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九章 望京



“是啊。”藤子京恭謹回答道,他不願意重蹈前些年那位二管家的悲慘下場,所以對面前這半個主子格外的恭敬。

范閑皺皺眉頭,臉上浮出一絲與年齡不相襯的冷靜,全沒有一般少年聽說自己即將成親後的表情,緩緩說道:“我很好奇,對方是誰。”

他十六歲了,早就知道這種權貴門閥中,婚事肯定是被提到議事日程上來的事情,而且父親既然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忘記自己這個私生子,那麼總會有這麼一天。只是這次的時間如此急迫,讓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件婚事會如此急迫。

藤子京回答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只是聽說那家小姐賢良淑德,在京里風聞一向不錯。”

他小心翼翼的解釋,反而讓范閑疑竇叢生,試問自己一個沒有身份的私生子,就算父母暗中的背景都異常深,但想來也沒有哪位官宦人家願意將女兒嫁給自己才對。

看見他的表情,藤子京終于開口說道:“只是……那位小姐好象身體不大好,最近患了病,所以急著……”

范閑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是個沖喜的神物啊,這下就明白了,不由苦笑著搖搖頭。

藤子京正小意看著他的神情,發現少爺居然沒有發怒,也沒有哀切的神情,反而有些沒有回過神來,心想馬上要娶一個要死的少夫人,難道少爺居然一點不生氣?

范閑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前世看這種片段看的太多了,而且生氣並不會有助于解決問題,在他的心中,反而有些同情京都里那位纏綿于病榻之上的女子,只是因為自己身體不好,便要被強迫著嫁給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男人。

至于自己?范閑沒有那種小家子的郁悶憋屈——他總是有些大男子主義精神,認為男女之事,總是女方吃虧,男人占便宜,既然自己總是要在這個世界娶妻生子的,如此說來,萬一揀到一個好女人,豈不是大賺?反正先進京再說,逃婚這種事情,可不能著急,先看看再說。

一切都等著看看再說。

看看那個女生漂亮不?可愛不?蘿莉不?

……

……

“少爺,為什麼……”藤子京小心問道。

“為什麼不生氣?”范閑微笑望著他,輕輕說道:“第一,我去京都不代表我會接受這門親事。第二,如果我接受這門親事,就一定代表著我喜歡那個女子。第三,就算那個女子纏綿病榻,我也不會覺得這件事情有多屈辱。第四……你可能不知道,其實我是一個很厲害的醫生。”

藤子京愣了,這四條理由把他弄的有些糊塗,尤其是最後那條——少爺居然懂醫術?可是他依然不認為少爺的婚姻,會因為這一點而產生從悲劇到喜劇的飛躍,畢竟那家小姐家中很不簡單,連禦醫都治不好的病,少爺怎麼治的好。

馬車一直未停,藤子京出去後上了第一輛馬車,車廂里又只剩下范閑一個人。旅途難免寂寞,他掀開車簾,任由道上疾風吹拂在自己臉上,微眯著眼,看著四周呼嘯而過的青青山色和官道上的石板路,覺得真像是無數的畫面,正在倒帶。

就像十六年前,自己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在馬車上看到的畫面一樣。

———————————————————————————

四月末的一天,京都城外道旁長草早除,飛鶯也被往來踏青的男女們嚇跑,只有沿著護城河的那兩排青青柳樹,正擺動著婀娜的身姿,自矜地審視著城外那些從天下各處前來的士民們。

一列三輛馬車組成的小車隊遠遠行了過來,在官道上排隊,等著入城。

車簾掀了起來,露出一張滿是陽光笑容的乾淨臉頰,那人望著京都的城牆,看著四周面色安樂的人們,深深吸了一口氣:“原來這就是京都的味道。”

這人自然就是范閑,經曆幾十天的艱苦旅程,他們一行人終于來到了京都。這一路上,他十分好奇地觀望著陌生之中夾雜著幾分陌生的慶國天下,終于滿足了自己的游曆欲望,而且與藤子京等護衛們的相處,也變得熟絡了許多。

范閑是個習慣于滿臉帶笑的可愛少年,這樣的人,總是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藤子京扶著他的手讓他從馬車上下來。

雙腳落在官道上,范閑微微轉動腳踝,刻意讓布鞋的鞋底與這片土地多接觸了一會兒,似乎想體會一下京都土地的與眾不同。

入京的人有些多,京禁森嚴,所以排的隊有些長。范閑等的有些無聊,指著前方的城牆與藤子京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他猜想,司南伯府應該不會派人來接自己才對,畢竟自己的身份不怎麼光明正大。

正閑談間,忽然後方的人群里微微騷動起來,人群很自覺地讓開了很寬的路面。一隊騎兵沉默地騎了過來,速度很快,往城門處行去,沒有半點停留。

隊伍最前的那匹馬上,是一位穿著淺色襦裙的少女,在這春重天時里,竟然還戴著一頂白鹿皮做的帽子,看上去十分俏皮。

這少女雙眉如遠山青黛,眸子清亮,十分美麗。只是她坐在馬上,表情卻是微顯焦慮,看來她急著回城,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范閑站在路邊,微笑望著一掠而過的馬隊,贊歎道:“京中果然佳人多。”不由想起了,自己那位可能的“妻子”不知道長的什麼模樣。

藤子京在旁邊輕輕咳了兩聲。

范閑心想自己只是贊了一句,又沒有失態,這麼緊張做什麼?笑著問道:“看來京都的風氣沒有我想像當中的閉塞,這位姑娘穿著裙子,卻還在騎馬,也沒有人生出些議論來。”

藤子京苦笑著解釋道:“剛才過去的那位,是京都守備葉重大人的獨女,誰敢說她去。”

范閑哦了一聲,站到馬車上往城門處望去。果然那隊騎兵到了城門口,並沒有排隊,就這樣驗了令牌,進城而去。

輪到范閑進城的時候,他刻意看了看城門處官兵的表情,發現對方一應公事公辦的表情,再望回自己的馬車,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三輛馬車上並沒有范家的標記,看來自己這次入京並沒有大張旗鼓。

(第一卷終)

附:我自己是比較滿意這一卷的,因為是鋪墊和背景,所以一直怕無趣,但寫完後,自己覺得還是比較有趣,這就很滿意了。下卷范閑去京都犯嫌,會有新的人物出現,新的故事發生,一切以輕松自如的心態,面對或艱難或有趣的事情,用美好的眼光,去看待女主角女配角女三號之類。三江期間,爭取一天三更,(刪掉那些後路的話,就是三更了)很誠懇地請求大家投票。

差點兒忘了,晚上沖榜,到時更新一章,加精加精,有閑的朋友麻煩十二點的時候來投投票,謝謝。