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京華江南 第五十七章 神仙局背後的神仙

請扔掉慶國監察院條例疏注,翻開監察院內部參考材料第五冊的最後一頁。

第五冊是監察院這麼多年來的案例彙總,抄寫了最近幾十年來,有代表性的各類案件的分析與總結,針對于形形色色的案件,詳細闡明了事件籌劃之初的起源,蘊釀的過程,在其中的變數影響,以至于最後達成的結果。

第五冊里包淋的案例很多,再憑借監察院的情報系統,以及在事件中所尋覓到的相關證據,便足以用來論述清楚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所謂陰謀,找到事情發生的真正原因,以及中間的流程安排——因為人類實際上遠遠不如他們自己認為的那麼有想像力。

但也有一類案件,人們永遠只能挖掘到事情的一面或者兩面,而不能解釋所有,這也就是第五冊最後一頁上寫的那三個字,那三個范閑和陳萍萍都很熟悉的三個字。

“神仙局。”

……

……

所謂神仙局,是指事件之中出現了以常理無法判斷到的變數,從而尋致了神仙也無法預判的局面。

比如當年陳萍萍率領黑騎千里突擊,深入北魏國境,抓住了秘密回鄉參加兒子婚禮的肖恩。監察院已經算准了所有的細節,甚至連付出更慘重的代價都算計在內,可是肖恩在婚禮上,實際上並沒有喝費介大人精心調致的美酒,這位北魏密諜頭目用一種冷靜到冷酷的程度,控制著自己的飲食與身周地一切。

但當慶國人以為這件陰謀不可能再按照流程發展下去的時候,故事發生了一個很令人想像不到的變化——肖恩聽著新房里傳來的吵鬧聲。開始郁悶,開始想喝悶酒,而很湊巧地是,負責替他看管皮囊中美酒的親兵隊長。在旅途上沒忍住酒饞,已經將酒喝光了,所以這位不負責任的親兵隊長,在肖恩大人要酒的時候,惶恐之下昏了頭,直接灌了袋婚禮上的用酒。

于是肖恩中了毒,于是陳萍萍和費介成功。而直到很久以後,陳萍萍他們才知道,之所以肖恩會如此郁悶,是因為他的兒子……不能人道。

這種變數。不存在于計劃之中,卻對局面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又比如在二十年前,南方一位鹽商在壽宴之後忽然暴斃。刑部一直沒有查出來案件的緣由,便轉交給了監察院四處處理,誰知道查來查去,竟然查出了當夜有十四個人有犯罪嫌疑,包括姨太太們在內。似乎每個人都想讓那位富甲一方的大商人趕緊死掉。

而真正的凶手是誰呢?

又過了三年,一位窮苦老頭兒偷燒餅被人抓到了官府,他大約是不想活了。擔承三年前地鹽商就是死在他的手里。得到這個消息,監察院四處的人又羞又驚,心想自己這些專業人士怎麼可能放過真正地凶嫌?趕到案發地一審,眾人才恍然大悟,難堪不已。

那老頭兒和鹽商是小時候的鄰居,自小一起長大,後來老頭兒去梧州生活,返鄉定居的時候看見那位鹽商做大壽,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竟是爬進了院中,拿起一塊石頭,就將醉後的鹽商生生砸死了。

監察院曾經注意過院牆上的蹭痕,但始終是沒想到,一位回鄉定居地老頭兒竟然會冒著大險,爬入院中行凶,還沒有被家丁護衛們發現。

當時還沒有成為四處主辦的言若海好奇問老頭:“後來我調過案宗,保正也向你問過話,你為什麼一點都不緊張?”

老頭兒說道:“有什麼好緊張的?大不了賠條命給他。”

言若海大約也是頭一遭看見這等彪悍地人物,但還是很奇怪:“你為什麼要殺他?”

老頭兒理直氣壯地回答道:“冬時候,他打過我一巴掌。”

……

……

懸空廟的刺殺事件,似乎也是一個神仙局。

皇帝陛下因為對葉家逐漸生疑,又忌憚著對方家里有一位大宗師,便想了如此無恥的招數來陷害對方,一方面借用後宮的名義將宮典調走,一方面就在懸空廟樓下放了一把小火。至于這把火,估摸著范建和陳萍萍都心知肚明。

而火起之後,頂樓稍亂,那位西胡的刺客見著這等機會,終于忍不住出了手。他在宮里呆了十幾年,實在有些熬不下去了,這種無間的日子實在難受,三年之後又三年,不知何日才是終止——當時洪公公護著太後下了樓,他對于范閑強悍實力的判斷又有些偏差,所以看著自己自己只有幾步遠的皇帝,決然出手!

