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殿前歡 第八章 再闖府


范閑提留著水師提督常昆的尸體,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出了茅房,反正有霸道真氣在身,天一道心法加持,他的力氣比金剛也差不到哪兒去,自然也不會嫌累。

茅房外面的清淨地上,躺著幾個死人,正是常昆先前想喚來救命的親隨,想必這些死人的武功也是極高的,只是這時候躺在地上,死的也是很透徹的。

看著那個正在打呵欠的影子,范閑將手中的尸體扔了過去,罵道:“提督府里殺提督,你還是得小心一點。”

“壽宴之上立冥壽。”影子極有才的回了一句,冷冷說道:“你也知道這件事兒玩大了。”

雖然他嘴里說的是玩大了,但那張略有些蒼白的臉上卻看不出絲毫的擔憂,身為監察院六處的真正頭目,天下第一刺客,暗殺一位水師提督,或者真的不能讓影子太過擔心,而且以影子和范閑的身手,就算這時候有人發現了常昆死于非命,他們也有能耐在合圍形成之前輕身遠去。

畢竟范閑也是一位專業的刺客。

影子攥著常昆的後頸,象提木偶似的提著,低頭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回頭問道:“按計劃處理?”

范閑嗯了一聲,笑著說道:“沒輒……反正你家早已習慣了,我動作會快點,不過你小心點,別讓人看著了。”

茅房地處偏僻,外有叢樹遮掩,提督府里的下人們很少會注意到這里。尤其是此時夜已經漸漸深了,沒有燭火的照明,漆黑一片,誰知道發生了什麼。只不過茅房總是有人會上地,范閑也知道影子不可能能掩住行跡太久,所以說完這番話後,他腳尖一點,整個人已如一道輕煙掠起。飄向院牆之畔,手指往牆上一點,整個人的身體便如一只大鳥般翻出院去,消失在黑夜之中,不知去了哪里。

提督府後園里一片安靜,前方隱隱傳來飲酒作樂的聲音,壽宴正在熱鬧時,想必那些舞女的衣裳也落了幾件在地上,沒有任何人發現提督大人出恭時間過長,也沒有人會想到,提督大人這時候已經死了。

提督府與侯季常家隔著約有兩條街的距離。以這條直線中間往北方去,轉兩個彎,便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布莊。范閑從提督府悄然離開後,便在夜色之中狂奔至此。一轉身掠入門內,手指一並,比了個手勢,同時將腰間系著的提司牌子拿出來亮了一下。

房內燈光並不明亮,很明顯是不想引動外面那些巡守兵士的注意。布莊老板見到范閑,先是一驚,待確認了對方身份後,馬上便恢複了平靜。低頭請示道:“馬上?”

“馬上。”范閑點點頭,一面開始脫衣服,一面拿著杯上的茶灌了下去,一路疾行,縱使他修為極高,在這個大熱天里,依然是感到渴了,等除掉外衣之後,他問道:“幾個人?”

布莊老板正帶著自己的幾個徒弟忙著取出衣物與相關的物事,聽著他發問,沉聲回答道:“七個人。”

范閑將手伸進他遞過來的袍子里,點點頭,沒有繼續說什麼。

這家布莊,就像是北齊上京城里那個油鋪一樣,都是監察院的暗樁。當然,這里並不是監察院駐膠州分理處,分理處的宅子早已亮明了,范閑要打提督府里眾將領一個措手不及,所以選擇了這里。

很忙碌的裝扮,很忙碌的除掉易容,范閑不用動手,任由布莊老板和另幾個下屬用心且忙亂的在自己身上整理著,這讓他的感覺有些異樣,就像是男模在後台換衣服似的。

不過一會兒功夫,范閑就已經搖身一變,變回監察院的提司大人,身上那件黑色的官服透著份冷然的殺意,將這大熱天的暑氣都滅了不少。

布莊老板乃是監察院駐膠州的真正主辦,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搖了搖頭,在心里湧起極大的疑惑,他清楚提司大人今天晚上的工作流程,所以愈發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提司大人先前要冒險進入提督府,事後又要忙著換裝光明正大上府問案。

