抹絕望,望著皇帝神經兮兮哭笑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這十幾年了……你看都懶得看我一眼,這時候居然打我?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

這個時候,太子看著母親受辱,早已狂吼一聲沖了過來,攔在了皇後的身前,憤怒而無措地盯著皇帝,大叫道:“父親,夠了!”

可是雖然他攔皇帝與皇後中間,可是皇帝那雙幽深的眸子,卻像是根本沒有看到太子這個人,直接穿過了他的肉身,盯著他身後泫然而泣的皇後,淡淡說道:“切不可失了體統。知道嗎?皇後。”

皇後畏懼地抬起頭來,隔著太子並不寬厚的身體,看了皇帝一眼,咬著嘴唇,半晌沒有說話。

皇帝見她並不答話,眉頭微皺,往前踏了一步。

再往前一步,就要直接撞到太子地身上。

太子此時的心已經涼透了,他知道自己的父皇是個怎樣刻薄無情的人物,一代君主。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婦人之仁,尤其是此時此刻。父皇扇了母後一個耳光,可至少證明了。他還將母後當作一個人看待。

可是皇帝的目光直接穿透了自己,就像自己不存在,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皇帝已經不把自己當人看了!

……

……

太子不明白父皇因為何事如此動怒,如此不容自己,忽然間想到一椿事情,臉色變得愈發慘白,但他卻依然擋在了皇後的身前。因為他要保護自己的母親。

雖然皇帝只是向前踏了一步。但太子卻感覺到一座大東山凌頂而來,一股逼人的氣勢從面前這個穿龍袍的男子身上噴發。直接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太子似乎能夠聽到自己膝蓋咯吱發響地聲音,他害怕了,他想退開。可是他又不通退開,因為他知道皇帝正在盛怒中,他不知道皇帝在盛怒之下,會對母後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他一步不讓地站在皇帝與皇後之間,拼盡自己地全力,抵抗著那股逼人的氣勢,他地心里有些恍惚,想著,難道這就是一位一代霸主所擁有的氣勢?能夠坐到龍椅上的人,難道就必須這樣鐵血無情?

“為什麼?”太子在強大的壓力下艱難支撐,脖子上青筋直冒,尖聲吼道:“父親,為什麼!”

這一次,皇帝終于正視了太子一眼,看著這個敢攔在自己身前的年青男子,眼瞳里泛著幽幽的光,聲音像是從他的唇縫里擠出來一樣,低沉罵道:“惡心!”

……

……

太子明白了,太子證明了自己地猜測,太子崩潰了,太子地腿軟了,一下子跌坐在皇帝的身前,開始嚎哭了起來,眼淚鼻涕塗滿了整張臉。

皇帝沒有再看他一眼,走到皇後地身邊,冷漠地揮手,又是一記耳光抽了出去!

皇後一聲慘呼,被這一記耳光打的翻倒在地,躺在了矮榻之上。

皇帝低下頭,附在皇後耳邊,用一種咬牙切齒的聲音說道:“朕將這孩子交給你,你就把他帶成這種樣子?”

……

……

皇帝抬起身子,冷漠地向東宮外走去,將要出宮門時,他回頭冷漠而厭惡地看了癱坐在地上地太子一眼,鄙夷說道:“如果你先前敢一直站在朕的面前,朕或許還會給你些許尊重。”

說完此話,這位異常冷酷無情的慶國皇帝拂袖而去,他的身影顯得是那樣的挺拔,那樣的冷峻,根本不像是一位丈夫或是妻子,而……只是一位君主。

東宮的大門被緩緩關上了,殿內的血腥味道還殘留著,但除了痛哭著的皇後與太子之外,沒有一個人,顯得是那樣的寂清。

太子忽然緩緩地站起身來,有些木然地將母親扶著坐好。

啪的一聲,皇後打了他一記耳光。太子卻是躲也不躲,眸子里充斥著絕望與掙紮的眼神,一舉手握住了母親第二次扇下的手腕,狠狠說道:“母親……如果你不想死,就趕緊想個辦法通知奶奶!”

皇後一下子怔住了。

……

……

東宮與廣信宮,宮內與宮外,浣衣坊內外,就在半個時辰之中,任何一個曾經在兩座宮殿內服侍過的太監與宮女,此時都已經被盡數殺死,除了洪竹之外,沒有留下一個活口,數百條冤魂,就為了皇帝遮掩皇室的丑聞而犧牲。

或許直到此時,這位慶國的皇帝陛下,才開始逐漸展露自己最鐵血、最冷酷、也是最強大的那一面。

這位穿著龍袍的中年男子,一個人來到了廣信宮外。

他的身旁沒有跟著任何一個太監。

洪老太監見他來了,深深躬身一禮,然後像一個幽魂一樣消失無蹤。

這整座廣信宮,便只剩下宮內的長公主,與宮外的皇帝,兩個人隔著厚厚的宮門而立,不知道彼此都在想些什麼,接下來的是死亡,還是回憶?是十幾年的相知,還是一刹那的生離?是君臣,還是兄妹?

起風了。

京都上空的烏云越來越厚。

一道閃電劈了下來,無數的雨水傾盆而下。

坐在矮榻上的長公主緩緩抬頭,用一種冷漠可笑的目光看著宮門口,宮門咯吱聲中被緩緩推開,一個渾身濕透,長發披散于後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進來,他身上的龍袍上繪著的龍,似乎正在濕水中掙紮著,想要沖將出來,撕毀這人間的一切。

長公主李云睿,冷漠地看著他,說道:“原來,你也會這樣狼狽。”

嚓的一聲!天空中雷電大作,電光照耀著昏黑的皇宮,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所有的事物都照耀的光亮無比。

尤其是皇帝陛下的身影,那個憤怒而壓抑,孤獨而霸道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