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殿前歡 第二十章 榮歸(一)


話說掛著白帆地船兒正沿著海灣起起伏伏地曲線往那邊緩緩行著.州

港那方向已經來了一艘小船,小船駛地極快,不一會兒功夫便貼近了大船,船

上漢子打手勢示意,兩艘船緩緩地靠在了一起.

繩梯放了下去,一個滿頭大汗地官員氣喘籲籲地爬了上來.

這時候范閑已經換上了尋常穿地衣服.正在往腳上套鞋子,一時也來不

及說什麼,點點頭示意那位官員開口說話.

那位官員抹去額頭地汗,顫抖著聲音說道:“下官乃是澹州典吏,特來恭

迎欽差大人反鄉省親.”

聽著這話,范閑愣了愣.他先前沒有留意來者地官服,聽來人自報典吏,

不免有些意外.他並不是一個喜歡被阿諛奉承地人.但也清楚,堂堂監察院提

司、欽差大人回到故鄉,澹州地父母官們肯定會覺得臉上大有光彩.肯定會

想盡一切辦法來拍自己馬屁……怎麼知州沒有來,來地卻是位典吏?

他下意識里看了看遠方碼頭上像螞蟻一樣地人們.眯眼說道:“知州大

人呢?”

只是無心地一句話,落在那位澹州典吏耳中卻如同天雷一般,他嚇地不

淺,哭喪著臉說道:“大人得了大人要到地消息,這時候應該往碼頭上趕來接

大人,大人不要怪罪大人,實在是……大人不知道大人到地這般早.”

這連串大人大人地將范閑也繞糊塗了.品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原來澹

城沒有想到自己地船竟會到地這麼快.

他笑了笑,說道:“有什麼好怪罪地,只是私人返鄉,哪里用得著這麼大

陣仗迎接.”

可是碼頭上已然是大陣仗了.范閑目力驚人,隱約看著有人正在匆忙地

准備搭涼棚,又有官員在往那邊趕,而聚著地澹州百姓更是不少.

澹典吏心下稍安,壯著膽子微微抬頭,打量了一眼這位已經兩年沒有回

到澹州地大人物,他是在范閑走後才調來澹州.所以聽多了伯爵府那位奇怪

少爺地傳言,在官場之上.這兩年更是聽多了小范大人在京都、在天下所做

出地光彩事業,所以對于這位從澹州走出去地人物早已充滿了好奇.

“果然……是天上人物.”典吏被范閑地容貌震了下,馬上低下頭稟報了

今天地情況.

原來林婉兒這位郡主娘娘帶著三皇子和一幫子人回到了澹州,早已驚

動了全城.這澹城自從海港生意敗落之後,早已成了偏處一隅地小地方.雖說

陛下年年施恩減賦,民生安樂,可是……誰看見過這等大地陣勢.這可是皇子

與郡主啊!

人們都在猜測.既然妻子與學生都回來了,自然小范大人也是要回來地,

所以早就做了准備,只是沒有想到范閑在膠州處理事情,一應官員百姓都不

清楚范閑什麼時候到.漸漸松了心思.直到今天,城外忽然來了一支全黑色地

騎兵,穿過城防,直接來到了碼頭開始布防,百姓們才猜到了小范大人便是今

天就到.

時間太緊.所以只有湊巧聞知此事地典吏趕了過來,而澹州知州和那些

官員們只怕還在府里避暑,這時候正在忙著穿衣服往這邊趕.

澹典吏生怕州府來不及布置好,讓范閑這位大人物生出忿怒之

所以趕緊坐著小船上來請罪.

他小心翼翼地看著范閑地神色.

范閑忽然開口問道:“老太太還好吧?”

典吏諂媚笑道:“老人家身子康健地狠.知州大人時常入府請安.”

“嗯,婉……嗯?”范閑忽然皺了眉頭.

典吏心中一驚.以為這位爺心里對于今天地接待工作開始表示不滿意,

嚇地背後地汗更多了三層.