其實就連此時在提督府里候命的影子也不了解范閑的想法,如果是要暗殺常昆,影子就夠了,何至于讓范閑如此忙碌,甚至有些狼狽。

其實這一切,只是因為范閑在殺死常昆之前,仍然存著一絲希望,他始終覺得有些古怪,在他的心里,對于常昆背後的那只手……有著很深的忌憚,一個不知姓名不知實力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推開布莊的門,范閑昂首挺胸走了出去,夏風拂著他的黑色官服衣角,呼呼作響。

他的身後,布莊的幾人也乾淨利落的除帽去衫,露出里面啞然無光的黑色監察院常服,頭上戴著官帽,手上分別捧著幾樣重要東西。

布莊老板手里捧著的是明黃色的一個卷軸,他的徒弟懷中抱著一柄長劍。

一行八人,就這樣在膠州的夜里,亮堂堂,熱鬧鬧的出了門,沿著戒備森嚴的長街,或許是勇猛或許是莽撞的往不遠處的提督府走去。

除了青樓還在熱鬧著,除了提督府之外的膠州城顯得有些安靜,象范閑一行人這樣奇怪的隊伍,驟然出現在安靜的長街上,馬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這里離提督府不遠,所以馬上就有隱在暗處的官兵走了出來,將這一隊人攔住,准備問話。

維持膠州治安的本應是州軍,但由于龐大的水師在側,所以水師官兵在這城中也等若是半個主人,漸漸搶了州軍的位置,這些官兵一向驕橫慣了,今日要負責提督府的防衛,只能干聽著里面的歌妓嬌吟,嗅著酒肉之香,自己卻要在大熱夜里熬著,心情本就不怎麼好,這時出來查驗,自然語氣也不怎麼溫柔。

“給我站住!你們是什麼人,這大半夜的怎麼還在街上……”

水師官兵的問話的聲音嘎然而止,因為長街上那個奇怪隊伍頭前的那位年青人向著他笑了笑,這位年青人面相俊美,笑意溫柔,偏生就是這溫柔的笑容里卻似乎挾著股不容正視的威嚴與壓力。

領頭的是一個小校官,看著這行人愈發覺著奇怪,夜晚里穿著一身黑衣服……他下意識里握緊了刀柄。

誰知道那奇怪的一行人竟是看也不看他,更是將這十來名官兵手中的武器都當作夏夜里的樹枝一般對待,面色不變,面容未褪,悠哉游哉,就這般直接走了過去。

小校官怒了,拔刀而出,欲攔在對方身前。

刀一出則斷,當的一聲脆響,不知道怎麼回事,刀尖就落在了地上。

范閑身旁那位已經穿上了官服的布衣老板收回袖中勁刀,取出腰牌一亮,冷聲說道:“監察院辦案,閑人回避。”

校官大駭,手握斷刀半晌不語,其實監察院與軍方的關系向來良好,監察院也極少會調查軍隊內部的事宜,所以慶國的官兵們對于監察院不怎麼害怕,可是民間傳說畢竟太多,那個院子的恐怖深入人心。

官也是民,兵也是民,今夜陡然發現有一隊冷酷的監察院密探正在自己身邊走過,並且還將自己的刀砍斷了,那名校官依然止不住的害怕起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監察院的人已經走到了提督府門前的大街上!校官心中一緊,卻來不及去通報府內的同僚,眼珠子轉了幾圈,還沒有拿定主意是馬上去稟報上級,還是出城去通知營帳里的弟兄們……

守衛在提督府外的武裝力量當然不僅僅就是這麼一小隊水師官兵,街頭街尾街側,那些負責安全問題的水師官兵都發現了這處的異樣,也馬上認出了這一行黑衣人的真實身份。

監察院密探!