侍衛出手,又給了那位白衣劍客一個機會。

白衣劍客出手,那位王公之後,隱藏了許久的小太監,看見皇帝離自己不到一尺地後背,想著那柄離自己不到一步,藏在木柱里的匕首——他認為這是上天給自己的一個機會——面對這種赤裸裸的誘惑,矢志複仇,毅然割了小雞雞入宮的他,怎能錯過?

……

……

皇帝陛下一個荒唐的放火開始,所有隱藏在黑暗里面的人們,敏感地嗅到了事件當中有太多的可趁之機,刺客們當然都是些決然勇武之輩,雖然彼此之間從無聯系,卻異常漂亮地選擇了先後覓機出手,正所謂幫助對方就是滿足自己,只要能夠殺死慶國的皇帝,他們不惜己身,卻更要珍惜這個陰差陽錯造就的機會。

他們來自五湖四海,為了同一個目標,走到了一起,走的格外決然和默契。

深夜里的廣信宮,范閑躺在床上。望著床上的幔紗,怎樣也是睡不著,傷後這些天在皇宮里養著,白天睡地實在是多了些。

宮中的燭火有些黯淡。他雙眼盯著那層薄薄的幔紗,似乎是想用櫻木的絕殺技,將這層幔紗撕扯開,看清楚它背後地真相。

婉兒已經睡了,在大床上離自己遠遠的,是怕晚上動彈的時候,碰到了自己胸腹處的傷口。范閑扭頭望了她一眼,有些憐惜地用目光撫摩了一下她露在枕外的黑色長發。宮里很安靜,太監都睡了,值夜的宮女正趴在方墩子上面小憩。范閑又將目光對准了天上,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

只是嘴唇微開微合,並沒有發出絲毫聲音。他是在對自己發問,同時也是在梳籠一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西胡的刺客,隱藏的小太監,這都是留下死證活據的對象,所以監察院地判斷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黑夜中他的嘴唇無聲地開合著。看上去有些怪異,“可是影子呢?除了自己之外,大概沒有人知道那名白衣劍客。就是長年生活在黑暗之中,從來沒有人見過的六處頭目,慶國最厲害地刺客影子。”

他的眉毛有些好看地扭曲了起來。

“神仙局?我看這神仙肯定是個跛子。”他冷笑著,對著空無一人的床上方蔑笑著:“皇帝想安排一個局,剔除掉葉家在京都的勢力,提前斬斷長公主有可能握著的手……想必連皇帝也覺得,我把老二逼地太狠,而且他肯定知道自己年後對信陽方面的動作。”

范閑想到這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知道是傷口疼痛引起的,還是想到皇帝地下流手段而受了驚,心想著:“陛下真是太卑鄙,太無恥了!”

“那你是想做什麼呢?”他猜忖著陳萍萍的真實用意。“如果我當面問你,想來你只會坐在輪椅上,不陰不陽地說一句:在陳圓,我就和你說過,關于聖眷這種事情,我會處理。”

“聖眷?”

“在事態橫生變故之後,你還有此閑情安排影子去行刺,再讓自己來做這個英雄?”

“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身為慶國第一刺客,影子能夠瞞過洪公公的耳朵,這並不是一件多麼難以想像的事情。只是范閑不肯相信,影子的出手,就單純只是為了設個局,讓自己救皇上一命,從而救駕負傷,獲得難以動搖的聖眷,動靜太大,結果不夠豐富,不符合陳萍萍算計到骨頭里的性格,所以總覺得陳萍萍有些什麼事情在瞞著自己。

“而且你並不害怕我知道是影子出手。”范閑挑起了眉頭,“可是如果說你是想行刺皇帝,這又說不過去,先不說忠狗忽然不忠的問題,只是以你的力量,如果想謀刺,一定會營造更完美地環境。你想代皇帝試探那幾個皇子?**,你這老狗也未免太多管閑事,而且皇帝估計可不想這麼擔驚受怕。”

想來想去,他糾纏于局面之中,始終無法解脫,只好歎聲氣,緩緩睡去,但哪怕在睡夢之中,他依然相信,母親的老戰友,一定將內心最深處的黑暗想法隱藏的極為深沉,而不肯給任何人半點窺看之機。

“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正的神仙局。”陳萍萍坐在輪椅上,對著圓子林間那位蒙著眼睛的人輕聲說道:“你也知道的,五冊上面提到的鹽商之死……之所以那個搶燒餅的老頭兒能夠輕而易舉地殺死鹽商,是因為府中的家丁護衛早就已經被那些姨娘們買通了,他們很樂意看到有人幫助他們做這件事情。”

