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殿前歡 第四十四章 洗手做羹湯


多年以後,劍廬十三徒王羲站在那隊騎兵面前,准會想起桑文姑娘帶著他去挑選姑娘的那個明朗的下午,一樣的無奈,一樣的頭痛。

當時抱月樓已經是天下首屈一指的銷金窟,一座座院落像王公府上的別宅般分布在樓後瘦湖的兩岸,湖上有薄冰,冰上有碎雪,雪中有無數片被風從湖畔臘梅枝上吹落的殷紅花瓣。

是的,像是血與雪,冷冰冰的卻又無比火辣,就像那個寫告示的年輕權貴人物的心思。但這更像是一碗面湯,白嫩的面條腰身在美麗的面湯里浮沉,那十幾角被用剪刀剪開的干海椒,鮮紅地刺激著食客的眼心口鼻。

王羲深深吸了一口氣,揉了揉鼻子,有些難過地搖搖頭,將筷子在桌上立了兩下,穿面湯,挑起一筷面條,細致而文雅地吃了起來,他吃的極斯文,但速度極快,不一會兒功夫,碗中便只剩下白色的面湯。

他猶不罷口,端起碗來,一口飲盡。

隨著鄧子越從蘇州回京覆命的桑文姑娘滿臉溫和地看著這個算命的,雖然不清楚大人為什麼有這樣一個安排,但肯定這個算命的不是一般人物。

確實不一般,生的很好看,唇很薄,眉如劍,雙眼溫潤有神,自有一股安甯味道,便是此時喝著面湯,看上去也是如此吸引人。

桑文久在京都***場中冷眼旁觀,自然知道吃湯面這種事情是最能讓人顯得不文一面,當然,她並不以為那些粗魯漢子呼啦啦吃面有什麼可值得鄙夷。可是看著這算命的小伙子能夠將吃面變成吟詩作對一般優雅,心里也有些異樣的情緒。

王羲將面碗擱在桌上,皺了皺眉頭,歎了口氣。眉眼呼吸間全是一股子自嘲與無奈,他轉向桑文,看著這位下頜有些闊,但看著格外溫柔的女子和聲說道:“您給我挑地姑娘呢?”

……

……

“姑娘與面湯,您總是只能選一樣。”不知為何,桑文覺得面前這年輕人很可愛,和聲笑道:“既然挑了湯里的面條,這姑娘還是算了。”

王羲苦著臉說道:“就算是打工,也得有些工錢。”

桑文靜靜說道:“您不是來替大人打工的。”

王羲忽然安靜了下來,半晌後輕聲說道:“這面湯已經喝了。只是不明白,以桑姑娘的身份,怎會親手為我做一碗面湯。”

桑文微怔。旋即微笑說道:“我做地面湯,陳院長都是喜歡的。”

王羲聽著那人名字,無由一驚,動容道:“這便是小生有福了。”

桑文輕輕一福,最後說道:“只是請先生知曉一件事情。雖說面湯太燙,心急喝不得……可若等著湯冷了,也就不好喝了。”

姑娘家並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只是依著范閑的吩咐淡淡帶這麼一句。而王羲卻是心知肚明此話何意,當初的協議中說的是入京之前,自己就必須把小箭兄的人頭帶到范閑的身前,可如今范閑在京都養傷已久,自己卻毫無動靜……何況還有山谷里的那場狙殺。

算面的英俊年輕人又歎了一口氣,說不出的難過與黯然,反手拾起桌邊地青幡,喃喃說道:“可我……真不喜歡殺人。”

桑文沒有再說什麼,關于這件事情的格局細節。她根本不清楚,而今日與這自稱鐵相的算命者一晤,純是范閑要借她那又久曆人事地雙眼,看看對方的性情品質究竟如何。

很真,很純,這是桑文從對方眼中看到的全部內容。

王羲搖頭歎息,像個小老頭兒一樣佝著身子往院外行去,行至院門口時,忽然偏頭疑惑問道:“喚我來此,難道不怕事後有人疑心到你們?”

“先生聰慧,所以會來找我。”桑文恬靜說道:“正因為先生聰慧,自然知曉如何避過他人耳目。”

王羲再次搖頭,離開了抱月樓。

桑文回房,靜坐許久之後,院門被人推開,一個漢子皺眉進來,問道:“文兒,你昨兒才回來,怎麼就又來這破樓子?”

