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北海霧 第二十五章 小花

陳萍萍輕輕折下一朵粉紅的小花,小心翼翼地別在自己的發梢,看著那花顫巍巍地隨時會落下。范閑趕緊用手指頭把老人的發鬢抿了抿,讓花插得更穩一些。

陳萍萍十分開心地笑了起來,輕輕拍拍范閑的手,說道:“折騰了十六七年,你終于入了京,終于長大成人,我也算對你的母親有個交待了。”

范閑一直很好奇當年的故事,忍不住問道,“當年你們一共有幾個人?”這問的自然是早跟隨母親,想改變這個世界的那些厲害人物。

“你自己數一數。”

范閑屈指一數。微笑道:“六個人。”

“嗯,你母親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物。”陳萍萍微微一笑,“看來你也還算聰明。”

“關于前一句,我很小的時候,費介老師就已經說過了。”

“估計他沒有說過,我們其實都很想念你的母親,從某些角度上說,她是我的領路人。”

“有些意外。”范閑微笑道:“不過也能猜到一點。”

“對司南伯尊敬一些,對范家好一些。”陳萍萍忽然很嚴肅地說道:“他們為你付出了很多。”

范閑微微垂下眼簾,當年能在那般詭厲的情形下,保住自己一個小小嬰孩兒的性命,能讓宮里的人相信自己已經死了,不問而知……父親,一定付出了許多。他說道:“我真正需要防范的敵人究竟是誰?不可能是長公主那個瘋子,當年她的年紀還很小。”

“長公主只是一個可憐女子。對于皇室的人來說,小姐的光彩太過奪目,她一輩子都生活在你母親的陰影之下,她自詡聰慧能干,為慶國謀取了不小利益,卻始終在陛下心中及不上你母親的地位,所以有些因嫉生狂。至于敵人……沒有敵人,沒有敵人。”陳萍萍輕聲反複著,似乎是想說服自己。

“先執監察院,後掌內庫,我想總會有些人會查覺到不對勁。”范閑微笑說道:“您究竟想讓我做些什麼呢?”

陳萍萍輕聲說道:“你不是想做一位權臣嗎?”

范閑甯靜看著陳萍萍的雙眼,忽然開口說道:“我想,我知道您要做些什麼。”

陳萍萍表情不變,微笑說道:“我希望你要一直裝作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范閑皺了皺眉頭:“雖然我對他們沒有什麼血脈之情,但我仍然不希望看見太多人流血。”

“還早著。”陳萍萍輕聲說道:“而且流血這種事情,往往是愚蠢的人們首先拔出刀子來,想劃破別人的脖子,卻不小心劃到了自己脖子上。”

范閑微澀一笑,他雖然尊敬並且信任這位老人,但飯總得自己吃,路總得自己走,雖說入京之後一直與這位監察院院長保持著不見面卻默契的配合,對方為自己做了許多事情。但如果將來真有什麼事情,導致二人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范閑會選擇首先尊重自己的意願。

陳萍萍揮揮手,皺眉說道:“你以後要學會把眼光放開一些,不要總是盯著一部一司,區區官員,這區區京都。你要學會站的位置高些……”

范閑笑看應道:“難道要將眼光放在天下?”

陳萍萍微笑道:“也許更高一些。”

范閑默然不解。

“你去吧,此去北齊,小心一些。”陳萍萍咳了兩聲,將鬢上的小粉花取了下來,用手指輕輕搓揉,輕聲說道:“肖恩要死,當然,你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除此之外,那三項任務你自己斟酌著辦,如果情況允許的話,你可以嘗試著打探一下神廟究竟在哪里,畢竟這個世間,目前只有北齊的國師苦荷曾經與神廟接觸過。”

范閑皺眉道:“神廟……太突然了,我好像沒有什麼信心,雖然我骨子里還挺喜歡冒險這種事情。”

陳萍萍點點頭:“你母親當年也很喜歡冒險。不過我倒真的極少擔心你的生死,如果五大人教了你這麼多年,你還不能活著從北齊爬回來,那我會在你的葬禮上表達對你的失望。”

老人微笑著,將手指間的花瓣碎末灑在地上,粉豔一片,心想真正的那個敵人又豈是你這個年輕人所能應付的?

