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殿前歡 第五十三章 黎明前的雪花、豆花


轎子緩緩離開了長街,那位負著長弓的強者,也隨之消失,此地空余地上殘雪,彌漫白霧。

隨著轎子的離開,咳嗽聲的漸弱,長街上的霧漸漸散了,四周雖然依然黑暗,卻顯得比先前要清明許多。一片一片的雪花悄悄從蒼穹頂上撒落下來,溫溫柔柔、飄飄搖搖,就像是高空上有神人在輕輕搖晃著花樹。

云開,那層層烏云忽然間從中裂開一道大縫,露出那彎銀色的月兒,清光漸彌,將這長街照的清清楚楚。

街後頭那些層迭一處的民宅伸向街中的簷角,因為這些月光的照耀,而在地上映出了一些形狀古怪的影子。

有一道黑影忽然顫動了一下,就像是某種生物一般扭曲起來,然後緩慢而悄無聲息地向後退去,縮回那一大片影子之中,再也無法分離出來。

……

……

范閑趴在遠處的一幢門樓角上,身上穿著一件黑中夾白的雪褸,他將視線從被石獸遮擋住的街角處收了回來,輕輕歎了一口氣,在黑夜中噴出白霧。眉毛上凝成的冰絲兒嗤嗤幾聲碎開,他有些疲憊地向天仰躺著,舒展一下自己渾身上下酸痛難抑的肌肉,眼睛看著頭頂夜空里的那彎銀月發呆。

摸摸身邊那發硬的箱子,他下意識里搖了搖頭,眯了眯眼,今夜下了大本錢,准備的如此充分,眼看著可以成功,卻被那位洪公公破了局。真是失敗。

他並沒有准備動用箱子,畢竟這東西太敏感,不到最後一刻,不能輕用。只是要狙殺燕小乙這種已然站在人類顛峰的強者,手掌摸不到那硬硬的箱子,他地心里沒有什麼把握,這是信心的加持,最後的憑恃。

范閑躺在樓頂的殘雪中,大口喘息了兩下,平伏了一下失敗地情緒和那一抹不知從何而來的憤怒。

有人爬了過來,范閑一掀雪褸,將那事物掩住,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王啟年湊到他身旁說道:“是洪公公。”

范閑點點頭:“今天辛苦你了。”

今天夜里監察院所有人都在忙碌著那些血腥的事情。范閑最信任的心腹王啟年卻顯得有些無所事事,只有范閑自己清楚,他交待的任務是讓王啟年盯著燕小乙的動靜。

他知道燕小乙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所以他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而且王啟年的表現也沒有讓自己失望,一位九品上的強者,居然一直沒有查覺到自己的動靜居然全部在王啟年地注視之下。

監察院雙翼,世上最擅長跟蹤覓跡之人。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王啟年的臉色很白,比樓頂的殘雪,街中地銀光更要白一些。跟蹤燕大都督,無疑是他的人生當中最恐怖的一個任務,那種恐懼感和壓力,讓這位四十歲的中年人有些快要承受不住,心神早已到了崩潰的極點。

而且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見了什麼不應該看見地東西。

范閑平靜說道:“我是信任你的,准確來說,我的很多東西都建立在對你地信任之上。”

王啟年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小范大人是在初入京時撞的自己,再以此為中心。開始組建啟年小組,由小組而擴散,漸漸將監察院掌控在手中。

而且自己無疑是天底下知道小范大人最多秘密的人,比如當年殿前吟詩後的那個夜,那把鑰匙……

第二天便傳來了宮中有刺客的消息,王啟年當然知道那個刺客是誰,至于鑰匙,嗯……肯定是用來打開某樣東西的。

所以范閑一直沒有殺自己滅口,王啟年很有些意外,和感動,是真的那種感動,心里有一種叫做士為知己者死的沖動,明明這種沖動對于年逾四十的他來說,是非常危險和不值得地,可他依然在心底保有了這種美好的感覺。

