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在京都 第五十八章 天牢欺弱女

因為監察院直屬皇帝陛下指揮,所以如今慶國的天牢不在刑部,也不在大理寺,而是設在此處,看管著一應重犯,戒備格外森嚴。天牢的地點離監察院並不遠,只是拐個街角便到了,一旦有事,可以馬上支援。王啟年如今至少在表面上,已經不再是監察院的一份子,但憑借著范閑手頭的那塊腰牌,二人竟是輕輕松松地獲取了看守的信任,進入了天牢。

天牢的兩扇鐵門悄無聲息地打開,全然沒有范閑想像中陰森的磨鐵之聲。負責看守的護衛仔細查驗過腰牌後,恭敬地請二位入內,然後又從外面將鐵門關上。

鐵門內便是一道長長向下的甬道,兩旁點著昏暗的油燈,石階上面略覺濕滑,但沒有一星半點素苔,看來平日里的打理十分細致。往下走去,每隔一段距離便能看到一位看守,這些看守看著不起眼,但范閑細細打量,發現竟都是四品以上的角色。

不知道走了多久,空氣都變得有些渾濁起來,與周遭渾濁的燈光一融,讓人的感覺變得有些遲鈍,似乎此地已然脫離了清新的塵世,而是已達黃泉凶惡之地。

“請二位大人出示相關文書或是內宮手諭。”一名眼神有些渾濁的牢頭看了王啟年一眼。

王啟年對這個牢頭很恭敬,將范閑的腰牌遞了上去。牢頭看上去十分蒼老,臉頰兩邊的皺紋都已經擠成了被細水沖刷後的干土壟一般,他接過腰牌,再看王啟年的眼神就有些怪異:“冬王。升官了?”

王啟年恭敬地一側身,讓出後面被全身籠在灰黑袍子里地范閑,介紹道:“今天陪這位大人前來審案。”牢頭發現看不清對方的容顏,但知道自己手上這塊腰牌的份量。點頭示意了一下,從桌上取出鑰匙,打開了身旁的門,一擺手請二人進去。

范閑一皺眉,心想難道呆會兒要隔著柵欄問司理理?他不願意在太多人面前暴露自己地聲音,所以轉過身去,對王啟年眼神示意了一下。

王啟年微笑著搖搖頭。

看著身後的鐵門關上,范閑有些好奇問道:“你怎麼怕他?”王啟年愁眉苦臉說道:“他就是七處的前任主辦,一輩子都在牢里過的,到了外放的年限。他居然甯肯回來繼續當個牢頭,說是喜歡這里的血腥味道,您說這樣的人。我能不害怕嗎?”

范閑打了個寒顫,心想這監察院里果然是一窩的變態,當年母親出錢搞了這麼個怪物機構出來,也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按照先前問好的,二人很方便地就找到了關押司理理地牢室。望著柵欄里面那個模樣媚麗的女子。范閑眉頭一皺,一個弱女子,被關在這樣可怕的一個地方。但坐姿神態卻依然鎮定自若,看來對方在北齊一定是受過訓練地角色。但旋即想到,看來司理理也並不是個真正的厲害人物,不然當初一定不會逃離京城,而是會自投羅網,胡亂攀咬幾個大人物,將慶國的朝政搞的日日不安。

范閑並不知道自己的推論與押送司理理回京地那位官員極為一致,他將罩在頭上的灰袍取下,望著司理理。溫柔說道:“理理姑娘。”

司理理早就知道欄外有人來了,今天剛到京都,便有人來開審,看樣子對自己還是極為重視,所以刻意擺出一副淡然自若的神情,但……沒料到竟然是范公子!

“范公子?”司理理無比詫異,卻強行忍住了自己呼叫地聲音。

“司姑娘,醉仙居一別,已有月余,著實料不到再次相見,竟然是在這樣的場合之下。”想當初同床共寢之時,滿指香膩,口舌交纏,他何曾想過這個女子竟是北齊的暗探。

司理理不知道想到什麼,面色一黯說道:“不曾想到,范公子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范閑幽幽歎息道:“瘦玉蕭蕭伊水頭,風宜清夜露宜秋。更教仙驥旁邊立,盡是人間第一流。本以為你我即便只是逆旅中偶然同游之人,也算是極有緣份。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姑娘忍心對在下下此毒手。”

這首詩乃是前世錢惟演所作對竹思鶴,講的便是個清高脫俗。范閑認為司理理既然名冠京華,素有才女之稱,一貫在眾人的惜愛目光中生存,應該骨子里有些清高才對。他此時故意歎出,自是意圖弱化一下這名女探子的心志。不料司理理竟是緩緩低下頭去,似乎沒有什麼觸動。

范閑再歎息:“卿本佳人,奈何作賊。”

司理理嫣然一笑,果然佳人如蘭:“公子能入此大牢見我,想來身份也不簡單,大家各自為主效命,何必多說?”