這漢子不是旁人,正是當年范閑夜探抱月樓,一掌擊飛的那個護花使者,這位江湖中人對桑文癡心一片,故而對這抱月樓一直有股厭惡感。

桑文抬眼看著他,微微一笑,心里雖然感動于此人的癡心,但一應事關提司大人地細節,還是不能容許此人知道,笑道:“我如今是抱月樓的掌櫃,不來這里,能來哪里?”

漢子看著桌上的大碗,嗅著里面傳來地淡淡香氣,不由眉頭一松,嘿嘿笑道:“給我也做碗吃吧,許久沒吃過了。”

桑文瞪了他一眼,說道:“我現在可沒那閑功夫。”

漢子難過說道:“你都給別人做。”

桑文沒好氣道:“你當這碗面就是這般好吃?如果你真吃下肚,只怕會難過的要死。”

……

……

王羲此時就難過的要死,他坐在城門口的那個鋪子里,看著面前的那碗面條發呆,甯柔無比的雙眼瞪的圓圓的,這面條就算再好吃,可如果一天吃三頓,總會有讓人想吐的沖動。

所以那碗面條他一口未動,只是喝著旁邊地茶,一杯接一杯的喝,像是自己極為干渴。

一旁的茶博士冷眼鄙夷瞧著這算命的,心想這小伙子做些什麼不好,偏要扮神棍,看這窮的,只能用茶水下面條。

喝了一肚子茶水,風雪已停的京都暮日終于降沉了下來,王羲拾起青幡,輕咳兩聲,穿過關閉之前的城門,成為今日最後一個出城的人。

出城北行七里地,他在一座山頭上停住了腳步,一屁股坐到了塊大石頭上,抬頭看了一眼林子里的雪枝,低頭捧起一大捧雪花送到嘴里大口嚼著,然後將素幡擱在雪地之中,看著山頭那邊的軍營出神。

京都守備元台大營。

王羲忽然偏了偏頭,一張口,哇的一聲吐了出來,這一吐是吐的連綿不絕,將今日吃的面條面湯,後來灌的一肚子茶水全部吐了出來。

一團糊里糊塗的難看稀糊物被他吐到了乾淨的雪地上,看著異常惡心,尤其是其中隱著的淡淡腥味,更是入鼻欲哎。

但王羲沒有再嘔,只是又吃了一團雪,然後盯著地上那一灘細細察看,半晌之後歎息道:“好厲害的藥物,竟然能讓人體內真氣在一日之內提升到如此霸道的境界。”

他搖頭贊歎著,這藥自然是范閑經桑文之手,在面湯里下著,想必是范閑發既想讓他動手,又不希望他會出問題。

這藥正是范閑當年在北齊境內,與狼桃何道人兩大九品高手對陣時所吃的黃色小藥丸,除了事後會虛脫一些之外,沒有太大的副作用。

王羲當然也察覺到了這點,卻依然苦笑道:“君之蜜糖,我之砒霜,這藥對我是毒藥,險些害死我了。”

只是范閑定不會如此好心幫助王羲增加成功系數,至于他做的什麼打算,王羲也有些不明白。

夜色漸漸降臨,王羲站起身來。沒有再看身旁的青幡一眼,便借著黑暗的掩護,往京都守備師元台大營行去,他要殺地目標一直躲在那個營地里。用的只是一個校官的身份,身周的防衛並不如何嚴密。

只是王羲確實不喜歡殺人,自從家里出來後,手里從來沒有沾過血,他憐惜世人,尊重一切生命,便是在范閑地強力壓制下,他嘗試了無數次,也沒有辦法真的去暗殺一個與自己並無仇怨的人。

這才將那個投名狀延續到了今天。

其實范閑在面湯里加的作料,便是興奮劑。他想讓王十三郎能夠更勇敢一些,更暴戾一些,只是沒有想到這個作料對十三郎並沒有什麼用處。反而對對方有些害處。

所以王十三郎此時依然冷靜……且慈悲。只是他既然沒有變得顛狂,又明知箭手最厲害的便是目力,在黑暗之中,箭術最易發揮作用,他為何還要選擇這個時機出手?

