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京華江南 第四十一章 已經勾引彼同行

一切安排好了之後,范閑來到了臥室,柳氏伏在床邊似乎已經昏睡了過去。他小聲將她叫醒起來,與她在側廂里私語了一陣,柳氏猶有淚痕的臉上漸漸露出決斷之意,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安排。也不知道范閑許了她一些什麼,是怎樣說服她的。

夜漸深了,秋圓之中蟲鳴早無,若若正陪伴著柳氏,范閑走到昏沉沉的弟弟身邊,望著他那張睡夢之中,猶咬牙恨著的臉,望著那幾粒直欲噴薄而出,高聲喊不平的麻子,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從書桌上取下印泥,從懷中取出史闡立擬好的文書,將思轍的幾個手指在文書上面用勁地摁了摁。

看著雪白文書上的鮮紅指印,范閑滿意地點了點頭,從此以後,范思轍手上持有的抱月樓七成股,就正式轉到了某人的手中,他與那間白骨為泥血為湖的青樓,正式割裂開來。

婉兒知道他心情不好,扮了個鬼臉,卻沒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反應,內心深處不免覺得自己有些沒用,唇角微翹笑了笑。

范閑也笑了笑,說道:“這件事情和你無關,小孩子,總是要出去闖闖才能成器的。”他忽然問道:“沈大小姐接回來了?”

“在西亭那邊。”婉兒解釋道:“冬言公子已經去了。”

“好。”范閑平靜地應了聲,就在思轍的床邊坐了下來,想了想,還是重新站了起來,喊小廚房的人做了些干糧。自己卻是在邊廂端了碗熱粥,一面吹著氣,一面緩緩喝著,刻意給小言與沈大小姐一些重溫舊情的時間。更重要地,是給柳氏留一些與兒子單獨相處的時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鄧子越在家丁的帶領下走了過來,對著他點了點頭。

范閑會意,也不想讓別人幫忙,走進臥室親手把范思轍抱到了後院處的角門外,登上了馬車。范思轍依然昏昏沉沉地,柳氏咬著嘴唇上來親膩地撫摸著他的臉頰,他都沒有醒過來,若若也是萬般不舍地摸了摸他那厚厚的耳朵。就連婉兒的眼中都閃過一絲分離的黯然。

只有司南伯范建依然沉”地睡去了,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幼子,正要遠赴一個陌生的國度。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你們先走。”范閑對一臉冰霜的言冰云說道:“這件事情麻煩令尊了,出城的時候小心一些。”

入夜之後,京都城門早閉,也只有監察院的人,才有力量悄無聲息地送一個人出城。

言冰云緩緩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問道:“你不一起?”

范閑低著頭說道:“在松林包那里會合,我還有些事情要做。”

他地余光瞧的清楚。馬車里的弟弟眼角帶著淚光,明顯已經醒了過來,卻不知道為什麼在柳氏地面前要裝昏,范思轍的唇角抽搐著,想來心里一定很恨自己和父親。

四周的黑暗之中,除了啟年小組,還有六處的劍手在待命,憑這一行的實力,除非二皇子那邊動用了葉家地京都守備力量。否則是一定沒有辦法正面抗衡的。

范閑站在馬車下低頭片刻,揮了揮手。

馬車緩緩地動了起來,朝著京都外面開去,後方范府後宅角門旁倚門而立的三位女子,都不由露出了戚容,柳氏悲色更盛。

沒有任何標記地幾輛馬車,就這樣行走在京都幽靜黑暗的街道上,也不知道言冰云是用了什麼手段,出城之時竟是無比順利,踏上了城外的官道,往著西北方行了小半個時辰,借著月光,看著前方小山上的矮矮林叢,便是到了松林包。

車隊在這里停了下來,等著范閑。

馬車里的范思轍在這個時候忽然睜開了雙眼,眼睛里依然帶著那一份戾橫之色:“這一路流放,難道你們就不怕我跑了?”

車廂里只有他與言冰云兩個人,言冰云冷冷說道:“你是聰明人,當然知道應該怎麼做。范閑為了你的事,動用了這麼多手段,當然不僅僅是為了保你一個平安而已。”

范思轍壓低了聲音罵道:“保他自己的名聲罷了。”

言冰云嘲笑應道:“如果只是保他自己的名聲,直接把你送到京都府去,誰還能說他什麼?”

