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蒼山雪 第三十三章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鑰匙

五竹五天前最後一次入宮,確認了鑰匙藏在含光殿中某處,所以范閑首先探的便是這里。也許是太平的太久,太後居住的含光殿里一片安靜祥和之意,守夜的宮女們也都睡著了,而負責看管香爐的小太監也有些昏昏欲睡。

一陣極淡的香氣飄過,不論是小太監還是宮女,都死死地睡去。

在昏暗的燈光之中,范閑沿著相對陰暗的角落,滑入寢宮之中,雙眼看著遠處那張華貴異常的大床,微微皺眉,上面那位蓋著薄綢輕被的老婦人,就是太後?

他此時來不及生起太多感歎,也不會去抒發曆史可能在自己手中改變的無聊幻想,只是冷靜地走上散去,走到了那張床的旁邊,看都沒有看床上這位可能是全天下最有權力的婦人一眼。

冷靜,是五竹與費介教會范閑的最重要品質。

沒有預想之中的潛伏高手出現,范閑事先的計劃里,總以為皇宮之中,一定會像古龍寫的一樣,皇帝太後身邊,總有些一輩子不見光的隱形殺手。

他沒有打量含光殿里哪里可能是藏寶之處,而是很直接地滑入太後的床下,閉上眼睛,手掌開始撫模著床下的木板,木料是極好的木料,但他此時的舉動未免有些怪異。

過不多時,他在床底的黑暗中睜開雙眼,眸子里清亮一片,閃過一絲夾雜著荒唐的喜悅。

自己在澹州將無名功訣藏在床板下的暗格之中,鹿鼎記里毛東珠也將四十二章經藏在床下暗格之中,慶國的這位太後床下居然也有個暗格。

人類的想像力,在某些時候,真的是顯得非常窮酸。

匕首輕輕用力,從側邊開了進去,刀鋒破木無聲,而床上的太後卻翻了個身子。老年人咕噥了幾句什麼。范閑面無表情,就像是沒有聽見一般,依然穩定地操作著,不一會兒功夫,就將那個暗格取了下來,此時不敢伸手去翻揀,但他在夜里的視力很強,所以很簡單而好運地看見了那樣東西。

暗格里面沒有珠寶沒有銀票,只有一張白布。一封信。還有……一把鑰匙。

范閑看著這把鑰匙的形狀,微微皺了皺眉,臉上出現一種很怪異的表情。他沒有取出白布和信,只是格鑰匙揣入懷中,然後滑了出去。

片刻之後,他又出現在了宮牆之下。

——————

上了馬車,看著王啟年,范閑輕聲說道:“我需要的是速度。”

“是。”王啟年不知道今天是什麼任務,只知道要在這個街口接上大人,然後再去見自己請回來的那個人。

“我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我在這個馬車上。”

“大人放心。這是借的樞密院的車,沒有人敢攔,也沒有人知道。”

“很好。”范閑心神略略放松了一下,半靠在座位上,眉頭皺了皺,今天先是假酒發詩癲,然後又要夜探皇宮。對于他的精神產生了了非常大的損耗。

車至某處院落,一個范閑都完全陌生的院落,二人悄無聲息地下了車,重新戴上頭套,直接走到地下一個密室內,王啟年悶著聲音說道:“大人,這就是鎖匠。”

在二人的面前。小木桌上擺放著許多二人根本認不出來的金屬工具。在燈光下幽幽發亮,工具的主人是一個看上去有些老實木鈉的中年人。臉上一片鐵黑之色,卻是憨厚地笑著。

鎖匠是一種職業,也是一種稱呼,但這個叫鎖匠的中年人卻不僅僅是因為這個樣子,他的名字就叫鎖匠,由此可以知道他的手藝到了何種程度。

范閑點點頭,對王啟年說道:“你出去等著。”

王啟年一低頭便出了密室,他知道有些事情,自己永遠都不知道,那才是最安全的。

“事關國朝利益,我以樞密院的身份請求你為國家出力。”范閑透著臉上的面罩,很平靜對鎖匠說道。

鎖匠心頭一凜,聯想到最近京里來的這麼多外國使團,頓時以為自己猜到了什麼,趕緊行了一個禮,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要快,要准確。”范閑從腰帶里摸出那把鑰匙,“要一模一樣。”

鎖匠接了過來,細細看了一看,皺眉道:“世界上沒有這種鎖。”

“我不在乎,我只要你複制這把鑰匙。能還是不能?”