門樓下傳來兩聲夜梟鳴叫的聲音,范閑側耳聽著,確認了乾淨後,對身旁的王啟年做了個手勢。

王啟年眼中閃過一道恐懼的感覺,因為他也隱約聽說過那個傳說,而且也知道那個傳說和小范大人母親的關系。

他知道自己的命從今天起就已經完全交給小范大人了,這是彼此間的信任,這種信任本身就是很恐怖,很要人命的事情。

他手掌一翻,整個人便從門樓之下滑了下去,滑動的姿式很怪異,很滑稽,就像是一只大螳螂,長手長腳,卻悄無聲息,不一時便下到了地面,走到了街的正中間,蹲下來,察看了一下那個偽裝者的氣息,確認他還活著,對著空中比了個手勢。

這個手勢自然是比給范閑看的,范閑看著這一幕,不由笑了起來,老王果然有兩把刷子,這手輕功在手,難怪在北邊活動了一年,都沒有讓錦衣衛那些家伙抓到一絲把柄。

被燕小乙弦意所傷的偽裝者,正是當年出使北齊時,范閑隨時攜帶的那個替身,當年這個替身幫了他很大的忙,今天自然拿出來誘敵。

門樓下又響起了幾聲怪鳥的鳴叫,幾個穿著黑色蓮衣的密探尋了過來,帶著范府的那輛馬車,將王啟年和那個替身都接上了車去,這一切都顯得是那樣的安靜自然,便在此時,空中的層云又攏,清光沒,京都又沉入到了黑暗之中。

******

清晨前,最黑暗時,雪花再起,范閑一個人來到了城西的一個鋪子前面,所有的民宅還在沉睡當中,商鋪也沒有開始做准備,便是最早起的面攤,都還沒有開始准備臊子,只有這個鋪子已經開了起來,用里面誘人的豆香味兒,驅散黎明前的黑暗,等待著朝日的來臨。

雪花下,范閑坐在鋪子外的小桌上,手里端著一碗豆花在緩緩喝著,豆花的味道不錯,沒有渣感,沒有太多的豆味兒,清香撲鼻,甚至比澹州冬兒做的還要好些。

這是很自然的道理,因為這間豆腐鋪是京都最出名的一間,是司南伯府大少爺入京後辦的第一項實業。

這間豆腐鋪就是范閑自己的。

范閑緩緩喝著豆花,臉色平靜,心里卻是苦笑了起來,自己重生二十年,還真真是個無用的二世祖,對于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這豆腐的做法吧?

母親太能干,太神奇,在那短暫的歲月里,竟是搶著把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那有什麼東西能剩給自己干呢?

像曆史上所有的那些權臣一樣,玩弄著權術,享受著富貴,不以下位者的生死為念,就此渾噩過了一生?

就如同以前所思考的那樣,范閑的面上漸有憂色,總覺得自己的內心深處有一個大渴望,卻始終抓不到那個渴望究竟是什麼。

他有些煩燥,有些郁悶,想到街頭的那件事情,想到燕小乙身後負著的長弓,他的心情便低落了下來。

“**……”范閑用很輕柔的聲音,很溫柔的態度罵了一句髒話。

今夜有霧,其實並不好,雖然這是影子早已判斷出來的環境。可是他沒有想到燕小乙的心神竟然強大到了那樣地程度,可以不畏層霧相迭,准確地判斷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而且隱在霧里的藥,似乎對于這位九品上的絕世強者也沒有絲毫作用。真氣深厚到了一定程度,一般地藥物確實用處不大,范閑自嘲地笑了起來,這世上果然沒有完美的事情,無味白色的藥霧,效果確實差了許多。

可即便如此,在今夜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必殺的環境中,范閑依然會勇于嘗試殺死燕小乙。

他不是皇帝,他的自信來自于自己的實力以及比世上都要好的運氣,不像皇帝那麼莫名其妙。所以他習慣于搶先出手。將一切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厲害人物除去,燕小乙,自然是首當其沖的那人。

如果日後地慶國會有大動蕩。范閑始終堅持,能夠削弱對方一分實力,對于自己這一方來說,都是極美好的事情。燕小乙不在軍中,而在京中。並且他搶先出手,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如果讓對方回到了征北地大營之中,再想殺死對方。那就等于是癡人說夢。

所以范閑此時坐在桌上,感覺很失敗,很憤火。

為什麼洪老太監會出來破局!