范思轍心里明白是這麼回事,卻不肯認帳,尖聲說道:“那是因為父親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尚書大人?”言冰云寒冷地眸子里多了一絲戲謔之色,“尚書大人的想法,又豈是你我這種年輕一輩所能擅自揣忖的。”

范思轍有氣無力地說道:“言哥,我哥是要……把我流放到哪兒去?”

“北齊。”言冰云回答道。

“啊?”范思轍面露絕望之色,長太息一聲,與他的年齡極不相符的滄然而倒,直挺挺地躺了下來,卻觸到了後背的傷勢,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

言冰云好笑望著他:“范閑的藥……雖然有效,但很霸道,你就繼續忍著吧。”這位當初在北齊上京的時候,也被范閑這樣折騰過一道。

……

……

“我下手有分寸,看著慘,實際上沒有動著骨頭,你裝什麼可憐?”范閑冷冰冰說著話,寒著一張臉走上了馬車。

范思轍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就想到先前挨的大家法,嚇的打了個冷噤。

“做什麼去了?”言冰云皺眉看了他一眼,“時間很緊要。”

范閑將背上扛的那人放了下來,丟在了范思轍的身邊。車廂里頓時散發出一股淡淡地香氣。范思轍一驚,看著那女子柔媚的面寵,不由大驚失色,對范閑吼道:“你把她怎麼了!”

被范閑擄來的。正是抱月樓那位紅倌人妍兒。

范閑看了范思轍一眼,嘲諷笑道:“這麼可憐她?看來你的性情雖然陰狠,但還是繼承了父親憐香惜玉地優良基因……開妓院的時候,怎麼不憐香惜玉一把?”

范思轍和言冰云都聽不懂基因二字,只是更奇怪于為什麼范閑會把這個姑娘擄了過來,當然,憑范閑的身手迷藥手段,抱月樓今日又是人心慌慌,想悄無聲息地擄一個妓女,實在是很容易的事情。

“她是你的第一個女人吧?”范閑看著弟弟的雙眼。柔聲問道。

范思轍想了會兒後,點了點頭,眼中流露出乞憐的神色。想求哥哥放了那個女子。

范閑搖頭歎息道:“你果然是比我強啊,十四歲就開了苞……,接著哈哈大笑了起來,旋即正色說道:“我知道你對這個女人的態度與眾不同,我也查出來,她對于你還有幾分情意……雖然你年紀只夠當她弟弟。”

范閑忍不住唇角又翹了起來。

“抱月樓以後不會太平。這位叫妍兒的姑娘留在那里,我想你也不會放心……我更不可能將她接到府里,就算父親允許。柳姨也要將她杖殺了。”范閑平靜說道:“想來想去,你這一路北上,雖說是趟磨礪,但太過孤單寂寞,對于心性培養也沒有好處,所以把她帶來陪著你。”

范思轍和言冰云瞪大了雙眼,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流放出京,居然還帶著位紅倌人同行?這到底是流放還是度假去?

“哥……你到底想做什麼啊?”范思轍是斷然不信,自己在整出這麼大件事情之後。還能保有范府二少爺都很難擁有地出行待遇等級!他有些口齒不清地說著,惶恐地看著范閑那張平靜的臉,竟是連自己身體所受的痛楚都淡忘了許多。

言冰云看著范閑,覺得好生莫名其妙,有些不知所謂地搖了搖頭,拍拍范思轍地肩膀:“你這哥哥,還真是位妙人。”

他下了馬車,將車廂留給馬上就要分開的兄弟二人。

……

……

沒有多久沉默,范閑便靜靜望著思轍說道:“先前為什麼不和你母親告別呢?”不等他回答,又問道:“知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會這麼生氣,而父親和我決定把你送走?”

范思轍低下了頭,思考片刻後說道:“把我送走……一來我不用擔心京都府辦抱月樓的案子,就算是畏罪潛逃也罷,總之沒有這個弊端了,家里也就可以放開手腳去與老二他們爭一爭。”

“不錯。”范閑有些欣慰地發現,弟弟在自己的薰陶之下,也開始以老二老三之類的名稱來稱呼皇子們。“二來……是對我地懲罰。”范思轍忽然抬起頭來,忍著背後臀下的劇痛,哭兮兮說道:“可是我不想走啊……哥,北齊人好凶的,我在那邊能做什麼呢?”

“做什麼?”范閑很認真地回答道:“當然是你最擅長地事情,做生意。”

范思轍傻呼呼地抬起頭來,哪有半分抱月樓大東家的風范,問道:“做生意?”

