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蒼山雪 第二十九章 夜宴

三日之後,禮樂大作,大紅燈籠高高掛,下方賓客往來絡繹不絕,好一個煌煌盛世景象。北齊使團與東夷來客在慶國主賓的歡迎下,滿臉笑容,沿著長長的通道,走入了慶國最莊嚴的皇宮之中,看著三方表情,似乎這天下太平異常,都些日子的戰爭與刺殺,是根本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宴席的地點安排在皇宮的外城祈年殿中。

在平幾前來回端上食盤與酒漿的宮女們長的非常漂亮,范閑挑著眉尾,滿臉帶笑望著她們在宏大的宮殿里忙來忙去。這些宮女們發現年輕英俊的范公子對自己投注了一些不一樣的目光,不免會有些羞澀,淡淡胭紅變得愈發紅潤了,時不時偷偷瞄他一眼。

殿前名士云集,卻鴉雀無聲,慶國這方主賓有許多是范閑都未曾見過的各部主管和一些王公貴族,只有陳院長與宰相大人同時稱病未來。對面坐著的是北齊使團與東夷城使團。

范閑雖然位卑官低,但由于身兼副使之職,所以被安排在中間的案幾下坐著,身旁都是些上了年紀的高官,不免有些不自在。正此時卻聽著旁邊老者微笑說道:“賜宴規矩多,不過陛下向來隨和,范公子不要緊張。”

這位老人是禮部侍郎張子乾,范閑因為與禮部尚書郭家有不可解的仇怨,所以有些暗中警惕這人,但聽對方說話,似乎並無惡意,不由慚然一笑道:“小子向居鄉野,哪里見過這等排場。若有什麼失儀的地方,還望老大人指點一二。”

張子乾捋捋頜下長須,微笑道:“任少卿今日朝會上,極言范公子此次談判中出力極大,當此之際,朝中無人會對你如何,只是要小心面那些人。”

二人的目光往對面望去,只見北齊使團的長甯侯正百無聊賴地等著,而最頭前的一桌卻依然是空著在,想來就是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莊墨韓大家。而在東夷使團的首席。卻坐著一位中年大漢,這大漢腰畔長劍未下,范閑不由皺眉道:“為什麼他能持劍入宮。”

“陛下親淮。四顧劍門下,向來劍不離身,這是特例。”張子乾像給自家晚輩解釋一般,細細說道。

“他就是四顧劍首徒云之瀾?”范閑倒吸一口吟氣,雙眼微眯,頓時感覺到那系劍大漢身上自然流露出的一股厲殺之意。

這些天,慶國朝廷刻意冷落東夷使團。看來這位九品劍法大師云之瀾,心情並不怎麼好、即便坐在慶國宮殿上。整個人依然是冷冰冰的。

范閑正看著云之瀾如劍一般的雙眉,極巧的是云之瀾也向他望了過來。

兩道目光像閃電一般在宮廷的空氣中劈到了一處。

片刻之後,范閑示弱般低下頭,輕輕咳了兩聲,對方目光里的劍意太濃。

這一對望。頓時讓殿中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方。大家都知道。范閑在牛欄街殺了四顧劍門下兩位女娃。而東夷城此前來貢,就是為了收拾那件事情的首尾。但依照大多數人的看法。只怕這位劍法大師云之瀾,是不介意將范閑斬于劍下的。

好在如今東宮太子也通過談判人事安排一事,向范閑釋放了一些善意,所以如今朝廷之上,不論哪個派系,都不敢因為此事,而對范閑感到幸災樂禍。外敵當前,所以慶國這方不論哪部主官,還有軍中人士都狠狠地瞪向東夷城首劍云之瀾,整個宮殿里的藝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范閑面無表情,低頭調息著體內的真氣,時刻准備著。

就在這個時候,殿側一方傳來隱隱琴瑟之聲,宮樂莊嚴中,有太監高聲嘶喊:“陛下駕到。”整個天下最有權力的人,慶國唯一的主人,皇帝陛下攜著皇後,緩緩從側方走了過來,滿臉溫和笑容地站到龍椅之前。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殿前的群臣恭敬跪下行禮,使團來賓躬身行禮,原本殘留在殿內的那一絲緊張,全部被一種莫名莊嚴肅穆的感覺所取代了。

