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北海霧 第九十七章 皇帝也八卦

“母親是喜歡安靜的。”年輕的皇帝靠在軟榻之上,喝了口太監端上來的燕窩漱了漱,皺了皺眉頭,揮手讓所有的宮女太監都退了出去,皇宮這座殿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范閑微微欠身行禮道:“不知陛下有什麼吩咐。”

看著這位南朝使臣的拘謹模樣,北齊皇帝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開口說道:“范卿,後日你便要啟程回國,一路上可得將大公主服侍好。”

范閑心頭微驚,這才想起自己竟是一直沒有注意這件天大的事情,迎公主回國成親,這是何等樣的大事,一路之上,斷不能出半點差錯。這些天他早就從言冰云那處知道,這位北齊大公主一直養在深宮,與面前這位皇帝陛下是同父異母的姐弟,親生母親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座寒宮之中,大公主一向也不得太後喜愛,所以才舍得讓她成為政治聯姻中的犧牲品。

不知道皇帝忽然說到大公主是什麼意思,按道理來講,這位皇帝應該與那位姐姐沒有太深的情份才對。

但看著皇帝清疏眉宇間的淡淡憂愁,范閑就知道自己猜錯了,果不其然,皇帝歎了口氣說道:“大公主向來未離宮廷,今次遠嫁南朝,朕雖是天子,也無法多加回護。”

范閑誠懇說道:“陛下放心,大皇子乃是我國一世英雄人物,最得萬民敬仰,大公主與大皇子日後一定是琴瑟和諧,白頭到老。滿朝臣子定會事公主以禮,不敢有半分怠慢。”

皇帝冷笑一聲“那有何用?”他忽然盯著范閑的眼睛,說道:“范卿,朕視你為友……還望你在南京城中。對大公主多多提點,務要保證她能生活幸福。”

范閑再驚,他與這位皇帝攏共只見了四面,怎敢做天子之友?

似乎猜到他在想什麼,皇帝微笑說道:“范卿,初次見面時便曾說過,朕喜你詩文,時常捧而誦之,那些字句便有若你在說話,朕既然已與你說了這一年的話。將你看作朕的友人,也不算什麼出奇。”

范閑此時真地有些受寵若驚,真的有些慚愧汗然。正當他准備叩謝聖恩。大呼惶恐之際,卻又聽著北齊皇帝那清清淡淡的聲音傳來,只是那聲音中多了一絲恚怒。

“不過范卿卻似乎對朕多有疏遠,不說這些日子不肯多進宮與朕說說話……”北齊皇帝忽而看著他的雙眼說道:“即便在許多事情上,也要瞞著朕啊。”

范閑愁苦著。解釋道:“事宜繁多,忙著在鴻臚寺與太常寺兩邊做事,不敢放宮打擾陛下休息。”

北齊皇帝看了一直沉默地海棠一眼。忽然笑著說道:“是嗎?我還以為你這些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陪著小師姑到處逛街……飲酒。”

這話一出,連海棠也不好繼續安坐,略帶一絲不安之意回道:“朵朵時常向范大人請教天人之道,受益匪淺。”

陛下搖搖頭,望著范閑說道:“那范卿還准備將那件事情,瞞到什麼時候?”

一滴冷汗從范閑的發中了了出來,卻不肯滑露額角露了里心中的怯,只在黑烏色的長發里蘊著潤著。范閑第一個念頭是??難道司理理的事情暴露了?如果真是這樣。眼前這位皇帝就算不喜歡女人,但那種天子的權力獨占欲,只怕也不會讓自己再活著離開北齊!

他的眼角余光一飛,卻瞧見海棠平靜的臉上一片安然,沒有絲毫畏懼與不安,于是他心下稍安,咳了兩聲,恭謹問道:“不知陛下說地是什麼事情?”

肖恩的事情沒有人知道,除了海棠可能會猜到一點,只要不是司理理的事情,范閑面對著這位北方地皇帝,就不會有半分內疚與畏懼,不料接下來北齊皇帝的發問,卻險些讓范閑從椅子上摔了下去,今夜宮中傾談,竟是震驚連綿而來!

……

……

“朕來問你,你那林妹妹究竟如何?”北齊皇帝望著范閑冷冷說道。

就像一道驚雷劈在了深宮之中,就像雷雨夜里下的那位姑娘喊了聲天啊,范閑呆若木雞,身體有些僵硬,一時間竟是不知如何回答??這個皇帝怎麼可能知道婉兒是自己的表妹!這等于說,他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世!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整個天下知道自己真實身世地,絕對不超過五個人,而那五個人都不可能將這驚天的秘密泄露出去。

可問題是,北齊皇帝身為一方天子,手下能人無數,難道他真從某些痕跡與黃紙堆中發現了這件事情?不然他怎麼會赫然問道……自己的妻,自己地林妹妹!