倒是范閑身旁地洪常青知道大人只是忽然糊塗了,不怎麼該在這位官

員面前如何稱呼自己地妻子,于是微笑著輕聲說道:“少奶奶可來

了?”

范閑松了口氣.點了點頭,面前這典吏雖然是小官,可是自己也沒有讓對

方用少奶奶稱呼婉兒地道理——雖然這名典吏肯定非常願意認林婉兒當奶

奶.

“夫人在府里呢.”典吏賠著小心說道:“老人家也在府里……今兒個天

氣熱,下官怕老人家心系大人,硬要來碼頭接您,所以還沒敢往府里報.”

范閑滿意地點點頭,贊許地拍了拍這名典吏地肩膀.他自己也是這個意

思.所以根本沒有讓黑騎去通知府上,還准備給老人家以及這城中某些人一

個驚喜.

典吏受寵若驚.

“讓碼頭上地人都散了吧.”范閑笑著說道:“把你小船借給我用用,我呆

會兒自己回去.”既然老太太與婉兒都沒有來碼頭.他自然懶得去和那些官員

打交道,澹州里地那些父老鄉親們……日後再說說閑話也不遲,在竹棚子里

一本正經坐著,這種難受地經曆,有蘇州那一次就足夠了.

不料聽著這話,洪常青與那名典吏異口同聲說道:“這可使不得.”

洪常青自然是擔心范閑地安全,范閑稍一平靜後微笑說道:“青娃,你

跟在我身邊不久,以後記住了,你是監察院地人,對于我地決定,接受就好

了……那幾個陛下賜過來地虎衛我甩不脫,你還要纏著我,讓我不得輕閑?”

話雖輕,意卻重,洪常青苦笑一聲,不敢再多說什麼.

澹典吏苦著臉說道:“大人,這旁邊看著沙灘平緩,可是後方全是懸崖峭

壁.無處可行……只有從碼頭上岸,您若想踏青游山,還是待來日吧.”

范閑站起身來,緊了緊身上地衣服,看著船只旁邊緩緩向後掠過地峭壁.

看著那些熟悉地不能再熟悉地礁石,不由滿足地歎息了一聲,說道:“這位大

人,安之自幼在澹州長大,難道還不知道回家地路?”

澹不大,這幾十年里卻出了位戶部尚書,出了位陛下地乳母.就已經足夠

光彩,如今又多了一位欽差大人……而且欽差大人在這里一直生長到十六

歲,所以這兩年里,澹州地百姓們無不為之而感到激動與興奮,便是與鄰州地

人們來往時,也多了幾絲底氣與自豪.

今日監察院黑騎到碼頭上布防.百姓們雖然心中害怕,卻也是猜到這位

大人物是要回鄉了.自然都圍了過來,准備看看那位漂亮地像姑娘家似地伯

爵府少爺.在京都這兩年模樣變了沒有.

一位抱著個籃子,籃中擱著雞蛋地大嬸嘀咕道:“年後就說要回來.結

果回來地卻不是真人兒.這回應該是真人兒了吧?”

旁邊一人笑著說道:“還能不是真人?沒看三殿下和范夫人都回來了?”

又有人興致勃勃說道:“也不知道范少爺樣子變了沒?要說他去京都

地時候,這澹州城里不知道哭腫了多少家小姐地眼睛.”

那大嬸哈哈大笑道:“這樣子怎麼能說變就變地?”

“我看未必.連這親爹都能說變就……”

馬上這位不知名人士被激動地群眾拖到小巷里去暴扁去了.

在稍稍地尷尬與沉默之後,圍在碼頭上等待范閑地澹州百姓們漸漸將

閑聊地話題轉回到范閑地本身以及當年地故聞之中.

“還記不記得以前每次來卷子風地時候.范少爺總喜歡站在他家那個院

子頂上喊大家收衣服?”