……

……

范閑絕殺詩歌歎息用畢,結果屁用都沒有,他苦笑想著原來不是每個女人都容易陶醉在這種場景里面,自己未免太荒唐了些,略略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手上已經多了一罐小藥瓶。

他將小藥瓶扔了進去,冷冷說道:“這是毒藥,總有人來逼供的,如果你不想受活罪,自己吞服了去。”小藥瓶在干草上滾了兩滾,在司理理的身邊停了下來,司理理揀起這個小瓷瓶,攥地緊緊的,她是斷然沒有想到,先前還溫柔可親的范公子,一轉眼功夫竟變成了一個誘惑自己死亡的魔鬼。

如果她願意死的話,當初就不會逃離京都。

范閑算准了這點,看著她的雙眼,柔聲說道:“既然你要殺我,難道我還應該疼惜你?你的想法未免也太荒唐可笑,既然我給你指了一條少

少吃些苦頭的道路,為什麼不謝謝我?如此怕死的人,怎麼也配做探子。”

司理理氣的緊咬牙齒,恨意十足地抬起頭來,一雙幽深的眸子穿透略顯凌亂的秀發,盯在范閑的臉上。

范閑臉上一片安靜:“舍生忘死這種話就不要多說了。其實你不是愚蠢的人,知道自己就算供出與北齊勾結的朝中大員,最後也是免不了一死,所以干脆咬牙不說。”

司理理忽然覺著范公子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輕,卻越來越可怕。

“我不是朝廷的人。我只是單純地想找到那個人,然後報仇。”

“我願意和你做個交易。”

“除了相信我,你再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范閑淡淡地說著,言語里卻是陰寒無比,聲音越來越低,就像是在自言自語:“我是個不介意對女人用刑的人,因為你先想著殺我。同時我是個女權主義者,認為在生死斗爭之中,男女雙方本來就是平等的。”

畢竟他從小就挖墳,表面上的清逸脫塵並不能完全掩飾骨子里偶爾爆發的陰郁恐怖。王啟年沉默地離開,去讓那位牢頭來開門,同時准備一應相關的刑具。

……

……

無數聲弱女子的慘叫在幽深的天牢里響起!

許久之後,范閑微微皺眉望著暈倒在干草堆上的司理理,看著她血肉模糊的五指,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反倒在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王啟年心中有些異樣,他實在想不到如此清逸脫塵的一個公子哥,看見先前恐怖的用刑景象,竟還能如此冷靜,真不知道范大人臉上的溫柔下,掩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冷酷。

“用刑要管用,至少需要五天的流程。”王啟年有些困難地咽下一口口水,低聲解釋道:“眼前這個司理理明顯是個新手,所以才會讓大人逼出一些情報,但歸根結底是受過訓練的人,一旦涉及到一定要保住的秘密,又承受不住身體上的痛苦,自然就會昏了過去。”

當那個恐怖的牢頭來時,范閑已經將自己的臉隱藏到了灰袍之下。牢頭開始佝著身子收拾刑具,一邊收拾一邊搖頭說道:“這位年輕的大人,用刑也是一門學問,你要在短短半個時辰之內問出來,這本身就是對我們專業人士的一種侮辱。”

范閑一時氣悶,側著身子讓牢頭離開,看著他走遠了,才開口對王啟年苦笑說道:“看來還是交給專業人士來做吧,過幾日我們來等消息就好,我看此處的防衛,應該不會有人有能力潛進來滅口。”正准備離開的時候,司理理悠悠醒來,觸到手指傷口,痛的淒聲慘叫,平日里在花舫上弄弦而哥的唇與手,今日手已毀了,唇中也只能發出淒慘的聲音。

范閑微微一頓,回身隔著柵欄看了她一眼。

司理理咬著下嘴唇,滿臉蒼白,冷汗早已打濕了她的頭發,兩只眼睛像受傷後的雌獅一樣,狠狠地盯著范閑的臉,似乎想將他的容貌全部記在腦海之中。

范閑就這樣沉默站著看著她,王啟年知趣地搶先離開了一段距離。

“剛才我給你的藥瓶兒收好了,下次用刑如果真覺著受不了,就吃了它。”范閑第二次用死亡來考驗對方,語氣十分淡漠。

司理理此時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恨恨望著他,眼光無比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