——————

皇帝陛下高高在上,皇後在旁相伴,太子在父母下方兩個台階也有個獨一無二的座位。這種場合,其它的皇子一般是不會來的。皇帝的眼光在下方群臣身上一掃而過,溫和說道:“平身吧。”

行禮而起,賜宴正式開始。首先是北齊使團大臣出列,例行的一番歌功頌德,宣揚了一番兩國間的傳統友誼,便退了回去。又是東夷城云之瀾出列,面無表情地說了幾句,也退了回去。

皇後微微一笑,低聲在陛下耳邊說道:“這個東夷城的人物,倒是傲氣得很。”天子國母高坐在上,他們之間的說話,根本不虞會有旁人聽見,所以說話倒是直接。

陛下亦是溫和一笑道:“四顧劍的首徒,若連絲傲氣都沒有,只怕進聯這屋子,握劍的勇氣都會沒有。”

早有宮女將熱菜新漿換上,群臣埋頭進食,不敢說話。陛下沒有開口,自然是一片安靜。

范閑有些不適應地低著頭,眼光卻極不易為人察覺地瞄著對面,幾前還是空無一人的首席之上,已經坐上了一個人,那人面容蒼老,一雙眸子卻是清明有神,額上皺紋里似乎都夾雜著無數的智慧,一身白色士袍如云般將他並不高大的身軀護在正中,不問而知,這位就是北齊大家莊墨韓了。

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落座的,范閑分析著,應該是皇帝陛下來的時候,他同時進來。看來傳言不誤。這位莊墨韓極得太後賞識,說不定先前就一直是呆在皇宮里。

當范閑偷瞄對方的時候,卻不知道高高在上的那對夫婦也在瞄著自己。皇後淺飲一口酒,眼光示意了一下范閑所坐的方位,輕聲道:“那個年輕人就是范閑,晨郡主將來的駙馬。”

陛下微微一笑說道:“看上去生得倒是好看,在京中也有些詩名,今日朝上,辛其物與任少卿這兩位少卿同時稱贊他的才能,朕倒真有些好奇。為何太子舍人與宰相門生,都對他如此親善。”

皇後的笑容有些勉強:“也許太子明白了人緣臣緣?再說……他畢竟馬上就是宰相大人的女婿。”

“噢,人緣?”陛下似笑非笑,也沒有看皇後,反而看著下方自己的兒子,“看來聯這兒子也知道人緣的重要性了。”

雖然聽出一絲不滿意,但皇後依然感覺到陛下今天心情不錯,對于太子也不像往日那般只願意呵斥,難得有些正面的評價。不由高興說道:“承乾漸漸長大,總是會懂些事情的。”

皇帝陛下一笑無語。

……

宴過片刻,范閑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什麼原因。不停地喝著酒。這些酒漿頂多算黃酒一類,度數不高,喝著酸酸甜甜,范閑沒覺得如何,但在旁邊諸官的眼中。這少年喝酒的模樣。著實有些動物凶猛。就連禮部侍郎張子乾都忍不住提醒道:“范大人,不要喝多了。萬一殿前失儀,那可是大罪。”

聽到范大人三個字,知道對方是在提醒自己,這里並不是流晶河上,而是在莊嚴深宮之中,自己的身份也不是酒客,而是個臣子。范閑心頭微笑,卻是真氣逆運,將酒意逼至臉上,眼眸里頓時多了一絲迷離之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不敢瞞老大人,小侄實在是緊張,還不如趕緊飲些酒,也好放松一些。”

張子乾看著他醉態初顯,似乎聽不清自己說話,只好搖頭苦笑道:“宰相大人稱病不來,你那父親偏生也不來,卻將你這小子交給我管,如果真喝得爛醉如泥,我怎麼向他們交代?”