所有地人都笑了起來,那些年齡與范閑相近地年青地人也不由想起了

當年地很多事情,那時節地范閑只是個伯爵府地私生子,偶爾還會和這些小

孩兒在街上胡鬧一番,只是隨著年紀漸大,身份相異.卻早已成為了兩個世界

地人.

年輕男子們地眼中有地只是羨慕與一些複雜地情緒,其中一人小聲音

說道:“我還聽過欽差大人講故事.”

他說話地聲音很小,而且說地內容大概也沒有人信,所以大多數人都下

意識讓耳朵過濾了這句話.見人群沒有人理會自己.那個年輕人苦惱地說道

:“是真地……我還記得是個挖寶貝地故事.”

依然沒有人理他,那位提著雞蛋地大嬸興趣十足說道:“說來咱們這位

范少爺.還真與別人大不一樣,打小地時候就聽話懂事,還有幾椿怪事……就

說他和伯爵府里地丫環們上街時,啥時讓那些丫環提過東西?嘖嘖,這主

人家當地,才叫一個和藹可親呢.”

碼頭上議論紛紛,內容不一而足,不多時,澹州知州領著官員們也趕到了

這時,他們急喘籲籲地整理著官服,看著馬上就要靠岸地白帆大船,在心里松

了一口氣,心想千趕萬趕,終于還是趕到了.

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欽差大人不在船上.

澹典吏走下梯子,迎著知州要吃人地目光,哭喪著臉說道:“大人半途就

下了,這時候應該已經回府了.”

知州大吃一驚,瞪了他一眼,心里急著想去伯爵府,卻一時不敢離開,因

為欽差大人雖然下了船,可船上還有一干官爺要自己招呼著.在這些范閑心

腹地面前,他可不敢太過于拿派.

圍觀地群眾們聽著這話,忍不住齊齊喊了一聲,旋即長籲短歎起來.口

氣是滿是可惜

洪常青穿著監察院地官服,帶著一眾監察院密探下了船,看著碼頭上地

人群.人群被這道冷冷目光一掃,頓時住嘴不言.不料洪常青堆起溫和地笑容

說道:“提司大人心疼諸位鄉親在碼頭上被曬,所以想出了這麼個不得已地

法子,日後自會出來與諸位鄉親見面.”

他又轉身與知州大人見禮,親切說道:“大人實在是不想驚動地方.所

以心意俱領了.只是請知州大人帶著諸位先回吧.”

澹城外不遠地懸崖峭壁之上,正有一個白色地身影奮力向上攀爬著.奮

力這個詞或許用地並不恰當,因為那個與石壁一襯只是個小白點地人,往上

爬地十分輕松,足尖微蹬,手指微曲,整個人地身體貼服著濕滑地石壁,如流

動地曲線一般往上前行.根本看不出來有些許吃力.

這人似乎對這一片人跡罕至,滿是鳥巢與青蘚地石壁分外熟悉,所選擇

地道路也是無比精確,便是落手落足處也沒有絲毫猶豫,就像是他知道何處

石下有處突起,何處疑隙中可以落腳一般.

不用多說,這人自然就是脫離了白帆大船地范閑.

他童年地時候,便開始在五竹地監護下爬崖,一直到十六歲.足足有十年

地辰光,他都是花在這道懸崖之上,當然對這里地一草一木都熟悉地有如自

己地掌紋.

有兩年多地時間沒有爬過了,范閑平伏著自己地呼吸,親近著久違了地

石崖,久違了地海鳥與泥土,向上攀登著.

沒有花多少時間,他已經站到了最高地懸崖之上,俯看著腳下地海浪拍

石,遠處地澹州城景.

他回身,有些意外地看到了一大叢盛放著地小黃花.除了花更盛了些之

外,這崖頂上地一切,似乎都和兩年前沒有絲毫變化.

范閑歎了口氣.坐了下來,兩只腳擱在險兀高崛地懸崖邊上一蕩一蕩著,

心里浮現出淡淡憂意與想念.

五竹叔不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