“而那老頭會對鹽商下手,也不是因為許多年前,鹽商打了他一記耳光那麼簡單。”

“准確的原因是,那名鹽商當年搶了那老頭兒的媳婦。”

“殺妻之仇嘛,總是比較大的。”

“而且也別相信言若海會查不出這件事情來,其實你我都知道,那一次他被鹽商的妾室們送的五萬兩銀票給迷了眼。”

“所以說。”老跛子下了結論,“沒有什麼神仙局。所有的事情都是人為安排出來地,就算當中有湊巧出現的變數,也是在我的掌控之中,如果無法掌控的話。陛下這個時候應該已經死了。”

五竹冷漠說道:“世界上從來沒有完全掌控地事情。”

“我承認西胡刺客與那位小太監的存在,確實險些打亂了我的整個計劃……不過好在,並沒有對陛下的安危造成根本性的影響。”

“從你的口氣里,我無法查覺到,你對于皇帝有足夠的忠心。”

陳萍萍笑了起來:“我效忠于陛下,但為了陛下的真正利益,我不介意陛下受些驚嚇。”

“什麼是真正的利益?一個足夠成熟的接班人?”或許只有面對著陳萍萍這個老熟人,五竹地話才會像今天這麼多。

“謀劃。”陳萍萍正色說道:“政治就是一個謀劃的過程,陛下要趕走葉家,光一把火。那是遠遠不夠的。”

“你覺得那個皇帝如果知道了事情地真相,會相信你這種解釋?”五竹冷漠說著。

陳萍萍搖搖頭:“只要對陛下有好處,我能不能被相信。並不是件重要的事情。”

五竹相信他和費介都是這種老變態,輕聲說道:“你那個皇帝險些死了。”

陳萍萍很習慣于他這種大逆不道的稱呼,從很多年前就是這樣,五竹永遠不會像一般的凡人那般口稱陛下,心有敬畏。

“陛下不會死。”老頭兒說的很有力量。“這是我絕對相信地,不要忘了,陛下永遠不會讓人知道他最後的底牌。”

“他死不死。我不怎麼關心。”五竹忽然偏了偏頭,“我只關心,他差點兒死了。”

兩個他,代表著五竹截然不同的態度。

陳萍萍苦笑了一聲,他當然清楚范閑意外受了重傷,會讓老五變成怎樣恐怖地殺人機器,即便是老奸陰險如他,面對著冷漠的五竹時,依然有一股子打心底深處透出來的寒意。所以他嘗試著解釋一下:“范閑在擔心,皇帝會不會因為他的崛起太過迅速,而對他產生某些懷疑,所以我安排了這件事情,一勞永逸地解決他的疑慮……當然,我布置了故事的開頭,卻沒有猜到故事的結尾。”

他微微笑著,似乎很得意于自己還記得小姐當年的口頭禪:“雖然說這和影子也有很大的關系,他老想著與你打一架,你又不給他這個機會,所以難得有機會和你地親傳弟子動手,他實在有些舍不得,當然,如果范閑不追出來受這麼重的傷,這件事情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五竹忽然很突兀地說道:“你讓影子回來,我給他與我打架的機會。”

這冷笑話險些把陳萍萍噎過氣去,咳了半天後,攤開雙手,說道:“只是意外而已。”

五竹很直接地說道:“如果只是意外,為什麼他在我來之前,就已經逃走了?”

陳萍萍滿臉褶子里都是苦笑,咳了許多聲才青複了下來:“這個……是我的安排,因為我擔心你不高興,讓他出什麼意外,要知道我身邊也就這麼一個真正好使的人……如果你連他都殺了,我這把老骨頭還怎麼活下去?”

五竹沒有說話,只有在夜風中飄揚著的黑布,在表達著他的不滿。

“我死之後,影子會效忠于他。”陳萍萍很嚴肅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回報。

五竹微微偏頭,似乎在考慮范閑會不會接受這個補償,想了一會兒,基于他的判斷,像范閑這種好色好權之徒,肯定會對一位九品上的超強刺客感興趣。

他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說道:“你在南方找到我,說京里有好玩的東西給我看……難道就是這出戲?”

“范閑總說你在南邊玩,我本以為他是在騙我。”陳萍萍說道:“沒想到你真的在南邊,這事情很巧。”

陳萍萍忽然往前佝了佝身子:“我是准備讓你看戲,只可惜我低估了范閑的實力,也低估了范建的無恥。這老小子,知道火是陛下放的,就著急著趕范閑上樓去救駕……”老人尖聲笑了起來,“沒讓你看到。可惜了。”

五竹緩緩抬起頭來:“你想殺太後?”