……

……

范閑端著碗的右手有些顫抖,他眉頭一皺,將手中的碗摔到了地上,瓷碗破成了無數碎片。他極少有這種控制不住情緒的憤怒表現,由此可見,今天洪老太監的突然出現,確實讓他惱火到了極點。

“為什麼?”他眉頭皺地極深。始終也想不明白這一點,洪老太監出宮破局,很明顯不是皇帝的意思就是太後的意思,可是慶國權力最大地這對母子究竟在想什麼?難道他們還沒有看清楚當前的局勢?如果自己能夠把燕小乙殺掉,又已經將老二的勢力清掃一空,長公主那邊愈發弱勢,反而會讓整個皇族的局勢平緩下來。

那件有些恐怖的波動,也許就此會漸漸平靜。

皇帝明顯清楚這一點,為什麼會點頭讓洪太老監出面,阻止自己與燕小乙的對局?難道皇帝是個瘋子,就是喜歡自己的妹妹一步一步走向造反的道路?

自虐狂?

范閑有些惱火地想著,唇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看來帝王家,真地是一窩變態,都嫌這天下太不熱鬧。

可是……皇帝難道就不怕……自己被人從龍椅上趕下來?連番的疑問,那個困擾了范閑許久的疑問,讓他的表情有些難看,皇帝究竟在想什麼?

皇帝在想什麼,只有他自己清楚,陳萍萍也清楚,正如陳萍萍當年說過的那樣,一個人站在什麼樣的位置上,便會有怎樣的眼光,做出符合這種位置的判斷與選擇。

如今的慶國京都,還屬于發酵的階段,范閑想冒險終止這種過程,以免日後的面團忽地膨帳起來,而今天洪太老監的出馬,明顯表示皇帝並不需要范閑操這個心,

所以范閑很苦惱。

******

新出的第一格新鮮豆腐端了出來,上面還冒著熱氣,豆腐鋪子里的伙計恭恭謹謹地勺了兩碗,分別放上淨白糖和榨菜絲並香油蔥花醬油……香噴噴的甜咸兩味兒,送到了小桌上,然後退了回去。

豆腐鋪的人們都知道小范大人這個古怪的習慣,這位東家並不因為互腐鋪子掙不了多少錢而扔開不管,但也從來不會在白天來這里看看,只是會每隔一兩個月,便在凌晨最黑的時候來點兩碗豆腐。范閑的這個愛好,並沒有多少人知道。

范閑今天晚上很累,有一種心力交瘁的感覺,他用瓷勺胡亂扒拉著一碗豆腐,送了一口入唇,甜絲絲的很有感覺,有雪花也落進碗中,讓他倏忽間聯想到刨冰這個忘卻很久的名詞,感覺更好了些,他刨了幾口,似乎倏乎間便彌補了許多精神。

還有一碗,他動也沒有動。

三輛馬車打破了京都的平靜,緩緩駛到豆腐鋪的面前,前後兩輛馬車上面的劍手跳下車來,警惕地注視著四方,布置起了防衛。

言冰云掀開車簾,從中間那輛馬車上走了下來,忙碌了一夜,這位范閑的大腦,很明顯也非常疲憊,蒼白的臉上,有著一絲憔悴的痕跡。

他走到范閑的桌邊,很明顯有些吃驚,范閑居然會一個人在這里吃豆腐。

范閑點點頭,示意他坐下,同時將那碗拌著香蔥榨菜絲兒的豆腐推了過去。

言冰云沒有吃,從懷中取出卷宗,開始低聲說明今夜的情況。等聽到要殺的人,要抓的人基本到位,范閑滿意地點了點頭。

“黃毅沒有死。”言冰云看了他一眼。

范閑抬起頭來,問道:“怎麼回事?”

“釘子下的毒很烈,可是似乎公主別府里有解毒的高手……”言冰云說道:“所以黃毅保住了一命。”

黃毅是公主府上的謀士,雖然一直以來,並沒有對范閑造成什麼樣的傷害,沒有表現出過人之處,可是范閑既然動了手,就要將所有潛在的威脅全部除去,所以黃毅也是今夜計劃中的一環。

范閑可不喜歡在以後的歲月里,因為自己的一時心慈手軟,而導致了什麼人質被抓之類的狗血戲碼上演。

“不是解毒高手。”范閑搖搖頭:“三處的師兄弟手段我很了解,東夷城里那位用毒大師,和我們的派系不一樣……看來長公主當年在監察院的滲透很有效果,除了死去的朱格之外,還備了不少解毒丸子。”