******

元台大營的一個偏角營房之中。燕小乙的親生兒子,燕慎獨正小心翼翼地用羽鉸修理著箭枝,他的雙手無比穩定。將箭尾上附著的長羽修理的異常平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有一雙神箭手應該擁有地手,也就能夠將自己的箭枝修理到速度最快,最准。

燕大都督向來信奉一個道理,遠離父母的孩子,才能有真正地出息,正如他自幼父母雙亡。在大山里狩獵為生,才會修練出如此殘忍堅狠的心志,才會被入山游玩的年幼長公主一眼看中,帶出大山,加入行伍,以一身技藝造就無數軍功,擁有了如此崇高的地位。

所以當燕慎獨只有十二歲的時候,燕小乙就將他趕出了家門,托附給了長公主,長公主也知曉自己手下頭號大將地心思,對燕小乙雖然溫柔,卻不曾少了磨礪,待其藝成之後,更是暗中送進了京都守備師。

如今被秦家控制的京都守備師。

除了幾位高級將領和長公主一方的心腹外,沒有人知道征北大都督地兒子燕慎獨,正在京都守備師里做一名不起眼的校官。

燕慎獨人如其名,不愛與人交流,只愛與箭交流,所以在軍中也沒有什麼伙伴,只有自己親手訓練出來的一批下屬,一批為長公主效忠的下屬。

那日在京都郊外伏殺神廟二祭祀三石大師,正是燕慎獨第一次行動。他認為行動很成功,因為他不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所以一直被強抑在內心深處的自信浮現了出來,他認為除了父親之外,沒有人能夠抵擋住自己遠距離的襲擊。

哪怕是九品的高手也不能,武器的有效距離長短,決定了戰場上地生死,這是燕小乙一直沒有忘記教育兒子的一條至高明理。

因為自信,所以自大,所以狂妄,當聽說父親與江南路欽差范閑同時被召回京都,而且雙方有可能要在停辦多年的武議之中決斗時,燕慎獨便坐不住了。

他崇拜自己的父親,但對于那個光彩奪目的小范大人,其實也有一絲隱在內心的崇拜與嫉妒。

天下的年輕人都是這樣,燕慎獨也不能免俗。所以他想試一下那位小范大人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大神通,一方面是替父親試一下對方的深淺,一方面也是難耐那種誘惑,能夠將名動天下的范閑射于箭下的誘惑,不論是對父親還是對長公主殿下而言,范閑的死亡無疑都是顆難以抑止的蜜糖。

但他不敢擅自動手,因為他是位軍人,他不會做出擾亂大局的擅自行動,他必須等著長輩們的吩咐。

長輩們吩咐了,但異常奇妙的是……吩咐自己的,竟是那位深知自己底細,而且也深得自己敬畏的軍中元老人物。

燕慎獨有大疑惑,有大不解,卻根本沒有時間卻通知長公主,只好單身上路,于雪夜里射出一箭卻被那青幡擋住。

事後若干夜里,他才有些無奈地發現,范閑的守護竟是滴水不漏,自己在雪林之間暗中注視,竟是找不到絲毫可趁之機,尤其是那些要命的黑騎一直在監察院車隊的附近,隨時有可能將整座山頭犁翻。

他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范閑,低估了監察院,不敢擅動,所以一直退,只發了無功無效的一箭後一直退,由山谷退回京都,回秦府覆命,卻未得責備。

回了營帳,他陷入深思之中,軍中的長輩們暗中都有互相照拂,自己入京都守備本來也是秦老爺子點了頭的事情,並沒有太多人知道,秦老爺子……為什麼要讓自己去做這件看上去有些胡鬧的事情?

然後便是山谷狙殺的消息傳來。

他是位軍人,在政治方面的嗅覺不是那麼敏銳,卻也清楚,自己的父親,似乎被秦老爺子拖下了水,換而言之,秦老爺子也被長公主拖下了水。

長輩們終于抱成團了,而自己就像是一個長輩們彼此不言語,卻亮明心跡的質子。

燕慎獨搖了搖頭,並不是很反感這個角色扮演,只是想著,在這樣強大的壓力下,那位小范大人應該活不了多少天了。

他將右手持的小鉸子放到了桌面,用穩定的雙手撫摩著箭杆,眯眼量了一下,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取出身旁長弓,將那枝修長美麗的羽箭放在弦上,微微拉弓,對著營房內的空地處瞄了瞄。

小臂微微右移,箭尖所指,乃是營房正門那厚厚的棉簾。

燕慎獨滿臉平靜。說道:“出來。”

……

……

棉簾被緩緩掀開,王羲滿臉歉意走了進來,在那柄長弓的威脅下不敢再進一步,只是站在門口。歎息道:“對不起。”

燕慎獨瞳孔微縮,看著面前這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大地人物,他的目力驚人,早已認出,此人正是那個雪夜族學前,替范閑擋了自己偷魂一箭的青幡客。

他清楚,雖然自己的守備師里地身份保密,並沒有太多護衛保護自己,但是在這樣一個深夜里,對方竟能通過元台大營的層層戒備。悄無聲息地靠近自己的營房,這份身手,異常高絕。

如果以往日里燕慎獨的習性。此時弓上這一箭他早已射了出去,對于任何想來偷襲自己的人,燕慎獨都會讓對方失去生命。

但很奇怪,面對著這個奇怪的人物,燕慎獨沒有松弦。只是冷冷說道:“你是何人?”