對面北齊使團這些天,可著實被鴻臚寺的那些外交官員們為難慘了,此時見到范閑模樣,不由相視一眼,心中拿定了主意。這些天雖然范閑身為副使,一直沉默不語,但使團眾人卻是深為厭惡那張漂亮臉上時刻流露出來的蔫壞,北齊在慶國京都依然角不少探子,當然知道,慶國鴻臚寺此次之所以如此厲害,全是因為這個叫范閑的副使在背後出的壞主意,至于出的什麼壞主意,卻沒有人知道。

如今兩國談判已成,雙方皇族已經畫押,肯定是無法再反悔了,北齊使團心里卻依然有著大疙瘩。看著范閑醉態,長甯侯陰險一笑,站起身來,對著高處恭敬行禮道:“陛下,這些日子雙方談判辛苦,貴國鴻臚寺眾屬也是辛苦,不知外臣可否敬諸位鴻臚寺官員一杯,以證兩國情誼。”

長甯侯發話之時,東夷城使團坐在他們旁邊,自然也將范閑的醉態看在眼里,知道北齊人想做什麼,只是冷眼旁觀著,卻沒有湊熱鬧。

龍椅太高,皇帝陛下與皇後似乎沒有看清楚場間的暗流,也自然不會注意到范閑,呵呵一笑允了。太子也湊趣道:“長甯侯自然是要盡興才行,所謂場上對手,場下也是朋友……當然,酒桌之上,就只是對手了。”

太子其實只是想表現一下自己的談吐,但這談吐實在一般,而且他不清楚事情將會如何發展,倒是愁壞了坐在下方的鴻臚寺眾官,這些天的談判里,大家早已經把范副使當作了自己人,怎麼能讓北齊人將范副使灌醉,但是雙方坐得遠,根本沒法子幫忙去。

范閑微笑與北齊使團飲著酒,心里卻隱隱有些不安,最近幾天、長公主管理的那些商會開始對澹泊書局下手了,提紙價壓書價,簡簡單單的兩手,就讓范思轍和七葉掌櫃非常郁悶,但他知道,對方其正的手段應該在後面。而他今天的手段,正好需要酒漿的幫助。

不醉酒難,裝醉酒更難,這是范閑第一次宮廷賜宴時最強烈的感覺。北齊那邊也不行了,八個使臣倒了六個,最後連長甯侯都不再顧著自己身份,結果壯勇犧牲,半掛在范閑的胳膊上。

直到此時,一直與皇後和莊墨韓大家輕聲交談的皇帝陛下,唇角微綻笑道:“宮里,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那位莊墨韓一直沉默著,只是偶爾在慶國皇帝陛下發問的時候才會輕聲回答幾句。擺足了一代名士的派頭。此時順著陛下的眼光望去,似乎也才剛剛發現那邊嘈雜,看看那個正抱著北齊長甯侯灌酒的漂亮年輕人,好奇問道:“那位年輕的大人,就是詩家范公子?”

這位名嗓天下的文學大家,似乎很難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位傳說只憑三首詩,便成功贏得詩名的少年才子,竟然是個好酒狂徒。

皇帝陛下似乎也有些微微惱怒。提高了聲音喊道:“范閑。”

整個宮殿里的人,其實大半個耳朵都在仔細聽著龍椅上的動靜,生怕有一時不查。所以當皇帝陛下發話之後。諾大一座宮殿頓時安靜了下來,鴉雀無聲——除了那個叫范閑的年輕大人,依然在不停地嚷著:“飲勝!飲勝!”

那似乎是南方的某種說法,看來小范大人真的喝多了。

“范閑!”看見那小子喝醉了,太子也忍不住壓著怒意喝斥了一聲。畢竟任范閑為副使是東宮的建議。也正因為此事。范閑今日才有入宮的資格,范閑丟臉。在太子的心里,自己也不怎麼光彩。

似乎察覺到宮殿里的氣氛有些安靜得怪異,范閑有些愣愣地站在原地,眼光有些迷亂地四處掃了一掃,但漂亮的臉上卻透著一份酒後的灑脫狂意。

“誰喊我呢?”