言冰云說道:“埋在公主別府里的那個釘子還沒有暴露,我自作主張。讓他撤了。”

“很好。”范閑贊許地點點頭,“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不要下面地人”沒必要的險,能活著最好。”

話雖是如此說的。范閑心里卻清楚,這是今天晚上的第二次失敗。

言冰云又開口說道:“你要拿口供地那個活口死了。”

范閑抬頭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說的是山谷狙殺里的唯一活口,那個秦家的私軍,山谷狙殺案一直沒有線索和證據,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個活口,而且既然關在監察院天牢里,有七處和三處共同時護持,根本不可能就這般死了。

他強行壓下心中的那絲古怪情緒,似笑非笑看了言冰云兩眼。很奇妙地沒有大發雷霆。

“剛才洪公公來了。”范閑對言冰云說道:“你怎麼看?”

言冰云微微一驚,半晌後輕聲說道:“一,主子覺得你今天晚上做的過了線。二。不論他死或者你死,都不是主子想看到的。”

“不要說主子,我會想到老跛子的可惡口吻。”范閑皺眉說道。

言冰云笑了笑,轉而問道:“雖說是陛下點過頭的事情,但你今天夜里借機把事情鬧地這麼大。明天大朝會上,本院一定會被群臣群起而攻之,只怕舒大學士和胡大學士都要開口。主……陛下在這種壓力之下,會有一定的態度釋出,你最好做足准備。”

“怕什麼?”范閑看了一眼小言公子那蒼白的臉,自嘲說道:“陛下早就想削監察院地權了,這不給了他一個好機會?如果不是知道這點,我今天夜里也不會急著四處出擊……在削權之前,總要把敵人掃除一些。”

當的一聲脆響,他將勺子扔到微涼的瓷碗之中,面若冰霜。說道:“今夜真正想做成的事情,是一件也沒有做成,真是虧大發了。”

言冰云說道:“再過幾個時辰,就是大朝會,你今日要上朝述職,做好被陛下貶斥的准備吧。”

范閑閉著眼,緩緩說道:“前些日子,陛下讓你們這些年輕官員進宮,所表達地意思很清楚,只是那些老家伙哪里舍得讓位?今天夜里監察院大肆清查,就算我們事後會被懲罰,但那些不乾淨的家伙也要退幾個……朝廷騰些空子出來,陛下才好安插人手,我們是替陛下做事,他總要承我們的情。”

言冰云微微皺眉,依然很難適應范閑敢如此稱呼皇帝陛下,也有些不悅,只好保持著恰到好處地沉默。

范閑卻懶得看他臉色,自顧自輕聲說道:“今夜的事情差不多了,我只是覺得有些遺憾,我一直等著的那家人,卻始終沒有出手。”

言冰云知道他說的是哪家人,卻要裝成不知道,一時間臉色有些猶豫,旋即苦笑道:“你還嫌不夠熱鬧?你此時身邊一個人都沒有,總要注意些安全。”

范閑看了一眼散布在四周的監察院劍手,搖頭說道:“我和你不同,你必須把這些人帶著,我……帶與不帶,區別並不大。”

“如果帶了人,那些人怎麼敢動手?都是一群只會在暗中殺人的懦夫。”范閑譏諷說道:“我在這鋪子里單人坐了半個時辰,卻是始終無人敢來,倒讓我有些小瞧所謂鐵血軍方了。”

言冰云搖頭無語。范閑回頭看了一眼黑夜之中的一條小巷,用指頭敲敲豆腐碗旁的桌面,說道:“吃掉,冷了味道不好。”

……

……

離范氏豆腐鋪有些距離的小巷里,有七名穿著夜行衣地人,正在往馬車上搬著尸體,有血水從車上緩緩滴了下來,落在雪上,發出淡淡腥臭。

三具尸體被砍成十幾方大肉塊兒,明顯是長刀所造成的恐怖傷害。七名夜行人中領頭的那位坐上了車夫的位置,看了一眼遠處豆腐鋪子隱約的***,用缰繩磨擦了一下虎口有些發癢的老繭,咧開嘴笑了,輕聲說道:“少爺,慢慢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