王羲緩緩低頭,抱歉說道:“我叫王十三郎,奉命前來殺你。非我願意,實是不甘。”

燕慎獨用箭尖瞄准那人的眉心,雙手穩定,弓統一絲不顫,似乎再拉一萬年也不會有一絲力疲。

箭尖所攜的殺意已然映在對方的心神中,他不認為天下有誰能逃過自己這一箭。所以聽到對方自承是來殺自己的,燕慎獨非但不慌,反而多出一絲冷厲:“范閑?”

王羲行了一禮,無奈說道:“除了他。這世上還有誰能逼著我殺人來著?”

營房外地雪早已停了,但入夜後,風聲又起,呼嘯著有如山間野獸的絕望哀鳴,穿過厚厚的棉簾,擊入人們地耳膜。燕慎獨看著面前這個滿臉歉意的人,心中湧起一股寒意,為什麼這個十三郎的臉上,竟是看不到一絲緊張與殺氣,而只是無窮的悲痛與內疚。

一個暗殺者,他需要內疚什麼?

內疚殺死自己?

燕慎獨心神不亂,卻冷了下來,對方如果不是故作玄虛,那便是一定有殺死自己的能力。就像是在山中獵獸一般,面對一個孩童地箭枝,一只有厚皮的熊瞎子會依然穩定地蹭著樹皮,無比舒服,因為熊瞎子知道,那箭射不死自己。

自己這箭能不能射死面前這位十三郎?

燕慎獨青生第一次對于自己手中的箭產生了懷疑,因為在那個雪夜之中,青幡曾動。

“能說說話嗎?”王羲歎了口氣,舔了舔自己異常干燥地嘴唇,說道:“我不一定要殺你,如果你肯跟我走,從此不參合這天下的事情,廢了自己武功,斷了與世人的聯系,讓世人以為你死了……范閑也就消了這口氣,他的目的達到,我就不用殺你。”

燕慎獨沒有笑,只是覺得很荒唐。

于是他松手。

箭如黑線,倏乎而去,前一刻似乎還在燕慎獨的弓弦之上,下一刻已經到了王羲的面前!

然後燕慎獨看到了一個令他心頭大驚的景象,只見王羲腳下微動,連踏三步,三步之後,整個人又回到了先前站立的地方。

那枝箭呢?

那枝挾著無窮厲風地羽箭擦著王羲的臉頰而過,穿過厚厚的棉簾,嗖的一聲射入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與四處呼嘯的風聲一合,再也聽不見了。

看似簡單的三步,但燕慎獨的眼瞳已然縮緊,看出里面的玄妙,在如此短的距離內,能夠避開自己的疾速一箭,需要的不僅僅是恐怖的反應速度,還有與之相配的絕高真氣控制!

對方到底是什麼人?這樣一個高手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怎麼會替范閑賣命?

三個疑惑湧上燕小乙的心頭,然而他的手下卻沒有絲毫變慢,早已射出三枝羽箭,化作三道電光,向著王羲的上中下三路射去,而他的人卻是一提小刀,翻身而起,劃破後方的營布,遁入了黑暗之中,這一系列動作以及三枝連珠箭已經耗去他太多精力,他沒有余力呼救,而且也知道營中將士就算趕了過來,也不可能在這個神秘算命者的面前將自己救下來。

營帳之後,燕慎獨仍是持弓凝箭,卻未射出,像看著鬼一樣地看著面前的王羲,他不知道對方是怎樣躲過那三枝箭,又怎樣會趕在自己之前堵住了後路。

好在燕慎獨眼尖,看見了王羲衣袖里滴滴流下的鮮血,對方受傷了,這個事實讓燕慎獨的心氣為之一振,看似玄妙的步法,也不可能完全躲過燕門神箭!