朝中凡是與范家宰相家交好的大臣們,聽見這小子的回應,都恨不得馬上把他嘴巴堵上,然後塞進馬車,趕緊扔回范府去。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聽見這聲只有在酒樓上才有的應答後,卻似乎並不怎麼生氣,反而笑了起來:“是朕在喊你。”

聽見朕在個字,不論是真醉還是裝醉的人都要醒過來,范閑也不例外,趕緊躬身行禮:“臣……臣罪該萬死,臣……喝多了。”

他這一松手臂、一直被他挽著的北齊長甯侯醉醺醺的就癱軟了下來,叭的一聲摔在了地上。慶國官員見敵國談判長官摔得如此狼狽,唇角泛起微笑,十分得意。北齊使閉唯一沒有喝醉的兩個使臣,趕緊將長甯侯扶回座位,自有宮女體貼送上醒酒湯。

皇帝陛下斥道:“朕當然知道你喝多了,不然定要治你個殿前失儀之罪。”

范閑勉力保持著躬身的姿式,苦笑著分辯道:“臣不敢自辯,不過有客遠來,不亦樂乎,不將北齊的這些大人們陪好,臣身為接待副使,不免是職司沒有完成好。”

“瞧瞧。”陛下側身對皇後說道:“這還是不敢自辯,若他自辯,只怕還會說……是朕讓他喝的,與他無尤。”

皇後知道陛下一向最疼愛晨郡主那丫頭,不知道他是不是愛屋及烏,微微一笑,既不為范閑說好話,自然也不會傻到出言斥責。

“范閑。”這是皇帝陛下第三次在殿上喚出他的名字,眾官豎耳聽著,內心深處卻品砸出來了別的味道,看來范家與皇室的關系,果然不一般。

只聽陛下淡淡說道:“你范家與朕的情份不一般,在朕眼中,你也只是個晚輩罷了,且不論君臣,當朕說話之時,你還是得把你那張利嘴給閉著!不要以為朕不知道你在酒樓上那番胡謅言語,小小年紀,真以為嘴皮子利索些,便將這天下之人不瞧在眼里。”

明是貶斥,暗中卻是呵護有回,群臣群使哪有傻瓜,會聽不明白。

果不其然,只聽得陛下輕聲說道:“值此夏末明夜,君臣融洽,邦誼永固。范閑你向有詩名,不若作詩一首,以志其事。”

群臣紛紛附和,知道陛下是給范家一個顏面,看來陛下靈機一動,想借今日廷宴之機,讓諸臣知曉,這范氏子,這位八品協律郎,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陛下是要給范氏子一個出頭的大好機會。只是小范大人此時喝得半醉,恐怕會浪費這個機會,真是可惜。

范閑酒意上誦,確實有些迷糊,但這番殿前對話卻是聽得清清楚楚,自嘲一笑,對著龍椅方位一拜道:“陛下,下臣只會些酸腐句子,哪里敢在一代大家莊墨韓老先生面前獻丑。”

此言一出。群臣目光都望向了莊墨韓,這才明白陛下的意思,絕對不僅僅是給范氏子一個露臉的機會而已。而是借此機會,要向天下諸國萬民證明,論武,慶國舉世無雙,論文。慶國也有足以匹敵莊墨韓的才子!

范閑“萬里悲秋常作客”的名頭。在京都里早已響了數月。只是後來他堅不作詩,才漸漸淡了。諸臣聽他一句話便把事情推到莊墨韓那里。還以為他與陛下早就暗中有個計劃,要打擊一下北齊文壇大家的氣焰。

其實范閑也只是猜的,前世的經驗並不足以讓他能猜忖帝王之心,但是看慶國近來文風之盛,想來這位陛下一直不甘心戰場之上無一合之敵,文場之上卻始終被北齊人視作南蠻。

這莊墨韓來國之後,出入宮禁,雖然是太後及諸位娘娘敬其文名,但是只怕陛下的心里會很不舒服。偏生慶國並無文章大家,于是乎自己這個文抄公,便被很無辜地推上了擂台。

范閑知道自己沒有猜錯陛下的意思,因為隔著老遠,他強悍的目力依然能夠看清楚,陛下的雙眼漸漸眯了起來,目光幽深里透著一絲欣賞。

這欣賞,白然是欣賞小范大人深明聯心,同時也是警告,作首好詩出來,莫在莊墨韓面前丟了慶國的臉面。

“不若你作一首,讓莊墨韓先生品評一番,若不佳,可是以罰酒的。”皇後微笑說道,她也清楚自己身旁男人的想法,提前布了後手。

事已至此,還能如何?范閑回到席間,不顧醉意已濃,又傾一杯,讓微酸酒漿在口中品砸一番,眉頭緊鎖。

眾臣皆知范公子急才,所以暗中替他數著數。大約數到十五的時候,范閑雙眼里清光微現,滿臉微笑,雙唇微啟,吟道:“對酒皆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契闊談宴,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如同范閑每次丟詩打人一般,此詩一出,滿堂俱靜。

