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北海霧 第七十四章 巷中殺人

“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海棠緩緩重複了一遍,旋臉上又回複了那種青常的笑容,領著范閑踏入了小廟木門。

“范大人。”司理理襝衽一禮,范閑面上帶著溫和而疏遠的笑容,拱手回禮,“司姑娘什麼時候入的上京。”

“托大人福,三天前就入京了,一路平安,多謝大人記掛。”司理理緩緩垂下眼簾,她身上還是穿著那件旅途中的湖綠色輕衫,此時天時已熱,自然不怕著涼。

范閑又與她輕聲說了幾句話。

海棠在一旁平靜看著,眸子里卻閃過一絲笑意,這二人面上做出的陌生,又怎能逃得出她的眼光。范閑此時心里也有些奇怪,為什麼海棠會將自己帶到司理理寄住的廟中,一直服侍司理理的那些宮中嬤嬤又到了哪里?難道海棠不知道自己身為外臣,此時與北齊皇帝想要的女人,應該保持著三千里距離才合適?

“這是我住的地方。”海棠解釋了范閑心頭的疑惑,“理理如今不方便入宮,所以陛下請我代為照顧。”

范閑苦笑了一聲,這才想起司理理曾經說過,身旁這二位姑娘當初是在北齊皇宮里的手帕交,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難道苦荷也住在皇宮里?廟雖偏遠,但范閑依然有些忌諱,只是閑敘數句,便對海棠說道:“我在外間等姑娘。”不等海棠與司理理回話,竟是出了門,在外面的天井里等著。

等他出門之後,海棠靜靜看了司理理一眼。沉默半晌後忽然說道:“我將他帶來與你看一眼,你沒有什麼話要與他說?”

司理理抬起頭來,那張嫵媚至極的臉上閃過一絲惘然,輕聲細語說道:“我說過。我不想見他,估摸著他也不想見我,此時他在門外,還不知怎麼埋怨你,海棠,你太胡鬧了,就算你是苦荷的徒兒,這種犯忌諱地事情還是少做一些。”

海棠靜柔一笑,說道:“只是看看怕什麼,咱們那位陛下可不是個小心眼的人。”

……

……

另一處雅致乾淨的小房內。縷縷清香漸彌禪房,幾上清茶與家什的琥珀色一混,讓人看著感覺十分甯靜。

“你帶我來見司理理究竟是為什麼?”范閑盤膝坐在茶幾另一面。皺著眉頭,那張清逸脫塵地臉上終于多了些煩惱,關于肖恩的事情,他在努力地進行安排,司理理卻是塊燙手的土豆。

“先前我說過言冰云。”海棠微笑說道:“我想看看范大人是不是和世間一般濁物相同。”

“濁物這個說法倒新奇荒唐。”

“范大人莫非沒有看過石頭記?”海棠似乎有些詫異。

范閑心里咯登一聲。沒有應這句話,只是苦笑說著:“海棠姑娘,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司理理姑娘只是我一路押送的要犯。只是協議中的一個標的物,我與她之間並無什麼瓜葛。”

“大人也誤會我的意思了。”海棠輕聲說道:“今日請大人來寒舍稍坐,實在是有件事情需要大人幫忙。”

“什麼事情?”范閑說的很直接。

海棠笑著說道:“其實就是上次陛下將范大人留在宮中,所苦惱的事情。”

范閑看了她一眼,發現這姑娘青常無奇的面容,很容易讓人生出親近感來,好奇問道:“明顯那個時候,陛下不想你知道他地苦惱。”

海棠用左手輕挽右手的袖子,兩根手指端著一個小茶杯送到唇邊。徐徐綴了一口,說道:“陛下最開始確實不想讓我知道,但是他的苦惱與我卻是有多年情份地好友,而且在大齊朝中,願意幫他解決這個苦惱的人,除了我之外,並沒有幾個人。”

“我一直很不明白。”范閑此時當然猜到北齊那位少年天子在苦惱什麼,微笑說道:“既然朝野上下,對于司理理入宮有這麼大的反對意見,貴國皇帝為什麼還要一意孤行?看目前這局面,司理理既然只能暫時寄住在海棠姑娘居所,想來太後也不允許她入宮。”

“范大人是懷疑這件事情後面還有隱情?”

“不錯,我從來不相信帝王家還有所謂感情這種東西。”不知為何,范閑有些隱隱的不愉快,說話便顯得尖刻了許多。

海棠一怔,雙眼靜靜地盯著他,半晌後說道:“帝王也是人,男女之事,怎麼能說的准?”

范閑搖了搖頭,想到以前那個世界地皇帝們,或許唐玄宗算是一個另類,可最後楊貴妃不還是在馬嵬坡化作了一縷香魂?