天未落雪,風呼嘯而過,卷起地面殘雪,與落雪並無二致。

王羲低頭看了自己浸出鮮血的衣袖一眼,搖了搖頭,說道:“我是真不想殺人。”

“那你為何來?”燕慎獨眯眼,冷冷問道。

“因為……”王羲有些疑惑地望著頭頂的夜空,“因為我必須幫助范閑,為了這個天下的安甯,為了整個大陸的平衡,為了家鄉,還是為了什麼?我必須幫助他。”

“天下之安甯寄于一人之身?范閑不是陛下……”燕慎獨左退向後微屈,將將抵著自己的箭筒,一面說話,一面暗自准備著。

“我家里已經沒人了。”王羲歎息說道:“要讓天下安甯,我必須幫助他,便只好對不起你……但凡大時代,總需要小人物的犧牲。”

小人物?燕慎獨從來不這樣看自己,他是大都督的兒子,燕門箭術的傳人,日後天下的風云人物,眼下只是殺了一個神廟的二祭祀。自己地光彩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又怎能死去?

王羲再次抬頭望天,似要通過天上的厚厚層云望到那片星空,幽幽說道:“希望我沒有幫錯人。”

抬頭望天。如此良機怎能消逝。

燕慎獨凜然挺身,控弦而射,連發七箭,然後單手摸至箭筒,抽出最後一根箭……上弦,扣弦,射出!

七箭在前,殺意最濃的一箭卻隱于最後。

燕慎獨再沒有如今天這般滿意自己的修為,能射出這樣地七一之數,已是他此生所能達到的頂峰。甚至比父親當年還要更強悍一些,如此恐怖的箭襲,他相信。就算對面站的是范閑,范閑也躲不過去。

但他忘記了一點,所有人的戰斗方式是不一樣的。如果范閑想親自殺他,一定會很陰險地下毒再下毒再下毒,貼身刺了再刺。根本不會給他任何發箭的機會。

如果是范閑來殺他,燕慎獨一定無法保留全尸,會死的很窩囊。很難看。

而這位王十三郎看似溫柔有心,選擇的作戰方式竟是與他外表完全不一樣的勇猛而恐怖。

是地,很恐怖。

王羲直接撲了過來,像一只黑夜里飛騰起的大鳥,雙翅一展,勁風大傷,視而不見直刺自己身體的七枝羽箭,雙瞳放著敏銳地光芒,右手一探。直接捉住了最後方那柄恐怖的箭枝!

噗噗數聲起,那些箭刺穿了王羲的身體,只是他的身體在空中游動著,沒有傷到要害部位,只是從肩下臂上穿過。

哧的一聲,最後那枝箭從王羲地右手中滑動著,就像是負著重力的車輪在粗糙的道路上碾壓,帶著一聲極難聽地摩擦聲。

夜空之中似乎升起一股淡淡的焦灼味道,王羲的右手被那閃電一箭的疾速磨的糊了,這種高溫意味著怎樣的高速?

然則,那枝箭終于在即將刺進王羲眼窩前停止了,只有一寸。他就這樣生生用一只血肉之手握住了這枝箭!

他的人也已經如飛鳥一般掠到了燕慎獨的身前,只有一尺。

王羲悶哼一聲,反腕,將箭尖插入燕慎獨的心窩里,出手如電,避無可避。

燕慎獨踉蹌著倒下,看著胸口地血與箭,看著面前這個渾身流血的暗殺者,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什麼話來,就這樣箕坐在自己的營房前,身體無力地抽搐了幾下。

他忘了父親曾經教育過他的事情,身為箭客,武器的有效距離決定了生死,自己還是離面前這人太近了。

王羲喘息著站在他的面前,看著呼吸逐漸微弱的箭手,說道:“冬箭兄,安心上路。”

燕慎獨直到死亡將至的這一刻,他才明白,原來自己真的只是這個大時代里的小人物,不過擅箭者,死于自己箭下,何嘗不是一個好歸宿?只是……不甘心啊……他徒勞無功地運起自己全身的力量,向前伸去,想要抓住這個暗殺者,想要殺死對方,想要殺死即將到來的死死。

指尖碰到王羲的腰帶,觸手處一片冰涼的血意,勾住了一件事物,小箭兄燕慎獨終于力絕,喉中咕嘟一聲,腦袋一偏,就此死去。

王羲直起身子,松開右手,看著掌心間那一長道恐怖的焦痕,低頭看著自己身上插著的七枝羽箭,看著渾身的鮮血,忍不住痛楚,顫聲自言自語道:“疼死我了……”

他忍著疼痛,借著夜雪夜風遁出了元台大營,回到了山頭上,拾起了那張青幡,再次消失于黑夜中。

數月後,范閑知曉此次狙殺經過,沉默片刻,搖頭歎道:“十三郎,猛士也,蠢貨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