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在京都 第二十六章 又遇郭保坤

靖郡王府後花園中。

想到兩家相熟,世子請范閑自便,便去招呼旁的客人,畢竟今天來了幾位有些刺眼的人物。

范閑卻不知道今日平波之下的暗流,隨意走著,在看似散亂的座位之中,找到符合自己性情的偏僻處,坐了下來,看見幾上有酒,很自覺地倒了一杯,小口抿著。

只見四周無白丁,交談必引經,范閑心里歎息一聲,抬頭望天,暗道幸虧今天太陽不是太毒,不然這什麼勞什子詩會上又看不到美女,還要聽酸詞兒,再被太陽一烤,真要變成醋熘風干雞了。

士子們看似隨便坐著,實際上都圍著正中草地上的那方小幾,所以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邊上的他。靠著他邊上的幾個貴族子弟看他面生,卻又是世子親自領進來的,于是好奇地上前行禮相見,准備套些背景。

哪料得范閑笑容可掬,言語卻是無縫,嗯嗯哈哈半天,那些人依然不知道這個漂亮的年輕人是誰家子弟,聊了幾句,不免覺得有些無趣,所以各自訥訥退開,靜待詩會開場。

話說這日不比前幾日,陽光溫柔,楊柳飄拂,揚揚灑灑的春風可著勁兒地往人衣領里鑽,春暮之風,當然沒有什麼峭寒力道,像無形的小手般輕輕動著,十分舒服,正是睡覺的大好辰光。范閑本不是一個浪蕩形骸的狂人,所以起先還堆著笑臉,強睜著眼簾,聽著場間詩來詞去,看著席上酒來籌往,但被這春風一吹,小太陽一曬,覺得詩會實在無聊,所以感覺腦袋漸漸昏沉,便要睡去。

只模模糊糊聽著幾個句子,像什麼“夢中雷州道,又來走這遭。須不是山人索價高,時自嘲……”,又有“酒杯濃,一葫蘆春色醉琉翁,一葫蘆酒壓花梢重……”還有“東夷人物盡飄零,賴有斯人尚老成……”

范閑暗掐了掐自己的虎口,讓自己清醒一些,雖然自己不大喜歡吟詩作對,但在這種場合里,總不能流露出十六年依然沒有洗刷乾淨的前世性情,于是他微笑著,卻有些木然地望向場中。

這一望,卻看見了幾位半熟不熟的人物,這幾人坐在湖邊最舒服的位置上,正是前天在酒樓上發生過沖突的郭保坤、賀宗緯一行人。范閑微微皺眉,心想靖郡王世子明明知道范府與郭家那天的意氣之爭,為什麼今天卻偏偏兩邊都喊過來了?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注視,正隔著一片湖面,向對面的佳人們展現自己沉熟穩重風姿的郭保坤轉過頭來,一看是范家那個使黑拳的,面色一變,再也無法保持儒雅風度,下意識里把手中正在招搖的折扇扔在了桌上。

場間正有一位太學生在講解經義,所以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郭尚書的公子有如此反應。

與郭保坤同桌的那幾位順著他的眼光望來,一下子就發現了躲在偏僻處的范閑,眾皆變色,心想己等是滿腹藻華的讀書人,今天又沒有帶護衛,呆會兒若那范府小子再使一招黑拳,誰上去擋著?

范閑卻是微笑望著他們,點了點頭,像是朋友一般打了個招呼。

那一桌人低聲商議了一些什麼,臉上漸漸流露出來略顯陰沉的笑容,一向陰沉的郭保坤臉上,卻是多出了幾分快意,只有那位賀宗緯似乎一臉不以為然。

——————————————————————————

不知道湖那邊白縵之下的姑娘們在做什麼,但早有府中女史不停將那邊女子作的詩篇抄錄後送到這邊,供諸位才子品評。


世子朗聲笑道:“雖說巾幗不讓須眉,但這文學之道不比斗蠻力,諸君不用客氣,可不能輸給那些弱女子。”

眾人齊聲稱是,笑語漸起,便有人出主意以某物為題,作詩一首,擇其最佳者三首,與對岸相和。

郭保坤那桌上一名書生眼珠一轉,拱手道:“晚生不才,不知便以為湖水為題如何?”

“極妙,今日碧波浮金……”有人做托。

“極是,看那湖光山色……”有人做莊。

郭保坤眼珠一轉,望向范閑,高聲說道:“不曾想到今日范少爺也來了,不如這輪便由范少爺開始吧?”

范閑今日來,本就是依父親大人的命令,在京都眾人面前亮個相,擺個身段而已,聽到要自己作詩,微笑搖頭道:“我可沒那個本事,還是諸位請吧。”

見他退讓,郭保坤愈發覺得對方果真是個繡花枕頭,冷笑說道:“前日范兄在一石居中高談闊論,將這天下才子盡數不放在眼里,今日一見,竟是吝于指教,看來眼界果然極高。”

聽他如此說法,場間眾人才知道,原來兩邊早有嫌隙,這是借詩尋釁來了。府中大半都是靖王府客人,雖不知道范閑是誰,但看他與世子似乎相熟,所以有人便在猜是不是范族子弟,卻沒有幾個人猜到他是司南伯范建的兒子。

見旁人議論紛紛,郭保坤喝了口茶,陰沉笑道:“這位范兄,便是近日進京的那位,諸君應當聽過才對。”

眾人都不是蠢貨,一下就知道了范閑的身份,再看向范閑的眼光便多了一絲憐,一絲不屑,諸多複雜情緒。

范閑面色不變,猶自掛著淺淺的微笑,卻是堅持不肯作詩。靖王世子看著他面上的笑容,愈發瞧不清此子深淺,眼瞳里閃過一絲異色,圓場道:“詩在詩意,范世兄今日無意,諸君還是自行吟誦吧。”

范閑自懶懶地半倚在斜幾之上,看著場中諸人你來我往,聽得對方乏善可陳的句子,十分無聊。這副模樣落在旁人眼里,卻是有些放肆,不免有人譏笑道:“范家小姐詩文聞名于京都賢達,不料范家少爺卻是另行默言之道,實在是出人意料。”

郭保坤壓低了聲音笑道:“畢竟不是府里養大的,當然要與眾不同。”雖說他壓低了聲音,但其實還是刻意讓身周人聽的明白,慶國雖然風氣開放,但私生子的身份,終究上不得台面,而范閑的身份更是敏感,聽他刻意這樣說,一時間,場間彌漫著一股詭異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