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京華江南 第三十章 斗狠

范閑看著那婦人眼中一閃而逝的寒光,心知肚明抱月樓的人是刻意出來晚了,甚至連那名大漢也是對方故意放進院中,想來是發現自己堵住了房間內的偷聽銅管,又一直心疑自己身份,所以玩了這麼一出,逼著雙方現形。

不過對方只以為自己是刑部十三衙門的人,卻沒有猜到自己的真實身份,不然來迎接自己的陣仗一定不是這麼簡單。

昏迷不醒的大漢被拖到了眾人身前,草地上被打濕了一大片,那位婦人柔和說道:“先前便聽說樓中來了位談吐風趣的陳公子,沒有想到,陳公子竟還有一身驚人的武道修為。”

這就是赤裸裸的試探了,范閑看了她一眼,卻根本懶得回話,直接往院子里走了過去。此時院門與房門都已經被擊成了碎片,屋內的暖氣往外溢了過來,堂間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那婦人眼中流露出狐疑之色,她們本來以為范閑三人是刑部十三衙門來暗查命案的高手,所以才用妍兒這位紅牌姑娘來伺候著,本想趁著對方打聽消息的時候,反過來偷一些消息,但沒料到這位高手,竟是看穿了房中偷聽的銅管設備,又發現桑文一直沒有出來,怕發生什麼事情,這才巧手一揮,安排了當前這麼個局面。

本以為這位“陳公子”竟然一掌將那大漢擊飛,動靜已經整了出來,雙方便有可能說上幾句話,甚至于討價還價一番。哪里知道陳公子竟是根本視己等為無物,就這般冷冷淡淡地走了回去!

婦人將牙一咬,滿臉堆笑地走了進去,說道:“抱月樓護衛不周。驚了客人春霄,今夜之資自然是由樓中負責,還請客人原諒一二。”

范閑皺了皺眉,說道:“如此便罷了,你們出去吧。”

見他不咸不淡地應著話,這婦人倒是心急了起來,微笑說道:“公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出門在外,總是需要幾個朋友的。”她此時已經認定了對方就是十三衙門的人,所以說話也漸漸直接了起來。

范閑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眼前這婦人絕對沒有與他談判的資格。他斜乜著眼瞥了她一道,說道:“爺是來玩女人地,又不是來交朋友的。”

婦人心頭微凜。瞧不出這位陳公子深淺,面色忽柔說道:“只是這院門已毀,還請客人移駕吧。”

范閑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坐回了榻上,懶得再說話。鄧子越在一旁寒聲說道:“我家公子不想再動。你們去擺幾個屏風過來就好。”

開門宣淫?這是什麼樣的惡趣?鄧子越面色微寒,心里卻是有些尷尬,生怕這抱月樓里的姑娘們誤以為自家地提司大人有裸露癖。

這個時候。院中的動靜終于將史闡立驚了出來,他一邊系著外衣,一面走了過來。院中那些衣衫微亂,春光偶露的姑娘們卻極有分寸地沒有進入正堂,而是等著外間,聽那位婦人與范閑說話。

婦人眼眸一轉,看著榻上昏睡的妍兒姑娘,心頭微動,接著卻是一喜。狀作火意十足,咬牙道:“這該死的妮子,在這節口居然還能睡的著,冷落了客人,實在是大罪!”她呼喊道:“來人啊!將這妮子給我拖下去打!”

范閑眉頭微微一皺,卻落在了那婦人的眼中,她面色不變,寒聲說道:“將這妮子活活打死!”

她心想,這還不能軟化你的心志?

……

……

范閑眉頭再皺,緩緩開口說道:“你打著我的面喊打喊殺的,很鬧心啊……這是你樓里地人,打死也是你自己的事,不過打死之前,再挑個模樣俊俏的姑娘過來,記得,我喜歡豐滿些地。”

話意平淡,卻透著股直刺人心的寒意!

這位面相極善的年輕公子,竟是絲毫不將剛與自己有過肌膚之親的女子死活放在心上!婦人心中大呼晦氣,她周游世間,最擅觀人,當然知曉自己若真的將妍兒在他面前活活打死,這位眉宇間無比冷漠地陳公子,只怕也不會再皺一下眉頭!

十三衙門何時出了這麼位人物?婦人一時竟愣在了原地。

范閑不耐煩了。鄧子越觀閑眉而知雅意,寒聲說道:“都出去!”

婦人將牙一咬,雙方既然沒有撕破臉皮,對方又一昧耍狠擺酷,不肯出個章程,抱月樓畢竟還要在京都做生意,也不可能老呆在客人房里,只好暫退。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這婦人和抱月樓的打手要退出小院之是,范閑卻似乎很隨意地說了句:“將那個大漢留下。”

這句話說地隨意,卻隱隱透著絲官威,婦人今夜連連吃癟,回首狠狠說道:“這位公子,這大漢自然是要交給京都府處置的。

范閑終于如了她的願,冷笑說道:“京都府管得,刑部衙門難道就管不得?”