此乃曹公當年大作,范閑刪了幾句,拋將出來,值此殿堂之上,天下歸心正好契合陛下心思,最妙的是周公吐脯一典,在這個世界里居然也存在,而且此周公卻不是抱皇帝之徒,而是實實在在做了皇帝,故而范閑敢于堂堂皇皇地寫了出來。

許久之後,宏大的宮殿之中,群臣才齊聲唱彩:“好詩!”

皇帝陛下面露滿意之色,轉首望向莊墨韓,輕聲道:“不知莊先生以為此詩如何。”

莊墨韓面色不變、他這一生不知經曆過多少次這種場面,也不知品評過多少次詩詞,之所以能得天下士民敬重,就連殿下這些慶國官員,有不少都是讀他的文章入仕,所依持的,就是他的德行與他的眼光,當然,最重要地還是他自身宏博的學問。

“好詩,”莊墨韓輕聲說道,舉筷挾了一粒花生米吃了,“果然好詩,雖意有中斷,但強在其質,詩者,意為先,質為重,范公子此詩意足質實,確實好詩。想不到南慶如今也能出人才了。”

范閑微微一笑,他對這位文壇大家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不喜歡對方的作派,淺淺一禮後便往自己的席上歸去,只是腳下有些踉蹌。

廷上諸官還在竊竊私語小范大人先前的詩句。如果一般而言,文事到此便算罷了,但今天殿間的氣氛似乎有些怪異,一個人冷冷說道:

“莊先生先前言道南慶,本就有些不妥,先生文章大家,世人皆知。在這詩詞一道上,卻不見得有范公子水平高,何必妄自點評。本朝文士眾多,范公子自屬佼佼者,且不說今日十五數內成詩,單提那首萬里悲秋常作客。臣實在不知,這北齊國內,又有哪位才子可以寫出?”

這話說得非常不妥,尤其是在國之盛宴之上,顯得異常無禮。慶國皇帝沒有想到尋常文事竟然到了這一步。陛下的眼眉間漸漸皺了,不知道是哪位大臣如此無禮,但這人畢竟是在為本朝不平,卻也無法降罪。

范閑停住了回席的腳步,略帶歉疚地向莊墨韓行了一禮,表示自己並無不恭之意。莊墨韓咳了兩聲,有些困難地在太後指給他的小太監攙扶下站起身來,平靜地望著范閑:“范公子詩名早已傳至大齊上京,那首萬里悲秋常作客,老夫倒也時常吟誦。”

范閑忽然從這位文學大家的眼中看到一絲憐惜,一絲將後路斬斷的絕然。范閑忽然心中大動、感覺到某種自己一直沒有察覺的危險,正慢慢向自己靠近了過來。他酒意漸上,卻依然猛地回頭,在殿上酒席後面,找到了那張挑起戰事的臉來。

郭保坤。

被自己打了一拳的郭保坤,太子近人郭保坤,宮中編撰郭保坤,今日也有資格坐于席上。但很明顯他的這番說話,事先太子並不知情。以太子和范閑一眼,都眯著眼睛,看著郭保坤那張隱有得意之色的面容,不知道他究竟是想做什麼。

范閑感覺到了危險,微微笑著。

此時聽得莊墨韓又咳了兩聲,向皇帝陛下行了一禮後輕聲說道:“老夫身屬大齊,心卻在天下文字之中,本不願傷了兩國間情誼,但是有些話,卻不得不說。”

陛下的臉色也漸漸平靜起來,從容道:“莊先生但講無妨。”

陛下說話的同時,皇後也端起了酒杯,張嘴欲言,複又收回。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大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宮殿之上無比安靜,不知道這位名動天下的文學大家,會說出怎樣驚人的話來。

“這詩前四句是極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