“很難,這把鑰匙太複雜。就算做出來形狀一模一樣,沒有人能察覺,但是我不能保證複制出來的鑰匙可以打開相對應的鎖。”

“很好,開始。”范閑聽到答複後有種意外之喜,聲音卻依然清冷。

鎖匠在緊張地複制鑰匙,密室里時不時傳出滋滋的磨鐵之聲,范閑也很緊張地看著密室的門口,他不知道五竹究竟能拖住洪老太監多久,洪老太監住的地方離含光殿太近,如果洪老太監回宮了,自己這把複制的鑰匙,很難再放回去。

終于,鎖匠滿頭大汗地完成了工作,將手中的銀匙遞給了范閑,范閑比對著兩把鑰匙,發現複制後的這把真的一模一樣,就連上面留下的一些鏽斑都幾乎沒有差別。他的心情終于放松了一些,微微一笑問道:“你以有是做什麼職業的?”

他臉上蒙著黑布,所以這一笑看上去有些詭異。

“小人……做賊的。”鎖匠大汗淋漓,不知道完成如此詭秘的一個工作之後,自己面臨的究竟是什麼。

范閑在心里想著,原來是位同行,眯眼看著桌上殘留的工具與模子,皺了皺眉,走到桌邊,悶聲一哼,體內霸道真氣疾出,將握在手中的模子全部毀成碎渣。

交待王啟年將那些金屑工具也毀了,再把這個鎖匠送到南邊去呆一段時間,范閑才放下心來,重新踏上了再入皇宮的道路。

——————

重入含光殿,甜香已淡,夜風依舊輕拂,太平和祥的氣息滿布宮中。范閑像只鬼一樣滑入床下,重新放回複制好的鑰匙,取出身上帶著的粘劑,將暗格重新布置好。這才輕聲退出了宮殿。

距離上一次更鼓聲的響起不知道過了多久,范閑知道是自己離開的時候了。但就在這時,他的眼光卻落在了皇宮另一邊的一個小院里。那時是廣信宮,長公主居住的地方。

范閑今天的行動安排的十分完美,如果不想節外生枝,他應該馬上退出皇宮,然後等著事情的逐漸發酵。但不知道是被得到那把鑰匙的喜悅沖昏了頭腦,還是因為什麼,范閑接下來的行動有些出乎意料。

他相信在黑暗的掩護下,就算是森嚴如皇宮,也有自己自由行走的可能,順著廊下行走,全憑著五竹與費介這兩名黑暗大師打就的一身夜行本領,極為困難地接近了廣信宮,途中甚至還與一位呵欠連天的宮女擦身而過。

廣信宮里燈光依然,明顯里面有人,獨門別院的廣信宮與皇宮里其他宮殿都不一拌,宮外還有一方小牆。

俗話說大江大河都過來了,還怕這條臭水溝?范閑卻知道,很多絕世高手,最後都是死在了庸人的手下,所以他很小心地繞到宮殿後面,閉目靜氣,沿著那道粗粗的廊柱往上爬去。

掌印落在光滑的柱面上,范閑今日精神真氣損耗太大,不免有些心浮氣燥,所以爬上去後顯得有些辛苦,小心翼翼地上了廣信宮的房頂,不敢大膽地去揭瓦偷窺,而是眯著眼睛尋找琉璃瓦中極難發現的明瓦。

也許是他的運氣太好,皇宮的殿頂本不需要明瓦,但是長公主卻是個喜歡天光入室的人兒,所以范閑找到了一抉,很仔細地蹲下,低頭,保證每一個簡單動作的穩定,務求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明瓦之下,燈光不亮,但憑借范閑的眼力目力,卻依然可以看得清楚,聽得清楚。他眯起了眼晴,知道自己果然猜對了,而且運氣著實不錯。

……

長公主李云睿斜倚榻上,滿臉慵懶之色,看上去嫵媚動人,身上只穿著件白色的褸衣,薄絲之下,身體曲線畢露,成熟之中偏透著一分青澀,這身打扮若讓世上男人看見了,只怕都會拜倒于那雙赤足之下。

她身為陛下最親的妹妹,自然用不著用美色誘人,而她面靠這人足有七十歲了,在今夜之前,被稱作世上第一道德文章大家,也不是能夠被色誘的角色。

莊墨韓咳了兩聲:“外臣事畢,望長公主不負協議。”

長公主把玩著那幅自己花重金做成的假書卷,嫣然一笑,滿室皆春,柔聲怯怯道:“我要莊大家將那范閑踩倒在地,讓他再無顏面在京都呆下去,莊大家可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