婦人心中暗笑一聲,心想你終于肯擺正架勢了,卻來不及說什麼,又聽著范閑像使喚下人一般無禮說道:“這個叫桑文的,我要了。”

抱月樓在京都開張不過數月,但背後勢力何其雄厚,婦人更知道自己的大老板與監察院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根本不怎麼害怕刑部衙門,聽著這句無禮的話,不知為何心頭一陣火氣湧出,冷聲嘲諷道:“桑姑娘的贖身錢可貴著,這位公子……或者是大人,十三衙門雖不是清水衙門,但刑部能拿得出這錢來的,除了尚書也只有那兩位侍郎了,敢請教您是哪位?”

范閑眉梢一挑,應道:“哪位都不是,只是我喜歡聽桑文唱曲,這幾兩百兩銀子還是拿得出來地。”他之所以此時便要贖桑文出樓,是因為對方已經知曉了自己與桑文在房中有過談話,如果再讓桑文留在樓中,只怕明天就會變成瘦湖底下的一具尸首。

那婦人氣極反笑,冷笑連連道:“好好好,感情這位公子竟是拿官威來壓本樓了,看來公子真是不知道這京都瘦湖水的深淺。”

“閑話少敘。”史闡立知道這時候該自己說話,譏嘲著配合門師的口氣說道:“桑文乃京都名伎,又不是軍中的營妓,依慶律,只要有人出錢脫籍,你抱月樓便得應著,怎麼?以為我們拿不出這幾百兩銀子出來?”

幾百兩銀子?婦人心頭大火,若真有人要為桑文贖身,少說也要出兩千兩銀子,這幾個來鬧場的人,居然說出幾百兩這種可笑的數目來,連番被范閑若有若無的撩拔,終于讓她失了冷靜,大怒說道:“客人若是能拿一萬兩銀子來,我馬上讓你把人帶走,這大漢就當附贈的!”

一萬兩銀子可以買十幾幢民宅,可以供尋常百姓吃用幾十輩子,就算放在富賈滿地的江南,一萬兩銀子也是個驚人的數目!

婦人冷笑看著這幾人,料定這世上沒有人會用一萬兩銀子來買一個姿色尋常,只是歌聲了得的歌伎。

但范閑卻是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不等她改口,將手一揮隨意說道:“這便說定了,快將契約拿來。”

此言一出,滿座俱驚,就連守在那渾身濕透大漢身邊的桑文自己,都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而那位婦人更是大感荒唐吃驚,呆若木雞一般站在了原地。

……

……

“啪!”的一聲脆響,不知何時已有一位麗人來到了院間,直接給了那婦人狠狠一記耳光,這才向著范閑三人微微一福,輕笑說道:“陳公子果然是位愛開玩笑的風趣人物。”

范閑不認識這位麗人,眯眼看著她如柳娥眉,紅紅雙唇,眸子里的柔媚,唇角綻出一絲欣賞的笑容,但總感覺有些不舒服,因為這位麗人看似柔弱,但實則骨子里透著一絲無比嬌傲的味道,根本看不起面前自己三人,想來是那位袁夢姑娘的得力干將。

“不是玩笑。”范閑斂去了笑容,說道:“一萬兩銀子買人,先前說好的,莫非抱月樓准備賴帳。”

麗人冷冷看了他一眼,半晌後忽然說道:“抱月樓出千兩紋銀為公子壓驚,此事不需再提。”

一千兩銀子是抱月樓付出的誠意,但范閑看著這麗人眉宇間那股子施舍與不屑的味道,微嘲說道:“今夜得趣,哪里來的驚?我只是要這桑文和那大漢,你們倒是敢不敢賣?”

麗人似乎想不到對方竟是如此不給面子,嘲弄道:“難道公子還真拿得出來一萬兩銀子?”此時已經不僅僅是桑文贖身的問題,也不是抱月樓擔心查案的問題,而是雙方在比拼勢力了,抱月樓方面根本不可能出讓桑文,而麗人如此說,也是心里根本不相信有人會隨身帶著一萬兩的銀票。

范閑摸了摸頂上平順的頭發,沒有說話,史闡立在旁站著微笑說道:“這個不需要姑娘操心。”

麗人冷冷地看了三人一眼,忽而寒聲說道:“原來……竟是專程來削我抱月樓的面子來了……好教三位大人知曉,就算你們今天將桑姑娘贖了出去,只怕明天也會乖乖地將她送回來!”

這話里的威脅意味十分濃重,但以范閑如今的權勢地位又怎麼會在乎這些,他微笑著望著她,輕聲說道:

“我今夜給你一萬兩銀票,只怕明天你要乖乖地給我送回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