北齊皇帝冷冷看著他,看著他驚慌失措的表情,猛地一拍軟榻的扶手,痛斥道:“說!”

說你媽的說!

范閑臉上的表情倒有大半是裝出來的,心里依然保持著強悍的冷靜,左手小指微微勾了勾,卻忽然想起,因為怕海棠發現自己與懸崖邊事的關系,所以這些天,他一直沒有帶著左腿上的黑色匕首。

打?自己是打不贏海棠地。逃?只要北齊方面把自己的身世揭開,那些太子大皇子二皇子不馬上會變成一堆餓虎?還有深宮里的那些娘們兒……

范閑咳了兩聲,笑容重新浮現在了臉上,對方竟然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來,那自然是准備要脅自己,所以他准備裝傻,先聽聽對方的條件:“陛下,您在說什麼?”

……

……

北齊皇帝站了起來,踩著那雙軟靴,竟是懶得再套好,就這般徑直向著范閑走了過來,臉上的表情也是漸趨精采,由先前的微微憤怒轉成了淡淡笑意,那笑意之中,還隱藏著一些興奮與期盼。

看見這表情,范閑一怔,更加確認了這位皇帝弟弟,是位小變態。

一雙手握住了范閑的肩頭,北齊皇帝有些失態地搖著范閑的雙肩,眉飛色舞朗聲笑了起來:“范卿啊范卿,你瞞得朕好苦,你瞞的這天下人好苦。”

“啊?”范閑此時早就消了制住北齊皇帝亡命天涯的想法,有些傻兮兮地望著距自己近在咫尺的那張臉,發現這皇帝長的還真不錯,天子天天洗澡,身上的體息也算清新。海棠在旁邊看著陛下狂熱神情,看著范閑傻愚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

“曹公!”北齊皇帝又用力搖了他兩下,把范閑搖的有些頭昏眼花,“曹公!快告訴朕,林妹妹究竟最後與寶玉成了沒有……”

……

……

終于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雖然不知道北齊皇帝是如何猜到這一點,但范閑終于再也承受不住這種一驚一喜之間的折騰,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也不及多說別的,先拿起身邊的茶杯咕咕喝了兩口。

皇帝笑吟吟望著他:“今日你不把石頭記給朕講完,朕是斷不能容你出宮的。”

范閑歎息道:“陛下怎麼知道石頭記出自外臣筆下?”

皇帝看了海棠一眼,海棠微微一笑,說道:“書是只有澹泊書局出,那位曹先生一向隱而不仕,除了澹泊書局之外,竟是沒有旁的人能知道他究意是誰。石頭記一書風行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猜他究竟是誰,前日飲酒時,范大人話似乎多了些,自然被我猜到少許,今日陛下再一詐,大人既然坦承,也算是朵朵我猜對了。”

范閑苦笑著,不知該如何言語,其實他現在並不是很需要石頭記作者這個名聲,看北齊皇帝先前曹公曹公喊的親熱,差點兒讓自己錯認他為郭嘉,想來也是位石頭記的癡迷者。

確認了范閑便是石頭記的作者,北齊皇帝顯得很是高興,連連說道:“卿家快來說說,那寶玉最後究竟收了幾位姑娘。”

范閑失笑,心想這位陛下原來是後宮文的愛好者,連連擺手求情道:“陛下,外臣只胡亂作了六十多章,後文實在是還沒有想好。”說這話的時候,他又想到了澹州時,若若向自己求文時,自己想的存稿問題,更新問題,太監問題,實在是個很麻煩的事情啊。

北齊皇帝聞言一歎,愁眉不展,他看了在一旁養神的海棠一眼,忽然湊到范閑耳邊壓低聲音說道:“三十七回里的海棠詩社……與小師姑有什麼關聯?”

范閑余光瞥見海棠姑娘的眼角微微柔順了起來,知道這位姑娘家在偷聽,于是乎微微一笑,大膽應道“陛下,書者不能自解,恕外臣不便多說。”

皇帝陛下露出一絲暖昧,說道:“那范卿快快回程,出得一章,便記得往朕駕所在寄來一章。”

范閑惶恐應命,不敢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