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蒼山雪 第二十四章 娘娘們

這個世界上扯蛋的事情很多,但攏共只說了八個字,便被稱贊為好孩子,已經快要十七歲的范閑自己都覺著這事情有些扯蛋到了極點。這皇宮果然與別的地兒大不一樣,高高在上的貴人們下判斷總顯得過于隨心所欲和依仗自己的喜好。

范閑雖然一直不知道柳氏與這位宜貴嬪的親戚關系,但並不妨礙他從婉兒的嘴里知道,這位宜貴嬪眼下是極得寵的一位紀子,不然也不可能在皇帝陛下修身養性不近女色的口碑下,還能生下一個只有八歲大的皇子。

宮中閑聊著,這位宜貴嬪看來是真的很喜歡范閑,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高興,范閑知情識趣,揀著前世記著的幾個笑話兒說來聽了,殿內頓時響起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范閑發現這位貴嬪娘娘性情竟是爽朗得很,不知道她是怎樣在這見不得人的宮中,還依然能保持這樣的性情,不免有些意外和欣賞。

略說了些閑話之後,日頭已經漸漸升了起來。柳氏微笑問道:“三皇子呢?”宜貴嬪歎了口氣說道:“那孩子,還是怕生得厲害,起床後就縮在後殿里呆著,不肯過來,怕是要到吃飯的時候,才肯露露小臉。”柳氏哎喲一笑道:“敢情咱們這位三皇子還挺害羞的。”

雖說主臣有別,但柳氏與宜貴嬪畢竟是姐妹關系,所以說話就顯得沒那麼多講究。宜貴嬪伸出細長的食指,指甲上塗著紅紅的彩,看著十分誘人,她指著范閑說道:“你們家這位,不也是個害羞的。”

正在此時,范閑的臉上露出微羞的笑容,恰好應了貴嬪這句話。

“好了,姐姐你和若若就在這兒陪我聊吧。”宜貴嬪似乎知道柳氏不願意去皇後長公主那里,自行作主留客。“那幾個宮里,我讓醒兒領著范閑去就成。”

柳氏眉宇間微微一黯,行禮道:“這如何使得。今日奉詔入宮,頭一個來瞧瞧貴嬪娘娘,本就擔心會惹得那幾位娘娘不高興。我入趟宮,不去看望那幾位,只怕有些不恭敬。”宜貴嬪聽見這話,打鼻子里哼了兩聲,說道:“姐姐,我看你還是不要去的好,本來只是傳范閑入宮,你就陪著我說說話,我看這宮里有又有誰敢說三道四的。”

宜貴嬪是個開朗之中帶著一絲憨氣的貴婦。但這一發脾氣,仍然是顯得威嚴十足,整個宮中都安靜了下來。范閑輕咳一聲說道:“姨……二太太,我自己去就好了。您和妹妹就陪柳姨說會兒話吧。”

見他也這般說,柳氏無奈應了下來,和那名叫醒兒的宮女送范閑到了宮外,輕聲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又不易察覺地轉到范閑肩旁,用蚊一般的聲音說道:“宮里上上下下都打點到了,各宮之中都有人接著,你不要太緊張。”

范閑心頭一凜。應了下來,回身只見妹妹也跟了出來。正面帶鼓勵之色看著自己。無來由心頭一片溫暖,微笑著想道:“丈母娘看女婿,向來只有越看越歡喜,何況自己生的如此漂亮臭皮囊,對付幾個宮中怨婦還不是手到擒來?”

等駙馬候選人離開了宜貴嬪居住的宮室,柳氏向范若若叮囑了兩句,便和宜貴嬪進了內室。宜貴嬪幽幽望著她的雙眼說道:“四年前就勸過你,不要聽那兩處宮里的勸,這下好,范閑依然活得好好的,你卻冷透了范大人的心。姐姐,你聰慧一世,怎麼就當時犯了糊塗?”柳氏怔在了原地,半晌說不出話來,眼神漸趨幽怨,輕聲說道:“娘娘也清楚,像我們這些做母親的,不就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著想嗎?三皇子如今年紀小,你還可以置身事外,再過些年,只怕你就會明白我當時為什麼會犯下此等大錯。”

——————

醒兒是個眉眼清順的小姑娘,大約十三四歲,范閑與她一路在皇宮里行著,發現這小姑娘腦袋一直低著,忍不住打趣道:“腳下的路看不清楚?”醒兒姑娘嘻嘻一笑,露出碎玉粒般的小牙齒來,說道:“范公子,宮里還是少說些話。”范閑苦笑著搖搖頭,都知道皇宮里的規矩大,沒想到連小姑娘家家的,都這般謹慎自持。

范閑跟在醒兒的身後,看著她身上的宮女服,眼光在小姑娘尚未發育成熟的腰身上掃了一下,馬上轉移到了皇宮的建築上,他的臉上帶著微笑,大腦卻在急速地運轉著,力圖將這些繁複的道路景色牢牢記在腦海之中,為日後那件事情做好准備。

一路經花過樹,踩石碾草,皇宮雖大,總有到的時候,殿宇雖多,但並不是每間都得宏大到聳動。看著面前的安靜院子,范閑:深吸了口氣,隨著宮女醒兒走了進去。這里是二皇子生母淑貴妃的居所,這位貴妃看樣子倒是個愛清靜的,院子也被打扮得極素雅,除了幾株粉粉花樹之外,並沒有別的什麼裝飾,一道竹簾,掩住了里面的一切,卻掩不住書卷香氣沁簾而出。

“拜見貴妃娘娘。”

“范公子請坐。”

沒有多余的寒喧,范閑與這位淑貴妃隔簾而坐,沒有什麼先兆,淑貴妃忽然清聲問道:“萬里悲秋常作客,范公子少時常在瞻州,莫非以為京都只是客居之所?”

