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蒼山雪 第三章 對河一拜

第二日晨時,天光未至,薄霧飄拂在山坳里,昨夜的月亮已經移到了對面的方田之上,范府的幾輛馬車沒有驚動田莊里的任何人,往京都的向駛去,後面的小院門口,藤子京拄著拐杖和妻子站在一起倚門相送,二人身旁,小閨女正揉著眼晴,似乎沒有睡醒。

車又至京都城門,但今時不同來時那日,范府的馬車上標記醒目無比,剛剛開啟城門的巡城司官兵稍一檢驗,便放幾輛馬車入城。畢竟巡城司前任長官焦子恒,便是因為范氏長子被刺一事慘被裭奪職務,如今的巡城司官兵看著范家馬車上面的圓方標記便避之不迭,哪敢為難。

車到范府,范思轍打了個呵欠下了車,對迎上來的下人吩咐道:“車里有臘貨,先弄到後面收好,可不許偷吃,那可是大哥准備的人情!”接著一瞪眼睛吼道:“要是趕明兒林家姐姐吃麂子發現麂子只有三條腿了,當心我親手把你們的腿斫一條來還賬!”下人們早就習慣了這位小爺的霸蠻脾氣,哪敢吱聲,老老實實地從車上卸下山貨。

護衛們也從後面的馬車上下來,王啟年走到馬車旁邊,靜候范閑下來,不料過了半天卻發現車上沒有動靜,揭開車簾一看,卻嚇了一大跳,只見馬車內空無一人,范閑與范若若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他趕緊跑到范思轍的身後,問道:“小公子,請問范大人呢?”范思轍回頭看了他兩眼。教訓道:“瞧你這緊張勁兒,我哥和姐路上就下了車,大概郊游去,不愛看見你們老跟著。”

王啟年嚇了個半死,這次能回監察院全虧了這位范大人,陳萍萍院長親自接見自己的時候,更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保證范大人的人身安全,不能脫離視線。哪里想到范大人出城一趟,竟是偷偷將自己一行人甩下了。范思轍看他緊張的表情,皺眉說道:“他說下午就回來。你們不用太緊張。”他其實並不知道王啟年這些人的真實身份,開始還以為是父親派給范閑的高手。後來隱約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卻也懶得往深里去想。

王啟年也不再理會這位二公子,向屬下使了個眼色,便上了馬車,往城外駛去。

……

夏日燥熱的連鳴蟬聲音都有些有氣無力。范閑領著若若在京郊的流晶河畔散步。好在天時尚早,河畔又一直有綠樹蔭身,所以還可忍受。范閑此時早就已經解開襟口的布扣,露出胸都一大片肌膚,可若若卻沒有這等福利,只好拿好手帕扇著風。范閑看她辛苦,微微一笑接過手帕在流晶河里浸濕。再遞給她讓她降降溫。

“知道這河為什麼叫流晶河嗎?”

“據京志記載,這名字應該是本朝之前就有了的,好像是說河水繞京都而行,西入蒼山,地勢時有起伏,有的地方流速極快,有的地方卻是安靜無比如同一面鏡子,又像是靜止的水晶一般,所以得了個名字叫流晶河。”

范閑點點頭,想到身旁這河中某段平靜處。時有花舫游于其上,便想到了那位還被關在天牢里的司理理姑娘,也不知道迎接那個女人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麼。又走了一截,終于能遠遠若見對面河岸青樹之中,隱隱有一民居,是個清新淡雅的小院子,院牆處伸出幾支竹子,向天而立,在這炎炎夏日中,竟是散發出一股子傲立濁世的寒氣。

“那就是太平別院?”范閑皺眉望著那里,輕聲問道。范若若應了聲:“是啊,聽說很多年前葉家的主人就住在這里,後來葉家產業收歸內庫,這院子也就成了皇家的別院,不過時常與柔嘉閑聊時,並沒聽過有哪位娘娘來這里住過。”

范閑想了一聲,點點頭,忽然臉上綻出一絲微笑,原來這里就是老媽曾經工作戰斗生活過的地方。若若看見哥哥臉上的微笑,不知怎的心情也十分愉悅,問道:“什麼事情這麼開心?”范閑撮了撮有些汗水的手指頭,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他今天帶妹妹來這里,已經是件極大膽的事情,雖然入京所見,葉家似乎並不是個多麼大的禁忌,但既然父親與五竹都那般謹慎,自己還是小心一點的好,暫時沒說。