——————

告別了母親最親密的老戰友後,范閑回到樓中,與言若海碰了個頭,拿了一些卷宗准備回府好生研究一下。北齊方面又是一個異常複雜的局面,本來就算是陳萍萍想借此事讓范閑真正掌控監察院,但如果范閑不願意,想來也沒有誰能逼著他去那個陌生的國度……

但范閑真想去。

前世被囚禁在病弱的身體中,不得自主。今世被囚禁在離奇的身世中,不得自主,難得此次出使北齊,可以天高任雞飛,海闊憑蝦爬,范閑哪肯放過這種放肆一回的機會。所以他認真地向言若海請教此次出使應該注意的事項,打聽北齊方面自己需要注意的人。

言若海搖搖頭,看看這位年輕的提司,似乎不知道為什麼范閑會如此熱衷此事,說道:“北齊一向不穩,太後太年輕,皇帝太小,不過去年那場戰爭之後,似乎他們的京城穩定了許多。提司大人需要注意的應該是三個方面,一位是何道人,一位是上杉虎,還有一位,自然就是極少見人的苦荷國師。”

“何道人?”范閑皺看眉,這個世界上前沒有道教,為什麼會叫何道人?

言若海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所以並沒有解釋,繼續說道:“何道人是後黨高手,范提司去年殺死的程巨樹就是他的徒弟。上杉虎是北齊難得一見的虎將,一直在北邊雪地里對抗蠻人,聽說去年北齊戰敗之後,被年青的皇帝調回了京都,提司大人此行北齊,一定要注意一下他,因為院里一直在懷疑他的師門。至于苦荷大師身為天下四大宗師,應該不會涉入這些世俗之事,但是……

他皺緊了眉頭,說道:“苦荷收了一位關門弟子,今年正式入世修行。提司大人名滿天下,還是要小心一下對方前來生事。”

范閑一怔,無來由想起前世小說里常見的那些妓女門派,苦笑問道:“不會是女人吧?”

言若海面無表情說道:“不知男女,只知道三個月來,這位大宗師的關門弟子周游北齊全境,生挑了無數上品高手。甚至有傳聞。對方便是傳說中的天脈者。”他看了范閑一眼,輕聲問道:“提司大人知道天脈者吧?”

范閑感覺這個詞兒似乎有些熟悉。忽然間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小時候費介老師曾經提過一次,後來在長公主的廣信宮上,偷聽她與莊墨韓大家對話時,也曾經聽過一次。

聽完言若海的解釋,范閑皺緊了眉頭:“五百年才出一位的天才人物,上天的血脈,又不是地里種的韭菜,砍完一茬又來一茬兒,我不相信。”

言若海點點頭,說道:“院里分析,估計是北齊方面因為連年戰敗,所以需要塑造出一位絕世年輕強者的形象,來增強國民信心。”

范閑微笑道:“這比較可能。就像是院里這段時間塑造我這個提司形象一般……那人叫什麼名字?”

“海棠。”

范閑有些頭痛:“我希望是個娘娘腔,但千萬不要真是個娘們兒。”

二人又隨意說了幾句,最後言若海平靜望看范閑,眼角的魚尾紋皺得極無力,輕聲說道:“小兒的事情,就勞煩提司大人了。”

“刑部大門口我就說過。”范閑很認真地回答道:“我會平安把言公子帶回慶國。”

出了四處的房間,一直在外面候著的王啟年趕緊過來,將范閑手上那堆案宗接了過去。范閑眼睛望著前面,嘴里卻對自己的“心腹”輕聲說道:“去北齊,我是一定會帶著你的。”

“謝大人信任。”王啟年笑著應道。此行北齊,如果沒有別的安排,倒真是一趟鍍金之旅,逍遙之游,這世上沒有哪個國家敢對使團下手。

范閑搖了搖頭道:“帶你去,是因為你是監察院里跑得最快的一個人,當然,除了宗追之外。”

王啟年苦笑著,沒有說什麼話,他先前還跑到宗追那里去敘了半天舊。他與宗追二人當年並稱監察院雙翼,只是後來王啟年安于文事,所以職位漸趨平凡,宗追一直大感郁悶,如今王啟年成了范閑范提司的心腹,宗追複又覺著當年老友如今總算回複了些光彩,大感高興。

那位三處頭目,冷師兄早已等候在密室門邊,看見范閑來了,也不多打招呼,感覺十分冷淡。推開密室門進去,撲面而來是一道清風,風速卻不迅疾,范閑眉頭一挑,馬上知道這種空氣流通的地方,一定和煉毒的地方沒有關系。

冷頭目看了小師弟一眼,忽然咧開嘴笑了笑,說道:“身材不錯。”

范閑看了一眼自己這位剛剛相認的師兄,打了個寒顫,心想……不會吧?馬上又聽著師兄的下一句話,冷頭目朝著里間大聲喊道:“標准!”

范閑一怔,過不一時,便看見里間有五六個人推出一張大桌,桌上放著幾個盒子和一件材質有些古怪的衣裳。那五六個人看了范閑一眼,面無表情,也許是在三處這種詭異的部門呆久了,所以都顯得有些木訥。但是仔細端詳過後,幾個人還是忍不住露出了贊賞之色,對范提司連連說道:“身材果然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