“是啊。”范閑說道:“父親讓我安排一下,我想了想,決定給你留一千兩銀子的本錢,你到上京之後,我會讓人接應你,但是……我不會給你額外的幫助,如果你能在五個月之內,將這一千兩銀子的本錢,翻到一萬兩的數目,那我就真的認可你的能力,然後……”

“翻十倍?”不等老哥把話說完,范思轍忍不住發狠吼道:“我又不是神仙!”

“這是你的問題了。”

“一千兩銀子地本錢太少了!”范思轍又羞又怒說道:“這生意做起來不丟死個人。”

“什麼狗屁邏輯,我們兄弟兩個開澹泊書局的時候,又花了多少錢?

“呸!你有本事再去整本石頭記給我賣,我擔保能一千變一萬。”

“想得美!那姓曹的被我逼稿子已經逼瘋了……還到哪兒去整去?”

兄弟兩個一通沒上無下的對罵對吼之後。整個氛圍才變得輕松了一些。范閑看著范思轍那張胖乎乎地臉,忍不住歎了口氣:“外面風大雨大,父親吩咐我不能太照顧你,一切事由。你都要小心一些。”

范思轍沉默著點了點頭,忽然開口說道:“哥哥,你說過,我是經商的天才,放心吧。”

范閑又說道:“趕你出京,希望你不要怨我。”

范思轍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

范閑明白他的心里肯定會很不舒服,皺著眉頭說道:“其實你剛才說的,那兩條送你出京地理由……都是假的。”

范思轍抬起頭來,顯得格外不解。

范閑輕聲說道:“就算你留在京都又怕什麼?難道我連護你這麼個人都做不到?隨便往哪兒一藏。就可以等著這件事情淡了……我諒二皇子也不敢拿我如何,就算京都府敢查抱月樓的案子,難道他還敢當著咱們老范家的面大索京師?”

“第二個理由。你說是為了懲戒你,這也只是說對了一小部分。”范閑望著一直昏迷中的抱月樓頭牌,冷靜說道:“你這一路北行,或許會吃些苦頭,但比起你做過的事情來說。實在是很小的意思,如果我把你送回澹州,依***行事。恐怕你會更慘一些。”

范思轍有些畏懼地縮了縮頭,牽動了後背的傷勢也不敢哼一聲,心里卻在想著,那你為什麼一定要將自己趕到北邊去?

范閑緩緩垂下眼簾,說道:“我沒有想到你做事情膽子會這麼大,下手會這麼狠……如果你依然留在京都,旁人看在父親與我的面子上,總會有這樣或那樣地蜜糖來引誘你,往最深的淵谷中走……所以我覺得。你還是在外面經些風雨,或者對于你的成長來說,更有稗益。”

他忽然冷冷看著思轍地雙眼說道:“經商,自然要不擇手段,但是其中的某個度一定要掌握好,過于銳利陰狠,總是容易受到反噬。更何況為人一世,與人為善總是好的,總是要盡量地往光明的面靠攏。”

其實范思轍對于抱月樓的事情,一直還不怎麼服氣,畢竟在他看來,抱月樓是他成功地象征,其中隱著的一些不法肮髒事,實在是不算什麼。他趴在長長的馬車凳子上,哼哼說道:“這話說地……正義感十足,不明白的人瞧著了,還以為我這好哥哥和監察院沒有什麼關系,倒是太學里的木頭書引生。”

話里的嘲諷之意十足,范閑卻只是挑了挑眉頭,他身為監察院提司,屬下那些密探們專職做的就是黑暗事,區區青樓,無論是在陰暗汙穢的濃度上,以及行事辛辣的層度上,都有著天壤之別,也難怪弟弟會對自己的管教不以為然。

范閑笑了笑,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本身就立身不正,用這些話說你……顯得有些荒唐?”