范閑略感愕然,正色而答,以此為發端,他與貴妃坐而論道,道盡天下經書子集詩詞歌賦,直到二人嘴都有些干了,才極有默契地住嘴不語。范閑有些後怕,實在沒想到這位二皇子的母親竟是位皇宮之中的才女,見識極為厲害,自己都險些應付不過來。他不禁想到,這樣一位女人所教養出來的皇子,又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不要緊張。”淑貴妃的性情極溫柔,隔著竹簾隱約能見她的頭上只是一枚木叉,素淨得與這皇宮格格不入,“婉兒自小在皇宮長大,陛下收她為義女之前,我們這幾個沒事做的女子,便把她當女兒在養。皇宮上上下下的人,沒有不喜歡她的,所以范公子要娶宮里最寶貴的珍珠,我們不免要多看看。”

范閑背後隱有冷汗,雖然平時也有所了解,但今天才真正感受到了自己未婚姜在皇宮中的地位。淑貴妃溫柔而又清淡,對于范閑的談吐似乎也比較滿意,隔了晌,便讓范閑退了出去,只是臨分離前,她輕聲說道:“本宮喜歡看書,陛下也為我搜羅了些珍本,我己讓宮人們揀其中珍貴的抄了幾份,范公子此時要去別的娘娘那里,我讓人送去宜貴嬪處吧。”

范閑心頭一凜,知道這是份厚禮,知道這位貴姑娘娘是在替二皇子送禮,不敢多言,沉穩深深一禮退了出去。

出了淑貴妃的小院,范閑抹掉額頭的玲汗,前方帶路的宮女醒兒卻與他有些熟了,踮著腳走路,一蹦一蹦的,回頭看著他的神情,好奇問道:“今天不熱啊。”

范閑苦笑著搖搖頭,今日入宮本來以為只是禮節性的拜訪,哪里知道竟是比殿試還要緊張一些,想來宮中的這些娘娘們對于林婉兒嫁給自己很好奇,所以要看看范閑的文才武才。接下來,二人去了大皇子的生母甯才人處,范閑知道這位婦人雖然位份不高,只是位才人,但從婉兒處知道,是因為她東夷人的身份,所以范閑反而刻意格外恭謹些。

甯才人年紀將近四十,卻依然是風韻尤存,眉眼間的風情確實極有東夷女子溫柔感覺。這些年大皇子一直在西蠻處戌邊,她膝下無人,不免有些寂寞,好在林婉兒在宮中的時候常來這處玩耍,所以她對婉兒的感情又與別的娘娘不一般。只見她冷冷看著范閑,鳳眼一寒道:“你就是范閑!”

范閑知道這位貴人當年可是在戰場上救過皇帝陛下,又養出一個能征善戰的皇子,本身肯定也是彬有威嚴之人、倒也沒有驚愕,平靜應道:“正是下臣。”

“嗯。”甯才人打量了他幾眼,出乎范閑意料地沒有說什麼,只是冷冷道:“好好待婉兒。”

范閑喜歡這乾淨利落的感覺,大喜應道:“請娘娘放心。”

“牛攔街那事一定有蹊蹺、我可不信你能殺死一位八品高手。”甯才人打量著他的身板,冷哼一聲,“看你這瘦弱模樣,怎看也不是個能武善戰之輩。”范閑一怔,心想莫非考完文學之道,這馬上又要考武學之道?只是娘娘你四十歲的貴婦,主臣有別,男女有別,總不至于親揮粉拳來捶自己吧?

“不過既然葉靈兒自承不是你對手,也就將就了,行了,今天就這樣,你去別的宮去吧,別耽擱太多時辰。”說完這話,甯才人竟是再無它言,直接將他趕出殿去。

范閑模著後腦勺,看著緊閉的木門,心想皇帝陛下真是個有福之人,身邊躺的女人竟是如此“豐富多彩”,有宜貴嬪那般嬌憨明朗型,有淑貴妃那般知性淑女型的,居然還有甯才人這種野蠻女友?——不過先前就知道淑貴妃才學實在厲害,這位甯才人只怕也是個外粗內細的角色,加上深不可測的皇後,陛下能夠將這些女人放在一個大屋子里,安安穩穩過了這麼些年,不得不說,這位慶國的皇帝陛下,手段真是極為厲害。

至少范閑自付沒有這種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