陳萍萍搖了搖頭:“太後畢竟是范閑地親奶奶,而且小姐那件事情,她雖然旁觀著這件事情發生,而沒有對太平別院加以援手,但畢竟她沒有親自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來……到目前為止,我查出來的不足以說明任何事情。”

五竹搖了搖頭,很冷漠地說道:“如果將來你查到了些什麼,或者是我發現了些什麼,不管范閑怎麼做……我會做。”

陳萍萍知道“我會做”這三個字代表著怎樣的決心與實力,但他依然堅定地搖了搖頭:“老五。雖然你是這天底下最恐怖的人物,但依然不要低估一個國家,一座皇宮真正……地實力。而且老夫既然是監察院的院長。也必須考慮慶國的天下怎樣能安穩地傳遞下去。”

“不要忘了,這也是小姐的遺願。”他微笑說著:“所以這些比較無趣的事情,還是我來做吧。”

“那你本來究竟准備讓我看什麼?”

陳萍萍忽然歎了口氣,聲音顯得有些落寞:“既然這場戲沒有上演,這時候就不要再說了。”

五竹的反應不似常人。似乎根本沒有追問的興趣,乾淨利落地轉身,准備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帶著少爺去了澹州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陳萍萍忽然在他的身後歎了一口氣,“十七年不見,這麼快就要走?”

五竹頓了頓,說出兩個干巴巴的字:“保重。”

然後他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只是以五竹地實力與性情,能讓他說出保重這兩個字,已經是件很奇妙的事情,至少,陳萍萍覺得心里頭多了那麼一絲暖意。

陳圓的老仆人走了過來。推著他地輪椅往房里走去。陳萍萍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有些滿足地歎了一口氣,說道:“你說,能夠成功誘使那兩個耐心極好的侍衛和小太監動手……我算不算一個很厲害的人?不過要謝謝那位西胡的刺客,如果他看著范閑上了樓,便知趣的繼續埋伏著,這事兒便很無趣了。”

老仆人苦笑說道:“院長大人算無遺策。”

陳萍萍歎息道:“天生勞碌命,時刻不忘為陛下拔釘子……哪里算得過陛下啊。”

在皇宮里又住了些日子,直到霜寒漸重,天上隱有飛雪之兆時,在范閑地強烈要求下,慶國皇帝終于允了他回家。

經曆了懸空廟救駕一事,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通過宮中養傷,陛下震怒這多般細節中,發現范閑聖眷不止回複如初,更是猶勝往常,畢竟拿自己的身體,擋在奪命一劍前面,就算是邀寵之舉,卻也是拿命換回來地恩寵,沒有太多人會眼紅,只是一昧的嫉妒而已。

范閑出宮之日,各宮里都送來了極豐厚的禮物,就連皇後也不例外,而二皇子的生母淑貴妃的禮物尤其的重,諸宮里都透著風聲,除了甯才人情性豪爽,宜貴嬪與范家親厚,不怎麼在意外,沒有哪位娘娘敢輕視這件事情。

連太後老祖宗,都將自己隨身用了十幾年的避邪珠賞給了范閑,那些娘娘們哪里敢大意。

范閑半躺在馬車之中,雖然胸口的傷勢還未全好,但至少稍微翻身沒有什麼問題了。他掀開車窗的簾子一角,借著外面地天光,看著手中那粒渾圓無比的明珠,微微眯眼,心想,莫非正牌奶奶終于肯接受自己的存在了?

一路上,林婉兒與若若最是高興,在宮里呆了這麼些天,著實有些悶了,而且范閑的傷一日好過一日讓姑嫂二人安心了不少。

馬車行至范府正門,兩座石獅之間,早已在台階之上鋪好了木板,范府中門大開,像迎接聖旨一般,小心地將馬車迎了進去。

一般而言,馬車不可能直接通正門入府,但大少爺傷成這樣,自然要安排妥當。

馬車直接駛到了後宅旁邊,藤子京幾個人小心翼翼地將范閑抬了下來,思思小心翼翼地護在旁邊,她沒有資格入宮,這些天在家里是急壞了。

范閑看著她微紅的臉頰,嘲笑了幾句,轉過頭來,便看見了父親與柳氏二人。

他望著父親眼中那一抹故作平靜下的淡淡關懷,心頭一暖,輕聲說道:“父親,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