范思轍見哥哥溫柔笑了,又開始驚恐了,自然不敢說話,但眸子里的黑眼珠卻轉了兩轉,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我自然不是聖人,甚至連好人都算不上。”范閑說道:“可就算是一個渾殺地萬人屠,如果他真的疼惜自己的家人,想來也會和我有一樣的想法……做我們這行的,就算渾身滲著腥臭的味道,但依然想自己的兄弟清清白白,干乾淨淨……或許是因為我們接觸過人世間最險惡的東西,所以反而會希望你們能夠遠離這些照西。”

范思轍聽他不停地說“我們”,心有所疑。

范閑想了想,將肖恩與莊墨韓的故事輕聲講了一遍,微笑著說道:“肖恩這輩子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做了多少惡事,但他仍然一心想將自己的兄弟培養成為一位清名在位的君子……而且事實上,他成功了,莊墨韓也並沒有讓他失望,直到死前的那一夜。依然令我感佩……你哥哥我雖然不才,但肖恩能做到的事情,我也想做到。”

他像是要說服弟弟,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做好人好。我也想做好人的。”

……

……

范思轍初聞這等驚天秘辛,張大了嘴,半天沒有說出話來,許久之後,才顫抖著聲音說道:“可是……我一看莊大家注地那些經史子集……就頭痛,哥啊,要我去做一代大家,難度大了點。”

范閑氣的笑出聲來,罵道:“就你這腦袋,讀書自然是不成的。”

范思轍訥訥不知如何言語:“那你說這故事……”

“好好做生意吧。將來爭取做個流芳千古的商人。”范閑笑著鼓勵道:“商人……並不見得都要如世人想像一般,走陰險地路子,這個世上。也有些商人走的是陽關大道,依然一樣能成功。”

范思轍傻乎乎說道:“商者喻以利……掙錢就是了,怎麼還可能流芳千古?陽關大道?就算做成了,還不是官府嘴里的一塊肥肉?”

“有我和父親,你正經做生意。誰還敢把將你如何了?”范閑用甯靜柔和的眼神望著他:“而且你忘了葉家?蒼山上你和我說過,之所以你自幼對于經商便感興趣,是因為小時候父親抱著你的時候。經常和你提及當年葉家的聲勢故事,如果葉家那位女主人沒有死,休說官府了,就連天下幾個大國,誰又敢把葉家如何……”

范思轍的雙眼放光,卻馬上黯了下來:“青樓生意很掙錢的,比什麼都掙。”他始終還是覺得,做生意還要什麼臉面?掙錢為第一要素。

范閑笑著說道:“我問過慶余堂的大葉,他說當年葉家什麼生意都做。就是這些偏門不撈。首先肯定是葉家女主人的性別決定了,她一定會厭惡這門生意,另一方面大葉地解釋是,偏門偏門……既然有個偏字,那麼就算能夠獲得極大的利潤,但歸根結底不是正途……就像是大江之畔的青素綠水,雖然幽深不絕,卻難成浩蕩之態,你真要將生意這門學問做到頂尖兒,光在這些小河里打鬧,總是不成地。”

不知怎的,范閑越說越是激動,或許是觸動了內心最深處柔軟的所在,朗聲說道:“人活一世不容易,做什麼都要做到極致,當商人?那就不能滿足于當個奸商,也不能滿足于當個官商,甚至是皇商……商道猶在,你要做個天下之商,不但能富可敵國,還要受萬民敬仰,流芳千世才是。”

他說的天地悠悠,范思轍卻是有些頭痛,無奈地看了兄長一眼,說道:“葉家當年連軍火都賣,幫著咱們大慶朝硬生生把北魏打碎了……北邊那些百姓可不怎麼喜歡她……要說經商的手段,抱月樓……我不過用了些下作手段,袁大家不過殺了幾個妓女,葉家那女主人卻不知讓這世上多了多少冤魂,哥哥,這話……”

范閑一時語塞,無趣地揮了揮手,止住范思轍地繼續比較,說道:“總之,欺壓弱小這種事情,總是沒什麼太多意思的。”

……

……

范思轍忽然憂愁說道:“哥哥,我是真的不想離開京都。”又說:“父親母親在京中,哥哥代孩兒盡孝。”他知道只有自己遠離了京都,抱月樓一事才會真正平息,二皇子用來拉攏范家地利器便會消失無蹤,雖然范閑一直堅決不承認這點,但看父親的決定,便知道自己為家里確實帶來了一些麻煩。

而且經過范閑的一番說話,十四歲的少年心中也湧出了一些沖動,如果人生一世,真能達到當年葉家女主人的境界——那該是多麼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范閑點了點頭,應了下來,又附到他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什麼,最後交待清楚在上京城里可以信任的幾個人。

范思轍驟聞兄長的真實意圖,一時間不由有些呆了,內庫……向北方走私……崔家……那麼龐大地銀錢數目……自己有這個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