他今天專門來這里看一看,主要是想進這院子去祭拜祭拜,但既然已經成了皇宮的別院,自然是不方便去了。只是不知道母親的墓地究竟在哪里,這讓他有些不好受的感覺。

來到這個世界後,他並沒有見過生出自己這副軀殼的女子,但無來由的心中就將她認作了自己的母親,也許是因為前世的時候父母早早雙亡,又沒有留下什麼,所以來不及產生對母親的依戀,而來到慶國之,不論是重生之初的逃亡,還是澹州時的一切,以及來京後的諸多妙,所有的這一切背後似乎都在昭示著那個女子曾經擁有的力量、權力、以及某種決心,在提醒著他,他的母親就是那個女人,那個叫做葉輕眉的女人。

葉輕眉,看輕天下須眉。

范閑甚至產生過一種疑問,會不會母親根本沒有死,而是遠遠躲在某個角落里,帶著一種溫柔卻又冷酷的微笑,默默注視著自己在這個世上的一舉一動,每一次掙紮與每一次解脫。

但司南伯極為冷血地打斷了這一切的幻想,並且說母親的墓地在京都一個極為隱蔽的地方,若時機成熟了,自然會讓他去祭拜。

范閑歎了一口氣,跪了下來,向河對岸的那個小院子磕了一個頭。范若若微微一怔,不明白兄長這是何意,但冰雪聰明如她,頓時猜到了一些什麼,不由嚇得臉上微微發白,馬上卻又強自鎮定,隨著范閑跪了下來,往河對岸拜了一拜。

有青樹遮蔽,所以對岸即便有人,也一定難以看見,有一對冰雪般的壁人兒正跪在地上,向這方遙遙拜著,這場景很有些意思。

范閑有些意外,拉著她的小手站起身來,溫言問道:“為什麼隨我跪?”若若勉強笑了笑:“我應該怎麼叫?叫阿姨?”范閑呵呵一笑說道:“知道你能猜到,今天帶你來本就不想避著你,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又不能往外說去、真是件極苦悶的事情。”范若若歎了口氣:“難怪小時候哥哥一直住在澹州。”

范閑說道:“我只知道母親是葉家的那位,你難道小時候沒有聽父親或者柳姨娘提過這事?”范若若想了想,無奈地搖了搖頭。范閑歎了口氣,猜想大概是皇宮里面很厭惡葉家有後人的緣故,所以父親才一直瞞著這件事情,不過……以朝廷的能力,如果司南伯當初與葉家女主人有瓜葛,這種關系又怎麼能逃得出宮里的注視?除非監察院一直替父親隱瞞著,不過就算陳萍萍再如何敬重自己的母親,想保全自己這條小命,也應該沒有能力將這件事情瞞得絲毫不漏才對。

種種不解湧上他的心頭,讓他異常惱火。是個沒媽的孩子便也罷了,自己竟開始懷疑起另外的那一部分,這種心理趨勢真是讓人相當的不愉快。

——————

兄妹二人沒敢太靠近那處院子,穿林而行來到了官道之上,順著道路往京都的方向走,准備走遠一些找間驛店請小二拉輛馬車過來。走了沒多遠,便發現官道上有一條小路正通向左手方向,隔著一步便有一方青石隱在青草間,上面生著青苔,極難發現,看上去頗為別致,應該是很少有人走動。

范閑目力極好,能看見小路的盡頭有一座小木橋,想來就是通往那個太平別院的,不由在內心深處歎了口氣,強行轉過眼光,微笑說道:“手帕已經干了,會不會太熱?”

范若若的眉宇間總是有一股似乎化不開的寒冷,但在范閑面都卻沒有這種感覺,此時汗珠從她額角的青絲間滲出,緩援淌在微紅的雙頰上,平增一分光彩,但是讓范閑微微怔了一怔。她柔聲應了聲沒事,便和兄長繼續往前走去。

走不多遠,來到一個茶鋪,鋪子全由青竹搭成,透風遮光十分清涼,范閑一見心喜,拉著妹妹的手便闖了進去,喊道:“來兩杯茶。”

回答他的是一片森森然的沉默,茶鋪之中沒有多少人,最里那桌旁站著位中年人,聽到范閑的聲音後緩援回首,此人雙目深陷,鼻如鷹鉤,雖是陰鹜氣十足,但今日卻顯得強自收斂著。中年人望向范閑的神色十分不善,似乎像是看到了某只小白兔。

范閑心頭大驚,認出對方正是在慶廟外與自己對了一掌,震得自己吐血的待衛頭領,宮典大人。王啟年被踢出監察院,就是因為對方一直想努力地抓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