“范大人已經成親了。”海棠狀作無意說道。

范閑微微一愣,旋即想起了家中的妻子,想起了慶廟香案前的那次初遇,不由唇角浮起一絲充滿了幸福感地微笑。

海棠注意著他的面部表情,在心里歎了一聲,面上微笑說道:“聽聞范大人夫妻感情極好,若有人阻止你們二人在一起,您會如何做?”

范閑挑挑眉毛,沒有回答,但如果這世上真有人敢夾在自己與婉兒之間,那一定是在自尋死路,漸漸地,他似乎也有些明白了宮中那位年輕皇帝的情緒??但是想到對方傾慕的對像是司理理,范閑心里還是覺得有些異樣??雖然他與司理理的協議里,只是彼此利用的關系。

海棠所請,其實也是范閑所願,司理理如果不能入宮,損失的只可能是慶國的監察院。他只是猜不到對方為什麼會想到找自己。

海棠說道:“朝野上下,沒有人願意幫陛下將司理理迎進宮來,大人應該清楚,理理在南方的身份有些問題。而我畢竟囿于身份,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什麼發言權。”

范閑冷笑道:“她那是在為你們北齊賣命。”接著問道:“難道我有什麼發言權?我只是一個外臣而已,這件事情在霧渡河之後,就應該與我沒有什麼關系了。”

海棠微笑說道:“陛下與我地意思,只是想借助范大人您的智慧。”

范閑啞然失笑,輕輕用手指平伏了一下頭頂的飛發,說道:“海棠姑娘真是抬愛在下。”

海棠平靜說道:“范大人本是藉藉無名之人,不過一載功夫,便成為天下矚目的一代詩仙,南朝實權大人物,若說范大人沒有智慧,這世上沒有人會相信。”

“我會想個法子,但不知道能不能成。”范閑取了幾上殘茶一口飲了,冷冷道:“關鍵還是太後,太後如果不願意,什麼法子也甭想成功。”

海棠站起身來,微微欠身:“先行謝過。”

“看來姑娘與司理理的情份果然不淺。”范閑躬身還禮,靜靜說道:“若在下將來有求助于姑娘處,還望姑娘記得今日你我之間的情份。”

海棠面無表情應道:“只要不涉本國朝政,無不允諾。”

范閑說道:“放心,我要托您辦的事情,也許永遠不會發生,如果發生了,也只是我們慶國內部的問題,而且也不用您逆了平生所求自然之道。”

“如此便好。”海棠心里輕松了一些。

范閑身為南朝正使,在上京所有的行動,都必須處在北齊朝廷的監視之中,這是雙方外交事務中的默契與習慣,所以極難有完全自由行動的機會,不過今天例外,因為范閑是在與海棠姑娘散步,海棠姑娘明顯很不喜歡錦衣衛里那些老鼠跟著,所以一路雨傘同行,看似閑庭信步走著,卻將那些暗梢全甩了,相信那些錦衣衛也沒有膽量在海棠表達了明顯的敵意後,仍然敢跟著二人。

從那間住著兩位姑娘的奇妙小廟里出來後,范閑伸了個懶腰,發現街角並沒有熟悉的錦衣衛,臉上浮出一絲快樂的微笑,抬步向街角的一條小巷里走了進去。

雨後無晴,只有清風吹拂著枝頭偶爾墜下的露珠,擦著他的臉頰滑過。

想到司理理與皇帝,范閑還是有些不明白,不過海棠剛才提及的話題,卻讓這位不過十七歲的男子滿腔心思都回到了京都,回到了妻子與妹妹的身邊,思鄉的情緒開始泛了起來,溫暖的感覺開始盈滿胸臆。

巷口偶有行人經過,有些苦力正推著板車抄著近路,趕往做工的店鋪。范閑臉上帶著那絲陽光般美好的溫柔笑容,緩步向巷口走去。

一輛板車從他的身後推了過來,將將擦身而過的時候,范閑手腕一翻,一直捏在掌心里的黑色匕首橫著刺了過去!

噗哧一聲悶響,匕首插入苦力打扮的秘探咽喉,寒刃入肉,那人立斃于地。

下一刻,范閑已經踩著將翻的推車,整個人像道影子一樣飄到了巷尾,手指夾著一根毒針,紮入一個人的胸間大穴,左手極詭異地從右腋下穿出,三枚弩箭齊發,將正滿臉愕然的另一人活活釘死。

反手一掌將全身麻頓不能動的那人頸椎砍碎,范閑脫下身上的衣服,翻了過來,用雨帽遮住了自己的頭臉,遮住了自己的陽光笑容,從死人身上拔出弩箭,走出了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