沒有人知道監察院的人想做什麼,都是朝廷一屬,水師官兵們自然也不可能馬上拿出刀兵將對方斬成肉醬,更因為知道監察院乃是陛下直屬的特務機構。所有人的心里都感到有些寒冷,滿眼敵意的盯著范閑一行人。

一行監察院官員便在街道兩側數十雙敵視目光的注視下,走到了提督府的正門口。范閑將官帽往上拉了拉,撓了撓有些發癢的發際,抬頭看了一眼府門口的紅燈籠與上面貼著的畫兒,笑著對門口的水師親兵說道:“監察院奉旨辦案,讓你家大人出來接旨。”

那六名親兵本來正虎視眈眈著,忽聽著奉旨辦案四字,馬上泄了氣,幾人互視一眼,有人便快速跑入府中去傳話,剩下的人卻是趕緊打開正門,准備迎接天使。

范閑卻是擔心提督府後方的事兒被人發現了,沒有理會這些規矩,將腳一抬,便跨過了提督府那高高的門檻,直接往里闖了進去。

水師的官兵們在後方面面相覷,心想這世上哪有這等囂張的人,就算你是監察院的官員,就算你有聖旨在身,可……你又不是來抄家的,怎麼就敢這般闖進去?

監察院的人闖進去了,常昆的親兵們自然也不敢怠慢,跟著進去,占據了各自有利的地形,警惕的盯著范閑一行人,雖沒有想過呆會兒要大打出手,可是總要壓一壓對方的氣勢。

范閑卻是沒有什麼感覺一樣,快步走到正廳的門口,推門而入,一眼便瞥見先前進府傳話的那名親兵正找不到提督常昆,只好在一位偏將的耳邊說著什麼。

廳里絲竹仍在,歌舞升平,通過大開的那扇門傳到了膠州的夜城之中。

范閑就站在門口,冷眼看著這熱鬧的一幕,知道常昆的死還沒喲被人發現,心下稍安,面色愈冷,冷笑說道:“諸位大人好興致啊。”

……

……

廳內驟然一靜,所有人都被這不速之客驚了一跳。膠州水師中幾個莽撞的將領今日已經喝的高了,猛聽著耳邊的嬌吟之聲趨無,定睛一看懷中嬌娥正帶著絲畏懼看著廳外,不由回頭望去,便發現了那行黑衣人。

有位將領霍然起身,心想是誰***敢打擾老子喝花酒,便欲破口大罵……幾位膠州的政務官卻是心頭一跳,一眨眼便認出了站在門外那行黑衣人的真實身份——監察院的官服雖然不起眼,但……太打眼!

坐于末席之上的侯季常只是溫和笑著飲酒,與身邊的妓女輕聲交談,眼睛都沒有往這邊望一望。

而那邊廂,本准備破口大罵的水師將領卻生生將自己的髒話憋回了肚子里,滿是不服的看著門口的范閑,暗道晦氣,心想怎麼監察院的這些黑狗突然跑了來。

坐于主位之側的一位中年人緩緩起身,對著廳門正中含笑說道:“不知幾位院官今夜前來何事?”

范閑看了此人一眼,便知道這人便是膠州水師里重要人物,常昆的左膀右臂之一,以智謀出名的黨驍波。

范閑身旁的布莊老板冷漠說道:“監察院辦案,水師提督常昆何在?”

廳內一陣大嘩,所有的人都證實了自己心中猜想,愈發的緊張起來警懼起來,尤其是膠州水師一方的官員們,更是眼珠子直轉,不知在盤算些什麼。

此時只好由坐在上方的那位膠州知州出來說話了,這位半百的老家伙咳了兩聲,自矜說道:“這位大人,今日乃是常提督大壽之日,有何事務,不能明日再說。”

“本官事忙,請不要說太多廢話。”范閑在廳中掃了一眼。

膠州知州微怒,心想這廳內至少坐著五六個上三品的大員,你監察院也不能如此放肆,含怒說道:“敢請教大人官職名諱。”

范閑含笑說道:“本官現任監察院提司,姓范名閑字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